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ta5r言情小說 我就這樣出名了笔趣-680、老孃教你做人相伴-b1drk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诶,放心吧,季总,这事交给我,一定可以搞定。”
“对,李晓那边感觉挺迫切的,让步也挺大,啧,对粉丝还挺好的,甚至宁愿收少点费用。”
“我们一点都不用着急,该急的是他们,在粤省办演唱会,还有比我们更有实力的吗?”
“放心放心,我老王办事,您还不清楚嘛,昨天李晓是有这么说过,毕竟是年轻人嘛,沉不住气,不用太在意。”
“他经纪人是余采,想起来了吧季总,对,就是那个余采。”
“余采出了名的厉害,也是一个精明的商人,怎么会更方便和效率,她明白的,昨天我们还通过电话,说回去和李晓说说,这不,我看就是去劝了。”
“好的,没问题。”
电话打了好久,王明辉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如果李晓是要在其他省份办演唱会,他不敢打这么大的包票。
可是在粤省,除了星辉,难道他们还有别的选择?
这不是迷之自信,是基于对行业的了解,产生的自信。
粤省,星辉可是最有实力的,承包的演唱会,歌手咖位至少都是在二线以上,二线还要找关系,才能找的上他们。
而李晓这边,首场演唱会定在了江城,那么,为了不让宣传浪费,肯定不止在江城这一场演唱会,粤省的其他城市,必定也是有计划的。
要知道,两大一线城市,羊城和鹏城都在粤省,这两个城市的消费能力,无需过多介绍,是每个歌手开演唱会都需要考虑到的城市。
总而言之,在粤省的演唱会,对李晓极其重要。
重要的事情,自然要交给实力更强,底蕴更深的公司来做,而星辉,虽然说不上独一无二的选择,却也绝对是第一选择。
歌手为什么办演唱会?
大多数歌手办演唱会都不是为了赚钱,在这么多赚钱的项目之中,演唱会绝对不是最赚钱的那一项,还是最累人的,跑跑商演啥的,绝对要比开演唱会赚钱多了,轻松多了。
目的是为了提升和巩固自己的咖位,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更弱的公司来做,合适吗?
“不合适。”王明辉在酒店高层的落地窗前,俯瞰着京城的夜景,窗外霓虹灯一片,路上车水马龙。
白天李晓的赶客行为,他一点都不在意,也不担心。
这世道,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谈的。
諸天行紀
助理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手撩湿发,王明辉说道:“白天的事,是你告诉季总的?”
“因为季总有过交代,商谈过程的记录,要交给他。”助理老实交代。
“这可不好。”王明辉走过去,手一挑,助理的浴巾滑落。
还未待更进一步,桌子上的手机响起,王明辉收回上下求索攀登高峰的动作和心中的欲念,接听了电话。
“王总,不好意思,这次合作不了,希望我们还会有下次的合作。”
嗯?王明辉瞥了一眼偷偷把浴巾重新系好的助理,以为余采这是想跟他谈条件,“余总,咱们明天继续详谈,条件方面好说,我们都可以答应,还有……”
“我可能说的不太清楚,王总,不好意思,这次我们不打算合作了。”电话一边,余采直皱眉头,这人是不是有问题,话都听不懂了?
“不是……”
王明辉还不急,认为这是对方为了谈条件,却是被一阵忙音,打乱了思绪。
余采挂掉了,商业合作,谈不拢就无需多谈,会显得更虚伪,当然,她也不是不能虚伪的人,只是觉得,这个王明辉的吃相太难看了。
面对贪婪的人,你一旦礼貌客套一下,就会被对方吃得渣都不剩。
“怎么了?”
助理小心地问,以为是自己系围巾的动作惹恼了他,紧身贴了上去,却是被一把推开。
实在是想不明白,年轻人跟着耍脾气,成熟稳重、业内知名的经纪人,也会这样吗?
带着不相信,不甘心,王明辉回拨了过去,一样的回答,然后又被挂掉了。
再打,还是一样的回答,王明辉人傻了,心中慌乱至极,思绪一团糟,这和自己想的,不,这和现实情况,一点都不一样啊!
余采烦死这个比了,言语之中还是非常有礼貌,怕这货还要打电话过来,便说自己要休息了,然后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可不能关机,关机了影响别的工作怎么办?
……
被伙伴们感动了,李晓一清早起来,没有开车,从房子跑到学校,再跑到操场,也是第一次,见到清晨七点的北大校园。
新婚厭爾:前任老公太霸道 慕容乆
七点是不早了,可是试问,有多少大学生会早上七点正常作息醒来,打量自己的校园呢……
海賊之萬裏晴空
在学校跑,李晓很是轻易地便被人认了出来,好在,没有人过来打扰他,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机对他拍照。
不出所料,北大的学子醒来,会惊现朋友圈有很多人发了李晓操场晨跑的照片,并为此懊悔,为什么自己要睡到临近上课才起床?为什么自己没有晨跑这个爱好?
李晓跑了一个小时,后面速度稍慢,汗流浃背地停了下来,这下,同学们都靠了过来,同时递了好几瓶水过来。
“谢谢,谢谢。”李晓非常礼貌,却是没接一瓶水。
其实此时早已渴的要死,同学们又非常贴心,冷饮、常温、乃至矿泉水都有,之所以没接,则是被破坏妄想症突然发作,万一……
想到这个万一,导致李晓谨慎了起来。
“哇,李晓是真的好帅啊,即便是大汗淋漓,头发塌了下来,颜值依旧是那么能打。”
“对啊对啊,就像漫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
“可是,他为什么不喝水?”
“可能是不渴吧……”
“做做样子跑一下,又怎么会渴?”
“做做样子?李晓连续跑了一个小时了,这叫做做样子?”
“你这人真恶心,是隔壁水木的吧?”
“我看这人就是隔壁水木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
随口阴阳怪气一句的学生,顿时被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打在身上,狼狈而逃。
演唱会的事情,李晓现在是帮不上忙,可能直到演唱会开始的前几天,都没有他要做的事,便回归了学生的本职。
……
“你好,我找你们余总,我星辉在京的负责人,昨天来过的。”
破晓公司,前台处,王明辉礼貌的做着来访登记。
前台妹子看这两人确实眼熟,说了句稍等,给余采办公室拨了电话,完了后道:“不好意思,王总,余总正在开会……”
詭異迷蹤:戀上千年王爺
王明辉笑着道:“没事,我等一下便好。”
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助理有些愤愤不平道:“昨天明明还挺客气的,这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别乱说话,余总管着一家公司,早上开会很正常。”王明辉瞪了助理一眼,心里却也是一样的想法。
开会真的可能在开会,但不能否认的是,客气也是真的少了许多。
“这会不会还是在提高谈判价码?”坚信只要有利益,什么都可以谈的王明辉,不禁开始思索起来。
余采这会儿也是真的在开会,演唱会的筹备,可不是脑子一热就能定下来的,他们一点经验都没有,必须集合人力、脑力,大家一起商讨合计。
新来的助理告诉她,星辉的王总来了,余采倒不意外,生意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脸皮什么的都不重要,都有着一颗锲而不舍的心,要是王明辉就这么轻易放弃了,才是她意外的事情呢。
只不过,现在在开会呢,商讨的事情,就是不用星辉的事情,王明辉,不急的话就让他等一下吧。
助理看了看手上腕表,不耐烦道:“都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余总真的这么忙吗?”
王明辉没回话,手指不停在大腿上敲打,内心显然也不是像外表那般镇定。
“余采这是搞什么?这是谈判的手段?谈你mmp的手段。”
现在仍然没有出来的迹象,她难道不怕得罪星辉吗?
星辉的根基不在京城,可在这一行里面,也是一顶一的存在了,真的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时间在两人的不耐烦中流逝,一个小时后,余采才急忙跑出来,诚恳地抱歉道:“不好意思,真的是不好意思,王总,刚刚在开大会,商讨近期公司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所以花费的时间久了。非常不好意思,让您等了这么久。”
伸手不打笑脸人,王明辉干笑了两声,没多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助理,阴阳怪气道:“哪里哪里,余总毕竟是大忙人,等久点没关系的。”
王明辉笑道:“没事的,余总。”
看两人一唱一和,余采像没听出来一样,把两人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吩咐人泡了一壶茶进来,拿出两个喝饮料的玻璃杯,亲自给两人倒上了满满的一杯茶,,其中一杯浸出来了少许,当做没看见,笑眯眯道:“王总,真的是不好意思了。”
看到自己满到快要浸出来的茶水,而一旁助理杯中的茶水,已经漏出来了一点,王明辉眉头皱了皱,酒满敬人茶满欺人,同为商人的余采,不会不懂吧?
很快又爽朗地笑了两声,也当做没看到,说:“没事没事,余总管着这么一大公司,事情多点也能理解。”
“哪里,也就百来个人,算不上什么大公司,也就盈利这边还行。”余采保持微笑。
是不是在跟我炫耀呢?王明辉心中暗骂,说道:“李导的《魔女》票房快破三十亿,还有两档爆火的综艺,余总谦虚了。”
继续,说多点,余采微笑依旧,淡淡瞥了一眼王明辉的助理,笑道:“小妹妹,快点喝杯热茶吧,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但天气还是很冷啊,暖暖身子吧。”
满满的茶水冒着热气,一看就还很烫,还是玻璃杯,你拿给我看看?助理被余采看着想哭,手摸向玻璃杯,一下被烫的缩手。
余采连忙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光想到二位是粤省来的人,以为你们喜欢喝茶,倒是忘了茶杯这件事了,小妹妹,没烫到吧?”
“没,没事。”手指传来强烈的刺痛感,助理却是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进来了之后,她乖巧的如同兔子。
“余总忘了,我就是京城人,不过我们公司的总部,倒是在粤省,哈哈。”
王明辉解释了一下,眼见余采没有半点要谈事的样子,有些急了,先开了口,“余总,我今天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下演唱会的事情,为此,我们星辉……”
余采一脸诧异地打断了他的话,“王总,我昨天已经在电话里告知了您啊,演唱会的事情,我们不打算再与贵公司合作了。”
“余总说笑了,在粤省的演出行业,我们星辉绝对是这个。”
王明辉竖起了大拇指,“这不是自夸,业界有目共睹,贵公司的李总,又是实力与颜值具备的歌手,与我们星辉合作,才能发挥出他人气最大的效果啊!”
甜蜜辣妻:億萬總裁太溫柔
等他说完,余采直接道:“星辉的实力,自然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很抱歉,我们真的不打算合作了。”
“这……”
当面遭到拒绝,杀伤力恐怖,王明辉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见状,余采便提出了送客,“王总,有机会,我们下次一定合作!”
神特么下次一定……年轻的助理暗自翻了翻白眼。
王明辉急了,脱口而出:“余总,星辉在粤省演出行业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没有星辉,你们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
这是威胁么?就你还威胁老娘?余采笑了笑,“对,这不是还有王总的星辉在吗?我们是好朋友,朋友遇到了困难,王总一定会帮忙的对不对?”
对你妈个头!常年商道混迹,饶是丢掉了脸皮的王明辉,此时都差点破口大骂,没有回话,却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情,脸色非常不好看。
谁看你脸色啊?余采起身把两人带到办公室门口,笑眯眯道:“王总,咱们下次一定要合作啊!”
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送出了办公室,再没脸没皮,再懂商道,王明辉也不会走回去了,只能倔强地不回话,转身离开。
没等他转身,余采早已关上了门,坐回办公椅上,玩味道:“跟我装腔作势,老娘教你做人。”
随后打了个电话,“诶,季总,我是破晓文化传媒的CEO,李晓的经纪人,余采。终于联系到你了,是这样的……”
……
一路走出来,再也不复此前的胸有成竹,脸上也不再带着淡然的微笑,王明辉沉默的走着,酝酿着怒火。
助理看着脸色阴沉到快要滴水的王明辉,大气都不敢喘,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刚刚那杯茶怎么不喝?”
“啊?”
王明辉继续盯着她,助理只好说道:“烫。”
王明辉上了车,淡淡道:“这件事,我会说是你惹恼了余采。”
助理瞪大了眼睛,连忙跟着上车,坐上了副驾驶,不管怎么撒娇,王明辉始终不改口,她心一狠,咬牙道:“那就看季总信你,还是信我。”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臭婊子!”王明辉的愤怒彻底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