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duq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81.南無阿彌陀佛(第一更)相伴-2p45i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未知的界域,是诸多幻景与真实不停重叠的世界,时而,可见星空化影,手执画卷的人在演算玄妙,更有双手捧着生命之水,正泼洒于大地的女子虚影。
如此种种,数不胜数…
这些都是无数年前的光,也反馈了无数年前曾有的光景。
但这般的光景其实只有在宇宙边缘才能看到。
时而又见诸多人影来走动,更有钢铁的大鸟从高空飞过,再细细去观察,又能见到金属的巨鱼在海上不沉。
这些是反馈回的真实。
而在这些之前的界域入口,九方蒲团,围绕着那如是宇宙边缘的界域。
葵花走失在1890 張悅然
其中一个蒲团上就坐着苏甜。
祂已经坐了很久了。
此时的苏甜心里一动,祂才一动,旁边就有人察觉了祂的动,即便她藏匿的很快,但终究还是在那一刹那产生了起伏。
所以,她身侧传来声音。
永生摯愛tf
“祂还活着?”
苏甜坦然道:“不可能…祂不可能活着…”
“若不是祂,谁能令天下所有佛像齐诵他名?…阿弥陀佛,你说,这些佛像难道是在喊你么?”
周家老祖在上古被称为“阿弥陀佛”,但就如众星之母借用太上的名字一样,他也只是继承了“阿弥陀佛”的名字。
他是一个觉悟者,年少时就知道如何克服痛苦与悲伤,以绝世之才走上明觉之道,然后眉心天突成天眼,双足踩踏千辐轮,化作了佛门大能阿弥陀佛。
然而之后,祂才发现自己很可能是诸多佛陀中的一个,在他之前就已经有其他人像他一样得到了最高的教化,然后帮助别人觉悟成佛。
祂也确实是这么做,但再过了许久,祂发现了世界的真相,继而发现了宇宙真相,然后就陷入了疯狂的自我怀疑之中,然后与其他大能抱团,在那上古时候的恐怖攻伐里存活了下来。
但是…
祂知道,自己绝不是最古老的阿弥陀佛,不是那位在这宇宙亿万年的时光长河,第一个心怀慈悲诵出此名之人。
祂的拈花微笑,不过是那最古老智慧九牛一毛的禅韵残留罢了,祂心境的空明圆融,不过是因为那最古老的佛残存的一点馈赠罢了。
所以,周家老祖坦诚道:“天下佛像口诵阿弥陀佛,礼拜的不是我,另有其人。刚刚便是我也心神震动,如此可见此人在佛禅一道的精深,当是早已超过了我。”
鳳絕天下:毒醫穿越草包七小姐 月初雲
有人道:“妲己,你看呢?”
苏甜静坐良久。
众人也不急促,反正他们坐镇在此处,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苏甜忽地起身:“我需要离开些时候。”
“去看看是不是祂。”
苏甜问:“如果是祂又如何?”
周家老祖道:“问他一声,世上有没有彼岸。”
“好。”
一旁健壮的黑影道:“可能的话帮我带一跟他的头发回来,如果能取到血液就更好了。”
“…”
另一道略带张狂桀骜的黑影道:“你们说,祂会不会是夏极?毕竟夏极此子虽是人间夫子,但其身份之奇,万古罕见。”
“我会看清楚的。”
戴着白纱头盖的身影道:“欸?夏极被我射过欸,差点射死。”
“…”
一名道门老者开口道:“若真是夏极,那一切便都合情合理了,难怪老吴当年会阴沟里翻船,被他一刀秒杀,去往黄泉待了千年,老吴,你说是不是?”
另一道黑影道:“你别和我说话。”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芥末巧克力 米希亞
“…”
神家老祖出声道:“若他真的是阿弥陀佛,又通过不知什么法子活到了现在,那你说祂求的是什么?就是活下去么?”
周家老祖道:“我不知道,我不是祂。
但若祂真是祂,我愿祂在我身侧,前尘往事因果了断,我愿自戮三刀,智者的醍醐灌顶,总让人心中不生虚度之感。
我心底…困惑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圆融之境不过是未曾经得风吹雨打,终究还是肤浅了。”
苏甜道:“就算祂真的是阿弥陀佛,祂也已孑然一身,还会存着什么宝物么,祂的宝物……”
她的话被打断了。
“这是你的因果…如果祂真的是夏极,妲己你一定早就猜到了吧?否则你会帮祂到那种地步?要不是你帮忙遮掩,夏极未必能活过最初的百年。”
“…”
“不必多想,无论祂是不是,如今这将要倾覆的世道,都需要祂。”
八人正商量着的时候,忽地一道白影从远处闪烁着而来。
“刚好,一人走就有一人回。”
“烛龙此行如何?”
白烛盘膝坐到第九个蒲团上,出声道:“见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祂脸上是挂着真的很有趣的模样。
黑影撇头看向祂。
白烛道:“是夏极。”
祂话音落下,老祖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这种安静让白烛觉得有点诧异,“怎么了?”
“说说看他怎么了?”
白烛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道:“他留了两封信,一封给妲己的,一封给她苏家家主的,怕是了断因果用的。”
“还有呢?其他呢?”
白烛把“黑潮怨灵污染了箓页,联盟入侵宇宙,并且如今在颠覆整个人间”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然后又把“真箓是什么”解释了清楚。
再接着,又把“夏极明知道那是真箓,却还在其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至于为什么。
祂又把那一晚祂听到的话说了一遍。
“愿苍生如龙,愿亡魂安息,愿此心光明。”
众老祖瞬间就明白了,夏极之所以在真箓上落名,把自己的命运彻底地投入了未知的深渊,为的就是“亡魂安息,此心光明”。
祂们都是过来人,都立过宏愿,也曾孜孜不倦地去完成这些愿望。
可是,如同夏极这般,危险到极点,几乎没有生存可能的宏愿,祂们还真没立下过。
落笔于真箓,联通于黑潮,不知哪位存在降临,这等压力只是想一想便可以直接碾碎一个修士所有的精神与意志。
这就好像是凡人被告知得了癌症晚期,是同一种感觉。
你若是癌症晚期了,还想努力么?
豪門逃婚:冷酷首席太霸道
同样,你若是随时可能被降临,你还愿意修道么?
换成人间修士,知道这消息,怕都是目瞪口呆,说几句太疯狂了。
但此时,这几位老祖竟是心底生出了敬重。
黑影瓮声道:“再之后你就回来了?”
“是的。”
“也许…你晚归一些时候,你就能看到更精彩的东西了,这夫子啊,我怕他也是阿弥陀佛了,他值得。”
说着话的时候,苏甜已经拆开了书信,她把安蓉蓉那份也一起拆开了,看了良久,道:“他是说自己快结婚了,邀我去参加婚礼,那我便去去吧。我家家主那边我自会通知…”
白烛奇道:“你还真去?另外阿弥陀佛是什么?”
其余老祖便是开始对她解释,而苏甜已经从蒲团上起身,离开,她手握龙行千里,一刹几个腾挪,便是不见了踪影。
她刚消失,周家老祖忽道:“我保证,祂不会通知祂家家主的。”


長姐難為 長白山的雪
夏极踏步,拾阶而下,每一步便是见一佛。
每一佛,便是相互礼敬,然后坐论禅法,不论玄功。
功不过是表象,是天地大道折射出的东西,就如烈阳的光华落照在大地上,见花见花影,见树为树影,见山为山影。
万千功法,不过是万千的影。
民國狂人
你若是注意到这些影是被光照射出来的,那便是明白了象。
何为象?
象为天成,在地化形,复又穷极万法,是为象。
那么,何为天?
天就是这一切起源的烈日。
夏极如今论的正是这“烈日”。
随在他身后的铜钟,还有诸多尘埃这可就有了福气了,这简直是凭空降下大机缘。
那尘埃本是何等的渺小之物,这等东西别说修行了,就算是能开灵智都算是上了天了。
但此时,这些尘埃不仅开了灵智、得了法力,还在夏极的精神波动里,如被醍醐灌顶般,飞快变强,越发恐怖。
那铜钟在它被夏极从储物空间取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一个幸运值爆表的铜钟,此时它也乖巧地在边上一边计时,一边感受着那恐怖且包含智慧的精神波动。
此时,与夏极论道的佛像双手做出禅定亦沉思之姿,这是毗卢遮那佛的佛像,如来之号名为大日,两者在精神世界里如是一论十年百年千年。
千年弹指已逝。
夏极睁眼,向那失去光泽的毗卢遮那佛像微微一拜,然后承着这佛的所有,继续往下而去。
随着他的走动,他身后那玄奇的深海古刹寺庙、那通往不知何处的阶梯因为失去了力量支撑,便是都崩碎了,不再复存在。
他每走过一步,身后就只余虚无,只余不知多少万米深处的无物海渊。
铜钟和灰尘小心地跟着他。
夏极看了看时间,依然是才过了一炷香时间左右,于是便踏步往下一尊佛走去,那是一尊八臂菩萨,右持五钴跋折罗、镑鉾、宝剑、钺斧钩;左手持莲华、梵筴、宝幢、索,上身披天衣,下身着彩裙,双跏趺坐于莲花座上,乃是一佛之化身,名为大随求。
獵殺 業余探索者
人往天上走。
而他此时却在往低处行。
心底之念,越发清明,思绪如海,沉寂如渊。
他走到大随求菩萨面前,微微一拜。
菩萨亦拜他,口诵“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