r2uo6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行動代號閲讀-idlwh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孟绍原决定亲自去趟镇江。
帝尊決
镇江重建工作,事关重大,这是戴笠亲自点的将,由孟绍原亲自负责。
耽误不得。
派任何人去镇江,孟绍原都不那么放心。
“太危险了吧?”吴静怡不是太放心。
“危险?”孟绍原笑了笑:“在上海难道就安全了?没事,让李之峰,沈力陪我去。对了,还有虞雁楚,带个女人在身边有个掩护。”
吴静怡立刻撇了下嘴。
封魔至尊 味道
我的新郎是猛鬼
什么好掩护,分明又想假公济私而已。
名門隱婚:梟爺嬌寵妻 月初姣姣
蘇聯1941 遠征士兵
他孟绍原心里的这点花花肠子,难道自己还不知道?
“你去帮我准备一下证件。”孟绍原也不多解释什么:“这次,用个什么名字好呢?”
在那想了一会,也没想到什么好名字:
“我走了之后,上海还是由你负责。”
“格蕾西呢?”
“让她和女儿待几天,不要轻易的使用她,这是我的秘密武器。”
……
镇江这座城市,遭受的苦难并不比南京少。
孟绍原上次来镇江,还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
那次,是祝燕妮陪他一起来的。
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们现在怎么样了。
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自己这个爸爸呢。
一想到这,孟绍原就有一些心酸。
“黄凡,29岁,镇江站负责人,民国二十七年十二月被俘叛变,致使整个镇江站瓦解,时至今日,整整十个月了,镇江站依旧没有恢复。”
沈力在车上做着汇报:“黄凡是老资格了,对咱们的工作方式非常熟悉,而且这个人特别精明,跟随他一起叛变的,一共有二十四人。
他们抓住了咱们的人,一般是直接劝说诱使其叛变,然后再带着新的叛徒,继续抓捕我们的人,所以镇江站重建工作,始终都停滞不前。”
孟绍原闭着眼睛:“他的家人情况呢?”
“前妻和他离婚,有一个儿子,四岁。后来他又找了一个妻子,还是个歌星,长得很漂亮。叫袁美娜,二十五岁。这个女人爱慕虚荣,开销很大。黄凡对她极其宠爱,有求必应。
不过,他的薪水只有这么多,所以往往会到镇江的商户那里,随便给别人安个罪名,敲诈勒索,镇江商人恨其入股,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黄鼠狼’。”
“黄鼠狼?”孟绍原冷笑一声:“这次我来镇江,一是要亲自操持镇江站的重建工作,第二,我看能不能有机会,把这只黄鼠狼的皮给扒了。”
开车的李之锋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沈力互相看了一眼。
本来,要在镇江重新建站已经困难重重,长官居然还想顺带着解决掉黄凡?
“黄凡不死,始终对镇江站都是一个巨大威胁。”孟绍原睁开了眼睛:“我也看过他的卷宗,这个人过去立过很多功,戴先生还亲自接见过他,称他为‘独镇一面之大将’。
他要是不死,我们镇江站就算勉强建立起来,早晚还要被他坏事。找到机会,除掉他,全家大小,一个不留,杀一儆百,震慑他的那些朋党。”
长官这是要在镇江大开杀戒了啊。
虞雁楚忽然说道:“黄凡的老婆袁美娜,是歌星,还是个大美人,你舍得杀她?”
自从上次被骗失身,知道了孟少爷是装白痴,虞雁楚心里这口气可是到现在都没咽下呢。
要是不因为任务,谁愿意和这个无赖住在一起?
“有什么舍不得杀的?”
孟绍原一笑:“不过,要那啥,我也不反对……”
看看,一句话,原形毕露。
色狼永远都是色狼。
鐵鷹奇案組
要不是有外人在,虞雁楚恨不得现在就咬他一口。
孟绍原也不管:“沈力,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要带上你?”
“是准备让我留在镇江?”沈力立刻反应过来。
“没错,我准备任命你当镇江站代理站长。”孟绍原点头说道:“镇江需要一个精明强悍的人镇守,你在上海历练了那么久,能力资历都够了。具体的任命书,我会电请戴先生批准的。”
“是,长官。”
“从现在开始,不要叫我长官。叫我野比阁下,野比大雄。”孟绍原的恶趣味又来了:“虞雁楚,你叫静香,源静香。沈力,你叫骨川小夫。”
原本他想给沈力取名“胖虎”刚田武的,可一想,胖虎总是欺负大雄,还是算了吧。
“我呢?”李之锋忍不住问了句。
心悅君兮君應知 獨獨
“你的日语不行。”孟绍原不暇思索脱口而出:“从现在开始,你就装哑巴,一句话不能说,说一句,罚款一百。”
得,这还是在打击报复啊。
不就是因为那次孟绍原被一帮女人殴打,李之锋身为卫士团指挥官,见死不救吗?
镇江之行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被长官抓到任何把柄。
“源?这个姓好像很稀少。”
虞雁楚忍不住问了句。
“这是正经的日本贵族姓氏,皇族赐姓的。”孟绍原大致介绍了一下:“你的日语虽然很流利,但对日本的历史文化知道的不多。咱们那位老师也是,自己明明满腹经纶,可就是光训练你们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特务,那些历史人文,从来都不肯教你们的。”
虞雁楚白了他一眼。
还好意思提到老师?
看下次你见到老师的面,怎么和他解释这些吧。
老师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本次行动代号。”
孟绍原意气风发:
“哆啦A梦!”
……
长官什么都好,就是这取名字……
难登大雅之堂。
什么野比大雄,源静香,都取得好好的。
但这“哆啦A梦”?
啥玩意啊。
轿车停了下来。
“野比阁下,镇江到了。”沈力开始使用日语说道。
任何一次行动,从一开始,就必须让自己进入到这个角色中去。
相信自己,就是所扮演的那个人。
城门口,站着两个日本兵和四个伪军。
沈力下车,来到日本兵面前,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还把证件递了上去。
一个日本兵来到轿车面前,示意车窗摇下。
“野比大雄,源静香?”
日本兵对照着证件问道。
“八嘎!”
孟绍原勃然变色:“源大人的名字不许叫出来,太没有礼貌了。”
虞雁楚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可偏偏这样,却显得气势十足。
这日本兵也实在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叫人名字。
可看他们这幅派头只怕是来头不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