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5ir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蓋世 愛下-第九百二十六章求戰!讀書-r2dxo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又是一瓶暗绿色,七级暗灵族族人精血,融入“生命祭坛”,迅速被炼化。
点点暗绿光烁,逸入识海小天地,被虞渊的阴神,主魂、天魂轻松吞没。
可这次,魂魄并没有明显精进,收效甚微。
急于寻求魂游境突破的他,轻叹一声,一缕魂念游走在储物戒,看着剩下的十来个精血瓶,还有异族心脏,有点烦躁。
剩下的异族精血,都是以体魄凶悍闻名的异族,对魂魄的增益极为有限。
炼化了那么多异族精血,他逐渐弄明白了一个事实。
异族精血,原主人血脉等级越高,对他“生命祭坛”,魂魄和躯身的帮助越大。
譬如他,早先融化了一瓶八级暗灵族族人精血,那一瓶源于血神教所藏,第一次炼化到“生命祭坛”,消融之后,他的阴神有极其明显增强。
同样来自暗灵族,这瓶精血是由安梓晴,从前不久的交易会购置。
他在已经炼化过,一瓶八级暗灵族精血后,再吞没低等级的暗灵族血脉,不论“生命祭坛”还是魂魄,都没特别感受。
他旋即意识到,同一族群的高等级血脉者,天然具备低等级血脉者,所含的大多奇妙。
想要魂魄,“生命祭坛”和体魄,再次感受到增强,他需要找更高等级的血脉。
这条规则,适用于所有异族精血。
“我炼化了暗灵族,女妖,还有星族,八级血脉强者的精血之后,八级以下者,就对我没什么用了。”
“只有更高的血脉强者,凝炼出来的精血,方能再次提升。”
“或,不同的种族。”
“……”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浮现,虞渊睁开眼。
“那位,说我一旦找回自己,能真正驾驭化魂池,还有这座大阵,就有扭转败局的可能。首先,我要进阶到魂游境……”
妖孽寶貝快逃,爹哋來認親!
咻!
他从坑洞飞出,屹立在地面,四处张望着,能看到许多异族族人,还不知道外界状况,还沉浸在那场交易会,带来的丰厚受益中。
有黑鳞族族人,小小翼翼地,将浩漭天地出产的几种精铁,炼入天生的鳞甲。
同一族群的银鳞族族人,则采购了,一些独特的银,以气血熔炼以后,使其增添银鳞的坚固度。
不知道他们的鳞甲,能否经得住我的捶打……
此念一生,虞渊就兴起一种,想要酣畅淋漓大战,以战斗淬炼自身的强烈欲望。
是不是平静太久了?
他感觉,他浑身细胞,每一条筋脉,每一根骨头,似乎都在渴望着战斗!
一道灵光,如一道闪电般,划破识海天地。
“生命祭坛”炼化的精血,散逸出来的力量,融入到识海小天地,血肉骨骼,可依然要打铁般,慢慢淬磨夯实!
只有通过一场场战斗洗礼,那些融入魂魄和体内的异能,方能真正变成自己的!
“咳咳,我们……能否切磋一下?你们都知道我是谁,我如今的境界,在阴神境巅峰,还没晋升魂游。”
他主动来到黑鳞族、银鳞族族人,聚集之地,以人族礼仪抱拳,态度诚恳。
一位,连面部脸颊,都覆盖着银亮鳞片的异族壮汉,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瓮声瓮气地说道:“我族,没有六级血脉的战士来到这方天地!”
阴神境,对应银鳞族的六级战士,虞渊说来切磋,他找不到能够和虞渊匹配者。
“我要和你们银鳞族七级的战士进行切磋。”虞渊道。
樓蘭王 張廉
“七级,要魂游境,你不够。”银鳞族的壮汉,人族语言说的还不流畅,但要表达的意思,也算是表达清楚了。
就是你小子,还没有抵达魂游境,不够资格和我们最弱的战士战斗。
虞渊此刻选择的熔血之地,不是之前的“化魂池”底下,所以他们这些银鳞族和黑鳞族族人,压根就不知道,不久前的虞渊,弄出过多么大的动静。
“我觉得够格。”
虞渊呵呵一笑,也不管这位银鳞族的异族壮汉,同意还是不同意,瞄向其中一位,眸中燃起战意的银鳞族战士,直接冲了过去。
捆綁夫君來調教 璀璨焰火
轰!
数十个被凿开的穴窍,如火山爆发般,顿时涌现出磅礴气血狂潮。
陰緣之我的老公是只鬼 朕是五叔叔
那位七级血脉的银鳞族族人,被困在陨月禁地,也觉得压抑,天生嗜战的他,一看虞渊过来,体内血肉能量暴烈,咧嘴一笑,捶胸迎来。
那个壮汉首领,一看这个局面,赶紧哇哇哇地,以异族语言叮嘱。
叮嘱那个麾下战士,别太冒失,别重伤了虞渊。
他的血脉在八级,他们这些银鳞族和黑鳞族族人的统帅,则是一位九级血脉的强者,那位告诉过他们,眼前这个叫虞渊的小子,地位尊荣,乃神魂宗的大人物,千万不能得罪。
知道虞渊的来头,他担心麾下战士失手,给他们族群带来不好的影响。
“煞魔荒蛮大力!”
数十个开辟的穴窍中,滚滚气血如奔涌江河,在筋脉汹涌而动。
隔着还有十来米,虞渊抬手一拍。
五指中,浓郁暴烈的气血,陡然狂涌而出,化作一头巨大蛮象,一头狂暴犀牛,一头嗜血的金甲兽,一头狰狞刺猬,再加一头杂交狮虎。
五头凶兽,因虞渊磅礴的气血精炼而成,栩栩如生,威风凛凛。
小仙怒吼:妖孽殿下不要逃 無痕公子
虞渊的魂念,自然分出五缕,融入五头凶兽。
他感知中,他一下子化作五头残暴凶兽,从五个方向,撕咬那位银鳞族族人。
更令他惊奇的是,五头凶兽扑向那位银鳞族族人的霎那,在他脑海深处,突然莫名地浮现出,修罗族,妖族,包括银鳞族的战斗技艺。
金甲兽撞向那位银鳞族战士时,身上的金色鳞甲,从紧贴腰腹的形态,一下子展开来,如一排排锋利锯齿。
很多银鳞族,黑鳞族族人,战斗时,也会这么做,将满身的鳞甲化作利刃。
巨大的蛮象,狂暴犀牛,还有刺猬和狮虎,围击那位银鳞族战士时,仿佛也动用了修罗族和岩族的战斗方式。
喀喀喀!
被五头凶兽围在中央的,那位银鳞族战士,通体银光灿然,鳞甲密合为银盾,竟采取了守势,而不是正面硬抗。
“这,这不太对啊!”
八级血脉的银鳞族战士,终于感受到,虞渊体内不同寻常的狂飙气血。
“我再挑选一个!”
虞渊一跺脚,大地猛地绽裂,他则如炮弹冲出。
另外一个跃跃欲试的黑鳞族战士,提着一个漆黑铁锤,瞬间和虞渊近身搏杀,手肘相抵,膝盖连撞,火光黑芒四溅。
蓬!
他手中的漆黑铁锤,在如此紧贴的战斗时,碍手碍脚,被他随手扔了。
虞渊也没动用剑决,没唤出煞魔鼎,全然以“煞魔炼体术”,就以血肉体魄的纯粹蛮力,和本就擅长近身厮杀的黑鳞族战士,激战在一起。
他还是以一敌二,一心多用。
“阴神境?”
担心会出现意外的,那位银鳞族的八级血脉大汉,揉了揉眼睛,“浩漭天地的阴神境人族族人,如果都是这样的战力,我们的域界天地,早就沦陷了吧?”
“虞渊!”
明光族的灿莉,星族的贝鲁,罗玥等人,嗅到不同寻常的气血动静,暗暗惊奇。
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还以为银鳞族和黑鳞族族人,迟迟不能返回故土,迁怒于虞渊,对虞渊下了杀手。
生怕此战,会点燃火药桶的他们,以最快速度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