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be精彩言情小說 人皇紀-第三十七章 各自的佈局!看書-dqkp2

人皇紀
小說推薦人皇紀
李成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很快便大步走出了太极殿,而殿外早有数道隐秘的身影迎了上来。
“如何?”
李成义问道。
“太子殿下已经得到新消息,很快就会赶来。没有意外,得到陛下驾崩的消息,他应该立即就会动手了。另外,三皇子那边也一直盯着宫中,只要太极殿这边有异动,他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一道声音沙哑着嗓音道。
“好!”
李成义阴阴一笑,神情志得意满,得意至极。
“父皇驾崩,大哥那边就再无顾忌,三弟那边,母妃被羁,冲冠一怒,两人之间再无丝毫的转圜余地,一场大戏即将上演。来吧!大哥,三弟,这场大戏,看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笑到巅峰!”
那狷狂的声音还在飘荡,李成义却带领着那数道身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太极殿。
……
“轰!”
夜幕低垂,一道惊雷掠过空中,没等多少人反应过来,整个京师上空就已是乌云密布。
太极殿,灯火通明。
唐皇尸身早已被收殓,此时的大殿中,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英武的身影,身披甲胄,披风烈烈,坐镇在这里。
穿越男獸國
太极殿紧闭的大门早已敞开,大皇子李玄图腰挎长刀,如同山峦般伫立,然而他的内心却如同大殿中涌动的气流,起伏动荡。
父皇驾崩,新旧交替,很多年前他设想的那天真的到来了。
李玄图说不出心中是喜是悲,又或者两者皆有。
一个庞大的帝国向他张开了双臂,不过李玄图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了结,在他登基之前,有些事情必须完成。
“找到了吗?”
李玄图道。
“找过了,太极殿中没有玉玺,也没有发现陛下的诏书。”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很快,大殿里便走出一位朝中重臣。
李玄图闻言,眉头紧皱,神色凝重。
虽然他是太子,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但是没有玉玺,没有诏书,便会生出很大的变数。更重要的是,唐皇曾亲口说过,想要改立三皇子为太子,这是很多朝臣都知道的。
“我们在玉龙宫的探子怎么说?玉玺是否在那里?”
李玄图再次道。
“我们的探子级别不够高,不过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窦德娘娘一直服侍在陛下身旁,很难说在此之前,陛下是不是已经将玉玺和诏书传给了三皇子。”
李玄图的那名心腹再次道。
“找到窦德娘娘了吗?”
李玄图突然开口道。
“找到了,二皇子在皇宫东南一道暗道中找到了她,看起来陛下生前特意替他安排了一条通道,送她离开,而且从方向上来看,应该是想送她去三皇子那里,只可惜棋差一招,被一直盯着的二皇子发现。”
“我们已经按照殿下的意思,让二皇子将窦德娘娘送过来,不过二皇子说,窦德娘娘似乎伤心过度昏厥了过去,他那边已经找了御医,替窦德娘娘诊治,可能要晚一点才能送过来。”
身后那名心腹道。
醫學院裏的吉他
“哼。”
李玄图冷笑一声,这个二弟的那些小心思,他又岂会不知道,不过有些事情由不得他。
“告诉成义,我现在就要看到窦德娘娘,这些事情无需他插手。”
“殿下,窦德娘娘那里虽然重要,但微臣以为,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解决三皇子。陛下驾崩,宫中异动,三皇子那里就算再晚,此时也应该得到消息。”
“如果他那里真的有诏书和玉玺,只怕眼下很快就会发动,兵贵神速,眼下窦德娘娘就在殿下手中,殿下应该乘此机会,速战速决,尽快解决所有不安因素,早日继承大统,以安天下!”
身后那名心腹躬着身,郑重道。
李玄图只是一笑,这些道理他又岂会不懂。
“放心,他逃不了。所有一切,朕都已经安排妥当。”
李玄图此时也不再自称,而是改称为朕。先皇驾崩,太子就是下一任皇帝,一切都是名正言顺。
“三弟,成王败寇,如今怪不得我了!”
李玄图目光转动,最后一眼掠过重重虚空,望向殿外玉龙宫的方向。
……
玉龙宫,灯火通明。
“殿下,禁军动了。另外,探子来报,大皇子已经抵达太极殿,只怕动手就在今夜,殿下的安危就系于这一役了!”
大殿里,王海宾一身戎装,躬着身子,沉声道。
大殿里风声鹤唳,一片紧张。
唐皇驾崩,玉龙宫这边虽然晚了一点,但也同样得到了消息。自消息传出的那一刻,整个玉龙宫草木皆兵,紧张无比。
所有人明白皇位之争,今夜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明天日升之时,大唐将迎来以为真正的君王。
诸皇子之中只有一人才能登上太和殿中的九五至尊之位,而在此之前,今晚的皇宫注定流血漂橹。
李太乙伫立在那,一动不动。
“殿下节哀顺变,一切从权,眼下必须尽快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王九龄也上前一步开口了。他虽然穿着一身儒衣,但衣袍底下却明显穿着一身甲胄。
事关生死,成王败寇,包括三皇子在内,所有人的身家性命决定于今夜一役。
李太乙深吸一口气,很快回过神。
父皇真的就这么走了,虽然从唐皇昏迷的那一刻起,李太乙早已料到会有今日,但是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李太乙依旧忍不住心中悲戚。
不过李太乙也知道,眼下并不是伤感的时候。
重生在豪門:棄婦迷情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吗?”
李太乙很快开口道。
他的声音雄浑镇定,透着一股强大的气势,所有负面情绪,这一刻都被他收敛得干干净净。
“殿下,章仇兼琼、张守珪那边已经星夜驰援,不过两人军令所束,带的兵马并不多,加起来总共一万左右。半个时辰应该就可以抵达城门。”
大殿里,阿不思开口道。
榻上歡:皇叔,有喜了! 尼圖
这一次兵马调动,张守珪和章仇兼琼作为边将难以轻易调动,也无法将他们招到玉龙宫,只有阿不思,因为本身是突厥人,相对要容易许多。
“够了。”
李太乙淡淡道。
虽然一万兵马和城中禁军相比显得微不足道,不过这并非真正的战场,最后决定胜负的也并非双方兵力。
“宫外守卫如何?”
李太乙很快再次开口道。
異界之丹武雙絕 苦澀的甜咖啡
“回殿下,十万禁军中,我们目前掌握的只有七千兵马,我已经吩咐下去,所有人全神戒备,护卫殿下安全。不过大皇子执掌太子之位,宫中禁军皆在他的掌握中,仅凭我们目前的人马,想要抵挡大皇子,恐怕……很难。”
王海宾躬身道,说到最后,神情凝重无比。
十万精锐的大唐禁军,三皇子这边依靠着之前的陇西战功,加上窦德娘娘的帮助,也仅仅只是控制住了玉龙宫周围的七千人马而已,这还是借助王海宾的作用,以及他在禁军中以前结识的朋友。
仅凭这点人马,显然无法与大皇子对抗。
“眼下先皇驾崩,太子想用禁军对付殿下,暂时还找不到名正言顺的理由,不过恐怕要不了多久了。”
王海宾顿了顿,接着道。
大皇子向来在朝野内外名声极佳,声望极高,如果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用禁军对付三皇子,日后登基就是巨大的污点,这是皇宫目前保持安静的唯一理由。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不二大道 文刀手予
李太乙负手而立,沉默不已,眼中闪烁着一道道睿智的光芒。
無限冒險王
“快了。”
李太乙突然开口道。
哗啦啦!
声音刚落,伴随着一阵阵羽翅破空声,眨眼间,一只信鸽从窗外飞入,落在李太乙掌中。
李太乙打开信笺,只是看了一眼,心中立即沉了下去。
“报!”
而几乎是同时,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一名皇宫侍卫神色惶惶闯了进来:
“殿下,陛下有令,令殿下即刻觐见。”
“嗡!”
弒天狂徒 賊人
声音一落,有如一道惊雷落下,大殿内一片嗡然。
三嫁豪門而不入
唐皇驾崩,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大唐群龙无首,又哪里来的唐皇命令。
“是大皇子,他在矫借皇命!”
王海宾神色陡变,猛地望向前方的李太乙。
这是阳谋,先皇已死,但所有消息都被封锁,真正知道消息的也就只有大皇子、三皇子,以及二皇子。
现在的情况,三皇子如果拒绝入瓮,那边是违抗皇命,大皇子就有足够的理由,对玉龙宫众人下手。
而如果现在觐见,三皇子就只能孤身入殿,那样等于自投罗网。
大皇子终于要动手了!
“殿下,信上怎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王九龄突然开口道,他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李太乙手中的信笺上。
“我们在东宫的探子来信,窦德娘娘被东宫囚禁,另外,这封信……,虽然是我们的人,但上面并不是我们的暗号。”
李太乙道。
王九龄闻言,顿时明白真正写这封信的人,并不是他们的探子,而是大皇子李玄图。他这是赤果果告诉李太乙,窦德娘娘就在他的手中,在下定决心前,李太乙恐怕要三思了。
进宫是死,不进宫也要死,而且还要搭上窦德娘娘,摆在李太乙面前的选择并不多。
“殿下。”
王九龄看着眼前的李太乙,心中沉重,无论如何,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眼下还是讨论太极殿的事情吧。”
李太乙道。
他的目光镇定,似乎整件事情都早已经盘算过。
啪!
李太乙手指一弹,两缕紫气接连弹射而出,震断了两根系着卷轴的丝绳,丝绳断裂,下一刻,玉龙宫大门对面,一张卷起来的大唐京师地图随之展开。
整个京师的布防,包括十万禁军在内,都在这张巨大地图上,清晰标识出来。而且地图上还用朱笔做了许多标识。
——这是一张完整的攻防图,只有玉龙宫众人才明白它的具体含义。
随着地图展开,仿佛拥有某种魔力般,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王九龄、王海宾、阿不思……,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李太乙沉声道。
“是!”
黑帝的極品辣妻
众人纷纷躬下身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