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sj8人氣都市小说 超級生物兵工廠笔趣-第665章 再見錢掌櫃-j6jij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就看见,陈安安瞪了眼赵布祝,不过一想到对方是赵奔三的表弟,就有些无奈的开口问道:“大师,您在帮我画一副吧,我刚开始让您画的是朱一品未来的夫人,您怎么画杨老实的老婆了?”
正在猛吃的赵奔三听见这话猛的停下,艰难的把口中的肉块咽下,又是猛灌了一大口茶水,这才开口忽悠道:“这个……那个陈小姐啊,不是我不给你画,实在是这种事情要讲究缘分,你看那杨老实,就算他不了,我沟通了鬼神之后,也能未卜先知。”
“那是那是……大师您本事通天……”
旁边的陈安安急忙附和,不过紧接着便又是开口想要求赵奔三再画一副。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走进医馆的林寒听见身后又脚步声传来,结果回头一看,就看到客栈里的众人正呼啦啦的都走了出来,看那样子,显然是准备亲自来看一看赵奔三的。
这现在要是让众人都跑过来,那赵奔三可就马上要现行了,自己刚想到的计划也跑汤了啊。
心中一动,林寒伸手弹出几道气劲,瞬间扑灭医馆中的几盏蜡烛,眼看医馆大堂内烛光一暗,林寒便身形一闪,化作道道残影,瞬间裹挟住赵奔三,就直奔医馆的后院而去。
而身后,还留下陈安安和赵布祝的惊呼之声。
到了后院深处,林寒才放开赵奔三,而此刻的赵奔三,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等到看到自己眨眼之间就到了后院的时候,赵奔三顿时就怂了!
这样的本事,可是比他那些弄虚作假的本事强的太多了,说是一息之内取他性命,恐怕都是易如反掌。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毫不犹豫的,赵奔三就急忙求饶了起来。
只不过当他借着月色看到是林寒了之后,赵奔三才算是略微放松了一点,通过陈安安和赵布祝,他知道林寒只是同福客栈里的一个小杂役。
定了定心神,赵奔三才急忙开口问道:“这位……什么兄弟,你找我,是想要……”
话刚说到一半,林寒就默不作声的取出旁边烧火用的还没劈成柴的一块水桶粗的木头,也不多说,手中寒光一闪,一股冰冷至极的气息就猛然划过。
以你余生,換我余情 堇年淚
咔嚓!_兴声轻晌,木头就应声而断,此刻在皎洁月光之下,露出齐刷刷的截面。
这一手瞬间把赵奔三给震的不敢说话,只能是恐惧不已的看着林寒,甚至于牙关都开始咯咯打颤,生怕林寒一言不合就杀了他。
而这边的林寒,看到自己的恐吓有了效果之后,才微微一笑,开口低声道:“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听到没有!”
“好!好!好!”
赵奔三犹如小鸡啄米,急忙点头。
林寒看到赵奔三的举动,也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在赵奔三的眼前晃了晃,随后才开口笑道;“这件事情,谁也不许说,做好之后,还有好处!”
看到那明晃晃的银子,赵奔三心中的恐惧瞬间就全部消退,眼中也只剩下那一锭银子。
他只是个山村里招摇撞骗的骗子,平日里能骗到吃喝,就已经是极为满足了,何时见过这样的雪花银?
而更让赵奔三惊愕无比的是,林寒竟然把银子塞到他手里,开口低声道;“你过来,我给你说待会怎么画!”
赵奔三一愣,不过瞬间明白了林寒的意思。
錯嫁之邪妃驚華 惜梧
看来林寒早就知道他根本就是弄虚作假,故而此刻才特意来点拨他的。
而到了先前,客栈里的一众人也到了天和医馆的前堂,陈安安和赵布祝等人也重新点起了蜡烛,正在奇怪着赵大师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看到大堂客栈里的众人,悄然回到了大堂躲在了一边的林寒指着不远处的佟湘玉,开口吩咐道:“那是我们客栈的掌柜,待会她如果让你画意中人,你就照着那个人画!”
“哪个?”
赵奔三有些疑惑,不过跟着林寒的指点,却瞬间看到了老白……
“记住了没有?”
林寒开口冷声问道。
而赵奔三则是死死攥着银子,连忙点头道:“好说!好说!大侠您放心!”
林寒这才是满意的点头,又是指着吕秀才和小郭,开口道:“他们两个,不管是谁让你画,你就画其中的一个!”
“这位姑娘英气勃发,那位公子儒雅不凡,在下记住了记住了!”
赵奔三闻言连忙点头。
作为一个骗子,记住每个人的特征并且加以利用,原本就是赵奔三最为擅长的,此刻被林寒这么一提点,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而另一边,林寒则是最后指向柳若馨,低声道:“如果她让你画……”
刚刚说到一半,旁边却忽然传来老邢的声音:“小寒,赵大师呢?这位就是吗?”
林寒一愣,他这边心急之中,只顾着和赵奔三交代,却忘了留意周围,结果正好被四处参观的老邢看到了!
有些无语的看了眼赵奔三,林寒使了个眼色,开口笑道:“是啊邢叔,这位就是赵大师!”
赵奔三也瞬间明白过来,林寒交代的事情,无非就是4.5撮合佟湘玉和老白,还有小郭和吕秀才,至于最后说的柳若馨,林寒却没有交代完……他也有点拿不准了。
而此时看到老邢满脸热切,赵奔三也急忙直起身子,轻咳了两声,这才看向老邢,满脸的仙风道骨,开口傲然道:“这位兄台是?”
林寒有些郁闷,但是由不得不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开口低声道:“大师,这就是我跟您说的,他们想来让您算一算!”
赵奔三微微点头,这才踱步到前堂,看到陈安安和赵不祝的疑惑,赵奔三急忙圆场道:“方才我有些三急,故而不小心施展出秘传法术,见谅!见谅!”
这一句话,让陈安安和赵布祝都是惊讶无比,这两个人也压根就没有怀疑,反而是双眼冒星星的更加崇拜赵奔三了。
而另一边,赵奔三则扫视了一圈跑过来凑热闹的客栈众人,心中却把刚才林寒交代的话重复了一遍,生怕自己记错了。
“大师,那啥,我们都想来让您给我们算一算!”
这时,旁边的李大嘴突然开口问道。
赵奔三面色淡然的“嗯”了一声,随后看了眼好奇的客栈众人,开口悠然道:“咳,这个……我的铁笔神算,可不是谁都能够算的,缘分不到,就像这位安安小姐一样,是没办法的……”
众人都知道先前的事情,在看到赵奔三此刻的这一副做派,也都感到有些疑惑。
不过旁边的林寒却开口笑道:“掌柜的,快问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劝动赵大师的!要不然,他平时可就只画一副的!”
听到林寒的话,旁边的小郭则12是满脸笑意的推了一下佟湘玉,就把佟湘玉给推了出来。
有些惴惴的看了眼周围的众人,佟湘玉才尴尬的开口道:“别瞎胡闹,我还没想好算什么呢?”
只不过旁边的赵奔三却忽然闭上眼睛,做出一副请神的姿态,片刻之后,忽然睁开眼高喝道;“拿笔墨来!”
一侧的小童一听赵奔三的话,就急忙取出笔墨纸砚,而赵奔三则是深深的看了眼老白,就开始画了起来。
一看到赵奔三什么都不问就画了起来,佟湘玉顿时就急了,急忙开口问道:“大师啊,额还没有想好问什么呢!”
赵奔三则是默不作声,心里却忍不住的有些发愁。
baby喪屍 可憐沒人愛
这林寒就交代了问姻缘的时候让他画老白,别的也没说什么啊,这要是让佟湘玉去问未来财富之类的,他赵奔三岂不是一下子就露出马脚了?
心中无数念头闪过,赵奔三的脸上已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轻笑道:“问什么?问问你自己的心,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黑道(下) 何頓
这一句话,可是把佟湘玉给绕的头晕目眩的,愣了片刻,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额……额就想知道额夫君长的什么样子!”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看向老白,老白则是有些无语的开口道:“别看我啊,我又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老白还轻哼了一声,看着赵奔三低声道:“再说了,哪有人能够未卜先知?我看啊,他也就是个江湖骗子……”
一听老白的话,旁边的陈安安和赵布祝顿时就不乐意了,当即就想要阻止老白继续说下去。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另一边的赵奔三忽然大喝一声,啪的一声把手中的笔放下,开口大声道:“成了!”
众人都是一愣,这边佟湘玉才刚刚问完,这就画完了?
旁边的小童则是急忙上前,吹干墨迹,就把画卷展开,放在众人面前!
那画卷之上,赫然就是老白的样子,虽然有些许不同,但是任谁都能够看出来,不管是眉眼口鼻,还是身形姿态,都与老白别无二致。
“白大哥!”
林寒原本就知道这些,此刻更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老白。
旁边的李大嘴更是撞了撞老白的肩膀,低声笑道:“好家伙,这下你可得承认了吧!”
此刻的老白,则是一脸的懵逼,更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赵奔三,开口惊讶道:“这……这怎么可能……”
老白和佟湘玉之间的情愫纠.缠,客栈里谁都知道,也不是秘密,可是这赵奔三,却是第一次见到他啊!
“哎呀!羞死人咧!”
也正是在老白发愣的时候,另一边的佟湘玉捂着脸,就跑了出去。
一时间里,众人都是感到无比的神奇,对于赵奔三的神笔铁算,也都不在怀疑。
“这也太神奇了吧!”
旁边的小郭看了看那画好的画,忍不住的赞叹着。
而此时一旁的吕秀倒是有些意动,只不过却兀自还在嘴硬着:“子不语怪力乱神,怪哉,怪哉……”
“得了吧你!”、旁边的李大嘴看到吕秀才明明想要去算,还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就急忙热切无比的上前两步,开口问道:“那啥,大师啊,您给我也算算呗!我也想看看我的意中人是什么样子的!”
赵奔三则是斜眼看了看李大嘴,随后才摆手轻哼道:“无缘之人,不算!”
一句话,让李大嘴瞬间无语,正想要狡辩几句,赵奔三的目光却忽然落在小郭身上,开口笑道:“姑150娘英武不凡,要不要来算一卦?”
“啊?我?”
小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奔三,当即愣了一下便开口高兴的道:“好呀好呀!”
赵奔三则是微微一笑,微不可查的瞄了眼林寒,却看到林寒满意的点头。
有女不凡 希行
而另一边的吕秀才,则是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小郭,低声开口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郭芙蓉未来的夫君是什么样子的!”
小郭冷哼一声,先前他们两人闹别扭,现在可正在冷战着呢,此刻听到吕秀才的话,小郭顿时就冷笑道:“我的夫君,那一定是英武不凡腰缠万贯,怎么着也比你这个额酸秀才好上一万倍!”
吕秀才给气的直咬牙,却偏偏是毫无办法,只能看着赵奔三做法。
而赵奔三自然又是一番装模作样的请神,没多久之后,就再一次的挥笔,没多久,吕秀才那一副酸酸的模样就跃然于纸上。
这一幕,反而是让在场的众人都是愣住了。
而小郭也有些哆嗦的提着画卷,急忙开口道:“大师,您是不是画错了?这……我……他……我们才刚分手啊!”
赵奔三精于人情世故,哪里还看不出来这是小两口吵架,在加上先前林寒那明摆着撮合的意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赵奔三也猜出了个大概。
就看见此刻的赵奔三,就摸了摸下巴轻笑了一声,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着小郭开口说道:“天下大势……哦,天下夫妻,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听到这种话,小郭瞬间就无语了,回头看了眼吕秀才,却发现吕秀才虽然一副傲然的样子,但是眼底深处的欣喜之意,却是掩盖不住的。
“呸!什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
小郭轻啐了一声,不过却也没有把画卷扔掉,只是提着画卷红着脸就回到原位,不时还恨恨的瞪了吕秀才两眼。
“秀才!可以啊!”
神級裝逼系統
旁边的李大嘴原本还因为赵奔三不给他算感到有些闷闷不乐,此刻看到小郭未来的夫君竟然是秀才,顿时就忍不住的挤眉弄眼。
吕秀才则是嘿嘿一笑,看着小郭轻咳了两声,随后才笑道:“有些人呐,明明是上天注定,还偏偏不承认!”
“上天注定?那就把你的天撕烂了,让你注定去!”小郭气恼。
吕秀才被损了面子,哪里肯罢休,当即就是又还嘴回去。
只不过这边两人吵闹着,剩下的陈安安和李大嘴等人,可都是被赵奔三露的这两手给彻底的震惊了。
不管是老白和是吕秀才,亦或者是佟湘玉和小郭,先前可都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赵奔三的,别的不提,单凭对方一下子就能够画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就足以让众人震惊了。
这可是第一眼见面,佟湘玉和老白情投意合尚且不提,但是小郭和吕秀才这几天闹别扭,可是水火不容的。
而此刻有了赵奔三的画,小郭和吕秀才虽然仍旧是吵的不可开交,可是谁都能看出来,两人其实都是极为欢喜的。
倒是柳若馨,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小郭和吕秀才,随后才上前几步,开口问道:“大师,你能不能在算一次?”
赵奔三原本刚刚完成林寒交代的任务,正准备拒绝,只不过一看到是柳若馨,就瞬间有些不淡定了。
这可是林寒交代的最后一个人,只不过当时林寒话说了一半ap,就被老邢给打断了。{此刻无奈之中,赵奔三也只能求助于林寒……u纟而林寒则同样是有些无语,他原本想要让赵奔三在给柳若馨算的时候画上自己,只不过谁也没想到,会被自己邢叔给打断了。
到了现在,也只能看赵奔三的悟性了,朝着赵奔三挤了挤眼,林寒就急忙恢复正常。
无他,不光是柳若馨,就连老邢也都看过来了,如果林寒暗示的更明显一些,恐怕就要被拆穿了。
而另一边的赵奔三,则是快要哭了,林寒挤了挤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完全都不明白啊!
偏偏此刻柳若馨再次追问,让赵奔三不得不回应:“那个……这位姑娘,我这法力剩下的也不多了,你……想问点什么?”
柳若馨看到赵奔三答应,心中一喜,却指着林寒开口道:“我想知道,他未来的夫人是什么样子的!”
微微停顿之后,柳若馨才再次开口道:“我想这位小兄弟既然能够请的动您,肯定是和您很有缘吧……”
一句话,就堵死了赵奔三拒绝的借口。
“……”
赵奔三瞬间无语,林寒也是满脸黑线。
他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到柳若馨竟然是问他的……不过想来却也是,柳若馨这么在乎林寒,逮着这样的机会,自然是想要看一看她是不是和自己是天生的一对,而且看她的那一句小兄弟,很明显的就是一点不给赵奔三投机取巧的意思。
“这……这……”
赵奔三呐呐不言,有心想要去看林寒,却发现林寒此时也是满脸无语,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提示。
鬼夫大人別太猛 塗山妖君
偏偏现在他依旧连续算对了两次,这要是算不出来,恐怕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主要的是本来赵奔三是想将林寒和柳若馨之间画到一起的,但是刚才听到柳若馨的称呼林寒时的称呼,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
心中一横,赵奔三就闭上眼睛,再次开始装出那一副请神的样子来。
只不过这一次,不光是他心里没底,就连林寒,也同样是心里没底了。
此刻场中的众人,除了先前因为害羞而跑出去的佟湘玉之外,全都是屏息凝神的看着赵奔三。
众人都知道林寒和柳若馨的关系,也都知道柳若馨这么一问是为了什么。
只不过赵奔三却全然不知,先前林寒说了一半,他又不是真的未卜先知,再加上刚才柳若馨特意装出的陌生,赵奔三又怎么可能真的知道柳若馨和林寒的事情。
此刻的赵奔三,一想起刚才林寒那一手聚气成冰的功夫,就忍不住的感到颤栗,更何况,当时林寒挥刀劈碎那巨大的木块,可是把赵奔三的心肝都差点吓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