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mz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要做超級警察 ptt-第八百零七章:年輕人要注意控制-y2ye8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夜深。
凌晨十二点。
钟天正躺在床上,嘴角带笑的看着身边抱着已经的臂弯沉沉睡去的啊香。
啊香现在这会睡的很香,小手时不时还小小的紧了紧抱着的钟天正的手臂,自从钟天正从天南市回来以后,啊香就已经养成了这个小习惯。
按照她的话来说,只有这样抱着钟天正她才有安全感,不然一直都感觉不真实。
一开始的说辞是这样,后来慢慢的,她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钟天正也习惯了她这个样子。
钟天正侧着身子看向啊香,暖黄色的床头灯灯光把啊香照亮,灯光下,啊香睡的很香甜,长长的睫毛时不时还小小的一颤一颤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此时的钟天正,内心也处于一种满足感当中。
也许。
風流知青人生 平湖秋色
这就是美好的生活吧。
好一会。
钟天正轻手轻脚的把手臂从啊香的手中抽了出来,支棱起身子靠着床头,思绪进入系统当中。
虚拟的钟天正进去以后,啸天第一时间从里面跳了出来,摇晃着尾巴围绕着钟天正来回转着圈圈,看上去非常的开心。
啸天的身形跟之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它身上的绒毛颜色已经开始趋于变深。
钟天正蹲下身子来,伸手撸着啸天的狗头,短短的软软的绒毛摸上去手感非常的舒适,触感十分好。
啸天闭上了眼睛,非常享受钟天正撸它的狗头,摇晃着尾巴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把身子翻转了过来,肚子对着他任由他拨弄。
“嗯,这绒毛触感真好,如果把它扒下来做一个大衣什么的,岂不是非常的暖和?”钟天正一边撸着啸天的狗头,一边在心里想到:“只是啸天这个体型也太小了,大衣貌似不够量,但是做个帽子应该还是非常适合的,带着都不怕寒风了。”
“汪汪汪!”
啸天似乎是察觉到了钟天正的想法,小短腿一扑棱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龇牙咧嘴冲他连续叫了好几声,好似是在警告钟天正。
“嘿嘿。”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也不再逗它了,随即说到:“系统,准备使用属性强化点。”
“系统随时准备着。”
系统的声音响起,强化属性点跟啸天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它没有这个权限。
“好!”
钟天正点了点头,直接进入主题:“两个强化点我都要用了,第一一个强化点用于强化大脑,第二个强化点,也是用于大脑。”
“请宿主确认,两个都用来强化大脑么?”
系统没有质疑钟天正的决定,只是给他再次确认了一下:‘“请宿主再次确认。”
“确认。”
钟天正没有任何的犹豫。
强化点。
他早就已经想好了要怎么使用了,所以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选择。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的强悍程度,他早已经体验到了,但是这也有一个副作用。
那就是如果大脑不够强大,或者说精神力不够强大的话。
有时候在使用空间构想力的时候,自己很容易迷失在宗师级构想力构建出来的这个空间里,进而分不清现实与虚拟。
上次在老家调查外公战友案子的时候,钟天正就曾经迷失在了构想出来的空间里,直接把啊香扑倒在地制服她。
这让钟天正一边感慨空间构想力的强大,用起来贼舒服贼好用,一边还要小心翼翼的控制时间,以提防着自己一不小心构想时间过长,精神力不堪重负,直接就迷失在里面了。
所以。
这次他的两个属性强化点,都选择加强在了大脑,虽然第二次的强化效果没有第一次的好,效果虽然差了一点,但是也能最大化的提升。
这样下来。
那么自己使用宗师级构想力的时间也就能更长一点。
【强化大脑..】
【正在进行中..】
【强化完成..】
只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以后,系统的一连串播报就完成了,至于钟天正本人,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然后就完成了。
“强!”
钟天正由衷的竖起了大拇指。
系统的强化,向来都非常的朴实无华,就好比上次的生命力恢复的药水,自己喝下去以后,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自己在天南市的遭遇,无疑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它的药效,自己能漂流这么远都没有死,在下身瘫痪的情况下,又逐步修复了自己体内的伤势。
这玩意,简直就是个外挂的存在。
如果要是能把药水里面的成分跟配比都弄清楚,然后再按照它的处方做一份出来,那简直不要太逆天。
当然了。
活在諸天 你好再見見
这也只是钟天正自己口嗨一下子的遐想而已,想要把这个药水复制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系统,下一次系统发布任务的奖励,是不是就该强化技能升级点了?”
钟天正并没有着急着离开,而是试图去套系统的话:“算下来,我的恶魔之眼啊,宗师级构想力啊,都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升级过了,你们不准备版本更新一下,让我的系统体验更舒畅一些么?”
这年头,不管是游戏还是软件,都非常注重用户的体验度的,系统总不能来了个开口,后面就不管自己了吧。
富翁的死亡遊戲
“系统程序早已经都有编写好了的,宿主不用太过于担心,系统提供的用户体验永远会是最好的。”
淺思曾經丶希莫如金
系统的人工智能程度,远远要比钟天正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说了一套非常官方的话在,至于钟天正想知道的情况,它是一概没说,只字不提。
“行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倒也没再想着追问下去了,又陪着啸天戏耍了一下,钟天正这才从系统里面退了出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
七点多钟。
钟天正被手机闹钟给吵醒了,习惯性的把手机闹钟延时,正准备再眯一会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已经毫无睡意了,不仅如此,而且精气神十足。
“这是..”
钟天正有些咂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这就是强化大脑以后的好处?不怕困?”
只是。
他还没高兴起来,跟着又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如果说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还保持着精神什么的充沛,到时候时间长了突然猝死了怎么办?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
钟天正不相信,系统会出这种低级的BUG,万一它把自己给熬死了,那么它不也没有了去处么?
两人吃完早饭来到警局,李队长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忙碌了起来,拿着电话接听着,手里也没有停下,一直在电脑键盘前敲击着,原本想找他的钟天正只能站在外面等待了。
“李队!”
天使花祭 碧霄2466
钟天正见他停了下来,开门进去。
“哎,阿正,你来的正好,正好有事情找你呢!”
李队长看到钟天正,赶紧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今天早上有个案子,需要你去出一下。”
“案子?什么案子?”
钟天正一听到案子,腰板站的也直了几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您说说看。”
“大道西路的安家公寓那边出了一个案子,一名女性死在了自己家里,这边刚刚接到报警没有多久,你跟啊香两个人过去看一下吧。”
李队长把具体的地址给到了钟天正:“听他们说门是里面反锁了的,可能是自杀,你过去看看吧。”
“好。”
钟天正点了点头,折身往外面走去。
“对了。”
李队长自身后叫住了他:“你刚才来找我什么事情来着?”
钟天正摇头:“啊,现在没事了。”
“说!”
李队长却严肃了起来:“钟天正同志,我发现你现在都对组织有所隐瞒了嘛!”
“没有没有,我哪里敢呐,只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说了。”
钟天正摆了摆手,跨步往外面去了,还是接过话题说到:“其实刚才只是想找你,在你这里拿点枸杞菊花用来泡茶来着。”
“额..”
李队长闻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年轻人身体好是好,这是资本,但是你也要注意控制啊,身体还是很重要的啊。”
“枸杞菊花就在放在柜子里面,你下次要泡的时候直接自己去里面拿好了,不用跟我说。”
李组长的语气语重心长。
“……”
钟天正闻言身子一僵愣在了原地,察觉着李队长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他一时间语塞,好半天才幽幽道:“我就是这两天有点上火而已,所以就想泡个菊花茶下下火。”
“好了好了,不用多说,我懂,我也是过来人。”
李队长却压根不听他的解释,摆了摆手催促到:“去办案子去吧。”
钟天正欲哭屋无泪:“不是,李队长,你听我说…”
“好了,去办案子。”
武道不朽 武夷
李队长声音提高了一分,不让他再解释:“解释也没有用,快去吧。”
“我特么..心态崩了呀!”
钟天正一脸黑线,我的名声没了呀,但是没有办法,他只得幽幽的看了看李队长那略为秃顶的头顶,走出去了。
“走吧,有个案子。”
钟天正拿上车钥匙,招呼啊香出门:“大道西路那边出了个案子,有人员伤亡,但是具体不知道什么情况,去看看吧。”
“好!”
啊香立刻起身跟了出来,追在了钟天正的屁股后面:“对了,刚才你跟李队长在里面说什么了?”
“???”
钟天正犹幽然转头,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没什么啊,就是案子的事情啊。”
“不对,肯定有其他的事情!”
啊香一副我已经看到了的表情:“刚才你们两个绝对说了其他的事情,我都看到你幽怨的表情了,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真没有什么。”
钟天正不想跟她多说什么,快步往外面走去,去开车去。
啊香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我跟你说,你跟李队长之间肯定有点什么,一会出警回来,我要去调出来刚才的监控,让心语姐找个唇语专家来,好好的解读一下你们刚才的交谈!”
“我…”
钟天正脚底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回头幽幽的看着她:“我劝你最好就此罢休,否则我把你灭口!”
“哦哟,恼羞成怒这是!”
十二天機密碼
啊香得意的笑了起来,迈着轻快的步子快速的跟了上来。
大道西路也是属于外环那块了,为了赶时间,两人直接上了外环高架桥。这样速度就快了很多。
二十分钟后。
两人到达大道西路这边,直奔目的地。
案件发生点位于一排工厂公寓:安家公寓。
之所以说是工厂公寓,因为这里多少年以前是一个厂区,后来厂房倒闭了,这块地呢一直还没有转出去,所以老厂长索性把离着厂房没多远的,原先的员工宿舍楼转租了出去。
这种宿舍就跟以前大家在学校读书的时候那种宿舍一样一样的。
上南市这种国际化的一线城市,公寓往往是供不应求的。
这种员工宿舍楼被人盘下来,只要稍微的收拾收拾,消防这块再完善一下,把手续一办就能对外出租了,因为本身就是员工宿舍楼,有很大的便捷性。
住在樓上的女人 榭上風鈴
安家公寓是一栋六层楼的老式房子了,也是周围一带,除了厂房外唯一的一栋建筑了,一长排排下去,外表看上去依旧很有年代感了,周围的环境也不是很好。
从马路上往安家公寓走去过的这段路,马路早已经就坑坑洼洼的,人走过去还行。
但如果是四轮车子的话,估计有点难度,底盘稍微低一点的肯定吃不消。
“这里倒是有点年代了呀,怎么现在还在使用。”
從寫手到巨星
钟天正看着周围的环境,视线从头顶的横牵的电线上移开:“从外面到公寓这边,好像就只有这里有一个监控探头。”
“嗯,看看吧。”
啊香刚才在车上也了解了情况:“谁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呢。”
这种老式的房子,是没有电梯的,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爬去,走进公寓里,铺面而来一股阴凉感。
两人扫视了每个楼层的走廊,从上面挂着的衣服来看,这栋公寓的入住率还是很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