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o5k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032、傳單派對讀書-xvz35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赵思妍看得出卢薇薇的意思。
同为女人,一个眼神就能清楚她在想什么。
于是便打趣着说道:“我也就随便说说,看把你急的。”
“我急?”卢薇薇一听不干了:“这不是急不急的问题,是你如果赴约看电影,那肯定得跟我们坐一起啊。”
“而那时候,王安哲也坐在旁边。”
抬头看着赵思妍,卢薇薇也是一本正经的跟她讲解这前后的因果。
“你想想看,原本你们两个谁也不想见到谁,还在电话中吵架,可结果好了,你们竟然坐到了一起,你说这不是很滑稽吗?”
赵思妍闻言,感觉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摆摆手又道:“还是不说这个了,今天顾晨约我过来,说是有朋友要向我取经,是谁?”
“我。”王警官举手,也是笑脸盈盈道:“听说你对影视评论很有见解,正好我也想做个影评人,所以想向你求教。”
赵思妍淡淡一笑:“那我觉得王安哲那种风格更适合你,因为他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我纯属兴趣爱好。”
“你是说毒评?”顾晨问。
“没错。”赵思妍没有避讳,直截了当的与众人解释:“其实道理很简单,兴趣是不能当饭吃的,带有功利性质的影评,或许能给你赚到一些小钱钱。”
“刚才我们已经见识过。”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就在赵思妍来这之前,顾晨的确对王安哲的影评功底有所了解。
可以说,王安哲的出发点非常独特,他可以用很专业的术语,把影片说的啥也不是。
这在一般人看来,根本很难做到这一点,但王安哲却做到了。
赵思妍默默点头:“他现在服务于一家影视剪辑孵化公司,负责其中两个账号。”
“影视剪辑,说白了,也是苦力活,需要的就是人,20万粉丝是入门门槛,他如果嘴不毒,跟同质化内容有何区别?”
“所以要说专业,或许我可以算一个,但要想用专业的角度胡说八道,并且还能把钱赚了,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王安哲这种风格。”
“什么?让我做毒评人?”王警官闻言,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
原本就想做个正常点的影评人,给电影评论打分,慢慢积累粉丝。
可现在好了,发现这行挺难混的。
正常评论难以收获粉丝,而毒评却可以。
这有点颠覆王警官三观。
金丹變
尤其是自己作为一个警察身份,这样做,有点违心。
见王警官对这行不太了解,本着过来传道受业解惑的出发点,赵思妍还是对一些专业问题,跟王警官一一解答。
透露了一些关于行业的秘密,以及作为影评人的技巧。
这些倒是王警官目前最需要的。
王警官现在就属于无头苍蝇,不知道从哪入手,但是经过赵思妍稍稍一指点,顿时有些茅塞顿开。
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
“这个不错,我得记下来。”王警官掏出小本本,开始将赵思妍告知自己的技巧,一字一句的记录在案。
赵思妍瞥了眼顾晨,顿时淡笑着说:“你这同事还真是够认真的,不过我挺看好他。”
“没错,我师兄一向做事认真。”顾晨也非常认同。
至少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王警官还真做到了让人刮目相看的样子。
尤其是听讲的态度,可谓格外专注。
就这点来说,卢薇薇也没啥好说的。
鸞鳳還巢,臣的至尊女皇
一顿饭,吃到晚上11点30分。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赵思妍准备去结账,却被顾晨抢先一步。
“还是我来。”顾晨率先扫码付款,淡笑着说:“你帮我同事传道受业,这顿饭我请应该的,不用你破费。”
“好吧。”赵思妍撇撇下巴,也是笑孜孜道:“那也给我一个请你吃饭的机会,下次,下次我请你们。”
“那行。”顾晨爽快答应,感觉面前的赵思妍也挺爽快,不会拘于小节。
看着街道上零星的路人,赵思妍双手抱胸,站在路边问顾晨:“你们待会怎么回去?”
“我开车过来的。”顾晨说。
“哦。”赵思妍默默点头,表示明白。
顾晨又问:“那你呢?”
“我……我打车回去吧,但愿不要在路上遇见王安哲,我也不想回家之后,这家伙就堵在我家门口。”
“那你可以报警。”卢薇薇给出意见。
赵思妍摆手笑道:“不用,我有几套房子,他没那么大本事,知道我今晚住哪套。”
“在说了,刚吵完架,他也没脸过来,眼不见为好。”
见赵思妍如此自信,卢薇薇倒是挺好奇,心说这两个冤家,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但心里有话,卢薇薇从来不憋着,直接就问:“话说你俩是怎么认识的?”
“怎么认识?”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赵思妍嘿笑着说道:“传单派对。”
“传单派对?”
还没等卢薇薇想明白,这传单派对是什么意思,赵思妍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坐了进去。
落下车窗后,赵思妍与众人挥手道别,很快消失在小巷尽头。
顾晨回头看了眼还在沉思的王警官,便问他:“王师兄,今晚学习的如何?”
“这几个家伙,可都是人才。”王警官没有正面回应,只是笼统的说道:“这我回去之后,还得思量思量。”
“那王师兄现在还觉得,你能成为一个优秀影评人吗?”一旁的袁莎莎也问。
王警官犹豫了几秒,还是点头嗯道:“或许吧。”
见大家今晚都有收获,顾晨也见到了网友评道,感觉也不屈此行。
尤其是之前自己所了解的这些东西,都是在网上通过跟评道赵思妍交流获得。
而面对面吃饭交流,又让自己懂得不少,要不是王警官扬言做影评人在先,顾晨感觉自己也可以。
开车将大家一起带回到芙蓉分局警员宿舍后,大家也都各自休息。
……
……
几日后。
芙蓉分局。
三组办公室。
大家依旧向往常一样忙碌着。
晚上7点。
顾晨和吴小峰,卢薇薇值夜勤。
这样的排班当然是卢薇薇的安排,私下跟另一名警员换过班。
獵命師傳奇·卷四·四面楚歌 九把刀
大家一起吃完晚饭之后,便开着警车在商圈附近巡视街道。
这样的工作虽然已经足够习惯,但是吴小峰却格外兴奋。
尤其是在经历过几次高峰和低谷后,吴小峰也没那么锋芒外露,开始夹起尾巴做人了。
见吴小峰这几天的态度有点唯唯诺诺,顾晨丢给他一瓶水,也是淡笑着说:“别紧张,放轻松,那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总放在心上。”
“顾队,你说我是不是很丢脸?”吴小峰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的喝上两口,又道:“这警局里,好像从来都没有几个被人诈骗钱财的警察,你说我咱就这么倒霉呢?偏偏让我给碰上?”
“那是你好大喜功。”卢薇薇倒是一语点破。
吴小峰有些难为情,也是反驳着道:“可我只是像获得认同,我也想成为像顾队一样的男人,这有错吗?”
“嗯,没错。”卢薇薇摇了摇头,也是淡笑着说:“有你这种想法的,在咱们芙蓉分局还有一大把。”
“那不就对了嘛,赵局也常说,让我们向顾队看齐,那怎么看齐?总不能光看,还得做吧?”
顾晨见吴小峰至今还有点牢骚,不由调侃着道:“所以说做了总会出错,不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但不做行吗?不行,因为我们是警察,什么事情都不主动去做,那叫无作为。”
“你能指望一个无作为的人建功立业吗?不能,所以犯错很正常,总结一下经验,下次别再犯就是了。”
“可他们那些人老笑我,尤其是在食堂,冷不防就要拿我来调侃几句,就连像我借钱都说只借500块,这不是诚心恶心我还是什么?”
“噗!”
闻言吴小峰说辞,卢薇薇也忍不住憋笑着道:“就这?”
“这还不严重吗?感觉我现在都害怕走进食堂了,恨不得一秒钟吃完饭菜,然后赶紧离开。”吴小峰歪着脑袋,靠在警车上,整个人脸色难看。
见吴小峰还真急了,卢薇薇也是主动走到他身边,拍拍吴小峰肩膀:“唉,你这人怎么这么认真?不就让人调侃几句嘛。”
“而且你想想看,芙蓉分局食堂是什么地方?情报交流中心啊?也是大家找乐子调侃的地方。”
“你自己回想一下,你之前有没有在食堂调侃过别人的糗事?”
“我……”
被卢薇薇这么一说,吴小峰顿时懵了。
还别说,自己调侃起别人的时候,那嘴也像机关炮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说对了吧?”卢薇薇指着吴小峰,也是笑孜孜道:“所以你就当个笑话好了,不要太在意,要我说,老王就比你心态好多了,他那人脸皮死厚,糗事一大堆,都不知道上了多少次芙蓉分局食堂的热门话题了。”
瞥了眼有些沉默的吴小峰,卢薇薇又道:“就你那糗事,估计再过几天也就没啥讨论价值了,老王比你惨多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也是嚯。”感觉卢薇薇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吴小峰索性摆摆手:“罢了罢了,不就是出次糗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是我经验不足嘛,我要是达到王师兄这种级别,我也就不在乎了,一笑而过。”
见顾晨正在被几名路人女子围着拍照,吴小峰顿时又酸了:“我怎么跟王师兄比较啊?我应该向顾队看齐的。”
“可颜值这东西,是爹妈给的不是吗?”卢薇薇调侃了一句,顿时笑着奔向顾晨,也加入其中。
看着芙蓉分局的两位颜值担当被路人簇拥,吴小峰很羡慕,可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忽然感觉又有些卑微。
于是吴小峰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轮颜值,估计只能寄希望于投胎了。
而论能力,估计需要假以时日方能达到。
所以要拼实力,不要拼颜值。
吴小峰算是看清现实。
而另一边,作为风景线的顾晨也是尽量满足一些路人的要求,配合着照片。
可路人却越来越多,就连70岁大妈也要来凑个热闹。
眼看一些影响到工作,顾晨索性婉拒了后边排队的人群。
这样的景象,路边小店老板早已是见怪不怪。
每当看到有路人排队跟警察合影,不用猜,一准是顾晨在值夜勤。
也就在此时,远处传来救护车的鸣笛,而吴小峰也赶紧跑向顾晨:“顾队,刚收到电台通知,绿山别墅里发生斗殴事件,有人受伤,让我们过去处理一下。”
“那还等什么?上车。”顾晨立马钻出人群,朝着停在路边的警车跑去。
几人上车之后,吴小峰开启警笛,一路飞驰驶向绿山别墅。
车上,卢薇薇开始跟顾晨介绍绿山别墅的情况:“这里属于江南市最早的一批老别墅,年代较为久远,因此位置也还可以,在市区附近。”
“但是绿山别墅的入住率不高,很多都是对外出租。”
“从市面上的价格来看,只需要花费2500块,就能租下一套带院子的别墅一天时间。”
开车的吴小峰也赶紧汇报:“根据刚才的警情通报,事发地点正在举行派对活动,因此人员较多,目前得到的结果是,受伤的有三个,其中一个重伤,两个轻伤。”
“大晚上,开派对也能发生这种事情,该不会是争风吃醋吧?”卢薇薇发挥自己联想的特点,开始揣测起来。
吴小峰摇了摇头:“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所以需要我们前去调查一下。”
顾晨低头看表,问吴小峰:“还有多久到目的地?”
“快了,也就3分钟左右的样子吧。”
“加快点速度,跟上那辆救护车,那救护车应该也是去绿山别墅的。”
顾晨从刚才听见救护车鸣笛,以及吴小峰的报告时间,在根据救护车行驶路线,大概也能猜到一二。
没过多久,救护车果然开进了绿山别墅区,而顾晨三人也紧跟其后。
由于建设年份较早,绿山别墅区并没有做到人车分流,车辆都停在路面。
但是由于今晚有人开派对,原本居民不多的绿山别墅,公共车位上却是停满车辆。
救护车在一栋别墅的院子门口停下,救护人员立马下车,奔向别墅花园。
而吴小峰也将警车停在后头,跟着顾晨和卢薇薇一起下车。
此时此刻,顾晨才发现,宽敞的院落中,各种酒具和装饰,顿时被散落一地。
美女的狂龍保鏢 神馬給力
道出都是一片狼藉。
泳池上,还漂浮着不知是谁的内衣。
顾晨首先跟着医护人家,一起检查了几名伤者状况。
其中一名已经陷入到昏迷,而另外两名也是痛苦不堪。
而在其中一人的身上,鲜血已经染红了上衣,医护人员正在给他处理伤口。
而流血较多的男子,此刻也是嚎叫不断,声音嘶哑的,让在场所有参与者一阵惊寒。
“这明显是刀伤啊?这怎么还动起刀了?”顾晨也是见情况不妙抬头问众人:“是谁报的警?”
“是我。”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一名年长的保安,顿时钻出人群,来到顾晨的身边:“警察同志,是我报的警。”
“你是这里的保安?”顾晨问他。
年长保安默默点头:“没错,我是这里的保安。”
顾晨指着现场的伤者,问道:“这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年长保安摇了摇脑袋,也是一脸无语:“我只知道,今天晚上有人要在这栋别墅里举办派对,由于人员较多,所以我们这些保安就格外多注意了些。”
“原本感觉这些人也就是在别墅里玩玩,没什么大问题,可后来听见这边传来惨叫,又是一阵骚动,我跟我同事感觉情况不妙,就过来查看情况,结果就发现有3人受伤。”
见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正在做着笔录工作,另一名同样年长的保安也站出来道:“起先我们第一时间就想到报警,可这帮人不让,怕担责任。”
“可这都快出人命了,要是有人死在这里,那可就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们才打电话报警,顺便拨打了急救电话。”
“还有这种事情?”顾晨也是有些惊诧。
随后环顾一周,问道:“你们谁是这里派对的组织者?”
话音落下,现场安静如初。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默默低头,不敢做声。
顾晨也拿着手电,对着人群照射一番。
帶著寶寶玩轉末世
发现这里年龄层次参差不齐,最小的估计才10岁出头,年长一点的也有40好几,男男女女,高矮胖瘦。
可大家除了慌张,似乎都在沉默。
顾晨走到众人的中间,又道:“你们这么多人举办派对,总有组织者吧?别说你们是无组织无纪律?”
话音落下,终于有一名穿着潮牌服装的矮个男子,低着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
“警察同志,我……我是组织者之一。”
以革命的名義
“你叫什么名字?”顾晨问他。
“艾瑞克。”男子说。
顾晨抬头看了眼面前的男子,又问:“你是外国人?”
“No!”男子摇头。
“艾瑞克是你是真名?”顾晨又问。
男子挠挠后脑,轻声回道:“是……是我自己取的艺名。”
卢薇薇见状,也是没好气道:“警察问话,登记信息,要的是真名,懂?”
“懂……懂。”见卢薇薇有点不太好相处的样子,连走路都很拽的矮个男子,顿时有些后怕,赶紧回复道:“我真名叫张秋生。”
话音落下,顿时现场一阵哄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