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cq超棒的都市小说 艾澤拉斯之救贖 起點-第726章 那一刻他變成了光閲讀-l9r6y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出什么事了?!”
走上甲板,菲尔拉伦的态度瞬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神色凶悍,动作粗暴地将围在一起的下属推开,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骚乱中心。
“是我们驻守藏宝海湾的同伴,不过只回来了一个人。”从瞭望台上下来的二副毕恭毕敬地解释着。
闻言,菲尔拉伦神色一紧。
当初好不容易安插在藏宝海湾的部队也算是精锐了,为的就是风险投资公司的要求,不得已的情况下,以武力诛杀那个外来的高等精灵。
如今只剩一人回归,这不就意味着任务失败了吗?
想到失败的后果,菲尔拉伦莫名打了个冷颤,连忙朝着那个双手撑地不断喘着粗气的海盗走了过去。
“小子,赶紧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核蠶 安舞落
瘫在地上的海盗稍稍收住喘息,似乎是太过疲累,没有抬头,只是用虚弱的话语缓缓问道:“事,事关重大,我,我要见船长,让我……”
“我就是红雾号的船长,指挥官菲尔拉伦。”对方的话语让菲尔拉伦疑窦丛生。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手下的海盗会说‘事关重大’这种词汇,一般报危不都是惊慌失措地大喊‘大事不好了’吗?
“那我就……”与此同时,那个浑身瘫软的海盗突然停下如恐惧和脱力般的颤栗,猛地抬头,将那双泛着厉鬼般幽绿的眼眸投向了他,“不客气了!”
只听一声厉喝,那海盗突然暴起,手掌如饿狼扑食,直直朝菲尔拉伦的咽喉咬去。
“敌袭!”出于一开始的疑惑,心生警惕的菲尔拉伦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在对方的手指咬住自己咽喉的瞬间向后倒去,顺手拉着一旁的下属挡在身前。
兰洛斯势如猛虎,看似纤细的手掌横向一划,被菲尔拉伦当作肉盾的海盗直接被剜去大半喉头。鲜血溅落在众人脸上,受害者漏风嘶哑的惨叫如鬼哭狼嚎,人群顿时混乱起来。
克敌机先在身,兰洛斯的身手呈现着不可思议的灵活,几乎是贴着地板,弓步前冲,双拳一左一右,直取大腿内侧和裆部,一把将挡在身前的两人放倒,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中,他借着空隙冲出,直取仓惶后退不慎倒地的菲尔拉伦。
被那双幽绿的眼睛死死盯住,菲尔拉伦如坠冰窟,仿佛看到面巾下那张比恶鬼还要狰狞的骇人笑容。一瞬间,他肝胆欲裂。
呱!
空中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俯冲向下,感受到一股劲风逼近自己面门,兰洛斯下意识停住脚步伸手掩面。
当!
鹦鹉锋利的爪子在护手上溅起火花,清脆的碰撞声和火星的照亮下,混乱的人群终于找到了引起骚乱的源头。霎时间,刀刃与火枪齐鸣,如雷鸣暴雨急骤而来。
出于一直以来的习惯格挡住鹦鹉的偷袭,却浪费了收割菲尔拉伦灵魂的机会,兰洛斯暗自恼怒。但他没有时间过多犹豫,赶在枪声乍起的瞬间,双腿微微一沉。
命線 夜三天
夸嚓!
甲板上传出一阵清脆的木板断裂声,兰洛斯突然化作肉眼难以捕捉的残影,如鬼魅般穿梭在人群之中。
刃舞?不,应该叫乱舞。
疾驰中的兰洛斯或拳或肘,或指或剜,招招不离眼喉鼻裆等要害,在甲板上带起阵阵撕心裂肺的哀嚎。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子弹与刀刃失去目标,在密集的人群中绽放出无数鲜红的血花。
重生武神時代 關明月
掠情:惡魔總裁很溫柔
菲尔拉伦连滚带爬地朝着船长舱室逃去,方才那人的眼神,几乎吓得他屎尿失禁,他根本提不起勇气去抵抗,只能趁着这会儿的混乱,找那个同样让他抬不起头来的贵客求助。
但就在他刚挣脱人群的包围,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时,后背上突然传来一股刺骨的冰冷视线,直叫他坠入无尽深海。
下意识转过头,目眦欲裂的菲尔拉伦眼中,倒映着一双从天而降的幽绿眼眸,与方才的噩梦一般无二,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双眼,仿佛要将他的灵魂,从中硬生生挖出。
天降杀机,菲尔拉伦避无可避。
砰!砰!
几乎重叠在一起的两道枪声炸响,兰洛斯眼眸剧颤,整个人突然凌空扭转翻身。与此同时,接连的劲风擦着肩头呼啸而过。
好准的枪法。
穿越時空之仙劍奇俠傳三 紅色火炎
“好快的身法。”
位面仲裁者
船长舱室的门口,一体型健壮的中年人用还冒着青烟的枪口顶了顶宽大的猩红海盗帽,露出一双冰冷而危险的眼睛,直直盯着落向一旁的兰洛斯。
出神入化 竹管
瞥了一眼连滚带爬逃到自己身后的菲尔拉伦,中年人不屑地暗自冷哼,随后立刻将注意力集中在闯入者的身上:“我血帆舰队虽是海盗,但行事从来光明正大,阁下此番作为,是不是太不讲规矩了?”
“那可真是好亮的光。”兰洛斯阴桀一笑,四下扫了一眼这艘黑漆漆的舰船,言语中满是讽刺,“亮得我都看不见了。”
中年人的神色没有波动,默默给双发火铳装填完毕,悠悠说道:“特塞斯,血帆舰队上将。”
听闻此名,兰洛斯心里暗自一惊,但脸上很快恢复了嚣张乖戾:“迪迦,光的使者。”
这自报家门的架势一看就知道是胡诌,特塞斯不屑一笑,一手扣起击锤,一手拔出弯刀:“既然如此,那就带着你的光去深海照明吧。”
“你不信?”兰洛斯伸手抓向腰间某个硬物,随着光影一阵扭曲,艾德鲁因脱离伪装现出形来,“那就睁大眼睛,看好咯!”
嗡!
这话一出,周围神经紧绷摆好架势的众人下意识将目光集中到他手中。谁知这厮突然拔出长剑,一道眩目的金色强光瞬间撕裂黑夜。
视线由昏暗突然变得极度明亮,几乎所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纷纷捂着双眼痛呼。特塞斯不愧为舰队上将,第一时间遮住双眼,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枪。
当!
不同于子弹入体或被硬物格挡的声音,是护盾!法师?还是牧师?
一枪无果,特塞斯脚步一点,立刻闪躲。
轰!
圣光打击在甲板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沟壑,将舱室大门碾成稀碎。顶着复仇之盾的兰洛斯根本无视背后因闪光而变得寥寥的枪火,脚步一扭,朝着特塞斯紧跟而去。
后者作战经验丰富,一眼就看穿在攻击中愈发闪耀的复仇之盾所蕴含的威胁,猛地后侧步躲开横扫,抬手朝后腰用力拍下。
只听一声气流喷射,一根钩爪突然横向射出,深深刺入远处的护栏。特塞斯一刀拨开对方折返的劈砍,借着力狠狠一拽,整个人顿时飞快远去。
与此同时,上将抬手就是一枪击中护盾。
轰!
男人禁地
终于支撑不住的复仇之盾凶猛炸开,漫天的金色流光摧枯拉朽地将附近的一切撕成粉碎。
然而没等海盗们继续开火,绚烂的金色流光中央,一抹翠绿的火焰突然升腾起来。
噌!
爆燃的邪能助推着兰洛斯向前冲锋,好似化作一颗疾驰的绿色流星,平举利刃,如毒蛇吐信,朝着空中无处借力的特塞斯奋力刺下。
上将的反应快得惊人,刀枪交叉架住来袭的长剑,赶在那强横力量将长剑送进自己胸腹之前,猛地一推。长剑虽只是微微偏斜,但借着反作用力,特塞斯竟学着兰洛斯之前一般,凌空翻转躲避。
不良公爵
利刃险而又险地擦肩而过,特塞斯深谙无处落脚于自己来说有多么劣势,当下直接一脚踹向兰洛斯胸口,虽被后者格挡,却也成功靠这一脚回到甲板。
脚步踩实,特塞斯接连后退数步拉开距离,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眼前这家伙的攻击如行云流水,又刀刀致命,大意之下,差点让他吃了大亏。
不过对此,上将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手上如穿花蝴蝶般飞快装填,脸上也露出了狰狞而又快意的狠辣笑容。
海上的战斗,比的就是谁更快,谁更狠。他是舰队的上将,是血帆最不要命的狂徒,在这一点上,他从来没有输过。血流越是澎湃,心跳越是剧烈,生死越是模糊,他的大脑,也越是兴奋。
“哈,你们,都给老子住手!”脱下帽子,举起火枪,抡着弯刀,特塞斯须发皆立,状若疯癫,“老子要亲手把他剁成肉馅儿!”
尽管在场的虾兵蟹将很多都不认识这位狂徒来自何方,但那不容置疑的话语和近乎疯狂的气势,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妄自上前。
熱鬧喧囂的彪悍人生
与此同时,兰洛斯剑锋点地,侧身向前,缓缓摊开左手,挑衅的往回弯了弯。
“你,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