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1ao火熱言情小說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小妖兒不要太猛鴨相伴-soy78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被称之为阿猫阿狗的男人终于失去了身为神君的全部风度与素养。
他面容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吾名涼禾,九天西神白道宫神君!”
对于这位孤高不可一世的神君大人,苍怜眼神逐渐凌厉如刀:“这里可不欢迎神界的人。”
涼禾冷然一笑。
在他身后,有十万天兵横贯于九天神云之上,熠熠的银甲比雪还寒,比光还耀,几乎占据大半边天空。
甚至连诸神台一角,都宛若一只巨兽的一角峥嵘,破开云层,漆黑的山体给人带来莫名的威压。
“妖尊大人可真是多心了,若非神尊有令,我等也不会以如此洁净非凡之躯,踏足这片凡污之地,只不过今日,还请妖尊大人乖乖跟我等走一趟,刑天门的神官们可是对妖尊大人你静候已久。”
男人面容间的笑意缓缓消失,目光映着黑色炎火,眼瞳外围那一轮金色瞳印也宛若被黑炎的光吞噬得黯淡了些许。
他冷声道:“若是妖尊大人配合的话,此山生灵无辜,我等生而为神自然不会滥杀无辜,可若是妖尊大人硬要反抗的话,天神一怒,可不仅仅是伏尸百万就能够简单收场的。”
“是吗?”苍怜淡然一笑,微笑之间,凉亭熊熊燃烧,漆黑的火焰无声地带去了凉亭的存在。
她黑裙如夜云遮星,四野漆黑火炎无法照撤长夜,却能够烧出人们心中最深沉的恐惧。
她踏破火焰,裙摆卷动流火,目光莹然含着冰冷肃杀:“那你又可知,妖尊一怒,可伏神千万!”
涼禾眼中戾气大生:“狂妄妖邪!区区神游,也敢妄下狂言!找死!”
皇天之上,主宰万物之神灵皆因苍怜一言,眉心星砂愤怒闪烁,雷霆怒然隆隆而起。
万里重云之中折射出万丈神辉,神辉照耀山川雪峰,好似天罚之力降临凡尘,将威严耸立的自然山脉无声无息的消融大半。
“区区神游?”
苍怜极黑的眼眸忽然变得妖异起来,眉心不存星砂,一朵黑莲火焰状的印记醒目地烧现而出,带着焚尽世间万物的冰冷残杀之意,灵天神都不由为之胆寒不已。
见此印记,涼禾神君面容大骇:“堕神印记?!竟是堕神印记!”
堕神,堕神。
穿越之民國影後 年影
唯有先成神,方可堕。
妖尊既为妖界至尊,那自然生而为妖,与神灵并无瓜葛。
纵然是当年帝子座下的太苍古龙怨古,实力强悍甚至凌驾于神尊之上,可即便如此,怨古仍非神灵之躯,而为妖龙大罪。
可是眼前这只年幼的、远不及怨古强大的太苍古龙,竟然会有堕神印记。
涼禾心中悚然。
难怪万年之间,太苍古龙以妖躯活跃与妖、灵二界,却无一人知晓其本体存在。
百變小農民
邪帝冷妻 軌跡圖圖
原来是有人以神印加持,遮掩了天机恶罪。
是谁?
萬獸瞳 微笑魚兒
天底下还有何等人物竟然能够骗过诸神之眼,将一名大罪太苍古龙掩藏得这般完美。
他遍体冰冷,简直不敢想象,若是再放任拥有堕神之印的太苍古龙再度过万载岁月。
毒步天下:特工神醫小獸妃
那么其威胁对于神界,又是可怕到了何种地步。
堕神者,唯有施以神印者,方可施以惩罚,心念一动,便可让其魂焚尽灭。
但同样的,堕神者印记不除,体内神印不灭,虽未堕神,却也仍为神族。
眼下这番局面,堕神印记无疑成了她最好的保护。
苍怜感受着眉心的滚烫,目光冰冷,心中却是有些微微疑惑。
今日盛怒之下,所显黑莲妖火印记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其实这种怪异现象早在两年前她便有所感应,只是远不如今日这般强烈。
在无损无伤的全胜妖尊时期,她常召唤黑莲妖火迎敌,却无半分今日这般神力充盈之感。
追溯根源,似乎是两年前与她的小妖儿分别之际前夕,她黏着他可劲儿撒娇要他帮忙弥补自己遗缺的妖魂。
原以为在苏邪,冰块脸随时有可能撞破的情况下,她家脸皮薄的小妖儿必然会严厉拒绝,让她滚一边去。
却不曾想,当时的小妖儿真的兑现了一日‘二十’的承诺,格外大胆主动地将她拖进狐狸洞里,将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狐狸人身各种姿势都试了一个遍。
素来对他胃口极大,曾强迫要他四日都不知疲惫的妖尊大人第一次吃撑得不要不要的,久久不能消化。
起初还以为是小妖儿馋她身子,黏糊起来就舍不得同她分开了。
直到后来几日,她炼化小妖儿留下来的满满纯阳之力后,却是发现自己体内似乎有一颗深埋已久的小种子,经过滋润灌溉,获得新生,破土生出嫩芽印记。
至此以后,她眉心的妖火印记,似乎多了一些与平日里大为不同东西。
反射弧长得惊人的妖尊大人,沐浴着风火,怔怔摸了摸眉心滚烫的印记,忽然反应过来那夜小妖儿的勇猛。
原来不仅仅只是为了满足她,更多的竟然是对她的担忧与保护。
黑炎之中,冰冷肃杀的俏颜蓦然红了,方才还杀气腾腾,一副屠戮诸神的杀神君王模样。
此刻气势却是骤然一变,绣着黑莲的小鞋子娇羞无限地踢了踢雪地。
“真是的,小妖儿这是想要磨死个人家嘛~生死绝杀之际都能够让本尊感受到你炽热强烈的存在,真是个妖精。”
穿越官家嫡女 夢裏閑人
那一声软乎乎的‘妖精’,当真是唤得比红薯还要软糯腻人,缠绵悱恻。
我就是這般女子 月下蝶影
萌妻養成:帝少的貼身女傭 容小璃
如此绝杀紧张之际,忽如其来的画风转变让那名神君都不由一怔,傻眼了。
阿绾扶额望月,有一种转头就走的冲动。
山风冷雪难卷火炎热浪,天上神辉被黑炎扫中,两方相消。
苍怜随手将鬓间一缕秀发绾至耳后,面容间的红霞未散,漆黑的眸子倒映出诸天神佛的万物景象。
她微微侧眸看了阿绾一眼,忽而笑道:“好阿绾,你喜欢你师公吗?”
面对这笑容,阿绾心中莫名一紧,眼眸微眯,随即立刻展开盈盈一笑,端得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嗯,喜欢得紧。”
苍怜听了此言,微微颔首,抛出一块玉牌给她,道:“嗯,喜欢的话那就去寻你师公吧,日后就由阿绾为师公暖床了,是阿绾你的话,师尊不会太醋。”
一脸大方地下着逐客令。
阿绾好没气的暗自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师尊大人一脸大方说是不会太醋。
不会太醋那不是还是会醋吗。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日暮三
有本事您老人家一点也不醋了,再来让我试试为您再戴一顶青莲羽冠好了。
但她又何尝不知这是一种变相保护。
十方天生,临兵在此。
即便她此刻逃离下山,诸神之战也绝对会受其波折,此刻唯有凭借妖尊玉牌,破开两界结界,逃至人界,方可无恙。
当然,这是对于阿绾而言的唯一活路。
可是对于天净绾而言,虚无神灵倾覆灵界降临又如何。
十方神君围困观龙山又如何。
背后有正统神尊窥视又如何。
她自信在这样诸神天罚降临的困境之中,她有一百种可以安然脱身的方法。
当然,前提是她的真实身份不得曝光。
報告大魔王
那日云海之中的男人,给她的感觉十分危险,而且她能够隐隐感知到,那个男人对于弑神者的事情十分感情兴趣。
她有预感,在这些星域神灵背后,必然有那个男人的暗影在背后默默窥视观测。
今日,虚无神界大半神官、神将都临身至此,如此大的阵仗而且皆是冲着苍怜而来。
她不知因何会毫无征兆的让苍怜是太苍古龙,身含禁忌的事情会突然走漏消息。
但她清楚知晓,今日,她能够全身而退不假。
但是苍怜……
很显然。
不能。
即使有神魂识海中的灭世妖莲最为最强底牌,守护其身,可正因灭世妖莲的存在,故而引来神域惊神杀令。
可见背后之人,诛杀苍怜之心有多么的强烈。
即使隔着四野长风,万里铅云都遮掩不了那人势在必得的决心。
阿绾青色的竖瞳幽幽流转之际,倒映着苍怜转身面向诸天神佛时焚沐着黑炎的倾世之姿,她眉眼间的盈盈笑意一点一点的收敛起来,最后眼瞳之中盛满浓郁化散不开的冰冷黑暗。
天空之上,一道雷霆之声炸响,天空大地剧烈晃动,乌云滚滚之中,一道漆黑闪电破开云霄劫火,落入山体之中,将绝巘大山直接劈开两半。
苍怜朝着断裂的山体伸出手掌,隐没于山体之中太古剑破空而出,凛寒的剑身扬起千丈山泉瀑布,清冽的水光之中,映出她一双肃杀的眼。
妖尊苍怜,厮杀于蛮荒战场已有千年,何等危险致命的围杀死境不曾经历过。
不同寻常的死战经历多了。
对她而言,那便是很平常。
太古剑落入掌中,烈烈黑炎沿着剑身寸寸燃烧,苍怜笑道:“那就让我这位区区神游境的渺小妖尊,来试一试你们天上尊贵神祗的骨头有多硬了。”
涼禾简直不敢相信,如此幼龙,在面临诸神的磅礴恐怖威压之下,竟然还能够笑得如此轻松。
苍怜剑锋朝天一指,于是整个天空便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