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f9b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一章 路在何方看書-qfumc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接下来的时间,段毅和燕云霄之间只是沉闷的对峙。
烛火摇曳,暖意融融。
两人谁也没有率先开口,尤其是段毅,没有再去问多余的问题。
燕云霄该说的,一定会对他说,若是他不想说的,就算段毅再怎么问,得到的也只是敷衍。
“罢了,看在晴儿的面子上,我再与你说一件事吧,镇北王府乃是四镇王实力之最,同时也是野心最大的一家,中央皇室不会容许他继续发展下去。
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在着手削减镇北王府的实力,我只是一枚钉子,比我还要潜藏的更深的,还有许多人。
今日这些话,我不该对你说,那不但会害了我,也会害了你,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想一想,未来的自己,路在何方。”
攝政王絕寵之惑國煞妃
一个武者的出路在什么地方,其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总归也逃不脱权势,财富,地位,寿元之类的。
憤怒的鬼媳婦
擦身而過
瑟歌九天
燕云霄之所以推动镇北王府与段毅之间的关系,就是希望他能反客为主,从而掌控旁人费劲心力,努力,也无法成就的势力,一步登天。
段毅笑笑,头一次,他想要在一个既不喜欢,也不讨厌的人面前坦露自己的想法,气坚而志强,目中神芒洞穿虚空,使得昏暗的房间内被一缕白光闪耀,铿锵道,
大唐尋芳譜
“旁人的路或许会迷茫,但我不会,我自始至终都在朝着我希望的路的尽头迈进,燕叔,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段毅从魏州一个小小的山村之内走出,由一套最为基础的小擒拿手为起始,一路行来,经历了许多事,结识了许多人,得到了很多,同时,也变了很多,而他一直且不曾改变的一件事,就是变强。
在这样一个武道显圣,灵机充沛的世界,握有藏武楼这样一个金手指,脑海当中还有前世残留的有关千百种武学的记忆,若不追寻武道至强,天下第一,他就不配在这世上走一遭了。
燕云霄开始未曾明白段毅的语中真意,但一回过味来,顷刻间笑了,是嘲弄,是不屑,或许还有一些感叹,
“不可否认,你的确是天纵奇才,但你知不知道,武道的尽头,天下的至强,不是光有天赋,光有资质就能成的。
十八岁那年,我曾遇到一个年纪比你还小一岁,但武功比如今的我还高的一人,你猜测他如今成为什么样子?”
“被困在天牢底层,十年,二十年下来,整个人行销骨瘦,气血枯竭,虽然有一身强健雄浑的内力护住心脉不损,但也只是苟延残喘,没几年可活了。
他的资质,悟性,比你分毫不差,际遇同样是天下罕有,福源深厚,但事实上,他败倒在了通往武道之巅的路上。
他败在何处?我后来才想明白,他败在太独,太傲,不然的话,绝不止于此。”
你出現在我世界裏
燕云霄此言,或许为真,或许为假,但目的是不变的,还是在规劝段毅,把握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旁人没有段毅的血脉,有血脉的,没有段毅的武学资质,就算两者皆有,也不会有燕云霄以及更强横的皇族势力支持。
什么是千载难逢?
在燕云霄看来,段毅现在就有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若不赌上一次,博上一把,实在是暴殄天物。
得,段毅也是熄了和燕云霄辩论的想法,两人都是心志坚定之辈,不会轻易被说服,故而再多的口舌之争,也是白费力气。
“好吧,你要我怎么做?虽然镇北王府对我没安什么好心,但我终究和他们有一份血脉牵连,不会帮你对付他们的。”
燕云霄终于满意的笑了笑,提着酒壶将面前的玉杯倒满,朝着段毅的方向举起,
“你什么也不要做,就做你自己好了,至于夏宏叫你做什么,你自己斟酌。”
段毅顿时懂了,他虽然武功很好,力量不弱,但在这种充斥权欲争斗的交锋中,实在起不到什么作用,更何况是夹杂在皇室内斗当中。
他的存在意义,是为两方承认的。
夏宏代表的镇北王一脉,希望以他作为靶子,承接一些未知的风险,同时向中央皇室示弱。
而燕云霄背后的人,则希望他这个没有任何根基的人坐上王位,如此,或许可以兵不血刃的将偌大的北地隐患解除。
至于如何坐稳那个位置,他没有法子,但燕云霄背后的人一定有想法。
大抵,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工具人,两方都不需要他有自己的想法,只需要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好。
也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段毅眼下所经历的一切,如梦似幻,但一切的起源,只在于他这身血脉,而不在于其他。
利欲熏心之辈,或许会为此带来的巨大潜藏利益而蒙蔽,错误的认知,错误的选择。
美女的神級護衛
但段毅不同,他不但克欲,守心,而且十分理智的看清楚。
纵然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最理想的情况,不过是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王爷,受人摆布,遭人监视,没有自由,因为中央皇室不会容许另一个野心勃勃,不可控制的镇北王的诞生。
相比之下,成为一个武道至强者,傲啸神州,纵横天下,才是他最想要的。
“当不能改变这一切的时候,只能忍,忍的同时,积蓄足够的力量,来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暂时来看,我还可以利用双方,来切实的增强实力,这个机会要把握好。”
段毅面色平静,目光如清水一般澄澈,只是脑海当中的念头却是分外复杂。
一力降十会,莽夫性格足矣。
但当无法一力打破所有的时候,必要的智慧和谋略便不可缺少。
“还有,庄世礼,这次你来河北,就不要再想回去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一次解决你。”
段毅虽非睚眦必报之人,但面对给自己带来这么大麻烦的庄世礼,还是意难平,非得将其彻底解决才算罢休。
至于庄家,南方魔教,就算镇北王府也难以轻易将之连根拔起,暂时略过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