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3t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輪迴樂園-第3431章 要大度?分享-9aqlg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钢铁城正门前,宏伟的金属巨门大开,野猪骑兵从主门与两侧的四个侧门陆续出城。
今早的进攻目标为哨塔的「自由城」,钢铁城与自由城相距不远,没必要带上太阳要塞,将其留在钢铁城旁,继续转化太阳公民即可。
昨晚苏晓与赫·康狄威谈判后,他以10万名眷族士兵,换得了70万名猪头人,这批猪头人是从「自由城」连夜送来。
眷族领土内有多少猪头人,这是很难统计的数字,官方的数字为,不超600万名,实际上,眷族领土内的猪头人数量,很可能已经与眷族达到1比1。
为何会如此?因为眷族人均很懒,算算时间,眷族以眼下的方式压榨猪头人,至少有两百年以上了。
时至今日,眷族的文化中形成了一种风气,一切从事苦力工作的眷族,甚至会被其他人鄙夷、藐视,乃至欺凌。
也难怪眷族会如此,他们之中的所有人,从出生开始,对体力劳作的印象等于猪头人,眷族们在幼年时,就有这种印象,只有猪头人会去做体力劳作。
这造成了眷族在劳动力上的稀缺,当时的眷族高层们有两种选择,1.引导风向,通过报纸、媒体、教育等手段,纠正这一错误观念,这样做的坏处为,会遭到民众的反弹情绪。
第二种方式,则是放开对猪头人生意的管制,下达允许猪头人可从事多行业生产的批文。
这样做的坏处为,猪头人的数量会因供需而出现爆炸性的增长。
以当时眷族高层们的高瞻远瞩,他们准备已第一种方式解决这问题,控制猪头人的数量暴涨,以免被这个族群翻身。
可在那时,与人族将的混战打到正激烈,战争+生产力的不足,让眷族平民们的情绪就像火药桶。
无奈之下,那时的眷族高层才选择修改律法,以及下达多条批文。
从那之后到现在为止,眷族几代平民的幸福度,都高到让人不敢置信,但一切都有因果。
当时因局势种下的恶果,此时显漏出极为要命的一点,眷族领土内的猪头人数量太多了,现在这些猪头人看似没变化,可它们一旦到了太阳要塞,就能以十分之一的死亡率为代价,成为战士。
自从与太阳要塞首次交锋,赫·康狄威就下达一条命令,立即处死领土内的所有猪头人。
亡靈復活
早安,老公大人
在那时,太阳要塞只是显漏出能与眷族方抗衡,但无法攻入眷族领土,只能被动防守。
赫·康狄威的选择既狠辣又正确,但批文刚下去,就遭到强烈反弹,那时的赫·康狄威,还不是眷族方的最高领袖,而是四位掌权者之一,且被同盟长·托因压一头。
当赫·康狄威等人遭到暗杀,托因死了后,赫·康狄威成功上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领袖,在那时,他又下达批文,立即处死领土内的所有猪头人,封停「生命工厂」。
这一次,赫·康狄威又失败了,他败给眷族方的十几个资本家族,那些家族中,有些甚至要溯源到大灾变之前。
就算如此,赫·康狄威依然没放弃,当钢铁城失守后,他第三次下达了处死领土内所有猪头人的命令。
这次托因死了,那十几个资本家族被太阳军团的战斗力吓傻,不再敢站出来反对,肃清刚开始,苏晓的联络就来了。
其实眷族方并非处死了7万名猪头人,他们以让人骇然的方式与速度,屠杀了70多万名猪头人,这也仅是肃清之夜的开胃菜而已。
苏晓这边的表态,让赫·康狄威当即停止了肃清猪头人,原因是,苏晓的态度很明确,如果赫·康狄威断了他这边的兵源,那他在攻城时,无论是眷族士兵还是平民,之后就没有俘虏这一概念,战争方向也从战胜眷族,转变为将眷族杀到绝迹。
要是换做人族那边的高层这么说,赫·康狄威会说一声犬吠而已,可苏晓历来的行为,让赫·康狄威丝毫不怀疑他能做出这种事,这算是恶阵营的优势。
天空中阴云密布,站在龙背上的苏晓俯瞰下方,昨天夺下钢铁城,外加城内入住大量的太阳公民后,己方军团的士气,有了本质上的变化。
在之前,野猪骑士们愿意跟着打仗,既是因为太阳信仰,也是因为伙食好。
有了钢铁城作为后方据地,野猪骑士们明显有了种,仿佛那里就是归属的感觉。
这是很不错的加成,苏晓只在意能否战胜敌人,而野猪骑士是为何而战,这苏晓不太在意,听从命令即可。
龙吼声划破天际,一路急行军,苏晓看到远处的自由城。
自由城虽也是一座T0级要塞,可它并没有城墙一类,外加整体都处于展开状态,展开的部分上方,建着各类建筑,如果这座T0级要塞收拢起来,城内70%以上建筑都将受损。
自由城的确没城墙,可周边的几百个岗哨点,都有阵地式的重炮级武器,此类重炮级武器名为T-019执行者。
这种重炮级武器的火力,已经不能用强悍来形容,共有7种地面防御状态。
也只有作为哨塔的首都「自由城」,能负担的起几百座重炮级的执行者防御哨塔。
先不说这些重炮级武器的制造费用,一旦有大量敌人袭来,这种以活性矿石为能量来源的武器,会在短时间内消耗巨量的活性矿石与特种弹药。
因此,自由城周边才没建立城墙,每座执行者防御哨塔彼此间的距离,能互相辐射到,几百座执行者防御哨塔,将成椭圆形的自由城包围在其中。
除去执行者防御哨塔,眷族方在此驻扎了30万名眷族士兵。
兵力少,并不代表防御力度弱,苏晓率领49万野猪骑士攻城,并非是所有野猪骑士都负责攻城。
真打起来后,其中也就是十几万名野猪战士攻城与冲锋,剩余的更多野猪骑士,则是分成几大股,去迎击从四面八方增援而来的眷族部队。
从上空俯瞰,己方黑压压的大军压境,在对面,眷族方已布设好防线。
眷族最前方是一排5米高的装甲板,从这装甲板的厚度与重量来看,这玩意极有可能是给要塞用的装甲板,想必是昨天太阳军团的冲锋,给惠特利中将留下了阴影。
没错,眷族方守城的眷族高层军官,正是老对手惠特利中将,他本身就是哨塔的军官,此时被哨塔领袖·斐迪南调回来守自由城,实属正常。
如果说钢铁城代表了眷族三大势力的脸面,自由城就是哨塔的命-根子,要是这里被攻占,哨塔的高层们会当场血压飙升,岁数大的,可能一口气上不来就告别这美丽的世界了。
哨塔的「自由城」,审判所的「洛亚什」,眷族同盟的「克瓦勃环城」,极光议会的「永光」。
这些地方对眷族都极其重要,损失一个,都会对附近区域造成范围性的印象。
经历过大灾变后,眷族也好,人族也摆,都是集中式发展,例如自由城周边的一大片区域,其他都是以T2~T1级要塞为中心的小城或中型环城,这些地方虽重要,但都是以自由城为贸易与资源核心依存。
简单比喻就是,没有了自由城这‘发电站’,周边区域的‘灯’就都灭了。
阴云密布的穹顶之下,自由城内以往繁荣的街道,此时格外清冷,这座颇有蒸汽朋克风格的城市,今早开始陷入安静,家家都闭门不出。
眷族高层中,有人提出过让自由城内的居民避难,可问题是,如此庞大的人口,去哪避难?
眼下只是前方的防线告破,守在那里的,都是眷族同盟方的部队,对此,自由城的民众始终认为,哨塔的士兵,要强于眷族同盟的士兵,所以自由城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神通世界 因果先生
暂不知道自由城民众,为何对哨塔的士兵如此之有自信,作为哨塔领袖的费迪南,对哨塔士兵的战斗力,是特别的没自信。
此时位于自由城代表性建筑,永望灯塔的顶层议室内,整个议室呈圆形,周边没有墙壁,均为单反玻璃结构。
哨塔领袖·费迪南背手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下方,哪怕距离很远,他也看到浩浩荡荡压来的太阳军团,以及太空中不时发出龙吼的风暴翼龙,说看到这一幕心中不打怵,那是假的,可费迪南现在要保持平静。
议室内除费迪南外,还有十几名哨塔高层,这些都是昔日的大佬,但在今天,他们的目光都汇聚在惠特利中将身上,不论军衔的话,在场最精通战争的,一定是惠特利中将。
身穿以黑色为主基调,配以金蓝色袖纹、肩章军官装的惠特利中将,此刻额头见汗。
“惠特利,这一战,你有几成胜算?”
“先不要提胜算,惠特利,你告诉我们,你有几成把握守住自由城?”
“惠特利守城不难,难的是怎么打退敌人,惠特利,这一战,你有几成自信打退敌人?”
一个个问题压下来,惠特利中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此时很想说:‘说守城不难的这位财政大臣,你TM给老子守一个看看?钢铁城全员都是眷族同盟的士兵,那么猛的边防城,都被锤到指挥官带领士兵突围着往外逃,你知道当初打人族时,雷兹准将有多强吗?他是准将,是因为他只想当准将,多次拒绝升官,老子当中将,是TM老子只能爬到这个位置。’
惠特利中将有一肚子话想说,碍于在场的十几人,官职最低的也是他的顶头上司,他只能礼貌性的应付几声。
此刻惠特利中将的想法为,能不能找机会投降,没人比他清楚,哨塔与眷族同盟间士兵战力的差距,假设眷族同盟的士兵战斗力是30,哨塔士兵的战斗力有8就不错了。
以前打人族时,眷族同盟是顶着往前打,究极莽夫,哨塔则是在后面喊的最大声,出力最少。
“惠特利,就要开战了,别给我犹犹豫豫的,直说,你有没有胜算。”
“胜算…很低。”
惠特利中将说出这话时,心中反而松了口气,并且感觉可笑,这议室内的这些大人物,真的不知道哨塔士兵的素养吗?在以往,他认为这些大人物是装作不知道。
听闻惠特利中将的话,在场十几人都哗然,还没开战,结果他们这的指挥官,居然连打胜仗的信心都没有。
“惠特利,未战先怯,不愧是你啊。”
财政大臣·内厄姆出言讽刺,惠特利中将眼观鼻、鼻观口,一副爱怎么说都随意的样子。
其实也不能怪惠特利中将,他是有些被苏晓打自闭了,外加一直在最前线的他,比在场任何人都了解战况如何。
惠特利中将的没信心,甚至连中将勋都不在乎,让在场众人心中打鼓,不知道这守城战该这么打,他们这边的指挥官居然怂了。
哨塔领袖·斐迪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现在急需一个人站出来,这让他的目光,下意识转向自己的心腹,财政大臣·内厄姆。
留意到费迪南投来的目光,财政大臣眼浮现现莫名的神采,他低垂眼帘,这是在隐晦征求费迪南的同意,发现费迪南摸了摸手上的指环后,财政大臣心中有谱了。
砰!
财政大臣很拍身前的圆形实木议桌,怒指着惠特利中将,呵斥道:“你没胜算,昨晚上你怎么不放屁?”
“你们又没问,还认为你们都知道。”
惠特利中将彻底破罐子破摔,费迪南是他亲舅舅,他不信今天自己还会被处死,最多是被下权。
看到惠特利中将的反应,财政大臣心中一愣,想到费迪南是惠特利中将的亲舅舅,他颇显恨铁不成刚的冷哼了声,问道:
“费迪南,你相信我吗?”
“信。”
“那好。”
财政大臣对自己身后的心腹低声说了几句,这心腹匆忙跑出,几分钟后,一名年龄30岁不到的眷族军官走进议室内,他衣着笔挺,气宇轩昂,是名眷族准将。
“这是我的长子,摩利。”
财政大臣与费迪南介绍自己的长子时,还拍了拍自己长子的肩膀。
财政大臣的意思,其他人秒懂,但都面露忧色,这种时候换指挥官,属实不妥,可之前的指挥官,连打胜仗的信心都没有,如此想来,临时更换指挥官,好像也能接受。
费迪南当然也想到这这点,他颇为‘满意’的打量摩利准将。
“你很好,从现在开始,你任中将衔。”
费迪南当场给摩利准将升官,这可不是连升两级那么简单,其实还有更多意味。
摩利准将,不,摩利中将努力压住心中的喜悦,沉稳的说道:“费迪南大人,我不会辜负您的信任,这次我会亲临前线,我不死,城不破。”
“好!”
以费迪南的老练,都是一拍座椅扶手。
摩利中将看了眼惠特利中将,以胜利者的态势向议室外走去,直奔城前的防线而去,这是摩利中将的底气,指挥方面,他不如惠特利中将,但武力比惠特利中将强几个层级。
看到摩利中将临走时那胜利者般的姿态,惠特利中将满心狂喜,这锅,他昨晚上失眠了一宿,都没想到怎么甩出去,而现在,竟然有人抢着接盘了。
惠特利中将看向财政大臣,那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情,这把财政大臣看的一愣,转而心中悲凉,他认为,惠特利中将已经被敌人打出精神问题。
……
自由城正前,三排盾墙耸立,20万守军形成半环形防线,防御在自由城前方,防线形状的刚好契合整体呈圆形的自由城,将自由城牢牢挡在后面。
这些守军的后方,是很多座高度在30米以上的执行者防御哨塔,这些执行者防御哨塔通体为金属结构,屹立在那,宛如忠诚且威仪的钢铁守卫般。
城前的一座金属高台上,刚赶到此地的摩利中将,傲立于上方,身后是30名亲卫兵。
遥望两公里外的太阳军团,亲临战场后,摩利中将感受到不小的压力,但他知道,这也是他的机遇。
摩利中将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准将之位,如果没有今天的机会,他一辈子都无法在仕途上寸进半步,哪怕他有个位高权重的爹。
可摩利中将并不傻,在他看来,以哨塔兵士的素养,守城是绝对没问题的,更主要的是自由城周边这617座执行者防御哨塔。
有这些堪称杀戮尖塔的战争兵器,敌人必定攻不进来,外加他是临危受命,只需守住自由城,就是莫大的功绩。
想到这些,摩利中将脸上浮现几分笑容,目光看向天空中的风暴翼龙,敌方领袖就在龙背上,要是能击杀对方……
摩利中将刚思索至此,一声悠长的号角声传来,这声音宛如来自远古,顺着声音,摩利中将看到,在敌军后方有一道巨大的羊头人虚影,这羊头人的形象苍老,身上衣着破烂,都快成条状,毛发透出灰黑色,背后背着巨大的古老战鼓。
嗡~!
号角声越发的越长,下一秒,摩利中将听到整齐的轰轰声,那是敌军的骑士们,用手中的武器一下下砸击地面,明明人数众多,声音却格外整齐。
“吼!!”
天空中的风暴龙怒吼声,龙背上之人,手中的龙骑枪前指,这并非无意义的动作,而是完全激活了战争领主的称号能力2,全军冲锋。
「全军冲锋(主动):己方所有士兵类单位的士气立即达到Lv.MAX,并让士气槽进入「燃槽」状态,效果持续100秒。
提示:此状态下,己方所有士兵类单位的冲锋速度提升30%,击退特性提升1个阶位,痛觉降低90%。」
伴随这龙吼声,一名名野猪骑士身上升腾起怒焰,身下的坐骑变得暴躁无比。
豪斯曼仰望天空,接到苏晓的指令后,它催动身下的坐骑,悍然冲在首个。
“杀!”
有豪斯曼作为冲锋的箭头,后方的所有野猪战士都冲出,两公里的距离,已经足够完成冲锋。
敌方防线上,一名名眷族士兵站在5米多高的装甲板后,这虽不是迎击骑兵的最好方式,但也没办法,骑兵这张牌,是苏晓昨天才亮出来。
一名名眷族士兵严阵以待,随着前方的敌人越来越近,他们感觉到脚下地面的震感更强。
咚!
一连串的巨响传出很远,不要忘记,除了野猪骑士外,重装坦克也能受到冲锋效果的加持。
一名名冲锋中的野猪骑士,突然左右分开,露出冲锋势头蓄满的重装坦克。
别说用装甲板挡,就算是活体战车,重装坦克的满速度冲锋,也能将其撞飞出去。
金属断裂与扭曲生相继传来,固定在地上的一排装甲板壁,被破防了很大一片,后面的士兵倒了血霉,被冲锋而来的重装坦克顶在后方的装甲板墙上,当场毙命,有些没死的哀嚎不止。
一阵轰鸣后,三层装甲板墙被冲破,但这很有效果,重装坦克们冲锋的势头尽了,一张张大网弹射出,向重装坦克们罩来。
更之后,站成几排的眷族士兵,人手一把尖利的长武器,放弃了惯用的战刀,这些都是惠特利中将所布设,此时便宜了摩利中将。
真心傻瓜 香橙叔叔
在后方高台的摩利中将注视下,野猪骑士们和没长脑子一样冲了上来。
尖利的长武器贯穿这些野猪骑士们的身体,上面的放血孔向外喷血,让摩利中将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这些野猪骑士就像没有痛觉般,任凭身体被贯穿,抡起手中的战锤,对准前方的眷族士兵就是一锤。
砰!
一锤正中头颅,就在这野猪骑士准备补上几锤时,发现对面的眷族士兵已经脑浆崩裂,死了。
这名野猪骑士很疑惑,它先是淡定的拔出刺穿胸膛的长武器,之后用手中战锤怼了怼前方躺下的敌人,确定敌人已经死了后,它迷茫的挠了挠头上的鬃毛。
以往和眷族士兵战斗,不命中要害的话,七八锤后,对方都叫嚣着再来,哪怕砸中头颅这种要害,那些体内有金属细胞的家伙,至少抗两三下才毙命。
眼下一锤把敌人砸死,这野猪骑士很不适应,这不是它认知中的眷族士兵。
位于上空,苏晓手中握着雷石,原本他打算在攻坚时,给予敌方要害区域重击,眼下的这一幕让他知道,这次没机会实验雷石了。
开启「全军冲锋」能力后,己方的大军,险些直接怼进自由城内,要不是执行者防御哨塔开始了电浆网,己方的野猪骑士们已经冲进去了。
之前根据各方面的调查,结果为,哨塔的士兵弱于眷族同盟与极光议会,但自由城资源丰厚,这里的防御力度,一定不比「洛亚什」与「克瓦勃环城」低。
眼下打起来后,除了执行者防御塔有点压力外,哨塔方的士兵们,简直是一碰即碎。
此时下方的混战场地上,一颗颗电浆炮轰炸,激光束连续扫过,让己方野猪骑士的死伤不小。
可在这种基础上,己方的野猪骑士们,简直是在屠戮哨塔的士兵,有些野猪骑士杀着杀着,都怀疑这些是稍微训练过的平民,在野猪骑士们的认知中,只要没有领主的命令,它们不能屠戮平民,除非对方选择拿起武器。
混战中,豪斯曼看着前方坐在地上,年龄在十八九岁左右,跌坐在地,满脸泪痕的眷族士兵。
“拿起武器。”
豪斯曼用手中的钉锤指向敌人,对面坐在地上的眷族少年坚定的摇头,还举起双手。
看到这一幕,豪斯曼的眼角抽动了下,他此时特别不适应,和眷族同盟的那些硬骨头打习惯了,现在遇到哨塔的这些软蛋,它打的都有些水土不服。
而在附件,钢牙满脸错愕的看着前方三名都丢掉武器,跪地双手举起的眷族士兵,钢牙也不适应了。
在昨晚,外界有不少专业人士,预测到今天的战役是哨塔vs太阳军团,在那些军事学家的分析中,太阳军团虽更有优势,但这场战役最起码会持续一星期左右。
真实的情况为,开战三个多小时后,哨塔的守军战死20%,剩余的80%全部投降。
相比这边,巴哈带领的10万野猪骑士,与北侧那边增援而来的眷族同盟增援部队,打的更惨烈,那是股重装+重炮武器部队,整体就和铁王八一样,快把巴哈恶心吐了。
周边来增援的六股部队,得知自由城已被攻破时,这六股部队的指挥官都认为,这是敌人的圈套,是通讯渠道出问题了。
当在苦战的他们,派出侦察小队得知这消息属实后,这六名指挥官都快吐了。
来自极光议会或眷族同盟的他们,满心疑惑的退走,更让他们心态爆炸的是,敌方是骑兵,如果敌人想退,那可以,他们想退的话,要被敌人追着打很久,被提有多憋屈。
位于自由城的永望灯塔下,苏晓走在最前方,后方跟着布布汪、阿姆、巴哈、豪斯曼、钢牙、暴食,至于贝妮的去向,暂未知,不知道到哪去寻宝。
获得【旅者的眷顾】后,这喵星人迷恋上徒步旅行,越走运气越好。
两名身旁蹲坐着坐骑的野猪骑士,守在永望灯塔的正门两侧,见苏晓走来,两名野猪骑士都单膝跪地,也不知道它们是在哪学来的这礼仪。
乘坐上永望灯塔的玻璃电梯,伴随着电梯身高,大半个自由城逐渐呈现在眼中。
大遼英後蕭綽傳 一月山河
叮~
电梯停在顶层,苏晓带着布布汪、巴哈走出电梯,而阿姆、豪斯曼等人,电梯超载,险些被它们挤坏了。
在一名泪眼婆娑的眷族妹子接引下,苏晓走进永望灯塔顶层的议室内。
偌大的议室内只有两人,斐迪南与惠特利中将。
“我们又见面了,午餐吃了吗?”
斐迪南声音平和的开口,做了这么多年上位者,接受失败与死亡的气度,他还是有的。
“还没,一会我派人去安排。”
“嗯,那就和你蹭个饭,现在我命令不了任何人,家人也死光,仔细想想,我居然连做饭这么简单的小事都不会做。”
斐迪南自嘲般的笑着,苏晓示意布布汪去找厨师长,快中午了,野猪骑士们打了一上午,也都饿了,是时候安排餐食。
“白夜,事先和你说,我这已经没有库藏,你们攻进来之前,我的那些部下带走很多资源,逃去了克瓦勃环城。”
“斐迪南,你咋不跑?”
巴哈开口,闻言,斐迪南笑着给自己倒上杯酒。
“自由城坚守了3小时20分就被攻破,我,斐迪南,丢不起这个人,在赫·康狄威那边丢不起这个人。”
斐迪南端起酒杯,刚要一饮而尽,巴哈开口说道:“餐前饮酒不是好习惯,午餐快送来了。”
听巴哈这么说,斐迪南洒脱的笑着,暂放下手中的酒杯,不过他的手按在杯口,显然是不想让人拿走这杯酒。
斐迪南与惠特利中将都可以逃,前者不逃,是为了自由城内的平民。
作为哨塔领袖,斐迪南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今天逃到「克瓦勃环城」,自由城的平民会全部变成俘虏。
可如果他还活着,苏晓就能以他为傀儡,稳住城内居民,让自由城的工厂等继续有序的运转,控制一座能运转的自由城,其价值是占领这里的百倍。
“你既然已经这么选了,何必又临时后悔?”
巴哈看着斐迪南按在手中的酒杯,斐迪南靠坐在座椅上,长长的吐了口气,移开按在杯口的手,就在这时,苏晓接到提示。
【提示(轮回乐园):你已攻占自由城。】
【此为本世界历史级事件。】
【你获得胜利徽章×5。】
【胜利徽章:世界争夺战独有资源,1枚胜利徽章可在任意原生世界内转化为1.5%~3%的世界之源(如在本世界内使用,1枚胜利徽章可转化为5%世界之源)。】
【你获得漂流纸(残片)。】
【提示:此物品为炼金学产物,为本世界特有奖励。】
……
【胜利徽章】苏晓已总计获得8枚,换成世界之源的话,足有40%世界之源,这东西怎样使用,暂还不急。
苏晓取出储存空间内突然出现的【漂流纸(残片)】,这是块三角形纸张,看着单薄,其实质地比金属更坚硬。
苏晓确定过,本世界没有炼金学的传承,可这却是本世界特有奖励,也就是说,这东西是机缘巧合下,到了这世界内,和【暗氤】一样。
【漂流纸(残片)】的作用未知,查看其属性时,全是问号,应该是来头不小。
攻占了自由城,对苏晓而言是迈进了一大步,但有件事他很在意,斐迪南决定留下保民众时,他手下的那些心腹全跑了,其中的财政大臣,更是带走了自由城藏库内的所有超凡资源。
对这种凯撒行为,当然是要严惩不贷,对于自由城藏库内的超凡资源,苏晓可是一直惦记着。
奈何对方用传送阵溜到了「克瓦勃环城」,这就不好办。
苏晓取出通讯器,拨通凯撒。
“我亲爱的朋友,找凯撒有什么事?”
凯撒的心情很不错,最近在人族那边薅羊毛,薅的应该挺爽。
“我这出了点问题,攻下自由城后,藏库里的资源被财政大臣提前带走了。”
“还有这事,真让人惋惜,我亲爱的朋友。钱财是身外之物……”
凯撒的话说到一半,被苏晓打断,他说道:“那里面原本有你三分之一。”
“什么!!”
对面的凯撒当即破了音,还能听到那边通讯器因抖动发出的‘得得得’声。
凯撒急声问道:“那个财政大臣叫什么?在哪?!”
“他名叫内厄姆,在克瓦勃环城。”
“凯撒这就去!”
“那边现在很危险……”
“白夜,为了我们的友谊,这点危险算得了什么!等我好消息吧。”
“好。”
苏晓挂断通信器。
与此同时,人族领土·首都·根黎。
军需处二楼,凯撒放下通讯器,他的手还在抖,这是气的,原本三分之一属于他的各类资源,即将要被一个名叫内厄姆的财政大臣,献给赫·康狄威,岂有此理!
想到这些,凯撒气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他从怀中拿出脏兮兮的衔尾蛇石板,说道:
“蛇,带我去财政大臣·内厄姆身边。”
‘休想。’
衔尾蛇石板上的字,体现出了它的骨气。
“he~呸!”
凯撒的一口大黏痰积蓄出来,呸的一下吐在衔尾蛇石板上,咔吧一声,衔尾蛇石板当场裂开了。
颤动的衔尾蛇石板放出强光,将凯撒包裹在其中。
几秒后,凯撒眼前的情景一变,他已位于一处地下港口内,旁边是一栋二层小楼,小楼周边与小楼内戒备森严。
躲在小楼后垃圾桶旁,隐秘状态的凯撒,贼眉鼠眼的四下环顾,通过衔尾蛇石板确定财政大臣·内厄姆就在这石楼内之后,凯撒面露难色,它是个仁慈的人,不想对里面的护卫下手,但‘形势所迫’,他也不想啊。
凯撒叹息一声,他感觉自己就是太善良,这样想着,他往自己鞋子里倒了些黄-色粉末。
穿好这只鞋后,凯撒拿出计时器,大概发酵了半分钟,他感觉已有点辣脚心时,脱下鞋,之后又脱下带着粘腻感的袜子,一股屎黄色烟气,在这只袜子上逐渐飘散。
凯撒凑近闻了闻,把自己熏的一番白眼,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凯撒悄然开窗,偷偷把袜子丢进二层小楼内。
大约十几秒后,一声凌厉的哀嚎从小楼内传出,一名壮如蛮牛的汉子从窗口扑出,劫后余生的大口喘气,他的眼睛通红,面带泪痕,嘴角还沾有呕吐的秽物,那神情,宛如在精神层面遭到了强-暴般。
二层小楼的门、窗内冒出滚滚黄烟,里面的能见度低于10公分,戴着防毒面具的凯撒走进小楼内,片刻后,一股强光在二楼乍现。
当凯撒从空间波动内脱离时,已位于自由城的1号仓库内,口吐白沫的财政大臣·内厄姆倒在他脚旁,身体因休克一下下挺动,裆下湿了一大片。
没一会,戴着防毒面具的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走进1号仓库内。
“我来还是你来?”
苏晓开口,闻言,凯撒道:“我来吧,你的手段太残酷了,凯撒怕自己不忍心看。”
凯撒说话间,阿姆把身宽体胖的财政大臣·内厄姆拖到一根方柱前,让对方保持靠坐的姿势,将对方绑在上面。
凯撒拖着把椅子,坐在上面,正对着财政大臣·内厄姆。
几根晶体针刺在财政大臣·内厄姆的面部与头部,他深吸一大口后,陡然醒来,惶恐的环顾周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但凡和好处沾边,凯撒就是效率全开,他问道:
“我的朋友,请问自由城藏库的超凡资源,被你放在哪里?你这次去找赫·康狄威,不会把那些资源带在身边,所以,说吧。”
“什么资源?你们是谁!”
财政大臣·内厄姆打定了主意,装糊涂。
“那好吧~”
凯撒叹息一声,脱下了鞋,把脚探到财政大臣·内厄姆面前。
单是视觉上的观看,戴着防毒面具的布布汪就本能的干呕了下,由此可以想象当事者的感受。
几秒后,一声尖叫传出1号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