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lh8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尋唐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四十章:逆轉分享-wvxhf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鼓声响起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深陷在迷雾之中的巨大的血肉绞盘。所有人都在向着这个地方集中。
这场大雾帮了李睿的大忙。
被突然袭击的吐蕃兵,在浓雾之中完全失去了建制,而唐军却依靠着彼此之间预先设定好的联络方式,还勉力保持着彼此之间的联系,就是这小小的一个区别,便让吐蕃军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曼格巴的应对,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以身为饵,强行聚兵,固然是将其本身置于了巨大的危险之下,却也给了所有的士兵一个明确的指示。当越来越多的吐蕃兵聚集到一个小范围的区域之内之后,必然会有更高级的军官们将这些士兵组织起来,形成一些有效的抵抗。
事实之上,李睿已经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出现在他周围的吐蕃兵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成建制的队伍也越来越多了。
如果现在大雾突然散去的话,李睿确信自己会陷入到巨大的麻烦之中,因为他的敌人会发现他的底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大。敌人信心的增强,对于己方来说,就是巨大的危险。
自己还是小瞧了曼格巴这样的将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稳住了前营,并且让乱成一团的中军慢慢地恢复了秩序,此人,也不愧是吐蕃的名将之一。
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掉曼格巴。
鼓点传来的声音就在前方,而在李睿的前面,一队吐蕃兵在一名百夫长的带领之下,正疯狂地扑了上来。或者他们也知道,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他们的统率,吐蕃在这里的都副元帅曼格巴。
“杀光他们!”李睿抬起手中的骑弩,嗖地一声弩箭飞出去,那名百夫长惨叫一声,仰天跌倒在地上,李睿一提马缰,战马向前窜去。
十年生死茫茫 初曉
笑傲都市
有微风吹来,雾淡了一些,李睿已经依稀看到了那面在雾中飘扬着的大旗。
毛峰看到了曼格巴。
那面大旗之下,曼格巴挺着大刀,直挺挺地站在哪里,距离他,最多还有二十步。但这二十步,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吐蕃武士。
毛峰回头,自己的五百部下,此刻还剩下的,不过百余人了,便是这百余人,此刻也都被这里的吐蕃兵团团围住在厮杀。而跟在自己身后的,不过十几名兵卒。
“宰了曼格巴!”毛峰嚎叫着举起了手中宛如锯齿一般的大刀,奋力向前冲去,在他身后,两名唐军将身上最后两枚手雷努力向前扔去。
几名吐蕃兵手执盾牌一跃而起,将手雷格开,曼格巴身边多出了数面大盾,将其护得严严实实。爆炸声响,吐蕃兵被炸得惨叫连连,但他们挤得太紧,即便这两枚炸弹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队形却并没有因此而散乱。
毛峰一头扎向了眼前的吐蕃军阵。
一刀自侧面而来,砍在了甲胄之上,甲胄裂开,鲜血迸溅,毛峰想也没想,反手一刀削出,便将一名吐蕃兵的脑袋给削了下来。他身上盔甲的防护程度显然超过了对方的想象,一刀得手的吐蕃兵还在诧异于竟然没有砍死对手的时候,自己的脑袋却先没有了。
重生汽車王國 坑爹的小魚兒
数柄长矛在这瞬息之间捅了过来,毛峰避开了两根,但来自侧面的一矛却从胁下盔甲的接缝处深深地捅了进去。毛峰仰天大吼了一声,丢掉了手中的破刀,两手握住了枪杆,狂吼声中,竟然将那名吐蕃兵给抡了起来,一个旋风般的抡转,将那名吐蕃兵砸向了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
毛峰的悍勇终于让面前的吐蕃兵变色,他们不由自主地后退了数步。毛峰再向前三步,又是几柄长矛从正面刺出,破开了他的甲胄,毛峰顿在了原地。全身的力气,飞快地流逝。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圆瞪着双眼,看着离他已经很近的曼格巴,毛峰抬起血淋淋的手,指着曼格巴,哈哈大笑:“曼格巴,你要死了!你要死了。”
征服者聊天群 將雀
又一支长矛狠狠地捅了过来,毛峰呃了一声,低下头,瞪着涌出的鲜血,喃喃地道:“老子的卡五星儿,老子和了,大牌。”
曼格巴毛骨悚然,这一瞬间,只觉得浑身上下,似乎都有无数的毛毛虫在爬行着。对面的那名唐将在吼出最后这一句话之后,脑袋已经垂下毫无疑问是已经死了,但是这最后的一声吼,却又将他拽回了当初在甘州的那些残酷的战事之中。
眼前的这支军队,分明是一支正规的大唐军队,哪里是什么农奴军。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大唐的正规野战部队,而且还是从自己的身后来的,在后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曼格巴的脑子中一时之间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知道,眼前这员唐将的临死诅咒,并不是虚言恫吓。
因为另外一支唐军已经杀到了眼前,正顺着刚刚被打开的裂缝里杀了进来,更让他胆寒的是,无数的黑乎乎的手雷带着哧哧燃烧的引线,正在落向自己周边的队伍。
李睿赶到了。
李睿目睹了毛峰最后的死亡过程。
这让他愤怒得几乎要爆炸了。
毛峰是他麾下最悍勇的将领,是他亲如手足的弟兄,现在却死在了他的眼前。
曼格巴的身边,本身就只有数百名亲兵聚集在一起,战事之后,他当机立断地擂响鼓声,又聚集了数百名左近的吐蕃兵,但在毛峰的冲击之下,伤亡惨重,虽然全歼了毛峰麾下的唐军,但李睿的适时杀到,却又让他所有的努力全都付之了流水。
完整的军阵在手雷无情攻击之下,瞬息之间便毁于一旦,稀疏的阵容再也无法抵达唐军的第二波冲锋,看着纵马冲锋而来的李睿,曼格巴亦是挺起了长刀,迎面冲向了李睿。
两人的战马都无法提速,在狭窄的区域内甚至无法互相避让,两人的刀枪相交的一瞬间,无数的火星溅起,李睿丢掉了手中的长枪,一跃而起,竟然窜到了曼格巴的战马之上,曼格巴也只能丢掉了手中的大刀,与李睿在马上扭打到了一起。
沉得的身躯坠在了地上,两人在地上翻翻滚滚地如同地痞流氓一般地打斗着。
时间转瞬即逝,对于扭打的两人却是活着与死去的差别,块头比李睿要大上一圈的曼格巴将李睿压在了身下,抡起拳头连揍了李睿好几拳,正准备最后一拳将眼前的这个唐将的脑袋打碎的时候,整个人却僵住了。
李睿咧开嘴狞笑着,右手一柄黑沉沉的匕首从曼格巴胁下的盔甲接缝之中插了进去,狞笑着,用力地转动着匕首,曼格巴大声惨叫着,抢起的拳头重重落下,李睿猛然偏头,轰的一声,拳头砸在了耳边的地上。
李睿猛然抽出了匕首,他的左手向上抬起,顶起了曼格巴的头颅,右手反握着匕首,猛然划过。
血泉水般地喷了出来,浇了李睿满头满脸。
曼格巴是马上悍将,但李睿自小训练的更多的却是这种贴身的小巧格斗,这也是双方甫一交手,李睿立即放弃了与对方在马上交锋而是扑到了对方的马上与对方近身缠斗的原因所在,哪怕对方的块头比自己大得多。
李睿的脑袋始终是清醒的,他总是能在最危急的关头,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个点并能充分应用。
一跃而起的李睿,割掉了曼格巴的头颅,大声吼道:“曼格巴死了!”
风大了起来。
蓦然之间,一缕阳光钻透了雾蔼,照射到了大地之上。
片刻之间,无数的光线射了下来,大雾似乎在大家就只眨了一下眼睛的瞬间,便消答得无影无踪。
整个战场清晰地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李睿就站在曼格巴的主将大旗之下,手里,却是提着曼格巴血淋淋的脑袋,一名唐军抢步上前,挥起大刀,手起刀落,曼格巴的主将旗帜飘然落地。
如果说在曼格巴死前,双方还是处在一个胶着的状态之下,吐蕃军队虽然在混乱之中损失极为惨重,但他们还是在拼命地抵抗,因为主将旗还在飘扬,战鼓还在擂响。
但此刻,曼格巴死了,主将旗倒了,吐蕃兵的拼死抵抗在这一霎那,便告崩溃。
大约还剩余下来的两千唐军集结了起来,向着人数更多的吐蕃兵发起了气势如虹的冲锋扫荡。
吐蕃兵们向着前营方向涌去。
全能煉氣士 牛肉燉豌豆
后营完了,中军也垮了,但现在,吐蕃兵的前营还是完整的,他们还在与来自城内的敌人缠斗着。
前营将台之上,正在指挥作战的代恩措巴猛然回头。
他听不到中军方向传来的战鼓之声。这一回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浓雾没有了。
太阳出来了。
他清晰地看到曼格巴的大旗倒下了。
他看到中军士卒正在被唐军驱赶着向他的前营奔来。
網遊之暴力狂醫 一片紅塵
他如坠冰窖。
完蛋了。
代恩措巴放弃了正在与薛仁忠唐得功交战的部队,率领着余下的数千军卒退回到了营垒之中,用强弓硬弩拒绝了败退下来的中军溃兵,任由着他们在营外被唐军骑兵逐一歼灭。壮士断腕,他不如此做,迎接他的将是全军覆灭。
可即便如此,他又还能坚持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