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i2b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第一二五九章 羽部落全員到達(二合一)推薦-1hpos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就是这块了。”
韩成伸手指着边上的这块土地,对随行的人数道。
这里是距离瀑布下游大概五里远的下游。
经过一番的探索观察之后,韩成确定了壶口分部落修建的位置。
距离壶口瀑布有些远。
这是韩成特意这样做的。
瀑布这东西确确实实是格外壮观的。
尤其是站在瀑布下面不远处仰着头往上看去的时候,只觉得有千军万马朝着你奔腾咆哮而来,气势十足,让人为这壮丽的景色感到着迷,感到深深的震撼!
但这东西只能是短时间的看看,长时间的生活,最好还是远离为好。
其余不说,单单是这轰隆隆响个不停的轰鸣声,就足够住在这里的人晚上睡觉的时候难受了。
更不要说瀑布冲击下来四散的水汽这些东西,会增加潮气这些了。
距离瀑布太近的地方,是真的不适合的居住人。
所以韩成就专门找了一处距离瀑布比较适当的距离,将地点给确定下来。
这个地方距离大河,差不多也有五六里的距离。
并不平坦,而是一处山岗一般的存在。
这主要是考虑到这里距离大河太近,要对大河可能会大水的事情有所预防。
韩成可不想发生水漫青雀部落的事情……
而且距离河边远的话,还可以留出足够多的土地进行耕作,同时也能够为之后将要建立的船厂留出足够的空间出来。
韩成可以说是将自己能够想到的事情,都给考虑到了。
随着韩成开口,立刻就有人将一杆小小的青雀旗子的插在了这里,用作标记。
抬头看看天空的太阳,时间已经不早了。
韩成也就没有再在这里多停留,很快就收拾东西与众人一起往上游而去,准备返回到帆船之上。
路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探索好了,众人不用再做什么探索之类的事情,可以专心致志的赶路,所以此番回去与来的时候相比,要快的的太多了。
天色还没有黑的时候,韩成等人就已经都都返回到了青雀号上面。
青雀号上面的人,已经开始做饭了。
饭前饭后的档口,韩成还有其余下船一起探索的人在这里闲聊一阵儿,说的基本上都是今天进行探路时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说的也不是什么太过于正经的事情,比如探寻之中,有谁走路的时候摔了一跤,谁走路的时候,裤裆被树杈子给挂破了之类的事情居多。
这样的事情,可比正儿八经的探路这些有趣的多,吸引人的多。
晚上吃过饭的之后,韩成对明天的工作进行了一个安排,安排之后就让众人解散,各自收拾收拾准备睡觉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这里就忙碌开了。
除了那些做饭的人之外,其余的人,都开始搬运物资,往河岸上运输。
等到太阳升起,食物做好之后,众人已经差不多将这些物资往岸上运输了一半了。
吃过饭、将碗筷往这里一放,青雀部落的众人再一次的忙碌起来了。
人员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别的安排。
比如分出一半的人将这些被运送到岸边物资,先一步的往之前勘定好的地方运输。
剩下的人,则在这里继续用船将青雀号上面的物资往岸上运送。
虽然之前已经勘探好了道路,并在一些地方进行了一些休整,但背负着东西前进的时候还是非常的不容易。
这一趟运输过去,整个上午的时间,差不多也就过去了一多半了。
等到再空手从那边返回来,刚好能够赶上在青雀号这里吃午饭。
下午的时候,青雀号上为此次建设壶口分部落所准备的物资,已经是尽数搬运到了河岸之上,这些人也可以往下游的指定位置运输物资了。
不过就是算是这样,这些物资也是到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才算是彻底的运送完毕。
对了,有一个事情是必须要交代一下的,韩成所选择修建壶口分部落的地方,是位于大河北岸的。
山南水北为阳,如果按照后世起名字的习惯的话,很容易就会将这将要建造的分部落起名为河阳。
不过韩成早已经是为分部落取好了名字,倒也不会因此就发生改变。
如果河流两岸的地势平坦的话,分部落位于大河南北都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光照这些都不受到什么影响。
但很显然,这里的河流两岸并不平坦,所以选址的时候自然是要考虑因为山脉之类遮挡阳光的缘故,选址处的光照长短。
这场运输韩就参与了一趟,剩下的时间里就开始与部落里的几个专业人员开始在将要修建部落的地方进行丈量。
将房屋修建的位置、粮仓、牲口圈这些东西都给规划出来,同时规划出来的还有部落里的围墙,以及院落之中的排水系统。
这些东西哪怕是部落里的人已经做了不少,很是纯熟了,真的将其给规划下来,却也很是费时间。
夢戀驚魂
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算是将这个事情给做好。
惡魔王族 齊佩甲
然后众人就开始开工了。
率先开始建造的,依然是那种半穴居的圆顶小房子,用作充当临时的住房。
在人们开始修建这些东西的时候,有人从这里离开,朝着其余的地方而去砍伐木料,并将之往这里运送。
大的木梁以后盖瓦房的时候使用,指头粗粗的树枝做这种圆顶小屋的屋顶使用。
至于胳膊粗细的这种不粗不细、不大不小的木棍,就留下来,等到这些圆顶小屋修建完毕之后,就用它们在圆顶小屋的外面,栽一个圈出来,制作栅栏,好简单的防御一下野兽这些东西……
部落里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东西了,按照韩成等人的安排飞速的动作着,速度极快。
这一次随着韩成过来的人之中,一共有一百二十个青雀部落的人。
现在除了留在船上守船的十人,其余人都随着韩成过来,在这里进行劳作。
誤惹豪門:冷少的億萬新娘 佐寒月
韩成准备留下一百人在这里,让他们在这里建设壶口居住区,并在这里生活。
一百人听起来很少,但实际上一点都不少,因为这一百人都是成年人,有男有女,各自成对儿。
要知道在如今的这个时代,就韩成自己目前所知道的情况,一个部落如果能够有一百个成年人,那这个部落就不是一个小部落了。
已经算是有着不小力量的部落了。
韩成在这里待了五天。
五天的时间里这些人已经将他们暂时居住的圆顶小屋,以及小屋外面的木头栅栏之类搭建完毕,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居住地了。
除了这个之外,规划之中的一栋房屋的地基也已经被挖好,并打好了。
而韩成在给留下的这些人交代好了事情之后,便带着另外十个人朝上游而去,回到了帆船之上。
然后起锚返航。
临从正在建设着的壶口分部落这里离开的时候,韩成扭头对这里的人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一定会回来的!
韩成这句话并没有瞎说,再过上一段儿时间,他确实还是回来的。
百十个人在这里吃喝拉撒是需要许多东西的。
天气正在变冷,到时间大河一封冻,就要好长时间没有办法来往运送物资。
这里距离大部落这样远,不提前将食物这些东西运够,那等到冬天到来的时候,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当然,下一次往这里运输的,还要有羽绒服、毛衣、皮衣等这些厚重的过冬衣服。
这些东西都要提前弄好了……
大船一路前行,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之前遇到羽部落的地方。
这里有羽部落的巫专门安排下来的人在这里守着,见到韩成等人过来之后,立刻就迎接了上去……
韩成想的一点都没有错,羽部落的巫在羽部落之中同样是拥有着很高的地位。
这几天的时间里,他早已经是将部落里众人该做的工作都给做好了,众人也将东西收拾好了。
根本不用韩成再专门过去说些什么,在得知了韩成等人驾驶着青雀号返回来之后,当下便自己带着部落里的人,携带着部落之中一些物件这些,朝着青雀号这里而来。
当天还不到傍晚的时候,羽部落的所有人就都登上了青雀号。
羽部落的人一共有一百二十一人,众人一个不少的都在羽部落巫的带领下,过来了。
因为与青雀部落之间的渊源,羽部落的人此时倒没有多少离别时的伤感,更多的是第一次乘坐上这种大船的兴奋,以及对巫他们回来之后,对青雀部落那种美好生活的向往。
羽部落的巫,倒是望着南岸不怎么言语,颇为感慨的样子。
“起锚!”
斜阳的映照之下,船只上面的人,大声的喊道。
然后就有水手摇动着绞盘,一圈圈的卷着绳子,将沉重的船锚从河里面给拖拽了起来。
妃請自來,王爺請繼續!
风吹动着风帆,船只缓缓而动,朝着大河上游而去。
甲板之上,第一次乘船的羽部落人,一时间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手紧紧的抓住船的栏杆或者是身边同伴的衣服,显得好奇又紧张……
大船一路航行,一路上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风险的回到了青雀主部落。
羽部落的人下船,来到青雀主部落这里,如同其余第一次来到青雀主部落的人一样,直接就被眼前这诸多令人震撼的场景,给看的呆住了。
青雀部落的人,此时早已经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自然是格外的热情。
一番的相见之后,羽部落的人被领着住进了早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为他们收拾好的房间之中。
第一次进入到这种房屋的他们,看着房屋之中的一切都觉得格外的稀奇。
有些人甚至于都不敢往铺的整整齐齐的炕上坐,生怕自己将这些看起来就格外珍贵、格外的东西给弄脏了……
羽部落的巫,看着自己部落的人,贪婪的吃着食物、尤其是看着部落里的孩子们,吃着一些糖高兴的样子,脸上溢满了笑容。
只是笑着笑着就有眼泪忍不住的流淌了出来……
巫的嘴巴咧到了耳朵后面,他就是愿意看到部落越来越兴旺,就是愿意看到部落里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乐了一阵儿的巫,看到了羽部落巫的样子,便端着两碗酒过来了。
一碗给了羽部落的巫,另外一碗自己喝。
端着碗与羽部落的巫砰了一下之后,巫便仰脖顿顿吨的喝了下去。
羽部落的巫也一样是仰头喝了下去。
虽然酒浆显得很是苦涩,但却没有停止。
薄情總裁,太無恥
“@#¥@@#¥……”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酒碗放下的巫,伸手拉住看起来比他年纪大上不少的羽部落的巫这个小老弟出声说道。
羽部落的巫点点头,也出声回应:“#¥@@¥#……”
两人就这样握着说,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也不知道两人晚上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到了最后两个老头都喝高了。
凳子也不坐了,就蹲在地上,两个人抱着头痛哭失声。
这一幕可是将韩成等人惊的不轻,连忙过来劝,却还是怎么劝都劝不住。
直到圆抱着小女儿过来,将小女儿往巫的怀里一塞,这事情立刻便有了一个了断。
刚刚还与羽部落的巫抱头痛哭的巫,立刻就抱着了女儿,站起身来。
在将要站起来的时候,还不忘记顺便在羽部落的巫身上擦拭一下刚刚哭出来的眼泪鼻涕。
然后理都不理羽部落的巫,在一些青雀部落人的搀扶下,一路朝着住的地方而去。
一边走,还一边强自做出鬼脸逗怀中的小女儿。
这样的突如其来的一幕,看的羽部落的巫都有些懵了,一时间都忘记了哭泣。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刚才自己两人不还是哭的好好的吗?
劍斬天下
怎么说离开就离开了?
是欺负自己没有的女儿吗?!
片刻之后,羽部落的巫才忽然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是没有女儿。
于是,刚刚才止住眼泪的羽部落的巫,哭的更加伤心了。
倒是将旁边的人吓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