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618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賢者與少女 txt-第一百七十四節:龍與蛇(八)熱推-flg79

賢者與少女
小說推薦賢者與少女
言语中是寄宿着魔力的。
这并非只是通常狭义上的魔法咒语,而是与人类乃至其它同样拥有语言的生命对于世界的理解这种根源性的事情息息相关。
你怎么知道一只猫是不是猫,而一块石头是不是石头?
在具备共同认知的社会文化背景下一个简单的词汇便可以将某物从广袤的背景之中剥离出来——林中的野稚、夏日叫个不停喧嚣的蝉,在被人以言语“定义”的一瞬间,这些个体便从混沌之中脱离,成为可以被观测认知的独立存在。
所以社会中有了名字,因为人们想要把自己和其它人类区分开来;所以君王贵族们有了头衔,因为他们想尽一切可能性让自己与被统治者看起来截然不同。
人们尽一切可能把万物归类划分,为每一种东西命名,又让每一个名字每一个词汇组合都能与某种特定的含义联系在一起。
九皇纏寵,萌妃十三歲
希望。
绝望。
正义。
邪恶。
简单的词组却足以让人心生憎恶又或者热血沸腾。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微雨墨藍
手无寸铁之人若是被人称之为王,那哪怕数量远超于他的平民们也会为此顶礼膜拜。
所以是了。
言语中是寄宿着魔力的。
因为言语本就是人用来观测、记录、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它定义着一个族群、地区、国家的人对于世界的理解方式,而又反过来因为自身的存在成为一种约束与抑制的力量——国不可一日无君,君无戏言。被人们称作王的人需要表现出与这个称呼相匹配的器量与作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活在其他人的言语与评价之中——为了改变过低的评价或是为了使得自己配得上赞美而努力。
遊仙戲夢
渺小的话语,却又拥有无尽的力量。
“你们的家园”这样的说法触动了温泉村的村民,使得整个村的人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运作了起来:上山砍柴、储备燃烧物、用锯子采伐竹子制作武器,人数多带来的劳动力优势在龙之介麾下经验丰富的浪人指挥下发挥良好,战备物资在短短数天时间内尽可能地准备起来。
可话语的力量也并不会只作用在一部分人所期望的方面上。
“你们还年轻,快跑吧。”
不少自认已经年老体衰而孩子还有未来的农夫父母连夜打包让自家的青少年出门逃亡。尽管龙之介早已警告了他们关于逃农的严重惩罚和失去田地失去家园流浪生活的恐怖,可在舔犊之情发作时父母并不会想得那么多。而且在他们看来怎样都比留下来送命强。
次日清晨清点劳动力时,看着那些以和人特有的“土下座”方式整个人跪拜在地卑微至极的让自己孩子逃走的父母,前县令虽然表情冰冷到了极点,但最终还是没有下达任何惩罚。
他本着是通人情,加上责罚会导致劳动力和战斗力进一步丧失的想法。但这种宽容给予了可乘之机,接下来的两天又有不少人逃开,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尚且生命力旺盛的年青人。
他们觉得自己还有未来。被保守家园的说法触动的多是在这片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的老人,而年青人多数都抱有出外闯荡的念头,并不想为了老家誓死奋战。
事后调查时一行人发现煽动这种言论的正是雅之店长召集村民时没有出现的那些参与了湖心岛战斗的青壮年,体会过危险在第一线见识了人命丧失的他们理所当然地比其他人想得更多,所以虽然并肩作战过,这些人反而是对这种说法最不以为然的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这些人看穿了这个作战的本质,明白整个温泉村的防线不过是争取时间用的。
虽然以他们的战术素养和军事知识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参加过战斗并幸存下来的人对危险总是具备潜意识的敏感性。然而龙之介也并没有完全说谎,这些人逃亡出去下场几乎除了乞丐就只有流寇。在阶级严苛的和人社会农户家的小子外出闯荡几乎不可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幕後總裁征婚記 淡孌媼
人心交织,所有人都为了不同的东西而战。
龙之介是为了复仇,村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算得上关系能撇得比较干净的里加尔与青田家一行留下来战斗的原因则也很是简单——他们跑不掉。
之前的交锋当中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食尸鬼的紧追不放,若非按照亨利的分兵掩护计划并且付出了惨重的牺牲就连目前的兵力也无法保存。单单只是逃跑,人的脚力是很难跑过这些黑暗扭曲的怪物的。而他们又没有足够多的良马。与其在毫无保护的荒野之中夺命狂奔,不如自己挑选好战场,设置陷阱与防线背水一战,这样存活的几率反而更高。
尽管目的和想法各不相同,但眼下并不是去计较这些不同的时候。与其如此还不如把精力花费在思索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上。
贤者在回归温泉村的第二天时告知了其他人后拿着麻绳独自进入了沼泽,之后拖着一头食尸鬼大摇大摆地归来。他刻意走在大路上让所有的村民都见证了这一幕也算是让那些还在怀疑怪物存在的人彻底闭了嘴。
明显有异于动物和人类的这头食尸鬼被一击毙命,但亨利并不只是为了好玩和威慑把它带回来。
最強兵人
他召集了其他人一起都聚集在山坡上远离村子的乡士居所——这里的主人毫不意外地已经和年青人们一起逃亡,考虑到龙之介的所作所为,这个乡士极有可能是跑去找上级要来惩戒这个夺权的浪人。
但前县令并不在意这种问题,因为他们得先活下来才有机会去受惩罚。
摊开在桌子上的食尸鬼躯体因为刚死所以仍有余温,在旁边帮手的是擅长生物的博士小姐与我们的洛安少女——尽管这两位都因为气味和尸体而有些呕吐的冲动,她们仍旧保持了专业与克制。
经过细心打磨的干净猎刀从食尸鬼的两条锁骨划过,又顺着中间切割到了腹股沟的位置。夹杂着黑色液体的血液溢出,仍旧散发着热气的内脏让原本也站在稍远地方围观的几名武士喉头都动了一下,但他们以极高的意志力控制着自己仍旧在注视。
就连米拉和绫也停下了动作脸色苍白地缓着气,只有亨利熟练又视若未闻地伸手从切开的地方把肋骨掰开,然后依次检查了内部的器官。
“基本上和人是一样的。”贤者很快地下达了这样的结论,而武士们也识趣地没有问他为什么知道和人是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他用刀子割下了一团看起来像海边和人美食的海胆一样的软质组织——它生长在心脏旁边。
“这是食尸鬼的核心,相当于人类的法力池,这也是引发异变的根源。也是它超乎寻常生物的旺盛生命力与身体能力的根源。”贤者如是说着,尽管大部分人听得半懂不懂,但武士们仍旧敏锐地捕捉到了亨利想表达的信息——“也就是说,这是弱点?”
“嗯,而且不止这一处。”贤者尚未说完,另一侧的米拉和绫在强压住肠胃中翻山倒海的感觉以后凑了上去,博士小姐立刻注意到了食尸鬼被切开的胸腔肋骨上明显并非自然生长的东西:“这里。”她指了指上面,而人们顺着她的指向去看。
“肋骨变宽了,边缘还有闭合迹象。”食尸鬼左侧靠近核心的胸腔肋骨很明显和右侧有区分,它不像人类那样是一根根的骨头,圆滑的边缘开始有融合的痕迹,很明显是增强防护的演变。
“嗯,这是不完全的弱点防护。因为这些都是次品。”亨利的话勾起了米拉的回忆,这些在沼泽村附近出现的食尸鬼确实比起当初在里加尔见的要弱上很多,体格也更小并且更容易杀死。
控球法師 兔來割草
“不止这点。”贤者把手向下探去,将胃袋取出,并且用小刀切开。
酸臭的气息立刻弥漫在房间内,有几人终于忍不住转头跑出去,但绫反而在这个时候提起了兴趣:“是消化了一半的食物?”
“对的。”亨利点了点头:“完全蜕变的食尸鬼是脱离了人类通常认知的生物,它们几乎无需进食,只需要依赖核心提供的魔力就可以高效率运转。”
他看向了青田家的武士还有龙之介:“相当于一支不需要后勤补给的军队。”
这个概念抛出来在场对军事有所了解的人神色都产生了变化。几百人规模的军队需要的补给就得专门去准备,而上千人乃至上万人的部队规模没有专门的军需官处理的话在开战之前就会出现非战斗减员。历史上许多战役的所谓主场优势实际上就是这么一回事——能受得住补给线,在自家的国土上依靠补给打消耗战,最终便往往能把远道而来的入侵者耗死。
但一支部队如果不需要通常意义上的后勤补给,那会是什么样的概念?
意味着它们可以高速行进,不会被物资辎重拖累;意味着它们可以穿行像贫瘠的山区和雪地这样无法找到补给品的地带——而且以食尸鬼的诞生条件而言,还意味着死尸可以直接转化为战斗力而不是作为食物。
这是一种,在可以理解的程度内感受到的彻骨寒冷。它们扩充兵力的效率、行军的速度和可以行军的地方都远不是人类所能相比的。一旦这股力量被成熟地掌握,那些花费了几十年时间扩军积攒兵力的老牌贵族乃至于要塞领地都会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铺天盖地的怪物所淹没。
“应该庆幸的就是这些东西还只是残次品,它还需要依赖食物。”亨利用刀尖挑开了胃容物,立刻显露出来无法被消化的黑色头发很明显来自于人类:“考虑到这一点,三郎麾下的部队应该比我们想的要少。”
“他带部队离开帆船附近有可能也并不只是为了捕捉那些被我们引开的流寇。”解剖这头食尸鬼为一行人提供了相当重要的信息,虽然一部分消息亨利之前便已经有推测,但现在才算是彻底坐实。
余生漫漫:陸少的頭號新歡
“也即是说,消耗战于他而言也是不利的。”龙之介抽了一口烟,呼出来用烟草的味道驱散空气中的腥臭味,如是说着。尽管亨利透露出关于食尸鬼的信息令人胆寒,但三郎麾下的东西只是半成品又让人多多少少安心了一些。
“是的,但现在的根本问题是哪怕考虑到内部消耗,这支部队也仍旧具有很高的规模。”
“而且。”贤者一字一句地说着:“因为会感到饥饿,所以发起袭击的时间也许更早。”
“他不一定会在捕获了所有的流寇并转化聚集起足够的兵力之后再进攻。”亨利这样说道,然后就像是印证了他的话语一样,一名在村子那边警戒的浪人在这个时候忽然跑了过来。
“大人们,有,有人来了。”他表达得不是很好,让人不清楚是敌人到来还是来自坪山县的援军到来。但这一切等他们前往村子外面临时构筑的防线之后便水落石出——来的是流寇。
数量约有七八十,基本上都是一副神情恍惚精神疲惫的样子。
这是之前被诱敌之计引得散开到四面八方的那些流寇,多半是被已经变成了怪物的同伴狩猎,惊慌失措之下往温泉村这边逃离,此刻却被拦在了刚刚建立起来的防线之上。
他们吵闹着想要进来,但村民们又拒绝这些人进入。在和食尸鬼交战之前便与这些人起冲突只会无谓地消耗力量,但让把这些流寇放进村子里也是一件后患无穷的事情。
仍怀有些许善心的青田家武士们选择了沉默,但龙之介不是这样的人。
“告诉他们,我们得检查检查确认没有会变成怪物的人。在前面再构筑一道防线,分点物资给他们。”前县令很懂得要达成目标需要付出的牺牲,他不会让这些人进村,却也不会与他们开战。
在已经从亨利的调查那里得知三郎随时会发起攻击的情况下说出需要花时间检查这种话自然不是真心的。
他不会把他们放进来,这种流寇们会买账的说法加上给他们的物资甜头只是让这些人安心呆在外面的借口。11年的浪人生活中攀附上来假借他的名号狐假虎威的流寇他也见得不少了,他不认为这些人会被什么说辞之类的触动,他们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
所以要利用好这股力量,就只能让他们处于一个必须为自己而战的地步。
青田家的武士们沉默地看着这一切,这种作为指挥官所必须要的冷血与果断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悖武士美德与信条的。但这却是最高效率最现实的做法。
無限穿越之我是懶蟲
隱婚總裁,吻上癮
战略和一开始制订的仍是一致的——对三郎进行斩首战术。
食尸鬼几乎只听从于原初魔力的拥有者,因为那即是魔力本身的具象化投影。三郎与藩地的那些人通过什么方法以凡人之身成功做到了驱使这些弱化版的食尸鬼,他们拥有了在短时间内便可以急剧膨胀的强大力量,但也造就了一个比传统军队更严重的弱点——严重依赖首脑。
传统的军队大将被斩首都足以造成士气的严重折损,但只要还有中层和基层军官士官骨干存在,军队就还能维持一定的战斗力。
可食尸鬼只是野兽。
它们是被魔力所污染演变,变成“生物该有的样子”的扭曲野兽。它们不遵从社会结构、军事体系,只凭本能行事。
所以一旦那个以一己之力操控全局的首脑被击杀,它们就会瞬间崩盘。
温泉村构筑起来的完整防线不过是为精锐小队击杀三郎争取时间和打掩护分散注意力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