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9sn精品都市小说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起點-第四百九十七章:談判和鋼鐵俠星期一求月票!鑒賞-2hd8d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佩珀从一个隐秘的消息得知,有人在市场上秘密吃进斯塔克集团的股份之后,就开始了秘密调查。还别说,依靠着斯塔克集团强大的人脉关系以及自身强大的实力,他们很快就注意到了股市上的一些隐秘的动作。
事实上股市上压根没有秘密而言,区别在于有没有能力发觉。斯塔克集团毫无疑问出于金字塔的最顶端,想要查点东西真心不难。所以佩珀知道了韦恩集团在吃进斯塔克集团股份。
对于韦恩集团,佩珀知道的不多,只知道这个集团在市面上非常低调。而且和斯塔克集团不一样,它就不是一家上市公司!也就是说,这个公司一直归私人所有。
这种企业是不需要向市场公布自己的股东名单,甚至连高层名单他们也不需要向公众公布。毕竟别人是私人所有企业,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
所以想从市场上查韦恩集团,基本没戏。
超神學院之戰神白衣 亂世小白龍
可佩珀也有办法。
从税务局查!
不管怎么样,韦恩集团都需要交税!美国国税局有多牛就不用赘述了。而恰好,佩珀有这方面的人脉。虽然通过税务局调查一家私人公司缴税名单是不被允许的,就算是国税局也需要考虑被人隐私问题。但特权阶级没特权叫啥特权阶级?
重生種田:嬌嫩農妻馴悍夫
很快佩珀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后她开始联系韦恩集团的高层。
……
洛杉矶西区一个私人会所。
这家会所在洛杉矶压根不出名,甚至在店外连招牌都没有,它只是大隐隐于一栋商务大楼当中,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这家会所并不对外营业,他们只招待会员。
想要在这里办理会员条件十分苛刻,因为他的准入门槛非常高。
首先,他们会对会员的身份进行核实,他们只接受商务人士,对那些明星啊之类高关注度的人群却敬谢不敏。然后必须要有一定资产,这是必须的,毕竟会员的价格真心贵。
最后,会员的条款非常苛刻,需要注意的事项非常多。、
这其实是一种营销手段,但在洛杉矶这种地方,这种营销手段却非常吃香,更重要的是,会所可以提供最完美,最隐私的服务。
总之,这家会所非常适合那些需要秘密商谈的商务人士光临。
佩珀很早就到了,她必须在市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和韦恩集团达成协议。不然等华尔街那群人和反对派介入,那变数就太大了。
哪怕佩珀已经算是斯塔克集团举足轻重的人物,可面对眼前这随时可能影响集团走向的谈判,她依然很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佩珀感觉到了煎熬。因为已经过了约定时间。
她害怕对方改变主意,或者被人截胡。
总之可能性非常多,越是这样,佩珀就越是焦急。
她想打电话催促,但又感觉这样做有点不合适。只能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焦躁不安。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佩珀的心也越来越沉。
直到。
“抱歉……有点事,我们来晚了。”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佩珀飞快转身看向门口。
可她却发现,来的人居然是凯!
“凯?你为什么……”
凯有点无奈的笑了笑。
“对不起,来晚了。临时有事。”
凯原本是打算按照约定时间过来的,可临时重案组来了一起案子,是一起谋杀案。在威尼斯海滩,有人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是被海浪冲到海边的。尸体的表面一具全部腐烂,只剩下一具高度腐化的白骨,以及双脚上的水泥块。
这是杀人抛尸,也是黑帮对付叛徒的惯用伎俩。
更关键的是这具尸体的身份。
根据尸体的齿痕检定,他是西区警局七年前派出去的一个卧底。
七年前,卧底突然失踪,警局高层就知道凶多吉少,没想到今天居然发现了尸体,上头立刻重视了起来。
因为他的尸体非常可能是搬到一个黑帮的重要突破口。
凯去了现场。
不过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这很正常,毕竟那里既不是案发现场,尸体是被海水冲上来的,又经过七年的海水腐蚀,就算有证据也早就不见了。
所以只能等法医鉴定专家进行进一步鉴定之后,才能有更多的线索。
当然这种事,凯是不会和佩珀说的。
“不是……你……”佩珀还有点懵。
这时,阿福上前说道:“你好,佩珀小姐,非常抱歉来晚了。”
“您是……”
“我就是和您约好的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 王大姑娘
“阿尔弗雷德先生?”佩珀立刻张大了眼睛。
“是的。”阿福笑了笑。
凯走到沙发上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好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佩珀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凯,你和韦恩集团……”
“你忘了吗?我的母姓就是韦恩。”
事实上佩珀还真不知道,她以前喊凯……啊不,应该是亚当的母亲都是叫米利根太太,至于名字也知道叫玛丽,其他的就不知道了。还真没注意过她原本的姓氏。
“所以……”
“我母亲那边是英国贵族,结果最近那边的亲戚死了,于是就便宜我了。”这是阿福和金士曼为凯设计的理由,凯也就拿出来用了。
“玛丽·韦恩,是韦恩伯爵的侄孙女,在韦恩伯爵逝世后,没有了直系继承人,于是根据继承法,老爷是与伯爵血脉关系最近的人,所以由他继承了韦恩集团。”
阿福在一旁补充道。
佩珀都被惊傻了。
穷小子突然有个有钱的亲戚死了,他继承大笔遗产这种事,佩珀一直以为是电影中的桥段……
没想到今天碰到原型了?
虽然凯不算穷小子,毕竟上学那会儿,佩珀就知道亚当家挺有钱的。可和韦恩集团相比,他也只能是个穷小子。
但很快,佩珀就反应过来,这是一件好事。
“凯,我需要你的帮助,托尼他……”
佩珀刚刚准备劝说。可凯却打断道:“这个你和我说,我也不懂,阿福才是负责人,我的东西都是他在打理。”
阿福站了出来,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自己我介绍:“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韦恩家的管家,潘尼沃斯世代都是韦恩家的管家,现在我也是韦恩老爷的管家。请多指教。”
虽然按照的凯的想法,既然佩珀需要帮助,那就帮她好了。毕竟对凯来说,这种事根本不重要。
可在阿福看来却不是这样。
这关系到数百亿的资产,谈判中随随便便的一点让步,都会造成数十亿的价值浮动。阿福作为一名管家,无法坐视自己的主人损失这么大一笔钱。
再说了,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生意是生意,这必须分得清。
凯不在意,可看得出来不管是金士曼还是阿福好像都很在意斯塔克集团,凯觉得也没什么理由阻止,反正最终还是会支持斯塔克,至于中间的过程,对凯反倒不重要。
佩珀显然能够理解这样的逻辑,毕竟让凯因为和她的交情,而为托尼斯塔克付出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的资产,她自问也做不出这种事。
所以该谈还是得谈。
但佩珀同样在看到凯之后,明白,韦恩集团最终会支持自己。所以在一些细节地方,她可以稍微为托尼占点便宜。
亲疏有别嘛。
凯虽然是初恋情人,可不是现在的情人。
她的男朋友是托尼。
……
谈判很艰苦,也很顺利,毕竟不管是佩珀还是阿福都倾向合作,这个谈判就是在这个前提之下。艰苦,那是因为不管是阿福还是佩珀都需要为他们在乎的人谋取最大的利益。
只有凯最轻松。
我的籃神 沐顏
不怪他,因为他们两人说的很单词,凯都没听过……太过于专业了。
总之在紧张而友好的气氛下,韦恩集团和斯塔克集团达成了协议。
韦恩集团会派驻股东代表进驻斯塔克集团,并在重大事宜上绝对支持托尼斯塔克。同时斯塔克集团,不,或者说是托尼斯塔克需要对韦恩集团过度一部分利益。
其中就包括一部分斯塔克集团想要剥离的资产。比如武器制作和研究部门。
这才是金士曼最想要的。
斯塔克集团的武器研发部门也是非常有名的,虽然托尼不可能将所有的研究部门都剥离,但能从中分一杯羹,金士曼已经很满意了。
“好了,为了我们的合作干杯吧!”
凯看完事了,赶紧站起来刷存在感,他感觉实在太无聊了,赶紧结束这场无聊的谈话。事实是凯已经后悔来这里了。
虽然刚刚看到佩珀吃惊的表情真的很爽。
凯的确不是很在意自己有多少钱,毕竟托尼都不一定比他有钱。
可有时候装逼的确能让人感到快乐。
至少凯之前的确很快乐。
就在大家都开心的当口,电视上突然播报了一则新闻。
一个金红色骚包机甲正在阿富汗大肆打击恐怖分子……
佩珀立刻紧张了起来。
她知道那是托尼。
虽然她知道托尼的马克I型战甲很厉害,可对付恐怖分子……总之就是担心就对了。
“咦……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份闲心,自己公司都快被人抢走了,他还有心思跑到阿富汗和恐怖分子打仗完?”
佩珀立刻紧张的看过去。
最近这些天,托尼一有空就跑到阿富汗打恐怖分子,比吃饭还准时。回来就对战甲进行改进。
除了佩珀之外,没人知道那是托尼。(她不知道奥巴代知道)
佩珀虽然知道托尼是在做好事,可问题是这种事可大可小,一个不好,托尼绝对会变成众矢之的。
最关键的是,马克I型的能力,绝对会引起政府的觊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没想到凯也知道。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别忘了,我救他的时候,他就穿着这玩意。虽然那一套更丑一点。话说……这家伙的审美简直一点进步都没有,红金配色,太骚包了。”
红金配色的骚包,凯印象最深的就是金闪闪,也就是吉尔伽美什。这货走到哪都穿着黄金铠甲,骚的一匹。
还别说,除了自以为是的幽默之外,托尼还真的很像吉尔伽美什。
一样的自恋自大,一样的恶趣味。
一样喜欢炫耀。
事实上,凯不太关注新闻。还不知道,这段时间,托尼很出位,很多媒体都给他冠以了钢铁侠这个称号,媒体纷纷猜测这个钢铁侠的真实身份,甚至很多时政节目都拿这个出来讨论。
反正炒的很热。
“对了。”看到托尼跟打小孩一样收拾那些恐怖分子,凯突然想起来内鬼的问题:“关于是谁出卖托尼,你们已经有答案了吗?”
托尼和凯在回来的飞机上还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可疑分子太多了……一时间托尼也不知道是谁出卖自己。
当初他去阿富汗这件事,在阿富汗那边的确没多少人知道,可在美国这边……知道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
“还没查出来……不过顺带查出来了很多对托尼心怀不轨的人……”
说起来也很无奈,不查不知道,一查,连托尼自己都吓一跳。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招人恨,一大帮人想他死。以前托尼一直以为他挺受欢迎的。结果现在见识到了社会的险恶。
“这就是有钱人的烦恼啊。”凯有点幸灾乐祸的说道。
佩珀表情诡异的看着他。
試婚鮮妻:神秘老公寵上癮
特工寶寶明星媽 火柴很忙
“瓦特?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忘记了,你也是个有钱人嘛?”
这下轮到凯无语了,他是真忘了,屌丝心态算是改不过来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打理那些东西的原因。”凯耸耸肩说道:“我还是喜欢当警察。”
佩珀看了看阿福,突然想着要不套提醒凯一声,将自己的财政大权交给别人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就比如托尼,如果佩珀想要转移托尼的财产,简直轻而易举。
佩珀对自己有信心,可不见得阿福就值得信任啊。
可看到阿福毕恭毕敬的站在凯的身后,佩珀决定……以后单独相处的时候,必须要提醒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