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nu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李朝萬古一逆賊 線上看-16.結親王室以緩和讀書-hygs0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洪景来还是很庆幸有金平淳这个小老弟的,毕竟在洪景来与李之间,有资格作为中间人,且恰好都能取得双方认可的中间人,还真就金平淳一位。
他不像李尚宪那种老狐狸一样,只要不是李点名,就根本不想吱声。作为一个积极的维持全州李氏在朝鲜统治的保守派,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一套,金平淳看的极重。
即使他乃是丰山洪氏势道政治中的重要一员,也不妨碍他成为如今李的亲信之一。谁叫金平淳小小年纪却这般拥护李王呢,而且是完全公开的那种,当着洪景来的面就正大光明的拥护李王的那种。
不知道的,以为金平淳是洪景来打进保守派保王党的探子嘞!
反之亦然!
不过现在有他真好,李的意见,或者说是整个王室以及宗亲们的意见,透过金平淳这个直接的渠道,在入夜前就传到了洪景来耳中。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试探什么的,就这么直截了当,平铺直叙的和洪景来说了个明白。
“所以主上的预案原是这般样子?”洪景来摩挲着下巴,考虑起来。
李到是避开了直接侵占朝廷财政大盘的那个雷坑,直接需索新产生的,并没有预定好规划方向的甲山铜矿各项收入。这样起码绝对大多数收入,就可以完全操纵于宫内或者宗亲手中,安全系数大大增加,防止洪景来将来以钱款掐王室脖子的事情发生。
“是的,但这也是初稿而已,若是洪大哥还有损益之处,可以再行更易,小弟我可以居中代为传递转圜。”金平淳能看明白这个提案算是对李王最保险的那种,只要能真的通过,那么李王的未来就能有一定的保障。
飛天 躍千愁
“此事我记下了,容我这两日与赵大判商议之后,再转告与你。”
風騷翠娘 玫瑰
“这是自然,小弟都省得。”金平淳哪里不明白这是大事,需要多多商议才行。
“说来老弟行年十八了吧?”洪景来突然想到了什么。
小老弟金平淳的兄长金祖淳在世的时候,似乎没有帮金平淳定亲什么的。至于他那个死鬼老爹金履中就更别提了,金平淳生下来没多久就蹬腿了。何况金平淳还是孽畜子弟,本来就不受安东金氏内部的喜欢,想来不会有定亲的好事。
依約西風冷
“转年便十八了,您怎么提这事?”金平淳自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洪景来想到的自然是给金平淳说个老婆的事情,历史上金平淳完全是在他大哥金祖淳的安排下走完波澜不兴的一生,到了年纪去中一个武科,凭着金祖淳庶弟的身份做到四品军官,然后娶了南阳洪氏洪羲宅的女儿,生儿育女,最后湮没无闻。
都市妙手仙醫
现在金平淳怎么着也是堂堂的安东金氏旗头,爵封府院君,官任正二品,十八岁啊,这个年纪这么高的地位。如果洪景来还没有结婚的话,那还能压他一头。可现在洪景来和小白菜早就成婚了,那整个汉阳最靓的钻石王老五就是他金平淳了。
指不定说亲的人能把老金家的门槛踩没了!
眼下洪景来有个设想,李家里虽然近枝男丁都快死绝了,已经是千顷地一棵苗,但是女儿还没有死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王以及宗亲家,要么生不出来,要么生下来的男孩养不大,像是李的二哥三哥就早夭,差点名字都没取上。
但是女儿就不同了,譬如英宗大王,女儿生了十几个,除开早夭的,长大嫁人的就有八个。前不久黄柑试的时候,他女儿和缓翁主不是还活蹦乱跳嘛。至于庄献世子,那也养大了三个女儿呢,都嫁人成家了。
至于正宗李祘,也是女儿活蹦乱跳的,最后不是还嫁给了洪显周,洪显周现在老婆孩子都是齐全的,显然这位翁主身体没啥大问题。
參天 風禦九秋
咱们的李也是有同父异母的妹妹的,当初从江华岛逃离的时候,自然是抛在了原地,现在李继位为王,那还不是立刻接回来快活。
大小也是个翁主,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总归是李王的亲妹妹嘛。而且洪景来没记错的话,行年十五岁,正是最美好的年纪。此前据说洪显周已经奉命在为这位翁主寻找合适的丈夫,现在洪显周被洪景来一脚踹去燕京,这事便暂时耽搁了。
洪景来的想法当然是趁着眼下大伙儿还处于合作大于争斗的局面,加强己方与王室的联系,能在和平中执政,总比斗的你死我活来的强。
金平淳身份足够,李又正好有妹妹,这不是天作之合嘛!
雲端之樹 祭涵
而且金平淳别的不提,手里残余的那二三千训练营人马也是一支在汉阳举足轻重的队伍了。虽然他们的主力被洪景来在云川里击溃,可残余下来的这点人马,在实际毫无兵权的李眼中,那就是再香不过的的香饽饽。
一个妹妹和三千倒向己方的军队如何权衡?
相信李会有自己的决断!
而迎娶李家的翁主,这种好事,如果金平淳还是那个孽畜子弟,那根本想都不敢想。现在却毫无身份问题,对他这样的老古板来说,和李王家结亲,简直是求都求不来的美事。残余的安东金氏那些族人也只会支持这场婚事,和李王结亲做外戚,香得很。
屠魔路
“金老弟啊,为兄觉着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择一良配,绵延后嗣了。”洪景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拍小老弟的肩膀。
毕竟安东金氏被洪景来连杀带砍的,弄死了十好几个男丁,好几家都给杀的就剩孩子了,家门现在要靠金平淳来支撑,可不得多生几个,壮大后裔嘛。
黎明崛起 薛布仁
“此事不急,此事不急……”金平淳终于露出了符合当下这个年纪该有的羞涩。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貓一直在
“诶!男大当婚,为兄我怎么能坐视呢,现下便有一桩好姻缘与你。”
“不知是?”小伙子害羞归害羞,但是问还是要问的嘛。
“主上家,现在可是有待嫁翁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