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qnfi非常不錯小說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猴子頓悟-24zfw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窗前,白雨珺看向远方。
许多人喜欢夜市繁华烟火绚烂,此时,白雨珺看得却是远方起伏山峦。
万山沉寂,或平缓如舒或峥嵘如锋,淡蓝色夜空下群山黑的深沉,夜晚望群山能让心安静,某白慵懒基因再次发作……
如果没有傻缺站塔顶豪言壮语就更好了,扰龙清静。
抗日之特種戰將 聖靈火
有心想弹琴一曲。
考虑自己很懒只能忍痛作罢。
摸摸青灵秀发,恍惚想起当年青灵与自己作伴的日子,那段时光仿佛很遥远,到了这洪荒仙界之后聚少离多,其实,只是不想弱小的青灵受到牵连,除非自己变得足够强大。
伸手帮傻丫头整理发型,一阵眼花缭乱后,青灵变成包子头丫鬟。
白雨珺笑笑,对自己手法很满意。
如果这丫头别软塌塌就更好了,像没骨头似的。
“酒足饭饱,我们回去吧。”
窗外夜市行人渐稀疏,酒楼小二用杆子熄灭灯笼烛火,摊贩推动木轮车吱呀吱呀返家,唯一不变的是满街游魂野鬼,老老少少仍漫无目的游荡……
踩着木制楼梯下楼,楼梯咯吱噔噔响。
路过柜台时白雨珺拿起账本,认真查看并小心翼翼拿出几锭银块。
数额大了容易被作假,谨小慎微防微杜渐,不得不防。
DC騎士 2罪龍
最后面下楼的长脸天王脸颊抽搐,堂堂天庭镇守神将居然也会付钱?且做如此小女儿姿态,区区碎银留着有何用?
似察觉了长脸目光。
“本龙一向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口碑贼好。”
收起荷包,转身,潇洒甩乌黑长发,双脚离地一尺幽幽飘出酒楼。
柜台后,掌柜牙齿咔咔响……
“上路喽~”
小石头扯嗓子干嚎一声。
蛇妖男孩手提环首刀走在最前面,尽职尽责探路。
爛電腦之網遊
天才小廚師 隨性
白雨珺和青灵铁球一起走,小石头跟在师父身旁无精打采听唠叨,俩眼珠乱转头昏脑涨,路边小黄狗受不得唠叨叫两声跑路,最后面,长脸天王听得津津有味。
诸神出行,鬼魂让路,穷神饿鬼不敢高声语。
賢妻良婦gl 藍_汐
夜间赶路清凉爽快,安静,不用顶着炎炎烈日,路上行人稀少。
某白颇感无奈。
“老惠贤啊,你们难道不以飞天之术赶路么?”
“善哉,路,在脚下。”
“嘶~怪不得你长了个大脚板。”
离开城池踏上荒野,淡蓝色夜空下青草轻轻摇晃,萤火虫飞舞,小石头蹦蹦跳跳追赶嘻嘻哈哈,月落荒丘,一行身影走在淡银色月亮里……
……
神龙殿废墟。
高大黝黑魔龙王一言不发走上石阶,对着石门行礼,石门开启。
走进秘境后低头垂首站好,不敢抬头,小心翼翼再次恭敬认真施礼。
“已经查明,白龙现身打并杀地狱恶鬼,很多人亲眼所见。”
弯腰低头许久才听见那位开口。
“如此,她已经从天牢出来了,放心吧,你儿子只是被冰封镇压,擒住白龙便能救出。”
“……”
魔龙王沉默。
经历的多了看透许多事,擒拿白龙谈何容易。
况且,很可能自己牵扯进了某种大事,但这不重要。
蝼蚁尚有争强之心,何况魔龙。
高处,嚣微笑缓缓起身,不急不躁徐如风,行为举止有雅士风范,魔龙王头更低了,狰狞头颅不复往日威风,它不懂嚣的心思,更看不透嚣的修为有多深,嚣很可怕。
“既然答应了交易,总得去看看。”
说完似乎想起什么好玩的事,莞尔一笑。
“哦,用那丫头的话说就是公平交易,价格公道,呵呵,有趣的想法。”
“……”
魔龙王仍旧低头不敢说话。
眼前画面一变,嚣带着魔龙王出现在神龙殿,说话声越来越远。
“尽快处理那些半龙人,我回来有些事用得着他们。”
话音落,嚣无声无息消失不见,魔龙王恭恭敬敬低头半晌才敢直起腰,多少年了,嚣居然出远门了。
咬咬牙,痛恨为何无法继续提纯血脉化作真龙,否则何必看其脸色!
回头看见那些拥有少许龙族特征的妖兽更是闹心。
什么半龙,都是妖兽。
暗暗决定待擒住白龙,无论如何也要吞食龙血进化,凭什么一条蛇妖能化龙而自己却不行!待到那天,等着吧!必将这些可恶混蛋踩在脚下!
脸色难看点齐兵将直奔半龙人族地……
魔龙王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嚣已经在神龙殿蛰伏无数年,久到魔龙王也不知多少年,他在隐忍,像一条毒蛇静静等待时机。
而白龙则是引子,引动嚣重出。
蛰伏一年是冷静,蛰伏百年是高人,而蛰伏万年的一定是疯子。
嚣在谋划白龙,至少白龙对嚣而言很重要。
这世界已经够疯狂了,又一个疯子重出江湖,魔龙王很兴奋,这仙界越来越像妖界,越乱越好。
洪荒主世界,因为嚣的复出引起些许变化……
白雨珺小破球世界。
山谷桃林花开,半山薄雾升而为云。
轻风徐徐,吹起蒲公英随风飞向远方,其中一个蒲公英落于灰毛中,被灰毛挂住动弹不得,毛发色泽油亮能看得出营养充足。
猴子伸脏兮兮猴爪挠头,吹口气,看蒲公英飞远。
“吱,功夫不负有心猴,俺成功哩。”
面前,足有两丈粗如虬龙的仙根桃树,树干刻有耍怪吐舌头猴脸。
仙桃树很高很大,栽种于桃谷中间,因为有仙根所以日夜霞光缭绕,阳光下绚丽光晕让猴迷醉,桃子快熟了。
“吱吱~这地方真好,连上等肥料都不用了。”
某猴口中上等肥料很罕见,强大神仙妖魔都可以。
身后,已经长大许多的凤凰脑袋插翅膀里打盹,猴子种桃没啥看头。
忽然有种神秘波动闪过……
誘惑勾你一百趴
凤凰抬起脑袋,茫然看着背靠桃树而蹲的灰毛猴子。
这货竟然又顿悟了?它是天道私生猴吗?
灰毛猴子悟性已经超出理解范畴,种田能顿悟,插秧能顿悟,摆渡能顿悟,满大街乱晃也能顿悟,似乎种树顿悟算不得奇怪,凤凰开始怀疑自己神兽身份。
急风扫过山谷。
粉色花瓣脱离桃树,漫天桃花。
树下,猴子蹲着呼吸均匀,仿佛与桃树融为一体,像树苗成长。
怕猴子被打扰,凤凰干脆趴旁边数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