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yta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笔趣-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跨江出兵鑒賞-8b7mv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士兵们将一名换了女装的男子抓了出来,尽管他还施了粉黛,但他瘦长的脸庞上尚未刮去的胡子出卖了他。
士兵将刘辟揪在郭宋面前,向郭宋禀报道:“此人混迹在一群宫女中,有宫女告发了他,说他就是刘辟。”
江陵县令武弘蕴低声对郭宋道:“回禀殿下,此人正是刘辟!”
刘辟此人又惊又惧,他猜到眼前之人便是晋王,连忙跪地磕头道:“我愿做殿下之奴,恳请殿下饶我一条狗命!”
郭宋摇摇头,“你本来是有机会不死,但你自己放弃了,既然你决意抵抗,那就该承担相应的后果,我留你一个全尸,拖下去,缢杀此人!”
“殿下饶命!”
“殿下饶命……呜!呜!”
刘辟的狂喊声嘎然停止,他的嘴被堵住,士兵们将他拖了下去,用一条绳子很快便将他勒死了,他的两个儿子也已死在乱军之中。
这时,水军主将罗紫玉带着一名大将匆匆上前,他单膝跪下行一礼道:“启禀殿下,荆州水军副将张克诚杀死主将刘襄,率五千水军和数百艘战船归降!”
郭宋大喜,他现在最看重水军和战船,这不仅仅是要攻打泉州那么简单,还涉及到他将来很多远大的抱负。
“张将军何在?”
张克诚连忙上前,单膝跪下道:“浑瑊大将军麾下小将张克诚参见摄政王殿下!”
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刘辟的手下,郭宋明白他的心思,便点点头道:“将军忍辱负重至今,受委屈了!”
张克诚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哽咽着声音道:“感谢殿下理解,小将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我相信一定会有将军大展宏图的机会!”
张克诚现在还不到四十岁,正年富力强,十年后,他率领十万水军登陆日本国本州,桓武天皇投降,张克诚被天子郭宋封为宁国公、冠军大将军,他的人生也到达了顶点,这是后话不提。
天渐渐亮了,张云也押着数千逃亡敌军回到江陵城,这是昨晚的守城士兵,他们开南城门逃出,跑出十几里后便被张云率领的一万军队拦截,全部投降。
江陵郡王府已清理干净,郭宋正在王府内视察仓库,在成都时,他就发现霍仙鸣的财富少了不少,黄金和白银都没有了,只剩下钱在宝元柜坊内,据宝元柜坊说,黄金和白银已被霍仙鸣秘密送走,去向不明,郭宋就怀疑霍仙鸣先一步把黄金白银送到外甥刘辟这里。
现在被证实了,江陵郡王府的地下仓库内发现了属于霍仙鸣的大量木箱,里面装满了黄金白银,初步估计黄金在五十万两,白银在三百万两左右,这就和宝元柜坊的帐对上了。
郭宋站在城堡上,远远望着士兵们将一只只大木箱从地窖里抬出来,这时,行军司马陆展匆匆走来,他身后跟着几名士兵,还有一名白衣少年,他手中拎着两只笼子,里面是两只信鸽。
“殿下,鸽奴找到了!”
陆展指着身后少年道:“这孩子就是鸽奴,昨晚吓得躲起来了,刚刚才找到,他专门负责刘辟的信鸽管理。”
少年连忙跪下磕头,郭宋见他也就十五六岁,便问道:“你手中两只信鸽是专门送给马燧的吗?”
“是的,是马燧年初送来的两只信鸽,一只是送到巴陵县,一只是送去长沙县。”
郭宋点点头,对陆展道:“你立刻以刘辟的名义写两份求救鸽信,同时发往巴陵和长沙。”
“卑职明白!”
超時空垃圾合成系統
陆展行一礼,带着少年匆匆去了。
晋军在攻占江陵县后便封锁了消息,他们布下了陷阱,就等马燧落网。
郭宋随即令道:“命令货船加快速度运送战马!”
……….
大江上,两百艘大船从长江北岸将一船船的战马运到南岸,三万匹战马从江陵北岸码头上船,走直线到对岸的江陵城,航程很短,这种水上运送对战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而与此同时,长沙县的湘江东岸,一万大军已整装待发,老将马燧骑在一名神骏的乌骓马上,目光深邃地望着西岸,就在一个时辰前,他接到了刘辟的求救鸽信,数万晋军渡过长江攻打江陵,刘辟愿以十万贯钱和二十万石粮食为报酬,恳请他的支援。
其实刘辟即使不给钱粮,马燧也会出兵救援刘辟,不仅仅是因为他和刘辟达成了军事互助契约,更重要是,他和刘辟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刘辟完了,距离他灭亡也不远了,郭宋基本上统一了长江以南,不可能留自己一根钉子不拔。
如果是在二十年前,或许马燧会投降朝廷,但他现在已经六十余岁,老而顽固,他认定的事情,就很难听别人的劝告。
根源是出于他对郭宋的反感,虽然长安又成立了新朝廷,太后也在长安,但马燧认定了郭宋是窃国大盗,他绝不愿意为了这种人效劳,更不愿屈服他的淫威,也正是这种顽固,使得太后几次宣召他入朝,他都要么一口回绝,要么不理睬。
愛上壞壞女上司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老将军,浮桥已经搭建完成!”
功勛(四) 綠窗幽夢
马燧点点头,回头对一名参军道:“通知华容县孟将军,令他同步进兵!”
“遵令!”
天龍神主
参军行一礼,返回县城发鸽信去了。
马燧战刀一挥,喝令道:“大军出发!”
一万大军踏上了浮桥,浩浩荡荡向湘江对岸杀去…….
与此同时,另一支一万大军也在大将孟季嗣的率领下,从华容县出发,沿着长江南岸杀向江陵城。
在湘江西岸一片低缓的丘陵上,一支斥候骑兵远远眺望着正在渡过的湘江大军,当大军踏上湘江西岸时,斥候骑兵队立刻调转马头,向西北方向疾奔而去。
从长沙县到江陵城要走五天左右,但从华容县到江陵只要两天的行程,马燧也主要担心自己路程太远,救援不及,所以他分兵两路,华容县的军队能够先一步抵达江陵。
不成壹便成零 慕容俠
但这样风险也大,主要容易被敌军各个击破,当然前提是晋军知道他们的计划,而他们的计划只有五名军队高层官员知晓,就连刘辟也不知道自己在华容县安排了一支军队。
正因为行事隐秘,马燧并不担心晋军会知道自己的计划,马燧这辈子能看透敌军的排兵布阵,但他却看透不了人心。
他对贺铨的信任最终使他走向了末路………
车骑将军杨苗率领两万大军从江夏出发,乘坐百艘大船浩浩荡荡向巴陵县驶来,他们是在夜间抵达巴陵县,大军上岸后迅速集结,随即在杨苗的率领下向巴陵县城北方向赶去。
蒋莘这几天心中压力很大,按照他和贺铨商量的计划,他安排了十几名手下轮流在北城头上当值,关注着客栈掌柜的信号。
一更时分,正在熟睡中的蒋莘被一名随从推醒,“将军,城外有信号了!”
蒋莘一下子坐起身,他估计这两天就会有消息了,所以睡觉衣服也没有脱,他穿上鞋便向城头上奔去。
在城头上看得很清楚,一里外的旷野里燃起了三堆火,但并不是说燃起了信号就要立刻开城,计划不是这样,应该是由贺铨来开启城门,这是贺铨坚持要求的。
蒋莘立刻让手下也点燃三支火堆,他正要去通知贺铨,没想到贺铨已经匆匆赶来了,他也得到手下的禀报,知道从江夏过来的大军到达,便急忙赶来。
“贺将军,现在开启城门吗?”
蒋莘目光严峻地望着贺铨,现在是关键时刻的考验了,如果贺铨翻脸,自己将性命不保。
事实上,蒋莘也很提防贺铨,他命令手下关注着贺铨军队的调动,如果贺铨翻悔或者在欺骗自己,那他一定会秘密调动军队,准备伏击晋军。
但贺铨并没有调动军队,那就意味着,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按照原计划行事。
贺铨缓缓点头,喝令道:“开启城门!”
城门缓缓开启,吊桥放下,蒋莘命令士兵挥动火把,不多时,两万大军出现在城下,在大将杨苗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列队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