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xn5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閲讀-8hrp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倘若说,第一轮射击之后。
突厥人心里生出了恐惧。
可显然,他们是没有想到,第二轮射击会在如此棉密的情况之下,继续开始了!
对于他们而言,这几乎是他们无法理解的事。
他们不是没有遭遇过远程的攻击,譬如那步弓手的轮射。
可实际上,步弓手的射击不过是一两轮的箭雨而已。
而这些未知的武器,却让突厥人有一种无异伦比的恐惧。
砰砰砰……
又是一轮射击。
在前的突厥射手们,又是一片片的倒下!
双方的射击……实在是太近了。
手機(劉震雲) 劉震雲
以至于……步枪的杀伤,已到了最大的程度。
而一旦有人落马,受惊的战马便疯了似的乱窜。
戰國大召喚 黑白隱士
而乱窜的战马,往往又与其他战马相撞在一起。
骑兵在冲击时,其实是并不畏惧伤亡的,冲锋陷阵一定会有所伤亡!
他们最害怕的,恰恰是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尤其是战马受了惊,受了惊的战马便会在万马奔腾之中不受控制的乱窜。
于是,许多的战马撞击在一起,在最后的冲刺时刻,对于马上的人而言,几乎是致命的。
而一旦混乱开始,这种混乱,便渐渐开始蔓延开来,越来越多的马撞击在一起。
使的原本一往无前的铁骑,陷入了泥沼一般。
可怕的是,火枪的声音还在继续!
阿史那恩哥的死……更是一下子让人心沉到了谷底里。
那汉儿口里喊出的射击音符,就宛如催命符一般。
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
修神外傳 小段探花
砰砰砰……
无数的弹丸飞射而出,又继续无数人倒下!
虽然只是前装枪,可实际上……因为配备了通铁条的缘故,所以火药的装填速度,比原始的火枪要快了许多倍。
第三列射击完毕,第一轮则又立即填补……
许多人的火枪枪管,已是滚烫了。
硝烟弥漫在车阵里。
起初,人们是畏惧的。
可当枪声响起,见一个个突厥人落马,工人们的心终于定了。
他们如自己平日操练时一样,此时觉得自己脑海一片空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思想,却是机械式的依靠着条件反射,快速地完成一个个步骤。
心里定下来后,现在所做的,渐渐的让他们感觉和平日里做工,没有任何的分别了。
而就在此时,已开始有突厥人几乎要勒马冲了进来。
可是战马却被横在眼前的马车所阻挡,马和车撞击在了一起,无法越过车的马失蹄,于是马上的人在失控下被飞快甩出。
而前方的枪声依旧在大作。
“砰砰砰……”
一次次的射击,不断的收割着血肉。
工人们甚至没有瞄准可言,只需要抬起枪,朝着一个方向射击而已。
于是,落马的突厥人越来越多,失去了主人的受惊战马似乎也开始泛滥成灾,它们似乎对于枪声,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于是,那些战马疯了似的乱窜,这就无可避免的给后队的冲击,造成了巨大的障碍!
许多突厥骑兵,根本不是被火枪打死的,而是策马狂奔的时候,突然见一匹受惊的马突然窜到自己的面前,两马失控下相撞,这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人,下一刻,便已摔下马去,而后……后头无数的马蹄踩踏而过。
在混乱之下,不少人马相互践踏起来。
火枪造成的战果,开始不停的拉大。
而在车阵之中。
一个家伙……已引燃了一个炸药包。
这玩意,本是工地上用来开山炸石之用,因为要采石而铺垫路基,所以药量比较大一些,而且格外的沉重。
而这家伙……显然是精挑细选出来的。
此人名叫王大胆。
王大胆之所以叫王大胆,自然是因为他胆子比寻常人大的多。
此时,王大胆龇牙咧嘴地看着前方,在乱枪声中,竟也不理会那些突厥人的喊杀,抱着十几斤重的火药包,在陈正业保证加工钱之后,便趁着火枪轮射的间隙,猛地一窜,一下子跃到了前头马车的障碍上。
如此……便可居高临下,而此时……他几乎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突厥铁骑,距离自己仿佛在咫尺之间一般。
若是一般人,估计已经吓得不敢动了。
而王大胆则是嗷嗷大叫一声,接着飞快地将燃了引线的火药包直接投掷了出去。
此后……人滚下车,直接卧倒。
身后,又是一阵乱枪。
在这刺鼻的硝烟之中,黑烟滚滚,王大胆不可避免的给呛得咳嗽,还好他下意识地抱着脑袋,匍匐在地上。
可老半天,居然没动静,于是他皱着眉头撅着屁股,抬起头来想看看……
可就在此时……
那前头密密麻麻靠近了车阵的突厥铁骑,本是疯了似的赶至车阵前,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时……
轰隆一声巨响……
突厥人彻底的懵了。
火光一闪,仿佛有巨大的火球升腾而起,紧接着,一声爆炸,瞬间让战马再无法受到控制,许多被炸飞的人,直挺挺的飞出。
黑火药的威力,完全借助于它的药量。
这等开山炸石的火药包,威力不小,虽然里头没有掺杂铁钉之类缺德的玩意,可这爆炸的动静实在太大了。
尤其是火光冒出来。
几乎所有突厥人都懵了。
没见过这样的阵势。
迎着巨大的伤亡和火枪,这些崇尚武力的突厥人尚且还觉得并不可怕。
可一旦遭遇了这么个玩意,心里的防线顿时失守。
虽然火药包带来的伤亡并不大,可是给与马匹的惊吓程度,却是无以伦比的。
一时之间,人仰马翻,相互践踏。
帶著系統穿越:全能財迷妃 六月瘦子
再加上火枪一次次的轮射。
到了这个时候,群龙无首的突厥人,在留下了无数的尸首之后,终于有人开始胆怯了。
他们无法理解,为何分明只咫尺之遥,可横在他们面前,却仿佛天堑一般。
这时候,又是一声声的腾格里喊了出来。
只是……起初的时候,他们是高喊着腾格里气势汹汹的发起冲击,这里的腾格里的意思是,苍天保佑我们凯旋而归。
可现在他们惊慌失措的呼喊着腾格里,其效果,却是跟‘哦买噶’差不多了。
许多人甚至开始惊惧退走。
兵败如山倒。
人一旦丧失了勇气,开始惊慌的高呼偶买噶的时候,哪怕敌人就在眼前,哪怕明知道再往前走一走,或许胜利的天平就要倒向自己一方,可是求生的欲望,还是占据了主流。
他们宁可为了争取生路,而同伴相残,也绝不愿再往前一步了。
到处都是无主的战马,闷着头狂冲。
疯了一样的逃兵,甚至会向挡路的同伴拔刀。
这等践踏的伤亡,是可怖的。
李世民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心里彻底的被震撼了。
他震撼的不是火枪带来的杀伤力。
实际上,火枪的有效射程,至少在这个时代,显然是比弓箭短的,而且杀伤力……其实并没有弓箭那般有效而直接。
他所震撼的是……这些只操练了一段时间的工人们,居然可以短时间的培育成一批训练有素的射手。
这些工人,才组织了多久啊。
若是放在军中,统统都是嫩生生的新兵。
可要知道……在大唐,培养一个可以作战的步弓手,却需要至少两年以上的时间。
因为需要不断的培养臂力,需要反复的进行练习。
射箭是个技术活,绝不是简单开弓就可以做到的。
而在瞬息万变的战场,要求做到一致,就必须是纯熟的射手。若是寻常人,送一柄弓箭到你的手上,你也无法拉开弓弦,准确的射出。
戰神七小姐
还不只如此,步弓手某种程度而言,还算是相对比较廉价的兵种,还有大唐的骑兵,要训练出一个训练有素的骑兵,需要的时间,也在三年以上,你要给他配备足够的铠甲,那么花费就更加的惊人。
只是……最令李世民觉得可怖的是……
这花费了无数时间和钱财操练出来的优秀士卒,尤其是骑兵,在列队形成有效杀伤的火枪手面前,这些速成操练之后的火枪手,便可迅速的使用火枪,击破对方的铠甲,将人打下马来。
大唐最不缺乏的是人。
可是大唐最缺乏的,却是训练步弓手和骑兵的成本。
当初汉武帝击匈奴,几乎是用砸锅卖铁来形容,对于任何一个中原王朝而言,大量的培育优秀的士卒,本身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毕竟,中原王朝的训练成本,和这突厥这般马背上的民族是完全不同的,突厥人天生就是牧人,是骑兵……
可现在……李世民内心彻底的被撼动了。
邪惡上將,輕輕親 流年無語
只是数月时间,甚至不需要日夜操练,就可以直接把一群劳力拉出来,组建一支火枪军马,而且……还能做到战果斐然……
突厥人在一片惊慌中,开始败走。
到处都是尸首,是乱马,是哀嚎,是恐惧!
而与此同时,李世民双目微微阖起。
来不及想这么多了。
李世民这样的人,最擅长的就是抓住战机。
而此时,就是一个机会。
丹帝獨尊
他绝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
他比任何人的嗅觉都灵敏,尤其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
李世民突然双目大张,精神一震,而后……
他一面看向那远处挂着白狼头的旌旗,一面抽出了腰间的长刀,长刀在手,在光线下闪耀着森然的锋芒,他整个人从威严变得杀气腾腾。
随即,李世民大喝:“随朕来……直取中军。”
这是一个狠人。
以至于他说的话,都仿佛带有魔力一般。
早已被他集结好了的数百骑兵,已枕戈待旦。
这些人,有李世民本身带来的禁卫,也有数百个四面八方赶来的牧人。
李世民话音刚落。
他们竟好似是中了邪一般,纷纷拔刀,口里大呼:“喏!”
声音震天!
这是一件极荣耀的事。
有的人仿佛天生就能让人们甘心的陪伴他去送死。
李世民就是这样的人。
李世民又大喝道:“紧跟着朕!”
说罢,他再无犹豫。
随即,他座下的战马如脱缰一般,疯狂的窜出。
于是……后头的骑兵,竟是毫无迟疑,疯了似的狂奔而出。
黃梁一夜情
陈正泰本是观望着战局,如痴如醉。
转眼,却见李世民已带着浩荡的骑队疾奔而去。
他瞠目结舌,愣了老半天,才从口里喊出一句:“不要,不要啊……”
回头……却发现需薛仁贵竟也跑了。
………………
此时,在白狼头的旗帜之下。
主人我想變大 陌子然
突利可汗阴沉着脸。
他是最先知道,自己的兄弟阿史那恩哥阵亡的。
听到那个消息时,他面上没有反应。
他很清楚,要做大事,就一定会有牺牲。
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并没有什么可以惋惜的,因为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看战果是什么。
当收益远远高出于付出,那么一切就都值得了!
这是突厥人的处世观念。
可是……当无数的突厥人被火枪击落。
他的心在淌血!
等到冲锋的突厥人堆里,冒出了巨大的火光时……他觉得自己的心,竟也凝固了。
他到了那一刻,才明白是自己远远的低估了这些汉儿。
以至于他怀疑,这些该死的汉儿,是早埋伏好了在这里,就等着自己这鱼儿上钩。根本不是自己在狩猎对方的天子,猎人根本就是汉人。
可当他想明白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看着无数喊着偶买噶,啊,不,喊着腾格里的人哭爹喊娘一般蜂拥撤退,看着无数人相互践踏,看着死伤不计其数。
其实这个时候……突利可汗就已经意识到……大势已去了。
自己最后一丁点的本钱,居然鬼使神差一般的砸在了这里。
完了。
全部完蛋了。
只是看着眼前惨重的一切,他却极不甘心。
所以没有急于要退走。
只是死死的盯着突厥人败退的方向,就在这一瞬间,脑海里已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直至从失望,变成了彻底的绝望。
已经开始有败兵,直接冲进了本阵,这些只晓得逃亡的突厥人,哪怕是在汗帐的护卫们面前,也依旧没有驱逐掉他们的恐惧。
于是……中军的阵型……竟也开始出现了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