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xo8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起點-第638章 鎮壓展示-w26kd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但他的话却没起到什么作用,因为就在他开口的同时,一道庞大无匹的神识压了下来,把整个海岛都笼罩在其中!
超級強化天師 墨非
那绝不是金丹的力量,而是元婴的层次!
“李培楠,老夫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
海神殿外,在元婴真人恐怖的灵压下,数条身影接二连三的被逼出,除了叹息出声的人皇李培楠,还有其他五道身影,都是云顶金丹散修中的佼佼者,夜明灯,苍海魔,舟沉君等几个,他们都是李培楠最好的朋友,知道他这次出来寻人可能有危险,怕门派中人围剿,所以一路陪伴,送朋友最后一程。
李培楠在云湖列岛得罪的势力门派太多,待不下去了,此次一了心愿后,就会远走高飞,却没成想,来的不是门派的金丹群,而是元婴老祖,这是恨到极处,不顾规矩了!
元婴灵压之下,下面的散修金丹就只能抱团取暖,由分散各处,变成现在的扎堆结阵,当然,也没有特别的独门阵法,都是最普及的基础之阵,这就是散修的特点,在这一点上,他们和门派弟子在底蕴上有本质的区别。
李培楠止住朋友们的燥动,越众而出,
“正钦法师!你是为我而来,和他们没关系!何必多结因果!”
天空中晃出来一名仙风道骨的老人,冷冷一哂,
“真懂事,就不该来!你与云湖门派势力的恩怨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明知如此,仍然挑衅,这就是你们的态度,让我装看不见?
死神之吻:別吻痞子公主
都市無限取錢系統 飛天入地
邪尊獨凰 丘子君子
變身女神蘿莉
因果?凭你们也配!
杀了你们不过是小因果!留下他们才是大因果!”
全能秘書:我的花心總裁
也不磨蹭,单掌一立,下面六人如临大敌,风卷灵罡,铺天盖地,一个接触下,六名金丹,五人重伤!
再是出了名的金丹,毕竟是散修出身,境界越往上,其实和正统门派修士的差距越大,李培楠可能是个别现象,但其他五人却是正常人,在正钦法师的灵罡术下,不堪一击!
正钦法师盯住李培楠,“人皇?你连人子都当不得,还人皇?真正是可笑!
我留你不伤,就是为了看看你上次的飞剑!也让你这些朋友看看,能和元婴一战而成名的所谓人皇,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他这是第二次出手!说出来有点丢人!堂堂一个门派元婴老祖,去找一个散修金丹小辈的麻烦,本来就好说不好听!偏偏是找了麻烦还没处理掉,这就更成了云湖列岛的笑话!
本来在云湖列岛门派圈子里,想找这李家子麻烦的还很有几个真人级别的大修,现在可好,大家都不出手了,因为都知道正钦法师必定要第二次出手以找回面子,搞的老法师是尴尬不已,还不能就真不管了,否则他的面子,师门的面子往哪里搁?
关于上一次的战斗,老法师回去仔细琢磨后,就觉得事有蹊跷,他是个在云湖元婴圈子里出了名的谨小慎微的人,信奉周密万全,安全第一,所以在第一次的接触中感觉到了这金丹剑修的飞剑有异,就失了继续下手的信心!
元婴对金丹,便再小心也是有限度的,原不该如此畏首畏尾;事情出在数年前,一个东海的散修老友来看他,因为寿数将尽,无力真君,所以有些身后事要托付于他!他们是数百年的交情,是真正彼此信任的朋友。
这位老友别看是散修,道统却是很有出处,来自东海原来的广陵宗,是个极擅长占卜卦相的道统;此次把身后事安排妥当后,为了感谢老友一如既往的帮助,反正自己也是时日无多,就豁了出去,甘冒泄露天机,为正钦法师卜了一卦。
馬踏天下 槍手1號
卦成之后数日,这名真人便在云湖岛无疾而终,本来是没这么快的,最起码他还能熬到返回东海,自葬家乡;也正因为如此,更说明了他这一卦的真实性,让正钦法师不得不正视。
卦相云:诸事顺畅,唯恐于丹!
丹?可能是丹药?也可能是金丹?
正钦法师是炼丹大家,自己也是吞丹无数,对每一个在这方面有所成就的丹道大师来说,试丹就是常态化的操作,有什么作用,效果,不足之处,副作用,别人的认知又怎么比的上自己亲自尝试?这是一个优秀的丹师必备的素质!
所以他首先就考虑是不是自己的劫就应在这里?
其次是金丹!意思是自己的危险来自于下境金丹修士的挑战?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他本就不太热衷于战斗,怎么会去找某个金丹修士的麻烦?
但几年后,自己最爱惜的一个弟子被人在野外斩杀,那可是他花费了无数心力资源培养起来的接班人,就这么毁于一个散修之手,如何不让他心痛万分!
他这门派是个中型门派,元婴真人寥寥无几,还都在宇宙外采撷灵机,镇守宗门的就他一个元婴老祖!因为专注于炼丹,所以在其他方面就弱了些,包括战斗,也包括处理复杂事件的能力!
初戀的味道
嗜血道君 不吃生米的小雞
结果在其他门派的挑唆拱火下,别的元婴真人都沉住了气,却唯独把他这个老夫子給激了出来,这才有第一次灭杀之举。
但他人也不算糊涂,知道在卦相中也有金丹可能是自己的苦手,所以行事就显的小心翼翼,这也是李培楠一拿出压箱底的大招,就立刻能把他惊走的原因!
但他毕竟是元婴真人,回去之后左思右想,总算是想了个通透,这金丹的那招杀手锏可能确实能伤到他,但却不是金丹的真正实力,而且这样的杀手锏也未必还有下一次!
他比较匮乏的战斗经验,对卦相的担心,让他错失了一次良机,出了大丑!这些,是他事后才判断出来的,实际上,也没判断错误!
所以他来了,为了重整自己的道心,为了失去的声望,最重要的是,元婴就是元婴,金丹只是金丹,什么时候轮到一个草根散修越阶战斗了?
唯恐于丹,就应该指的是他炼丹的问题,元婴怕金丹,真若这种心态形成,以后哪还会有进步可言?
他自觉有点杯弓蛇影了,早知道是这结果,他就不该算那一卦,自缚手脚,平白多出这许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