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a38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第六百四十四章 誰贊成誰反對?分享-gc9mz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据守边关擅杀监军,不服军令作乱叛逆就是你,闹得北方不宁皇帝大发勤王诏还是白浪,现在他打进了京城反而摇身一变说俺是来勤王的。就算是晓得刀把子握在白浪手里,还是有人不免头铁一下说阁下乃是犯上作乱第一人,你勤的什么王?
白浪命令白豹白彪分头带兵四下里驱赶收降京营守军——这帮废物还是待城墙上的好,娘的一听破城了这帮混蛋直接往城里一跑,身上的军服一脱之后就混入了人群之中,顺便还造成不少治安案件——这帮人本就混得跟泼皮混混差不多了,现在不过是干老本行罢了。
收降守军并且抓人砍头,尤其是要控制住皇城抓了皇帝——这事情白浪自己干了。白浪听某位阁老当面对他喷上面那个话的时候,他完全不生气,只是厚颜无耻地笑着说道,“好吧阁老说的对。那就不是勤王,我是来靖难的。”
穿清 佛前青蓮
总之,他带着骑兵就这样骑马进了紫禁城,直到乾清门都不下马,而且看样子还要骑着马闯入后宫。“陛下何在?我等赤胆忠心来擎天保驾,陛下何以不来见个面?躲后宫里头啦?”白浪命令门前的太监去找皇帝,颇有御马监的几位太监不从而被白浪部下杀于马前。
此时白浪军队已经将紫禁城围定,皇帝要是跑路的话他一早就该跑了——不过估计跑不远,大概也就跑到景山去。会不会上吊在歪脖子树上?白浪倒是不觉得这位皇上会有庄烈帝死社稷的气概,这位陛下给他的感觉乃是丰亨豫大十分有高宗气象,算是权术跟福气兼具的家伙,算算年代好像也差不多……
所以他绝不会慷慨赴死的,果不其然没多久之后便见到皇帝全副冠袍从后宫出来,而文武百官居然也到了,“这算是上朝?他怎么联系百官的?我靠还真有特务组织?这算是午朝还是晚朝?”白浪思绪万千,只见百官在外列班,而皇帝升座,太监的话语稍微有点儿抖,“圣上到!”
百官下拜,唯有皇帝跟白浪不动,就连白浪身后的骑兵也不自觉地下拜。白浪暗自失笑,“这是作甚?让我在朝堂之上肆意打杀?”白浪此刻可是全部披挂的。“众卿平身。”百官拜而起。
没等太监发言,白浪直接一步跨出,身上甲胄碰撞而有金铁之声,“启奏陛下,臣白浪有本奏。请封臣为秦国公,开府仪同三司、加九锡假黄钺,拜某为太保并平章军国重事、太和殿大学士五军都督府大都督,剑履上殿、赞拜不名、入朝不趋!还有什么其他的以后再说。请陛下立刻下旨!”
百官皆是色变,皇帝脸色也须不好看,当下便有一官跳出,劈头盖脸便要用手中竹笏打白浪,“乱臣贼子,凌迫君父!诛无道啊!”白浪看清此乃六品小官,搞不好就是御史台的家伙,当下他也不多话,拔刀一刀斩下首级任凭血水溅了大殿。
“干净利落,的确是够爽快。还有谁?”白浪平平淡淡地抖手震飞刀上血迹,就这样刀身自然垂落说道,虎目扫视诸臣。文武百官更无一个敢于目视白浪的,倒是有几个人哭喊着一头撞在立柱上撞死撞昏了。
“有胆自尽却无胆出列来除我这个‘乱臣贼子’?哈哈哈哈,这官嘛也就这样了,你们几个,看看撞柱子的死了没有,没死补一刀算是全了他们的名节。”白浪示意跟着自己的骑兵去干活。
網遊之超神獵人 七十二翼天使
他之前说的事情,有不少其实就是落伍的玩意,如今早就没有开府仪同三司也没有什么赞拜不名入朝不趋了,谁上朝还脱鞋啊……只不过这都是起一个代表作用嘛,代表白浪要拿中央的最高权力了,距离谋朝篡位也就差一步而已。
白浪威压百官之后扭头目视皇帝,只见太监们先一步扛不住白浪的虎威,直接扑通扑通地都跪下了。白浪看着这个中年的“福气”皇帝,眼神之中流露的就是“若是不同意,刺王杀驾便在今日!某杀一帝如苏丹杀哈里发,如屠一狗尔。”
皇帝的眼神退缩了,他说话的嗓音都如同被砂纸摩擦过一样,“准奏!”于是白浪哈哈大笑。“政令怕是出不了紫禁城,就更别提十八省了。”白浪对现在的情况心知肚明,他抓了皇帝又如何?抓了朝廷文武百官又怎么样?且不说南方还有一个平日里无甚用的金陵假朝廷,光是各地巡抚布政使什么的,就未必会听从抓了皇帝的白浪之命令。
隱身高手在校園(曖昧在校園) 造化城主
弄潮時代 天堂發言人
他们就算是接到了白浪让皇帝下的圣旨,怕也是不会听从的,倒是各地藩王怕是要动一动了——就算不提藩王,有兵权的东南西北四位异姓王里面,除了北静王在他手里,其他几个可都不在啊。
唐生與白骨精
萬界次元商店
“天下大乱,哈哈哈哈哈。”白浪不但不担心,反而觉得好开心。祸乱天下者,必浪也。白浪可不仅是被皇帝当年认为是梼杌,他还是穷奇……
占据京师之后,白浪直接倒行逆施下令没收整个京师的米行杂货行的东西,“平价卖米!一人一天一斤米!”然后就是抽丁练兵,这事情他直接丢给自家两个弟弟,他对于练出来多少兵其实根本无所谓。
他的兴趣在于抄家——抄文武百官以及皇上内库的家,当然他先去见了被他坑了的荣国府宁国府诸位——皇帝当时怒火上来了,这两位国公府算是殃及池鱼,不过抄他们的时候还比较仁慈,不过是丢官罢职而已,老史太君甚至都没被气死——国公府也没收回,就是里面的值钱货都没了。
好在白浪快速攻入京师,这帮人呆在府里居然还没饿死,所以白浪先抄了赖大等人的府邸并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之后,方才命令将抄来的财物送入国公府。他踏入国公府的那一刻,几乎所有荣国府的头面人物都来迎接了。青衣小帽地,虽然不至于面黄肌瘦但是也不复过去那般公子哥的调调了。老贾是这样小贾也是如此。“唷,宝二爷清瘦太多了呀。”白浪骑在马上笑道。
極品考古生
鴻鈞之師 古月文刀
若是可能,贾家实在是一点也不想跟白浪搭上关系——被他坑了且不说,这货入了京师之后也不像是能成事的样子。贾家虽然纨绔子弟,但是又不是完全的白痴。奈何白浪这等疯子亲自上门,要是不出来的话怕是全家死光——抄家归抄家,林黛玉还是没有被皇帝丢到天牢里去的,本来要丢,这不是白浪破关而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