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by寓意深刻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愛下-第九十一章 瓜分土雞的協議鑒賞-mdjmz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听着彭三骂娘,王国柱苦笑不已。
为了能够通过伊斯坦布尔,已经是第三次和土鸡交涉,但土鸡国防部部长米尔.札欧鲁态度异常强硬,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十亿美元。
这么一大笔钱,恐怕只有等到那位来想办法解决了。
铃铃铃——
突然,彭三携带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
抽出天线,按响通话键,沈建南富含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老彭,你那边现在怎么样。”
“土鸡摆明了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咬死了十亿美元不松口。”
“可以,有性格,我就喜欢他们这么刚。”
“啥?”
“我是说,一只土鸡居然把自己当老鹰想抓兔子。既然想作死,老子就把它毛给拔光做成奥尔良烤鸡。”
“还是这话听着爽,妈个批的,这几天真是把人憋坏了。那个米尔.札欧鲁鸡眼看人低,我真想拿棍子捅死他。”
鸡眼看人是什么样子?
沈建南想了下,不由笑出了声。
他记得,老家那些鸡都是斜着看人的,怪不得能把彭三气的一肚子火。
“不用急,今天已经25号,再有八天就赶上看好戏的时候了。”
“八天?八天怎么?”
“11月3号美国大选结束,我跟你打一毛钱赌,土鸡会被收拾的很惨。”
“你当我傻啊,跟你赌。”
“哈哈……”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回奥德赛休整,等我到了再说。”
“好。”
“……”
備選佳夫 丹寧
美国,纽约。
死亡競技場 三斤大米
暴雪已经停止,午后的阳光照在白茫茫的大地上,反射着七彩的斑斓。
重生之工業首富
沈建南挂断电话,目光闪过一丝思索和计算。
大选,已经没有任何意外。
而以民主党现在的需求,想必也非常乐意看到土鸡吃瘪。
咔咔——
沈建南踩着积雪,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直升机。
二十分钟后,
直升机停在了摩根庄园的停机坪。
一身红色衣服的艾薇儿,像是在雪中飞舞的蝴蝶,小跑着扑了过来。
可怜的小姑娘不知不觉已经掉在沈建南油嘴滑舌的温柔陷阱里,彻底迷失了自我,只想每天都黏在那温暖的怀抱里。
很快,两人凑到了一起。
沈建南来了一个热情的见面吻,看着艾薇儿充满喜悦的眸子赞美道:“我的天使,你今天看起来实在是美极了。”
如果是华夏姑娘,这个时候,可能会有几个反应。
要么是故作生气反问,难道我昨天不美么。
或者,很是难为情。
但终究是在美国长大的女生,被沈建南一通夸赞,艾薇儿脸上稍稍浮现起红晕,心里开心极了。
因为她自己也发现,最近好像变得漂亮了许多。
害!
这不是废话么。
少女的青涩得到了释放,悄然绽开,不知不觉就多出了一丝真正成熟的味道。
自然,比以前要多出一种特殊的韵味。
但艾薇儿不知道这点啊。
她挽着沈建南的胳膊,有些窃喜,又有些疑惑道:“沈。为什么,自从和你在一起,我好想变的好看了。”
沈建南不动声色,故意做出你猜的表情道:“我的天使,本来就非常漂亮,只是现在更漂亮了。”
艾薇儿娇蛮抓着沈建南胳膊上晃了晃,嘟着嘴,一脸不高兴之色。
“嗯?你想知道?”
“真想知道?”
沈建南这家伙确实挺人渣的,虽然他自己不承认。
但女人,哪里经得起这种故意吊胃口。
艾薇儿的好奇心,直接就被提到了极限,抓着他的胳膊晃的更用力了,眼里的诉求和好奇,也达到了极限。
沈建南奸计得逞,将头凑到了艾薇儿玉坠似的耳畔:“其实,因为快乐使人美丽。”
噢!
艾薇儿震惊的小嘴张了开,不敢相信道:“你是说……”
沈建南一本正经道:“没错,并且,如果你听我的,还可以变得更美,甚至容颜不老。”
“真的?我要怎么做?”
“……”
听到沈建南要自己干什么,艾薇儿俏脸通红,狠狠在他身上锤了起来。
“你这个坏蛋,欺负我。”
“哈哈……”
沈建南奸笑着,拔腿就跑,两人在雪地上追逐着,像极了热恋的男女。
庄园三楼。
小亨特.摩根看着追逐打闹奔跑过来的两人,脸上难得浮现起一丝笑意。
不远处站立的管家察言观色道:“看起来,他非常喜欢艾薇儿小姐。”
老摩根眼里闪过一丝自得:“当然。艾薇儿可是我最疼爱的孙女,她就像是天使一样善良。”
老管家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柔和的神色说道:“我想,这对于艾薇儿小姐是一个最好的归宿。”
不久,沈建南到了庄园别墅。
在老管家带领下,独自踏入了老摩根的书房。
书房并不算特别大,铺着暗红色地毯,摆着一套檀香木书柜,四周还有不少各国的古董,看起来颇具古典韵味的装修风格。
四下无人,沈建南踱着步子到了书架前。
有各国名著,有JP摩根留下的经营法典,有欧洲古典文学,但最让人意外,却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的是,书架上还有不少华夏经典传承文学。
可能外人永远都不会想到,在摩根这个掌握美国近两个世界的超级家族里,书架上居然会有被全世界都认为落后国家的哲学文字。
沈建南随手拿起一本《易经》翻了翻,眸子里闪过一丝波动。
(乾为天)乾上乾下
《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亢龙,有悔。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
繁体字的书籍,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书籍泛着黄色,但依旧保存得非常完好。
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是书里夹着的防虫树叶散发的味道。
但沈建南第一次感到了真正的意外,因为在原文后面,都一行行工整的笔记和注释。
“乾,天道。超越上帝,乃法则,规则。无法可用语言描述之神。”
“元亨利贞,不解。”
“每日保持警醒?也似不是。”
“见群龙无首,此深意令人感到敬畏。”
“……”
吱呀——
一声推门声响起。
“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易经这本书实在是太深奥了,我从十岁在父亲教诲下开始学习,但至今,依旧无法读懂它真正的意思。”
老摩根显然并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到来,一进门看到沈建南手里拿着易经,淡淡说了一句。
不过,从他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他对易经有种高山仰望的味道。
老摩根在鼎盛之时,尚未领悟到亢之真意,直到他的父亲领悟到什么叫做亢龙后悔,才带领摩根摆脱了消亡的命运,彻底化作了幻影。
沈建南不知道是该为自己华人的身份骄傲,还是该为这个身份让而羞耻。
摩根家族,无疑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家族。
现在的老摩根,让摩根在风浪中依旧不倒,并且成功扳回几十年弱势,成功带领民主党再次执政,眼光和战略,无疑都是人类巅峰,足以印证他的智慧之深。
但这种人,对易经却如此推崇和敬仰。
身为一名华人,自该对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让世界顶级家族都只能仰望感到骄傲。
清宮庶女傳
只是,这种被摩根家族包括西方顶级世家视为圣典的书,又有几个华人还会再去看,又有几人还能读懂半丝皮毛。
沈建南自己,也都是经历了生与死,才明悟了一丝什么是乾坤天道。
自嘲的笑了笑,沈建南说道:“可惜,很多人只是将他当做一本算命的书。”
“算命?占卜?”
老摩根的反应明显很是意外,顿了下,他才说道:“易经不是在讲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的哲学和政治经济还有科学和天文么?”
沈建南再次翻了翻手里的书,最终小心将他放回原地说道:“乾坤之道转化阴阳,所以它的神奇之处,就是可以应用于任何领域,包罗万象。传说周文王整理易经,以占卜将此发扬光大,所以这本书在华夏被称为玄学圣典。
但事实上,每一人看过它的人,都觉得适用于自己的领域。
只是,能够读懂它的人,却很少很少。”
“老天,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你能够读懂它么?”
沈建南老脸一热。
活了两辈子,第一次真正感觉很丢人。
不是因为被讽刺,而是老摩根的眼神太真挚,太热切了。
此时的老摩根,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个金融黑手幻影党魁该有的沉稳,倒有点像是一心向学的探索者。
所以,沈建南真感觉很惭愧和丢人。
在国内,他可是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读华夏糟粕耻辱,认真学习英语光荣。
“它就像是星空一样浩瀚,我想,能够读懂它的人,并不多。或者,它也不需要被读懂,而是只需要每个人有不同的见解。”
“好吧。这是在是太遗憾了。我一直不太明白元亨利贞是什么意思,但我想,它们一定非常重要,我在全文中发现它们出现了很多次。”
“这个……道德经,我想你已经看过。易经的元亨利贞,在意义上,和四象有些相近。”
“四象,又是什么意思?”
“这……”
老管家悄然送来了茶点,又无声退了出去,似是怕打扰到两人的哲学思想交流。
但终究,还是打破了那种和谐无争的气氛。
沈建南主动停下了话题,拿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老摩根静了会说道:“你在欧洲抢走了太多利润,议会很不满。”
“是犹太财团么?”
“不仅仅是。”
“但我让全世界都见识到了金融的力量,也因此,民主党即将获得胜利。”
“这并不够,我们需要华夏打开更多的市场。”
“抱歉,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我不是说金融市场,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放开金融市场,但我们从来没有低估过华夏的智慧,就像珍宝岛那样,老实说,我那时候兴奋了整整一个晚上。毛他真是一位伟大的领袖。”
“他们想要什么?”
“不。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洛克菲勒可以为华夏提供廉价的医疗,我们可以为华夏提供先进的科技,比如说,汽车以及电气技术和计算机。”
妈的,无耻。
沈建南暗暗骂了一声娘。
算算时间,也大概就是这个年代,各大合资车厂开始进军华夏市场,而最终,成功垄断了半壁江山。
找上自己看似是偶然,其实又特么是必然。
“好吧。但仅仅是我们,我不保证,国内会答应,但我会帮他们转告。”
“这不够,犹太财团在瑞典亏了一大笔钱,他们非常不满。”
“操。这关我什么事。”
“真的是这样?”
老摩根说着,直视沈建南的眸子看了许久。
如果不是心里素质确实够强,沈建南真怀疑老摩根是不是能够看到自己的内心。
“那他们想要什么?”
“一半,他们需要一半的市场份额。你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和俄国人一起抢走太多市场份额。”
“这是犹太财团的胃口?他们不怕撑死么。”
“喔。你可以认为是这样。”
老狐狸。
沈建南才不相信,犹太财团敢如此赤裸裸的要一半市场份额,要知道,现在的北极熊,对于犹太人可是非常的不友好。
这摆明是摩根的意思。
但又能怎么样?
吃独食,那永远都是不可能的。
“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个很不错的投资,相信他们一定都会非常感兴趣。”
“说说看。”
“腾兰普集团在曼哈顿有块约三十万平方米的地皮,他想要在那里建立一所大学,因此找到了我。你知道的,我们是朋友。”
“苏哲德.腾兰普那个白痴?”
“没错。”
“沈,恕我直言,这可能是一笔愚蠢的投资。在这之前,华尔街借给了他数亿美元,但这些钱,也无法挽救那白痴的自以为是和傲慢,他就会夸夸其谈表示自己什么都懂,但他事实上什么都不懂。他的大学,我并不看好,我想,正是因为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合伙人,才会想到跟你合作。”
这……就是在华尔街眼里的懂王么?
沈建南啼笑皆非,他知道,其实在持续的十年里,腾兰普集团在华尔街都一直有很好的信誉,并且有着极高的信誉额度。
余生與你共渡
不然,也不会经常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了。
摩根这种人,是不会在背后多说什么闲话的,得是多失望和多无语,才能如此吐糟。
錦離兩生花
“好吧。但他是我的朋友,我觉得,他的这个建议挺不错。应该,还能抢救一下。”
老摩根耸了耸肩膀:“那,你得拿出足够的证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