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mkx熱門都市小说 港樂時代-第466章 處處吻-i43nu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先施女装部,四处可见靓丽身影。
近年来香港的小姐太太们,好像都平均靓了,这跟她们衣着趋向时尚,实在有很大关系。
魔君霸寵:絕世妖嬈妃
现在社会靓女自然吃香,港姐年年都有出笼,亦影响年轻女孩的时尚观,下决心追赶潮流。
张国容陪在毛瞬筠,想要施展浑身解数,讨好着女孩子的欢心。
毛瞬筠试穿了咖啡色长裙和长靴,一件较宽身的杏色吊带装,和她的肤色合适,雅丽可人。
钟小妹还在换衣间试衣服,卢东杰便过去那边看下什么情况。
忽然间,半途中有人伸出一只小手,把他扯进了换衣间。
卢东杰微微一怔,但也不反抗,毕竟是林清瑕半路把他劫走了。
他双手抱在胸前,假装害怕的后退一步,“大庭广众下,你要做什么?”
林清瑕竖起手指,做了禁声的动作,“不要那么大声,我妈妈就在外面。”
不过她回过头时,看到他那不正经的搞怪的动作,不由狠狠白他一眼。
卢东杰整整表情,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脸上露出微笑打量着林美人。
她戴着顶草织的帽子,缀满了绢花缎带,米黄色的长袖衬衣和牛仔裤,清丽动人。
她美好高佻的身段表露无遗,本来就盈盈一握的腰显得更细。
卢东杰轻轻搂着她纤腰,在她耳边压低声音,“伯母还在生我气呀?”
林清瑕委屈地抱怨道:“你还好意思问,妈妈说以后不准我单独去见你了。”
她想转过头,不料两人的嘴巴碰到了一起,这一次接触就擦出了火花了。
两人在狭小的换衣间,捉紧一点时间,动情地拥吻起来,还有一点紧张刺激的感觉。
“阿霞,你换好了没有”
林妈妈在门外喊了一声,一下子惊醒了还在鸳鸯交颈的两人。
林清瑕赶紧推开他,缓了一口气。
她朝他扁扁嘴,然后佯装若无其事地说,“就快了,妈你等我一下。”
卢东杰被丈母娘堵在门外,还无处可逃,还真是哭笑不得。
上次拐带人家女儿私奔,切夜不归,林妈妈已经把他列入黑名单了。
撒旦纏愛
幸好林妈妈没有向警方报案,要不然他岂不是成了第二个香港版的古龙。
林妈妈问:“阿霞,你在里边那么就做什么?”
林清瑕假装语气轻松地应付道:“我衣服有点紧,我在调整一下。”
她看看他,“怎么办?”
惡魔老公有點小
卢东杰耸耸肩,摆出英勇就义地样子“事到如今,插翅难飞,不如坦白自首算了。”
林妈妈敲了敲门,朝里边喊道:“开门让我进来帮你看下。”
林清瑕装出无奈的语气答道:“哎,妈你不要急,等下,马上就好。”
她趋近他身边,小声威胁道:“不行,你赶紧给我消失。”
林妈妈把耳朵贴近门上,狐疑地说:“你在里边和谁说话呢?”
林清瑕好险地吐吐舌,却笑嘻嘻地说:“没有呀,就是我在自言自语啦。”
她说完不满瞪着他,那意思很明白了,不管你上天,还是遁地,自己想办法。
卢东杰最终还是屈服在老婆的淫威之下,要听老婆的话,不然后果很严重。
双手双脚支撑两面墙壁,躬着身体,整个人像江湖大盗,往上面爬上去。
谁知隔壁有一个俏丽女郎在换衫,刚好抬头看上来,神情明显一怔。
卢东杰暗道不好,在她尖叫之前,快速地轻手轻脚跳下去。
他情急之下,也顾不了其他了,伸手捂实她嘴巴,“拜托千万不要出声。”
隔壁传来林妈妈不解的声音,“咦,明明听到有人在讲话呀。”
林清瑕撒娇地笑起来,“妈,明明是你听错了,可能是隔壁的吧。”
卢东杰心中暗呼好险,不过眼下这一幕怕是更加不好处理了。
出得龙潭,又入虎穴,真衰。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湿润的,睁开了眼睛,发觉不对,然后又闭上。
这位被他劫持的人质哭了,冰凉的眼泪滴落在他手上,似乎在无声控诉他的暴行。
缪搴人被他这样对待,心中的屈辱感一下子涌上心头,不禁地委屈落泪。
卢东杰动动嘴唇,硬着头皮说:“缪小姐,我无意冒犯你,这真是一个意外。”
缪搴人口不能言,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瞪他,似乎想用眼神将他万千穿心。
卢东杰虽然闭着眼睛,还是能够感受到她那股扑面而来的怨气。
小小的换衣间气氛渐渐凝重,仿佛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卢东杰平静地说:“我数一二三,我先放手,你不要出声。”
缪搴人四肢发麻,喉咙发出微弱抗议声。
卢东杰没有犹豫松开了手,慢慢转过身去,留给一个宽大的背景给她。
重生星際英雄母親傳
缪骞人也真的不出声了,一阵悉数的声音,默默地著上了衫。
卢东杰询问:“我可以转过身?”
缪搴人没有回答,只是咬着嘴唇,抱臂冷冷地看着他。
卢东杰转过身的时候,她已经著好衫,眼角还是有倔强的泪光。
缪搴人的手抖著,嘴唇都变了颜色,分明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
她很想甩手给他一巴掌,以泄心头之恨,但最后不知为何还是没动手。
两人都陷入了迟疑,拖延着时间,僵持了半响。
卢东杰避无可避,只得悻悻然地说:“缪小姐,实在抱歉用这种方式见面,真不是有意冒犯你的。”
缪搴人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我会报案告你非礼的,你等着收法庭传票吧。”
自己长这么大,还是被人第一次以这样粗暴的方式对待,让她如何咽下这口气。
卢东杰沉默一会儿,语气诚恳,“是我有错在先,实属是意外下的无奈之举,我向你赔礼道歉。”
他抬头认真看她,“缪小姐,这其实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传出去对你名声也不好。”
缪搴人张大了嘴,自己刚才都被他一览无遗,他竟然敢无耻说是小事。
她心中恨意难平,“我就算是拼着不要名声,也要让你身败名裂。”
卢东杰心平气和地说:“大家朋友相识一场,没必要搞得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他接着摊摊手,“何况我也不是达官贵人,以前人家都骂我有牌烂仔,哪来什么名声。”
缪搴人冷着脸,这个无赖,仗着自己是女孩不敢声张,就摆明欺负她了。
想得美,这事不能这么就算了。
卢东杰叹了口气,“你是港姐选美出身,面对各色的目光,不是早已习惯了吗。”
絕命天師
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我的目光是多么纯洁,一点歪想邪念都没有。”
不知为何,缪搴人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嗤笑一声。
她赶紧收起被他引笑的心情,立刻绷紧了脸,俏丽浓妆的面孔隐隐现着煞气。
她在电视台混了一年多,演技大幅度的提升,现在随时切换各种表情。
她心中还有不忿,他说一点都没想法,那岂不是在说自己没有魅力,对他没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她心里更加气了。
缪搴人冷淡地说:“总之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你休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卢东杰试探问:“对你的冒犯和失礼我深感抱歉,你要我怎么做,才能谅解呢。”
他暗暗放心,听她语气软化下来,暂时可松口气。
其实缪搴人如果真要告他非礼,这条罪名最后也是很难成立的。
上次两人还假扮过一对情侣,自己还被她非礼过,当时不止一人在场见证的。
只是两人真的闹到要对簿公堂,他的那些女朋友吃醋起来,那就后宫失火。
缪搴人忽然露出银齿,扬起了下巴,“想要我不追究也行,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卢东杰闻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但不管如何,现在先稳住她,摆脱目前的窘境再说。
他缓缓地点头,“只要是不太过份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
缪搴人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
夜夜夜銷魂 水燦
然后她语出惊人地说:“现在就要看你到底有没有诚意了,我们来演一次深情的接吻戏。”
她心里暗自得意起来,你不是嫌我吗,我现在看你现在怎么办。
卢东杰怀疑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她,这是谁要占谁便宜。
他忍俊不住,摇摇头,“这么做,好像吃亏的是你吧?”
缪骞人始终直视着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你别管,我要你现在就兑现第一个承诺。”
她不知为何变得如此大胆,竟然对这个男人提出了这种要求,简直是不可理喻。
或许是她为天之骄女,但这个男人偏偏却对她不假颜色,因此激起她的好胜心。
她都豁下去,反正今天都被他欺负成这样了,那自己也要让他好看一会。
但为什么除了冲动,内心竟然有一点期待,难道自己也是喜欢上了他吗?
这个高大俊朗的男人,不论是事业还是才华,都十分出色,相信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吧?
她心底赶紧否定,不是的,她只是想引他上钩,等他拜倒在本小姐石榴裙下,然后一脚飞了他。
她是这样说服自己的。
卢东杰一把她搂了过去,将她轻轻抵在墙上,俯下身去吻着她的红唇。
女孩子都自动献身,那他自然恭敬不如从命了,反正他一点都不吃亏。
缪骞人身体一僵,但慢慢配合地用双手围绕他脖子,渐渐迷失在其中。
那一瞬间她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和他本来就是情侣的关系,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这种亲密的接触。
直到两人呼吸不畅,慢慢分开。
缪搴人一时冲动大胆,终于恢复了理智,有了女孩的应该有的矜持。
她现在的嘴唇像有千斤重似,三番两次想开口,然后又合拢起来。
卢东杰打破了尴尬地气氛,“你先出去看一下环境,我接着再走。”
缪搴人整理了一下衣服,确定没什么不妥,脸上又恢复那股冷艳的气质。
她出去一会后,小声催促道:“现在没人了,你赶紧出来。”
卢东杰推门出来,但脸上却微微尴尬了一下,随即保持镇静地微笑。
真是大意了,小妞陷害我,这一下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林清瑕和林妈妈,钟小妹和毛瞬筠都望了过来,脸上都都惊呆了。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卢东杰会出现这里,还是从缪搴人的换衣间走出来的。
他俩什么关系?
他俩在里边做什么?
卢东杰面对她们惊疑地目光,虽然内心不免慌了下,但脸上淡定从容地笑了笑。
他也不说什么解释,这种情况怎么说呢,还不如保持沉默。
林清瑕既好气又好笑,她自然明白是应该是个误会了,但她不能替他解释什么。
此地不宜久留,她拉起妈妈的手臂,赶紧离开先施公司。
钟小妹回过神来,也一声不吭地拉起毛瞬筠的手臂,转身就走人。
缪搴人抱起手臂,眯起眼打量他,“你记住答应过我的事,别想事后不认账。”
她说完迈着优雅的脚步离开,在转身的那一刻,她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哼,这个臭男人,终于见识到我的厉害,别以为小女子是好欺负的。
卢东杰忽然朝她背影调侃道:“下次遇到这种事,记得先捂住对方的眼睛。”
缪搴人脚下微微一顿,脸上快速飞红起来,高踭鞋走出的小步有些慌乱。
卢东杰咂咂嘴,回味刚才吃的自助餐,味道确实还不错。
小姑娘跟和他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不知该说她是自信,还是自负了。
将来吃亏的时候,有你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