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iqz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道門仙山-8h0uk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岑氏仙域。
巍峨仙宫云雾缥缈,灵花异草一派仙家气象。
古旧石阶缓缓走上来一位年轻俊美青年,面色紧张又透露出兴奋激动,尽量做到形象完美浑身僵硬来到殿门前。
努力平复紧张激动心情,深呼吸,俊美面孔格外红润。
仙君乃如今仙界霸主,建立氏族创建仙域,族中子弟有最好资源绝顶功法,散仙野修无不羡慕,身为仙君不知多少辈的后代子孙,看似风光外人却无法知晓其中辛酸。
仙域氏族最大特色便是族人多到数不清,三妻四妾只是平常。
清朝皇帝養成計劃 野火燎原後的小草
无数年来不停的生,每年都有无数族人出生,想要出头难度堪比登天,或许登天比出头更容易些……
首先要拥有修行天才资质。
末世劍臨
成为天才并不能保证得到家族重视。
世间天才数不胜数。
族中争斗激烈,能活到成才的天才十不存一,但仍远远不够,唯有一直保持不泯于众人,如果家族忘记你这么个人,所有优待将会远去,从此做一个平凡普通氏族成员受驱使。
当然,也有平步青云,家族高层子弟便有资格。
逆襲之美男後宮 小邋遢
亦有最佳方式,可扶摇直上九万里,那便是得老祖垂青。
或许只是一句夸奖,也可能是一次见面。
而崛起机会就在眼前……
脑海里转过无数纷杂念头,深吸一口气压下杂念,动作缓慢虔诚跪地,额头触及清凉砖石。
“后辈子孙岑琸,奉老祖旨意觐见~”
青年岑琸恭敬俯首不敢再多喊,老祖神通广大无须再嚷一遍。
很快,殿内平正声音传出。
“进来吧。”
大殿正门无声无息敞开,莫测威势涌出。
岑琸再俯首跪拜。
槍戰系統末世縱橫 劍影飄飄
“是。”
起身,整理衣冠确认无纰漏,迈着规整步伐跨过门槛步入殿内,眼角余光看见高处云床洁白,有人影端坐其上,第一次走进老祖洞府的岑琸紧张激动,尽量强行压下免得被老祖看轻。
正待下跪,忽然被一股轻柔力量托住,拥有无法反抗之力。
“无须下跪。”
岑琸面色一喜,虽然无须下跪但仍要垂首以示尊敬。
娛樂圈之天若有情
“多谢老祖垂青!”
恭敬垂首,不是不想抬头而是不敢。
堂堂顶级霸主仙君神秘莫测,弱者不敢仰视,否则难以承受强者之威身受重伤,岑琸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强。
“抬起头。”
“……”
脖颈僵硬抬头,仍垂眼皮不敢看云床之上。
清末英雄
庶女妖嬈 我吃元寶
云床上的身影似乎点点头,莫名其妙举动让岑琸这个小青年摸不着头脑。
“不错,相貌英俊倜傥,你可知三氏族比武试炼所为何事?”
“……”
没敢回应,老祖明显有话要说。
“比武之人皆为英俊子弟,无婚姻牵绊,为的是选出一位天之骄子,赐予佳偶成就姻缘。”
岑琸心中有疑惑,难懂仙君老祖何时做了月老。
既然老祖说了佳偶姻缘必定是好事,略微犹豫便点头应下。
“全凭老祖做主。”
岑河仙君点点头,对小辈的服从很满意。
抬起如婴儿般肌肤细腻的手,轻轻一挥,两件红色宝物出现并飘向不知多少代小辈。
岑琸赶紧伸手接住,面色一愣。
两手各有一件红色神秘宝物,一卷红色锦绳,宝光变幻,散发阵阵令人神魂意动的神秘气息,另一件是一把古老锁头,上有同心锁三个古字。
“姻缘红绳?同心锁?”
内心狂喜险些压不住喜悦表达出来,甭管是否姻缘宝物,这可是两件至宝!
修行人最善于打斗厮杀,姻缘宝物看似非争斗利器却也有着神奇妙用,以此物扰乱对手命数姻缘,或者胡乱牵扯,即使对手能够摆脱干扰但足以露出破绽,有破绽,必死无疑。
更何况老祖赐下两件宝物,说明另一方绝对很强。
之前心里那点挣扎犹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若狂。
两道法术打在身上。
就见姻缘红绳仿佛活了,一端缠住手腕,同时感觉好似与同心锁相连……
“准备一番,三日后启程前往道门。”
“是!”
道门,还不错,不知是道门哪位天之骄女。
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开口询问。
“请问老祖,她……是何人?”
校草霸上拽丫頭
“非人。”
“……”
岑琸茫然,居然不是人,略一思索觉得大妖也可以。
“龙族,龙女,道门纯阳一脉弟子。”
瞬间,喜悦充斥脑海,若说接受寻常妖仙美女心有芥蒂,是龙女则毫无怨言,神兽岂是寻常妖兽能比,就算其他仙域氏族掌上明珠也比不得真龙。
画面一闪,已经出现在殿外,同时有威严声音通告全城。
岑河仙君直接说了要去道门提亲,迎娶龙女,许久不曾发声开口却说婚嫁之事,岑氏族人除了少数高层都在发懵。
震惊之后是羡慕嫉妒以及恨意,绝佳机会与己无关最让人憋屈。
然后,岑氏族人看岑琸的目光不一样了。
即便修为更高的仙人也要对岑琸表示礼貌,真正扶摇直上九万里,仅是被老祖看重一事就能让他以后走进决策层。
除了重视天才,更多属于向老祖表忠心。
当晚,某栋精致院落花园。
岑琸将金丝荷包塞给一个姑娘,毫不犹豫转身而去。
花园里哭声呜咽……
第三日,岑氏高层异常重视老祖旨意,调动大批高手,十余艘楼船旌旗招展,扬帆云海,楼船甲板堆满红色木箱,装的全是聘礼,挂满红布喜气洋洋驶离仙域。
……
数月后。
道门仙山下湖泊莲池。
许多尚年幼的道门孩童在荷叶上玩耍,更多弟子于巨大莲蓬上修行,一艘艘各异木舟在荷叶间穿行,有道门弟子亦有外来访客。
末世女獵手
忽然,所有人目光聚焦十几艘楼船。
十分茫然,见过各种舟船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红喜事装扮。
巨帆上写有鎏金岑字。
閃婚蜜愛 木木雨
红布隔着几十里都能看得见,这是来提亲?来道门提亲?亦或者是来寻衅闹事?
巨大如浮岛般荷叶洒下瀑布,无数飞舟之中有一艘寻常独木小船。
一位打扮得体文雅儒士笑吟吟打量楼船,眼中满是玩味,无声无息先行一步踏上码头。
行为举止寻常,就像是来道门游赏仙山的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