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7ou寓意深刻小說 道長去哪了 起點-第一百四十章 完工鑒賞-cmi7s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虽说到目前为止,南吴州的保密工作做得依然很好,绝大多数中低层修士和百姓依旧不知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肯定会有消息灵通者能知道少许秘密。
顾佐原本设想过,当南吴州炼制连山太极蟠龙阵的消息被渐渐扩散出去后,很可能会引来大量的求生者、抢占者、逃难者,为此而调动了南吴军、河东轻骑、陇右部卒,并以黑山重骑和陌刀军为预备队,准备和来犯之敌拼死决战。
但结果是,路途上越来越频繁的山川湮灭,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消灭了,还有一部分则迷失了方向,压根儿没有走到南吴州来,就连数十里之隔的黑山郡城,也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穿过野地,抵达南吴州。
網遊之巔峰天下
灾难性的路途,成了南吴州最好的保护伞。
几个月来,未收到请柬而能顺利抵达的自发者不过二百余人,在自行抵达南吴州后,未能获准入境,便聚集在周围二里内,苦等良机。
異界之至尊醫仙 觀語
距世界湮灭已经不到十个月,蟠龙柱的炼制已经完成了三十根,只剩下最后十根。而这最后十根,其实也已经炼制了一半。如此进度,与顾佐的预期差不多,整体进度控制在三年另三个月,只比计划晚了两个月。
霸愛:強寵緋聞妻
遇上狐貍王子
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是顾佐举怀仙馆两诏八州之力,整合朝廷,联合华山西玄派、苏仙馆、都峤派、丽水派、洞庭派、云梦宗、平都八阵门、南华派的结果,也得益于他自己对整个工程“台账式”管理的把控。成功往往在于看不见的细节,这句话是没错的。
第三十一根蟠龙柱出自尚长老之手,为此,莺儿将两岁的孩子取名尚蟠龙,小名改为三十一郎。
八月中,郭子仪炼制成功了第三十二根蟠龙柱。他火力比较壮,两年连诞两子,都还没来得及取名,受尚长老启发,抢注似的将两个孩子分别取名郭连山、郭太极,犹豫片刻之后,把三十二郎这个小名给了幼子。
紧接着是苏仙馆主、华山西玄派的两位长老,精确道长等人,分别完成了他们的第二根蟠龙柱。
灵源道长和惊鸿道长也合起来完成了第一根,累得心力憔悴,不得不回去大睡三天三夜。
但灵源道长想要好好休息是不可能了,受莺儿刺激,朝云小娘子没有放过他,三天三夜之后,他的脸色愈发苍白。
到九月底,陈玄礼完成了第三十九根,至此,距世界湮灭还剩七个月,现在大家都在等待最后一根。
外面的天地是什么样子,已经无人知晓,顾佐已经不敢再派出一个人去查看,哪怕是只有数十里之遥的黑山郡,也早已中断了联系。
按照一行大师的分析,绕行世界一周,也就是十来天的事,但路上不可能再有行人,或许只有各处灵石矿脉所在之处较为稳固,就连长安、益州之类的大城,说不好也处于灾害之中。
天空越发透亮,但又好似蒙着一层青纱,月亮再也沉不下去了,要么高悬头顶,要么在山脚下挂着,当它升起来的时候,有如银盘,比原先大了两、三倍,上面的黑点和纹路十分清晰。
無量
但精确道长想要登月窥探的愿望是注定无法实现了,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雷声不断,闪电不绝。如果不是四座天都阵火力全开,说不清有多少雷电会劈进来。
一开始南吴州百姓还彻夜难眠,到了现在,大家都习惯了伴着电闪雷鸣入睡,若是哪一天真安静了,还睡不香了。
雷声如在耳边,电闪似乎触手可及,尤其是前几个月还似枯枝般分离的闪电,现在已经如同一张张渔网,时不时罩落下来,将一座座山头扯散。
嬌女謀略
扯散的泥土碎石,崩起的溪流泉水,在空中溅起星散,化作片片虹光,于九天之上聚集成带,舞动变幻,极为壮丽。
顾佐立于北主峰的山巅,遥看四方,忍不住感叹:“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啊!”
最囧蛇寶:毒辣娘親妖孽爹 火柴很忙
洛君站在他身边摇头:“人先不提了,哪里还可能有鸟?好久没见鸟了……下面呢?”
“什么下面?”
“鸟啊……不是,诗啊!馆主你每次都只吟两句,搞得我们兴致刚起,下面就没了,知不知道杜甫和高适他们说你什么?”
“真没有啊,我也没办法不是?他们说我什么?”
“说你断章断得丧心病狂,毫无文品!”
顾佐笑了笑:“才华所限,写不出来,又能如何?”
正说着,西北方一座山头再次被雷光劈中,导致了大面积坍塌,引发山火,随即又很快星散消失。
由于这次距离太近,只隔了数里之遥,大家看得分外清楚,极为震动,一时间无人言语。
良久,洛君道:“好在是从南疆回来了,若晚几个月,说不定我也成了星光……只是可惜了那个小妖精,多可爱的孩子……其实我是在救他,可惜他不懂……”
顾佐道:“孩子?能化人形的灵草,活得比你久一点吧?咦?看那儿,当年那个石洞,离咱们那么近了么?这还不到百十丈吧?已经在山脚下了,你说石洞会不会并入南吴州?”
正说时,灵源道长乘着剑光低空掠至,老远就冲着顾佐大喊:“最后一根蟠龙柱出来了!云梦宗邢长老完成了最后一根蟠龙柱!”
顾佐大喜,恒翊剑飞出,招呼洛君:“走!”
赶到大阵广场时,这里已经人满为患,数百、上千名修士同声欢呼,庆祝着连山太极蟠龙阵的完工。
耗费三年半,前前后后有一名炼虚、二十名元婴、一百三十余金丹、六百余名筑基直接参与炼制,数千乃至上万炼气修士、武师和普通百姓参与搜罗材料,投入的物力不计其数,到了今天终于完成,能不为之激动?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顾佐看着最后一根蟠龙柱被送至指定位置,慢慢竖起,心中莫名一阵激荡,眼泪差点流出来了。
太不容易了!
谷执事怔怔流泪,喃喃自语,也不知在念叨什么;灵源道长、惊鸿道长和御城散人三个崇玄署余孽抱头痛哭;薛定图一蹦一跳的哭着,双掌不停相击;杨三法大呼小叫;邱大波往天下不停的抛起红兜巾;谢臻转着圈如同醉酒一般……
二十名元婴各自双手负于身后,在自己炼制的蟠龙柱前流连徘徊……
唯独不见炼制了三根蟠龙柱的岐王,顾佐向身边的李十二询问,李十二笑道:“他才没工夫过来,最近迷上了傀戏,正忙着彩排,说是要把韦见素和吉温的故事排出来……”
我是至尊
顾佐不由一阵好笑,笑了多时,揽着李十二道:“那咱们现在就试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