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hw8优美都市言情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章 解決閲讀-erma4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让人数完钱,还从卫尉署要了一辆车子,热热闹闹的拉着走了。
卫尉署的官员们站在厅堂门口神情复杂。
“我觉得。”一个官吏忽的说道。
大家忙都看向他。
官吏所有所思:“他们不会把车还回来了。”
诸人瞬时又失笑“那么多钱都抢走了,一辆车又算什么。”
也有人纠正“也不能算是抢,算是提前拿走吧。”
便有人冷笑“提前就是抢,坏了规矩,别人都这样做怎么办?”
这话卫尉大人就不喜欢听了,在室内拔高声音“别人?别人来试试!看本官不把他打出去。”
这话怎么听都没什么值得说的啊,诸人眼神复杂,官厅里一时气氛凝滞。
“陈丹朱这个女子,肆无忌惮。”卫尉大人不得不跟大家解释一下,“没必要跟她纠缠,更何况又有铁面将军开过先例,陈丹朱揪住这个闹到陛下面前,这不是我为难,这是让陛下为难,打发她走吧。”
没错,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陈丹朱,是因为铁面将军,他们敬重将军,不想让他死了还被牵涉纠纷。
“大人。”一个官吏从外边跑进来,“陈丹朱和那个竹林向皇城去了。”
什么?难道要到了钱还要去告状?这也不奇怪,陈丹朱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打人了还要去官府告人一状,撞了人还要把人赶出京城,诸人神情紧张都看向卫尉大人,卫尉大人的黑脸更黑了,正猜测,又有一个官员跑来。
“没有去找陛下。”他气喘吁吁,神情喜悦,“陈丹朱去了少府监。”
少府监啊,那就跟他们没关系,诸人松口气,听说陈丹朱总是去少府监要东要西的,把他们也烦的头疼。
少府监的少监头发胡子都白了,腿脚也不太利索,听到陈丹朱来了,其他人做鸟兽散,他跑的慢被陈丹朱堵在屋子里。
“丹朱小姐啊。”少监大人跟陈丹朱已经很熟悉了,有些无奈的问,“您又要什么啊?说句不敬的话,您的待遇都快跟陛下一样了。”
陈丹朱甜甜一笑:“多谢少监大人,我知道少监大人对我最好。”
少监大人干笑两声,丹朱小姐的甜言蜜语他也很熟悉了。
“说罢。”他无奈的问,“丹朱小姐想要什么?”
陈丹朱收起了笑:“我要看看你们给六皇子府供给的单子。”
少监大人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谁?”
“六皇子府的。”陈丹朱一字一顿,对着老大人的耳朵,“供给单子。”
少监大人顿时怒了:“郡主,这就不是你过问的了!”
陈丹朱也怒了,杏儿眼瞪圆:“大人,苛待皇子也不是你能担得起的罪。”
少监老大人气的吹胡子:“丹朱郡主,你敢血口喷人。”
陈丹朱坐下来道:“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拿出单子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
…..
官厅里四五个官吏拿出一卷卷册子展示给少监大人看,少监大人看了这个,看那个,气势汹汹对一旁坐着的陈丹朱说:“看到没,六皇子才来,都用了这么多册子!”
陈丹朱伸手:“让我看看。”
少监大人伸手阻拦,示意她别过来:“这些都是皇家私密,丹朱小姐,你可别让我去告你窥探皇家之事。”
陈丹朱笑道:“老大人,那六皇子被苛待的事人人都知道了,这算不算是皇家私密之事泄露啊?”
少监大人冷哼一声:“胡说八道。”继续看册子,看着看着皱起眉头,抓着一个官吏,“怎么这么——”话说出来又看了眼陈丹朱,见女孩子在一旁探身看过来,他忙转过身挡住陈丹朱的视线,对那官吏压低声音,指着册子上,“这膳食怎么这么少?”
那官吏也压低声音,神情委屈:“大人,是六皇子府用的少啊,人少,人家也不是什么都要,可能因为生病吧,挑挑拣拣的。”
这一点倒也可以理解,少监大人点点头,比如三皇子的吃喝用度,尤其是吃的东西,都是由太医令那边审过的。
他刚要说话,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伸过来,嗖的将一本册子拿走了。
“哎——”少监大人忙喊。
不知什么时候跳过来的陈丹朱举着册子已经打开看了,也发出哈的一声。
“送的东西少也就罢了。”她抖着册子,又指着被少监拿在手里的那本,显然先前的话也被她偷听到了,“还不按时送,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下个月的还没送?”
少监大人夺过来,看上面的记录的确没有写,便瞪眼看那官吏。
“大人。”那官吏委委屈屈,忙忙的解释,“这还没到时候——”
陈丹朱已经从另一个箱子里翻出一本册子,上面标记是太子,毫不客气的打开:“这怎么没到时候?东宫不是送了吗?”
少监大人气的去她手里夺:“你别乱看啊,郡主,东宫不是你能看的!”
傷心大老婆
陈丹朱举着不给他。
那官吏急的忙解释:“太子这里是在宫里啊,三皇子四皇子他们都是宫里,跟陛下娘娘们的都一起送过去了,六皇子和五皇子在宫外,就晚几天嘛——”
陈丹朱哼了声:“是晚几天不重要呢,还是人不重要,还有。”她气恼的晃着册子,“你们竟然把六皇子和五皇子相提并论,你们真是大胆!五皇子是什么人,是犯了罪,被陛下圈禁的罪人,六皇子可没有,你们凭什么将六皇子跟五皇子的一起送?”
因为,都在宫外嘛,官吏被发怒的姑娘吓的一愣。
少监大人皱起眉头,这样做虽然没什么,但真要有人计较扣字眼无事生非的话——比如陈丹朱——告到皇帝面前,的确有些麻烦。
“好了好了,郡主。”他年纪大了,也不怕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拉着陈丹朱的胳膊,将她举高的手拉下来,“有话好好说。”又呵斥那官吏,“你们这样的确思虑不周。”
几个官吏忙低下头应声是。
陈丹朱倒也没有不依不饶:“老大人,我没有骗你吧,你们这样做就是苛待六皇子。”
少监大人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的确是没有苛待。”又看官吏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六皇子和五皇子的东西不要送那么晚了,跟宫里一起——”
異界之進化神王 玄風
陈丹朱在一旁不满的打断:“怎么回事啊,说了不能跟五皇子一样嘛,六皇子跟太子的一样待遇,五皇子,你们更晚点送吧。”
少监大人呛笑了下,丹朱小姐真是——
“行行行。”他连声应承。
同居99天:腹黑校草誘寵成癮
“还有,六皇子那边人少,吃喝都挑拣,但你们不能就真的只送这些。”陈丹朱又道,“六皇子不用,别人还可以用啊,太子宫里送什么——”
少监大人轻咳一声:“丹朱小姐,换个皇子比较吧,太子哪里跟其他皇子不同,太子是储君。”
“那行吧。”陈丹朱也很好说话,“就按照其他皇子的规格,人少用不着,摆着啊,那可是皇子,不能因为关着门别人看不到,就不管天家颜面了?”
别一口一个罪名了,哪里就亵渎天家颜面了,少监大人连声应承:“知道了知道了。”又让人拿来一本册子,低声道,“丹朱小姐,这是织室新出的一批花色,你看看,有喜欢吗?丹朱小姐这么漂亮,要穿的也漂漂亮亮的。”
最后用几匹新布,几件新首饰,还有许诺上林苑新打的几只野禽,将漂亮的丹朱小姐送走了。
看着马车驶去,少府监的诸官都长长的松口气,少监老大人更是按着额头,缓解下头疼。
“丹朱小姐怎么管起六皇子的事了?”一个官吏道,“以前也就是来要吃要喝的。”
少监大人摆摆手:“还是为了要吃要喝的罢了,新花样,要挟勒索。”
陈丹朱转了一圈拉了满满两车东西回来,但并没有去六皇子府。
甚至没有让竹林给枫林钱。
竹林虽然不想同意,但没有反对质问,当在卫尉署从牢房被带上来时,看到满厅堂的男人中,那个女孩子婷婷袅袅独立,那一刻他莫名的鼻头一酸,想到了有一次在朝堂上,丹朱小姐惹怒了皇帝,皇帝要让禁卫拖她出去,他要上前阻拦,结果被丹朱小姐一脚踹到——
很多时候,他都在抱怨,丹朱小姐总是惹祸,做危险的事,但事实上,遇到危险的事,她则会护着他们。
他这个骁卫,其实没有为她做出任何事,反而还惹来麻烦。
所以当枫林再找来时,他告诉枫林不能给他钱。
枫林惊讶又痛心:“竹林,我以为我们还是兄弟呢,将军一走,连你也——”
竹林垂在身侧的手攥起来。
“枫林。”女孩子的声音从墙头上传来。
竹林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陈丹朱站在墙后,阿甜也紧跟着探出头来,显然还有些紧张,叮嘱下边的人“把梯子扶好了。”
枫林举起来对那边用力的摆动,咧嘴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啊。”
陈丹朱双手搭在墙头上,将手里的扇子也摇了摇:“是呀,好久不见了,来来来——”
枫林扔开竹林颠颠跑过来,仰头看墙头:“丹朱小姐,你怎么隔着墙头跟我说话。”
陈丹朱嗔怪:“那还不是枫林你来了家门前也不进来,要在墙外说话。”
枫林一笑抱拳施礼:“是小的失礼。”
陈丹朱笑着道:“枫林,你别怪竹林,不是他不给你钱,是我不让给。”
枫林嘿一笑:“我大概猜到了,竹林是个很好护卫,尽职尽责。”
竹林急道:“但是,丹朱小姐已经给你们——”
重生之大牌明星 陌上當歸
陈丹朱打断他:“竹林,我在跟枫林说话呢。”
阿甜拍着墙头生气的喊:“竹林不许说话。”
竹林攥着手不说话了。
“枫林,虽然将军不在了,但你还是骁卫,如果俸禄被克扣,就去找卫尉署要,你是奉皇命做六皇子的府的守卫,吃喝上有短缺,就去找少府监要,你有上司,六皇子也有父皇,你找他们,是合情合理,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找我这里的人来借,就不合规矩啦。”陈丹朱扶着墙头认真的说,又一笑,“不过你别怕,合情合理的事,你被欺负了,我会帮你出气的!”
枫林再次抱拳一礼,郑重的道谢。
陈丹朱也不再多说,对他摇摇手,扶着梯子下去了。
看着墙头上两个女子消失,竹林才看着枫林道:“你不要误会,丹朱小姐不是不管你们,她已经为了你们先后去卫尉署和少府监,你们不用怕,卫尉署会把一年的俸禄一起给你们,你们再缺什么就要什么,他们知道丹朱小姐盯着,不敢再冷落忽视你们。”
枫林拍了拍他的胳膊:“竹林,我知道,我明白。”他又叹息一声,“我来找你,其实也就是找丹朱小姐,我们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住她,我是想让她帮忙,但我想的是她给我们钱吃的用的这样帮忙,没想到她现在给的,比我想的还要多,还要厉害。”
私下给钱容易又有好名声,但丹朱小姐不惜得罪两个衙门,六皇子府得到了实惠,两个衙门也没什么损失,只有丹朱小姐得了恶名。
丹朱小姐的恶名还悬在头上,盯着他们。
这比私下给钱要厉害多了。
竹林看着枫林诚恳说:“丹朱小姐,真是很好的人。”
搶了八祖宗 水渺渺
枫林哈了一声笑:“原来你对丹朱小姐评价这么高?以前你写信可都是抱怨,没有一句好话。”
竹林垂目道:“以前是我蠢笨。”
“也不是你蠢笨。”枫林轻叹道,“以前你也不用想这些事,有将军在嘛。”
有将军他们哪里用面对这些琐碎的事,有将军这座大山在后,从来都是别人怕他们。
…..
…..
少府监往陈丹朱府里热热闹闹送了一车东西的同时,也悄无声息的往六皇子府送了一大车。
各种新鲜的瓜果酒水,活蹦乱跳的鸡鸭鱼兔子,还有一只小羔羊。
王咸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巡视了好几次,一边看一边哈哈笑。
“那些人说,殿下不能用,没关系,殿下身边的人用嘛,殿下身边的人用了,也是为了更好的照看殿下。”他重复着少府监官吏的话,又指着站在一旁的枫林等几人,“枫林啊,这都是给你们的啊。”
枫林笑着招呼同伴“来来,别客气别客气,今晚我们就把小羊烤了。”
王咸转头看厅内:“殿下啊,虽然丹朱小姐没有跟咱们府来往,但咱们今晚能吃烤羊啊,您开不开心?”
廊下楚鱼容披着黑衫站着,哦了声:“开心啊。”
王咸嘿嘿笑,开心什么啊,去丹朱小姐那里装可怜,意图让丹朱小姐来探望关怀,但女孩子快刀斩乱麻的用另一种办法解决问题,根本不理会他!
王咸袖子轻轻一甩,吟唱:“一腔心思空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