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w4c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永序之鱗》-第748章 七腮議會降臨推薦-zaxwx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沉闷、燥热、压迫……
这是电僧所能感受到所有所有体会。被鱼民的石化身躯包裹着,他没有任何移动的可能性。窒息感填充着他的呼吸道,沉重的束缚让浑身上下使不出力道。
鬼神異圖 夜下探花
禁地之說 白澤ONE
植入其后颈的灵能增幅器发出“滴滴”的警报,借助骨传导,响彻在他的颅腔之中。他的大脑嘶嘶地沸腾着,惨遭蹂躏的身躯就像一块不大牢靠的页岩,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分崩离析。
然而,他仍旧没有放弃,哪怕理智和思考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能力。对于那位虚拟游戏之神的信仰像是白色的火焰般支持着他,信仰不灭,他就不会死亡。
终于,用全部的意志力默念了一遍史迪姆的圣名,电僧总算得到了回报。那随着灵能增幅器同时被烙印在其体内的“逃脱术”法阵,总算被触发生效。
霸王別姬(李碧華)
妃誠勿擾之特工嫩後
鐵血軍魂
他的两只手臂伸展到身前。那里原本的土石,全部被挪移到了之前两个手臂所在的位置。当他的手指互相触碰,一个史迪姆牧师特有的神术手势就被使用出来。
在他所指的位置,鱼民石化身躯内的土石瞬间变成了“像素化”的模块,宛如用积木一块块垒成的一样。电僧用力往前一推,像素块就层层倒塌,散落到了地面。
“嘶~”空气顺着被打开的通道涌入,电僧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来不及管口鼻之中吸入的那些砂土,而是对着鱼民的身躯又使用了一次“像素术”。
伴随着“哗啦啦”的响声,他总算拿到了自己的链枷和长刃匕首。紧接着,也不顾鱼民的剧烈反应,电僧直接从其体内“破土而出”(字面含义),并且反手就给对手一记链枷猛击。
变成土石之躯,这次挨了链枷,胖市长就不像之前那般若无其事了。其身躯崩裂了一大块,脸上出现大面积皴裂。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刚挨了几下狠的,“石躯药剂”的作用时间就结束了。这个变成鱼民的家伙直接倒在地上,前胸破了个大洞,身上也缺一块少一块,像个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一般。
“嗤”……把长刃匕首捅进了他的咽喉。“刺啦”……用力旋转了一周。他直接将鱼民的脑袋环切下来。宛如胖头鱼一般的脑袋,“咕噜噜”地滚到了一旁,胖市长最终死于电僧之手。
做完了这些,电僧喘着粗气,但是他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现场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那个被变成鱼民的软槭城市长建造出来的斜塔,现在似乎已经彻底完成了最后的血祭。
神明來到崩壞世界 墮落的心魔
鱼民和之前那些因受控而自戕的匠人们的鲜血,此时已经汇聚成汩汩溪流,宛如有生命一般漫溯到了塔形物表面,顺着裂缝快速地渗透进去。
电僧看着眼前的一切,大脑飞速地运转,寻找着解决之策。虽然还不知这座斜塔具体有何种功用,但是他大致还是能够猜到这一切肯定与底栖魔鱼有关系,多半是在召唤那种异怪。
“拉姆齐现在已经太乱了,”电僧暗忖道,“若是有底栖魔鱼再进来插一手,这个世界恐怕要遭受帝王和那种源自上古邪物的可怕异怪的双重荼毒。吾神传播信仰的新计划必会受阻。”
想清楚这一点,他便不再犹豫。“无论付出何种代价,”电僧再次握紧了链枷,“我今日定要将这污秽的造物毁灭。”
王牌戰兵
将长柄匕首重新安装回暗槽之中,电僧用右手紧握着链枷的把柄,左手则将那几条带着尖刺的锁链捋到了一起。
鲜血顺着伤口流淌出来,他将自己的血液涂满了雕刻在链枷上面的每一处神圣徽记。“伟大的虚拟游戏之神与吾同在,”电僧高呼着史迪姆的圣名,开始使用最高规格的“显圣术”。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在其颂祷完毕的一瞬间,神祇便回应了牧师的请求。摧残的光芒从电僧的身躯之中涌现了出来,撕破了他身上穿着的罩袍,笔直地射向夜色之中的苍穹。
權力紅人 阿諸
“神祇在赠与其牧师神能!”站在突出岬顶端,遥望着山峦叠嶂之外的那道光柱,帝王的心神不由得微微一震,他立刻调用自己的权柄向劫将驯犬者下令:“带着军队,向那道光柱所在的位置进发。如果发现神祇的化身,立刻对其发动攻击!”
与此同时,他本人亦从山顶离开。目前的局势对他有些不利,又有两名劫将与其丧失了联系,帝王不得不再次忙着为他们准备复活的事宜。他现在已经有些分身乏术之感。驯犬者和噬骨两个劫将本不应该在战事推进的时候分兵,可是现在他也没有太好的选择。
畫說 小十方
除了帝王之外,拉姆齐位面还有不少其它存在也注意到了这束神能光柱。当然,他们全都没有位于光柱旁边的托普洛感受得真切。
被驯犬者击溃的极怒洋之主,现在就包裹在那个黑黝黝的斜塔之中,刚刚准备破除身上的“茧蛹”重新登上拉姆齐位面的舞台。可是就在此刻,作为底栖魔鱼的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种令其倍感不适的气息出现在身边。
總裁,引你入局
“愚昧的神奴!”
托普洛简直要气炸了。他感受到了茧蛹外面有牧师在使用最高规格显圣术。若是让其成功使出来,固然对方会被澎湃的神力洗涤干净灵魂、化作完全没有自我的神祇躯壳,但这同时也就意味着底栖魔鱼帝国在这个位面的最后一颗种子也被湮灭。
要知道,他在被驯犬者击败之后,可是费了好大力气、用自己的一部分血肉作为诱饵才骗来了一个有身份的鱼民,让其为他举行了血祭仪式来恢复力量。而现在,名为“失败”的情况似乎又找上他的门来——居然有一个神祗的牧师撞破了他的血祭仪式。
“只能这样做了!”
他的腮腺一鼓一鼓,六枚卵泡从其两侧的腮孔里喷出,悬浮在那粘稠的液体中间。他用自己触手依次拨弄了这些卵泡一下,同时口中开始念动咒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托普洛的身躯迅速干瘪下去,从一头健壮的底栖魔鱼变成了一条动弹不得的咸鱼。
那些卵泡则像是吸收了足够多水分的豆芽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起来。“啵啵啵啵啵啵”……连续六声清脆破裂声过后,六条底栖魔鱼全都从卵泡里孵化了出来。他们虽然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幼生体一般大小,可是头颅上的三颗眼珠却流露出与体型不相符的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