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rd5好看的都市言情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五百一十三章 石塔內的第二個陳宣?展示-il0kg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这片星空瞬间陷入了恐怖的混乱之中。
陈宣和裂天圣子的方向接连杀出了一位又一位的王级至尊,两人全都陷入了可怕的大战之中。
但陈宣手持太上旗,如同先天立于不败之地,不断横扫,太上旗每次扫过,就有一位王级至尊崩碎。
他在这里大战,简直酣畅淋漓。
四面八方的王级至尊根本拦不住他,在他的太上旗下,一切王级至尊都像是稻草人一样,迅速被他扫飞。
不过他想杀死这些人也极其的困难。
因为起码十几位王级至尊扑了过来,他很难集火到其中的一个王级至尊身上,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贸然动用化天塔。
一旦动用了化天塔,绝对能让周围的王级至尊更加疯狂。
现在这种情况,对陈宣来说不好也不坏。
表面上看是十几位王级至尊对他出手,而实际上是他在挥动太上旗,追着十几位王级至尊跑,若不是这些王级至尊人数太多,绝对早就被陈宣轰杀了。
但陈宣这边虽然没有什么压力,圣子裂天那边却压力越大来越大,因为他不仅要面对八头阴兽皇和数百头阴兽王的攻击,同时也要提放着暗中的其他王级至尊。
有的王级至尊,实力高深莫测,起码达到了六七重天,让他防不胜防。
若非这口铜灯神秘莫测,拥有非凡之力,他绝对早就被拿下了,即便如此,他现在也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有三个恐怖异常的武器,在围绕着他不断轰杀,一个是巨大的银尺,一个是宽阔的石剑,还有一个是血色的魔圈,这三口武器的主人都是恐怖莫测,即便铜灯火焰都没有立刻将这三口武器毁掉。
三口武器每次都能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他打来,带着混沌气,惊天动地,将虚空宇宙都给打出来一个个恐怖的黑洞。
就在圣子裂天陷入重围,杀到白热化的时候,忽然,远处再次爆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轰的一声,空间崩塌,成片的宇宙时空毁灭。
一个古朴神秘的兽皮袋子忽然浮现而出,袋口大大张开,里面吸力恐怖,发出轰隆隆的声响,直接向着三口武器迅速笼罩了过去。
三口武器顿时被突然出现的袋子给吸得一阵摇晃,光芒明灭不定,差点被袋子吸了进去。
“玄天一气袋!”
“当年玄天尊者的武器,这怎么可能?”
暗中那些王级至尊再次吃了一惊。
今天接二连三出现的一口口至强武器,每一口都颠覆了他们的认识,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先是神秘铜灯、再是太上旗,现在连玄天一气袋也出现了!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能堪比太上旗的存在。
“拦住那个袋子!”
英雄命
又有王级至尊开始出手,向着那个古朴神秘的袋子迅速扑了过去。
然而古朴的袋子却像是忽然复活了一样,表面上乌光闪闪,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气息一下恐怖了数十倍不止。
那些扑过来的王级至尊全都脸色一变,几乎刚一扑来,就被袋子瞬间吸了过去,发出一阵阵凄惨的大叫,身躯刹那没入到了袋子之内。
“想要收走老道的袋子,也不看看你们几斤几两,今天这里,我铁龟道人包了!”
一声厉喝传出,袋子后方的空间崩塌,轰的一声,铁龟道人的身影浮现,全力的驾驭玄天一气袋,光芒恐怖,向着那三口武器吸了过去。
在铁龟道人的一侧,还立了一道人影,极其可怕,足有五米多高,一身白色的骨鳞,布满倒刺,眸子虎视鹰瞵,令人生畏。
正是巨魔!
时隔多年,他不仅实力尽复,且更加恐怖,与铁龟道人站在一起,全力的催动玄天一气袋。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夢簡心
神秘的袋子在他们两人的共同催动下,也不知道有多恐怖,袋口中声音轰鸣,空间崩塌,那口血色的魔圈率先承受不住,被一下吸了进去,随后那口石剑也在簌簌颤动,发出悲鸣,化为一道流光,刹那冲入了神秘的袋子中。
至于那口银色的量天尺,忽然破碎空间,迅速远遁,直接消失不见。
正在围攻圣子裂天的其他王级至尊全都大惊之色,这一刻他们纷纷退避、躲闪,再也不敢靠近分毫。
连那三位至强者的武器都被收了,他们若敢继续围攻,绝对会是死路一条!
八头阴兽皇和一群阴兽王的压力一下子大了不知道多少。
它们发出愤怒的咆哮,拼命地轰杀着圣子裂天,企图将他灭杀。
但就在这时,玄天一气袋已经迅速飞了过来,还在继续变大,光芒恐怖,发出一阵阵可怕的轰鸣,袋口像是化为了一个永恒的黑洞,在疯狂的吞噬一切。
一头头阴兽王忽然间发出一阵阵惊慌的大叫,不受控制的离地而起,成片成片的飞向了那口玄天一气袋。
刷刷刷!
光芒接连划过,数百头阴兽王几乎转眼间被收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八头阴兽皇也彻底惊慌了,它们急忙联合在一起,迅速的旋转起来,如同化为了一个可怕的黑色龙卷风,一边轰杀出恐怖的杀术,一边向着远处逃走。
只不过这个时候想逃,无疑已经太晚了。
圣子裂天这里压力大减,全力的催动铜灯,无尽的绿色火光冲天而起,浩浩荡荡,向着这八头阴兽皇者冲去,同时他们的头顶,恐怖的玄天一气袋浮现而出,在全力的散发吸力。
穿越盜墓筆記之冥羽
“啊!”
很快这八头阴兽皇发出凄厉的惨叫,身躯再一次被恐怖的铜灯火焰烧的崩溃。
它们的神魂无比惊恐,急忙继续逃走。
但玄天一气袋的光芒早已笼罩了它们,迅速的覆盖下来。
“不…不要…该死的,你们快住手!”
“停下来!”
“啊!”
它们的神魂根本没来得及重组,便被迅速吸入到了袋子中。
那口袋子光芒滚滚,弥漫着无比恐怖的气息,迅速的倒飞而回,悬浮在了铁龟道人的头顶。
“裂天圣子,你没事吧?”
铁龟道人问道。
“我没事,快帮助陈宣!”
異界禦龍者傳說
圣子裂天开口。
远处,陈宣挥动着太上旗,一个人在追杀着十几位王级至尊跑,大旗扫过,将一个又一个的王级至尊不断扫的崩溃,身躯炸裂开来。
他杀的酣畅淋漓,不断发出一阵阵狂笑之声。
一群王级至尊在破口大骂,疯狂的逃窜。
他们已经后悔招惹这个小子了,面对陈宣的太上旗,他们再强的杀术也没用,被迅速的扫灭。
圣子裂天、铁龟道人、巨魔立刻冲了过来。
一上来他们就催动了铜灯和玄天一气袋。
一群至尊脸色都绿了,惊恐无比,急忙开口求饶。
“不要,有话好说!”
“快住手!”
轰!
绿色火焰席卷而过,如同可怕的潮水,一个照面让四五位至尊直接惨叫起来,魂魄和肉身同时燃烧了起来,声音凄厉,身躯在迅速的化为光点,一点一点的消失。
其他的至尊则被铁龟道人联合巨魔,催动玄天一气袋,迅速收了进去,整个袋子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乌光滚滚,极其恐怖,不管是什么武器,还是杀术,全都被瞬间吞没。
陈宣大吃一惊,立刻回头,迅速飞了过来。
“多谢各位前辈。”
陈宣开口。
“陈宣,你没事吧?”
我的未來有點萌 L同學
圣子裂天开口道。
“放心,没事。”
陈宣开口,忽然他眼睛一凝,生出感应,向着远处的黑暗看去,道,“还有其他的强者在盯着我们,不好,咱们手中的东西引来了他们的觊觎,而且他们发现了祖星!”
“放心,老道如今手握重宝,不信他们敢来送死,让他们一个来,一个死!”
不再做你的天使 寞蘭忌
铁龟道人冷笑。
玄天一气袋,威力恐怖绝伦,由他和巨魔一起催动,可以将威力发挥到最大,犯不着发憷。
“有活化石在暗中。”
巨魔眼神深邃,道,“当年那个培养先天生灵的黑手也在这里,你们要小心!”
“什么?培养先天生灵的黑手也在?”
陈宣暗吃一惊。
“对方当年在祖星培养先天生灵,目的就是为了在祖星消失的时候,凭借与先天生灵的联系锁定祖星,如今祖星的踪迹被发现,他该出手了。”
巨魔沉声道。
“他是谁?”
陈宣问道。
“之前我还不知道,但现在我已经能够确认,对方身上的那股气息与先天生灵体内的烙印一模一样!”
巨魔紧紧盯着远处,眸子中射出魔光,忽然厉喝道,“元,既然来了,还不出现?”
轰!
他声音瞬间扩散出去,浩浩荡荡,席卷了大半个星空。
“哼!”
冷王子惹上拽丫頭 髿髿
黑暗死寂的星空深处传来了一声冰冷声音,杀气弥漫,接着一口黑色巨钟刹那间破空袭来,快到极致,超脱一切的时间、空间影响,没有征兆,几乎瞬间出现在他们的头顶,迅速放大,直接压了下来。
陈宣、裂天、铁龟道人脸色一变,急忙催动重宝,向着那口巨钟轰了过去。
不过那口黑色巨钟包容一切,里面像是蕴含了一个完整的宇宙,深邃恐怖,吞噬一切能量气息,瞬间将他们笼罩在了里面。
咣!
黑色巨钟罩住四人后,忽然发出一阵古老苍凉的钟声,浩浩荡荡,黑色钟波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在这种恐怖的钟声影响下,时空如同化为了涟漪,成片成片的扩散出去,浮现出一幅幅古老的画面。
这些画面全都是无数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此刻受到钟声影响纷纷浮现。
而在这无数的画面深处,祖星的踪迹受钟声影响,再一次浮现而出,一闪而过。
不过那口黑色巨钟却并没有停留,罩住了陈宣四人之后,立刻化为一道乌光,向着远处极速冲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空间碎裂,一口三足两耳的大鼎忽然浮现了出来,直接撞向了这口黑色巨钟,咣的一声,将这口黑色巨钟撞了个结结实实。
两个可怕的武器之间直接迸发出了无尽的黑色混沌气,万千宇宙法则迅速浮现,密密麻麻,恐怖莫测。
在这两口恐怖的武器撞击的刹那,星空之内,又忽然传来一阵阵铮铮的琴声,极其突兀,一道道琴声恐怖莫测,蕴含难言的造化之力,与这口大鼎一同攻向了黑色巨钟。
一刹那,这片星空内如同在开天辟地,出现了无尽的混沌光芒。
琴声、大鼎、黑钟三者间在不断地发生碰撞,远处那些王级至尊全都看的惊心动魄,魂魄发颤,这一刻,连靠近都不敢靠近。
因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绝对是属于活化石在交锋。
这样的人物往往被称为禁忌中的禁忌,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岁月,有绝对的威严!
很显然,那琴声的主人和大鼎的主人,不想让黑色巨钟卷走一切,想要逼迫黑色巨钟吐出铜灯、太上旗和玄天一气袋。
但巨钟的主人根本不予理会,极其霸道自负,催动巨钟反压向那口三足两耳大鼎,同时钟声浩荡,将一阵阵响起的琴声不断震溃。
就这样,三个恐怖的存在在不断地攻击,星空成片成片的湮灭,化为永恒的混沌,四面八方的世界虚影也接二连三的浮现,让人眼花缭乱。
而此刻在黑色巨钟的内部,却一片漆黑、混乱。
陈宣四人被罩进去之后,瞬间便被分割了开来,四面八方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每个人都像是处在了不同的死寂宇宙中的一样。
绝对的漆黑,绝对的寂静。
陈宣像是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无边无际的黑暗让他有一种灵魂悚然的感觉。
“前辈,前辈你们在哪里?”
他在巨钟内部飞行,开口大喊。
四面八方没有任何回应,他在这里也完全辨认不到任何方向。
陈宣在这里飞了片刻后,彻底惊慌了,脸色变幻,最终挥动太上旗,开始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横扫,一片片毁灭性的光束不断扫出。
然而在这片绝对死寂,绝对黑暗的环境下,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所有的毁灭性光束扫出之后,都统统消散了,被无尽的黑暗吸收。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陈宣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在流逝,这无尽的黑暗在缓缓吞噬他的力量。
“该死的,到底什么鬼地方?”
陈宣再也坐不住了,忽然将化天塔取了出来,全力催动化天塔,让化天塔迅速地放大,想要撑破黑暗,但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不管化天塔变得多大,这无尽的黑暗始终和之前一样,永远达不到头。
“对了,化天塔内的存在。”
陈宣忽然反应过来。
这化天塔内似乎被封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不知道能不能将对方放出来。
虽然不知道放出对方后,会造成怎样的可怕变故,但眼下他处在生死危机中,也顾不了那么大了。
陈宣看向化天塔,再次向着里面开始传音。
“前辈,晚辈这就放你出来,你准备好了吗前辈?”
“前辈,你要是不回答,我真放你出来了?”
他连续传了几次音,都没听到任何回应。
忽然他皱起眉头,再次摇动太上旗,将之前拘禁在旗面上的一位王级至尊放了出来。
錯嫁相公極寵妃 莫搖
那位王级至尊只剩下了神魂,被放出来后,喘着粗气,露出感激,道:“小兄弟,是我之前错了,我不该得招惹你的,你肯放我出来,真是太好了,从此之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可好?”
“我看你在想屁吃吧?胡言乱语什么呢?”
陈宣冷笑,忽然催动化天塔,直接向着这位王级至尊的神魂压了下去。
那道神魂脸色一变,惊怒大叫,轰地一声,被化天塔牢牢地压在了下方。
下一刻,一道惨叫传来,接着里面响起了一道道咀嚼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陈宣听到声音后,心头振奋,再次开口道,“前辈,我这就放你出来,你可能听到我的话语?你要是听到了,还请你应一声!”
里面的咀嚼声音居然一顿,接着传来一阵阵咚咚咚的声音,似乎里面有一位极其可怕的存在在撞击石塔的内壁。
陈宣大喜,立刻开始催动化天塔,将里面的门户打开,封印解除。
轰隆!
忽然,一阵恐怖血腥的气息一下子从石塔内部爆发了出来,恐怖莫测,浩浩荡荡,像是一刹那地狱之门打开了一样,原本漆黑死寂的环境都忽然被染得暗红。
陈宣的寒毛瞬间耸立了起来。
这不会真是一位活化石吧?
一片片猩红的血色雾气从化天塔的下方一遍遍的汹涌而出,铺天盖地,密密麻麻,整个化天塔都抖动了起来,里面的咀嚼声音也彻底消失了。
忽然,整个化天塔猛然一颤,一个可怕的人影从这暗红色的血色雾气中一下闯了出来,披肩散发,身躯踉跄,双手、腰际还缠着断裂的锁链,看起来无比瘦削,身上的战甲残碎破败,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
重生之全能極品妖孽
刚一出现,浓郁的血煞气息就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这片区域彻底变成了暗红之色,到处都是浓郁的血雾弥漫。
“嘿嘿嘿…”
这道人影刚一闯出,便发出了可怕的寒笑声音。
陡然他挥动拳头,一拳向着无尽的黑暗中狠狠砸了过去,拳光破灭万古,猩红恐怖,刹那撕裂而出,将这片恐慌的黑暗生生轰出了一个缺口。
外面浩瀚的宇宙气息从这个缺口中瞬间扩散了进来。
而从外面看去,则是那口正在大战的黑色巨钟一下炸出了一个口子。
接着,这道恐怖的人影猛然间冲天而起,向着外面冲去,乱发飞扬,在一眨眼的功夫,被陈宣看到了他的正脸。
陈宣原本正处在欣喜之中,但看清的刹那,忽然身躯一顿,脸色狂变。
“卧槽!”
这个恐怖人影的面孔赫然和他一模一样!
他简直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