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ii6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919、億年仙髓中的大活人讀書-aw5gx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郑拓离开九石剑与刀雪梅,直接来到传送阵所在。
秦桓早已等候多时。
秦桓可是不傻。
他作为郑拓仆从,自然知道郑拓的真实身份。
且他对郑拓多有了解。
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好好跟着郑拓,未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之事发生。
况且他秦桓说话一言九鼎。
既然选择成为郑拓仆从,他便不会有二心。
郑拓没有询问秦桓任何关于秦昊的信息,秦家竟是大家族,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离开帝都,回到落仙宗。
潜龙会结束,相信风波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对此。
他并没有多少关心。
相信修仙界中不满苍天阁的势力,肯定会以此做文章打压苍天阁。
而苍天阁经过如此事件后,恐怕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其他大域之人不是傻子。
苍天阁如此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本身就说明能力不行。
多数人都是想借助苍天阁这个跳板入住东域。
但这跳板看上去无法起跳,甚至已经被蛀虫啃咬的出现腐朽。
一个不小心,他们就可能掉进万丈深渊。
别说借助苍天阁入住东域,自己生死恐怕都会成为大问题。
在苍天阁缓和这段时间,想来东域会消停不少。
郑拓借此机会,开始谋划自己踏足王级之路。
如今。
他拥有合道果,能够百分之百踏足王级。
问题是他该在何处突破。
突破进入王级的动静绝对不会小,自己若不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恐怕会引来危险。
在有。
以他对未来的推测。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将亿年仙髓炼制成法宝。
亿年仙髓如此神物,就这般带在身上属实有些暴殄天物。
倒不如将其炼制成法宝,然后精心温养,成为手中大杀器。
说到底。
他好像并没有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大杀器。
茍活的廢墟
古铜宝镜在这之前就是落仙宗的宝物,无意中吸收七彩石,化为先天灵宝。
鲲鹏翼他更是刚刚得到,本身属于鲲鹏神族的先天灵宝。
手中两件最强法宝,本质上皆非他真正的法宝。
他能够发挥出古铜宝镜与鲲鹏翼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力量。
但他终究不能发挥出二者百分之百的力量。
这其中相差到近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郑拓知道。
真正的高手对决,也许就是因为这百分之零点一自己就会落败。
何况此刻手中有亿年仙髓这种神物存在。
想到此处,他开启落仙山保护阵法。
心念一动,进入镜中界。
镜中界仙巅之上,郑拓开启十方世界,踏足葬兵山上。
葬兵山是他平日里炼制法宝的地方。
此刻亿年仙髓便被放置于此。
亿年仙髓五彩缤纷,散发着各种美妙颜色。
在传言中,仙髓的形成,是远古时期某些恐怖生物一身的精华所留。
这所谓的一生精华,应该类似于当今修仙者的元婴。
远古时期修仙者的修行与当今不同。
因为远古时期天地灵气更加充裕,修仙者无需凝聚元婴,便能够将灵气滞留与体内,增强自身实力。
后远古时期。
天地灵气渐渐稀薄,人们需要凝聚原因,将灵气禁锢在元婴之中,走出新的道路。
在远古时期,仙髓并不少见。
但亿年仙髓,前所未有。
亿年仙髓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大的生灵,还需要时间,无与伦比漫长的时间。
恐怕。
在修仙界慢慢历史长河之中,也就只有鲲鹏神族能拥有如此非凡伟力,孕育出亿年仙髓。
郑拓心中对此事多有了解。
嗡!
郑拓身边,小鲲鹏出现。
小鲲鹏浑身漆黑,如一条小鱼,却拥有一对翅膀,很是非凡。
“脑大,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小鲲鹏有点大舌头,明明是老大,却叫成了脑大。
“这亿年仙髓,应该与鲲鹏神族有关才是。”
宝镜出现场中。
宝镜一身鹅黄长裙,高贵中不失典雅,给人一种成熟稳重之感。
如此多年过去。
当年傻姑娘似得宝镜,也已长大。
“嗯,大姐说的对,我能够感觉到仙髓之中有与我同源的力量,很熟悉,很熟悉……”
小鲲鹏歪着头,望着亿年仙髓,看上去颇为好奇的样子。
“若是我没有猜错,亿年仙髓,应该便是鲲鹏神族中某位先祖所化。”
郑拓点头,根据小鲲鹏与宝镜所言,完全能够判断,亿年仙髓,便是鲲鹏神族某位强大祖先所留。
不管怎样。
亿年仙髓在自己手中,便是要好好利用一番才是。
而在这利用之前,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
亿年仙髓实际上与神魂液有几分相似。
在修仙界中,神魂液会带有各种不同的属性。
如火属性,水属性,金属性……
带有属性的神魂液,只能被相同属性之人吸收。
且吸收者的实力还有明确限制,可以说十分的复杂难用。
所以。
在修仙界中,有修仙者想出了一种方法,那就是将神魂液中的力量提取,留下无属性的神魂液。
无属性的神魂液对于任何修仙者都使用,乃是万灵神魂液。
所以。
仙髓也是如此。
仙髓本身便带有各自属性。
越是强大的仙髓,越是时间够长的仙髓,其所带的属性力量便越是强大。
亿年仙髓既为鲲鹏神族先祖所留,那其本身所带的属性必然难以想象的强大。
对待这种事,他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用比仙髓中鲲鹏先辈力量还要强大的力量将其碾碎,彻底根除。
郑拓拥有天道印记。
天道印记的层次也绝对比仙髓中鲲鹏先辈的力量高。
但是这天道印记也是有极限的。
就算鲲鹏先祖的力量没有自己的天道印记层次高,架不住他多啊!
自己若想以天道印记将仙髓中的鲲鹏先祖力量全部根除,恐怕需要个几十上百年。
他可没有那个时间等待下去。
所以。
他只能使用第二种方法。
第二种方法很简单,就是用鲲鹏翼将仙髓中鲲鹏先祖的力量吸收掉。
二者力量本是同源,能够互相吸收。
同时。
吸收掉鲲鹏先祖力量的小鲲鹏,将很快成长为自己的得力帮手。
他将如此想法告诉了小鲲鹏。
小鲲鹏不明所以,他还是一个孩子,完全不同其中奥妙所在。
“无妨,你只要按照我所言吸收力量便可,剩下的事交给我。”
郑拓对小鲲鹏如此说道。
“嗯,知道了脑大。”
小鲲鹏的大舌头听上去充满喜感。
小家伙当即盘膝端坐在仙髓下方,等待着郑拓接下来的手段。
郑拓见此,告诉宝镜一声守护好周围。
待得宝镜回应后,郑拓当即催动自身鲲鹏灵纹。
他以鲲鹏灵纹化为一条桥梁,连接小鲲鹏与亿年仙髓。
桥梁很快建立。
小鲲鹏通过鲲鹏桥梁与亿年仙髓取得联系。
在取得联系之后,意外顿生!
“是谁,是谁在吸收我的力量!”
亿年仙髓中,有声音传来。
那声音听上去无比古老,甚至带着一抹严重的口音。
“你是谁?”
那声音继续出现,直指郑拓。
郑拓当即警惕非常!
怎么回事?
亿年仙髓他曾以光属性灵气照耀许多年,并未发现其中有生灵存在。
怎么此时此刻,竟然有生灵存在其中。
“老人家,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你是谁。”
郑拓出声询问。
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亿年仙髓中诞生而出的生灵,恐怕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你不配知道我是谁,但你身上有一种让我讨厌的力量,所以,你该死!”
说话间!
那原本五彩缤纷的亿年仙髓,转眼化为漆黑之色。
且有一股让郑拓心悸的气息出现。
这气息是?
影魔?
怎么回事?
亿年仙髓之中怎么会有影魔出现。
“给我进来!”
说话间!
郑拓被强行拉入到亿年仙髓之中。
外界。
宝镜见如此突然状况出现,当即催动手段,将葬兵山移入化镜为牢之中关好。
化镜为牢坚固非常,除非对方的实力能够将自己的宝镜肉身打碎,不然对方休想逃出来。
紧接着。
宝镜取出几尊傀儡。
这几尊傀儡皆拥有光属性灵气。
几尊傀儡化为神阳,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将葬兵山照耀。
搞定之后,宝镜在呼唤出声。
“主人?”
宝镜的呼唤没有任何回应。
甚至。
刚刚还端坐于仙髓之下的小鲲鹏,也被仙髓其中。
不管怎样,此刻的自己,该像主人曾教导过自己的一样,保持冷静,稳住别浪。
没有移动,保持冷静。
此刻仙髓之中。
郑拓眼前一片黑暗。
他感觉不到任何物质波动,像是漂浮在一片黑暗空间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
只有孤独,永恒无尽的孤独,相伴左右。
神说要有光,世间便拥有了光。
郑拓催动光属性灵气,将这片黑暗的空间照亮。
这是一片破败的,充满漆黑的残垣断壁。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黑暗的颜色。
而就在这宫殿的尽头,一尊巨大王座之上,端坐有一尊三十米高的巨人。
巨人正抬眼望来。
“你身上的力量让我讨厌。”
巨人开口,声音隆隆作响,回荡在这片空间之中。
影魔?
郑拓明显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与影魔之主所散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
仙髓之中怎么会有影魔?
郑拓万分不解?
影魔来自影魔之主。
乃是影魔之主以吞魔泉孕育出的特殊种族。
按理说。
影魔之主已经死掉,这世间怎么可能还有影魔的存在。
郑拓疑惑非常,他觉决定询问一二。
他率先收起光属性灵气,然后询问道:“前辈,小辈我偶然获得仙髓,不知是否打扰前辈清修,还请前辈原谅。”
郑拓不知道这影魔有何来历,实力如何,稳着点,总归没有错误。
“你比上一个小家伙要有礼貌很多。”
巨人声音传来,听入口中,郑拓暗道一声。
上一个小家伙。
说的莫非是万灵之主。
毕竟亿年仙髓是他从万灵之主手中抢夺而来。
“小家伙,我乃鲲鹏先祖残魂,先祖离世,我便滞留于此,说吧,你想要什么。”
巨人这般开口。
一代球神張鐵漢
听上去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前辈此话何意?”
郑拓不解,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要说些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传承,让你成为更加强大的修仙者。”
巨人的话语很直接,郑拓却警惕非常。
“代价呢?”
郑拓不解,询问出声。
获得传承,如此之事,怎么可能没有代价。
“没有代价。”巨人回答,“你能获得仙髓,便是你的机缘,没有任何代价,你便能获得我所有传承。”
说着巨人面前出现一枚黑色丹药。
丹药拇指大小,滴溜溜转动,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安的气息。
这……
郑拓无语。
这演技也太拙劣了吧。
如此手段,骗骗三岁小孩子还可以。
但是你骗我,是不是有点太不拿我当人看了。
郑拓暂时没有戳穿对方把戏,他很想知道,为何有影魔会出现在这里。
“吃掉它,你便能拥有鲲鹏神族的所有传承,相信我,当你获得所有传承之后,你将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所有的一切都将匍匐在你的脚下,你就是神明,你就是创造一切神明……”
巨人言语中透漏着疯狂。
郑拓从其身上看到了一丝姜鹏的影子。
“有这么神奇?”
郑拓装作很在意的样子。
“当然,吃掉它,你将拥有一切。”
巨人言语中充满极致的诱惑。
郑拓一副犹豫模样。
“所以,如果我不吃会怎样!”
郑拓询问出声,让场面陷入尴尬境地。
“聪明的小家伙,看来你已发现问题所在。”
巨人智商上线,或者其从一开始的举动,便没有任何问题。
“你应该不是鲲鹏先祖,你是影魔?”
既然撕破脸,郑拓便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直接询问出声。
影魔的出现,让他极度不安。
可能是因为影魔之主曾对东域进行过毁灭性打击的缘故。
他对影魔之主,心中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不!”
巨人摇头。
“我便是鲲鹏先祖,只不过,你说的没有错,我是影魔,鲲鹏先祖的影子所化。”
巨人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其很坦然,没有过多隐瞒。
“既然你承认自己便是影魔,那你我便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郑拓望向鲲鹏影魔,严肃对待。
影魔曾祸乱东域,让整个东域生灵涂炭。
其中有许多他认识之人因为此事身死。
虽说最后魔小七本体以身化道,拯救了整个东域,但影魔给他的印象,便是大罪。
“稍等,稍等……”
巨人的态度突然转变,给人一种特别怂的感觉。
“小友,你听我说,我虽然是影魔,但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坏事,当年我被孕育出来的时候,便被关押在这仙髓之中,如此多年过去,我一直都在这仙髓之中生存,从来没有坑害过任何人,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撒谎。”
鲲鹏影魔一脸的认真模样,让郑拓心里打鼓,难道这货没有撒谎?
但下一秒。
咣当!
距离二者不远处有声音传来。
“脑大,脑大,我来呢……”
小鲲鹏手里拿着一枚骨头,似要战斗般,向郑拓跑来。
小鲲鹏到没有什么,关键是小鲲鹏手中的骨头。
那骨头怎么看,都像是某个倒霉蛋的大腿骨。
场面寂静,只有尴尬,弥留四方。
“已经无所谓,因为即将出现转机。”
鲲鹏影魔露出笑容。
郑拓不明所以,他忽然转头,看向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位男子,大步走出。
看到这男子模样,郑拓稍稍一愣。
因为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我的影魔吗?
郑拓看着眼前男子,好奇非常。
奇怪?
影魔之主说过,自己是无影之人,也就是说,吞魔泉是无法通过自己孕育出影子的。
但是为何此刻有自己的影魔出现。
“不用怀疑,他便是你,你便是他,好好享受给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吧。”
鲲鹏影魔阴险笑容,看郑拓如看死人。
“这种话我听了许多次,但每一次你们送给我的礼物都会让我失望。”
郑拓摇头。
望着身形一动,杀向自己的影魔。
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嘭!
那杀来的,属于他的影魔,被他一巴掌扇成黑雾,消失不见。
“鲲鹏影魔,你若没有真本事,我便不客气了。”
郑拓转头,看向巨人所在。
“无影之人,真是没想到,我竟然还能遇到无影之人,也好,就让我看看,你这无影之人,究竟有何能耐。”
鲲鹏影魔说完,郑拓当即警惕非常。
鲲鹏影魔自称鲲鹏先祖的影魔,想来实力不会太弱。
但过了许久,鲲鹏影魔并未有任何动静,这让郑拓不明所以。
这鲲鹏影魔从一开始就像是来水字数的,如今更是在放完狠话后一动不动。
“小子,你还在等什么,来攻击我啊!”
鲲鹏影魔叫嚷着让郑拓动手。
郑拓对此大感意外,同时感觉其中有诈。
“小子,你不将我干掉,你是没有办法用亿年仙髓炼制法宝的,快快快,出手将我干掉,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实力。”
鲲鹏影魔急不可耐的模样,属实让郑拓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有这种事。
他修行这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主动的敌人啊?
有诈,肯定有诈。
郑拓断定,对方肯定有诈。
他没有攻击,而是先仔细观察,试图寻找出一些破绽。
但结果让他失望。
鲲鹏影魔端坐在那破败的王座之上,没有任何防备,周围也没有任何阵法存在。
代嫁宮婢 洛洛
“小子,我已存活太久太久,久到我自己都已忘记时间的存在,如今,活着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惩罚,斩掉我,求求你,斩掉我。”
鲲鹏影魔道出心声。
人活了太久,的确会有这种想要被干掉的想法。
与他同时代的人全部离去,唯独他活在这个世界上。
或许。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种惩罚。
有诈!
郑拓还是感觉此事有诈。
不行,不行,不行。
暂且不能出手。
既然对方一心求死,那便不会对自己有威胁。
既然如此。
他当即呼唤小鲲鹏,开始吸收此地的鲲鹏力量。
目的仍旧没有改变。
将此地的鲲鹏力量全部吸收,让小鲲鹏变强的同时,让仙髓变成无垢仙髓。
小鲲鹏催动法门,吸收此地的鲲鹏之力。
而郑拓持续观察鲲鹏影魔的动向。
鲲鹏影魔没有任何动向,他安静的端坐在那里。
说话时身体一动不动,甚至连嘴巴都不动。
整个人像是一尊石雕般,给人的感觉十分诡异。
“你很特别。”
鲲鹏影魔与郑拓如此说道。
“你也很特别。”
郑拓回应道。
“你身上有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很不凡,我从未见过。”
鲲鹏影魔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想说些什么便直说,如此隐晦,我怕是难以听懂。”
郑拓感觉鲲鹏影魔话里有话,似想要与自己说些什么,却又难以说出口。
“凭借你的实力,不懂实属正常,待得你踏足王级,成就更高实力后,自然便会明白我所言为何。”
鲲鹏影魔说出了郑拓很早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的话。
似乎只有达到王级,才能拨开迷雾,看到一些真相。
“也许吧。”
郑拓敷衍着回道。
“帮个忙,将我斩杀,如何。”
鲲鹏影魔仍旧没有放弃,试图让郑拓对自己出手。
A級盛婚:妻色撩人
郑拓摇头。
对方越是这样,他越感觉其中有诈。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他绝对不会轻易出手。
安静等待着小鲲鹏吸收这片空间中的力量。
仙髓中的力量与小鲲鹏同源,吸收起来格外迅捷。
郑拓也不着急,保护小鲲鹏同时,观察鲲鹏影魔。
而鲲鹏影魔显然也在观察着他。
良久。
嘎嘣!
有脆响从鲲鹏影魔所在传来,郑拓当即吓了一跳。
定眼看去。
鲲鹏影魔那巨大的身躯,竟然从手背的位置出现一道裂痕。
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小鲲鹏吸收了此地的力量,从而影响到了鲲鹏影魔。
“停!”
郑拓让小鲲鹏停止吸收。
“已经晚了。”
鲲鹏影魔所在传来声音。
下一秒。
鲲鹏影魔所在,嘎嘣脆响出现,他那巨大的身形轰然倒塌。
这……
望着轰然倒塌的巨大身形,郑拓傻眼。
这……
这……
死了?
不是吧。
不对不对。
定眼看去,在那倒塌的巨大身形中央,竟端坐有一位男子。
男子白色的长发乱蓬蓬,身形瘦小如干柴。
同时。
郑拓能够看到,其手腕,脚腕,各自捆绑有锁链,将男子固定在那王位之上。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白发男子传出神魂波动,询问郑拓姓名。
郑拓没有回答,他只感觉此事属实有些诡异。
刚刚那巨人,难道是镇压男子所用不成?
因为此时此刻,他从白发男子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属于影魔的气息。
也就是说。
男子不是影魔,刚刚那崩塌的巨人才是影魔。
如他所想。
嗡!
仙髓之中,有莫名力量降临。
“小子,我劝你快些离开,如若不然,他们可不是好对付的。”
说着。
虚空之上。
出现两尊王级影魔。
“是你将这罪人放出?”
其中一尊影魔开口,以审问姿态,大声呵斥郑拓。
郑拓没有回答。
他心中已对此事渐渐明了。
亿年仙髓实际上是囚困白发男子的牢笼。
刚刚的巨人也是囚困的一部分,白发男子身上的锁链也是一部分。
此刻因为那巨人被破坏,随意有看守的守卫出现。
而这守卫,竟然是王级影魔。
“无论你是谁,今日都无法离开这里,杀!”
另一尊王级影魔直接出手,杀向郑拓。
见王级影魔杀来,郑拓不会坐以待毙。
小鲲鹏化为鲲鹏翼附着身上,瞬间消失在原地。
“鲲鹏翼?你是鲲鹏神族之人?”
影魔守卫见郑拓竟然拥有鲲鹏翼,当即询问出声。
“没有错,我是鲲鹏神族之人,你们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郑拓干脆借势,如此忽悠二者。
“我二者为此地守卫,专门负责守护罪人,你既为鲲鹏神族,怎会不知?”
其中一尊王级影魔如此说道。
“你不是鲲鹏神族之人,你是人族,你是可恶的人族。”
另一尊王级影魔发现郑拓真正身份。
“杀!”
两尊王级影魔杀来,毫不留情,试图将郑拓干掉。
郑拓见此。
虽仍旧有许多谜团不解,但他不会坐以待毙。
对方的杀意可是真是不假的。
手中一动,仙剑出现手中。
仙剑配合鲲鹏翼,他的速度与攻击力皆达到极致。
刷刷……
仙剑之上附着有光属性灵气,瞬间将二者头颅斩掉。
“讨厌的光,不该存在于这牢笼之中。”
两尊王级影魔被斩掉头颅后并未身死。
二者继续杀向郑拓,试图将郑拓干掉。
“死……”
郑拓低语,仙剑颤动,瞬间将二者大卸八块。
有光属性灵气在,二者伤口休想愈合。
两尊王级影魔,便如此被郑拓轻轻松松干掉。
王级影魔与王级强者的差距还是比较巨大的。
全職武魂 不信邪
干掉两尊王级影魔,郑拓并未有多麽高兴。
“前辈,是否可以告诉我真相。”
郑拓看向那被捆绑在王座之上的白发男子。
“真相?”
男子重复这二字后摇头。
“哪里有什么真相,修仙者,修仙界,法宝,神通,你,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又都是真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在这变换无穷的真假之中,真相已经不重要。”
白发男子像是一位哲学家。
其所言听的郑拓一阵头大。
“前辈,请说人话。”
郑拓非常委婉的如此说道。
“当年我因为打不过鲲鹏神族那家伙,所以被那家伙囚禁于此,明白了吧。”
简单明了,郑拓知道一个大概真相。
“所以前辈你是?”
郑拓询问这前辈姓名。
“名字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何而活,你我为何而活……巴拉巴拉巴拉……”
白发男子继续以富含这里的口气与郑拓说着。
郑拓只能手扶额头。
难道这位前辈上辈子是唐长老吗?
为何说话如此磨磨唧唧。
“咳咳……前辈,请说人话。”
郑拓只能在度打断对方唠唠叨叨所言。
“唐,你就叫我唐前辈吧。”
混沌武魂
干净利索,唐前辈如此回道。
唐前辈?
与唐长老还真是一家人啊!
“唐前辈,所以,我是该救你出去,还是不该?”
郑拓试探性问道。
他心中肯定是不该。
这位唐前辈不知道有何来历,当年被鲲鹏先祖镇压是真是假也不知道。
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存在,他肯定不会是放其离开的。
“我很想说你可以放我离开,但事实是你根本没有那个本事放我离开,看到我身上的四条锁链没有,他们全部曾被鲲鹏先祖加持过特殊秘力,除非你的实力与那个家伙相当,不然,根本无法将我拯救,况且,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
说着。
虚空之上。
有两尊王级影魔降临。
仔细看去,这两尊王级影魔竟然与刚刚的两尊一模一样。
“此地拥有一枚吞魔泉,他们可以无限复活,你是杀不死他们的,除非将吞魔泉封印,不然,你将永远与他们二者战斗下去,最后被活活耗死。”
唐前辈如此说道。
郑拓抬头,看向虚空之上。
隐约间。
那里有一汪黑色泉眼。
吞魔泉他并不陌生。
在影魔之主的影魔域,他曾亲身感受过吞魔泉的气息。
此地这一枚吞魔泉。
显然没有影魔之主那一枚吞魔泉来的强大。
甚至。
他眼前这一枚吞魔泉可以称之为袖珍版。
但这并不会妨碍吞魔泉的强大。
能够无限孕育影魔的吞魔泉,无限孕育出两尊王级影魔绰绰有余。
面对如此局面,郑拓犹豫非常。
唐前辈的话他并不知道可不可信。
而这影魔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手中仙剑颤动,配合着光属性灵气与鲲鹏翼,在度将两尊王级影魔斩杀。
干掉两尊王级影魔,郑拓身形移动,出现在虚空之上。
他看着悬浮在头顶上空,宛若一枚黑洞般的吞魔泉。
此刻的吞魔泉滚着黑色的泡泡,显然正在孕育着刚刚被自己干掉的两尊王级影魔。
郑拓没有犹豫。
当即打出一道光属性灵气。
光属性灵气对邪恶之物具有天生的控制效果。
果然。
光属性灵气轰击在吞魔泉之上,当即对吞魔泉造成巨大影响。
其在孕育两尊王级影魔时,遭受到阻碍,不在如刚刚般迅速。
有效果就好。
郑拓当即以光属性灵气化为神阳,照耀着头顶上方的吞魔泉。
吞魔泉十分不安。
当即停止了孕育两尊王级影魔。
其安静的像是一枚镜子,在光属性神阳的照耀下,没有任何波动。
“真是神奇的光,竟然能够压制吞魔泉,是谁参透了如此非凡的力量。”
唐前辈询问出声。
“人王。”
郑拓回应唐前辈。
“人王?”
唐前辈低语。
“好狂妄的名字,不过能够顿悟出如此非凡力量的光,的确配得上人王二字。”
唐前辈对于光属性灵气十分喜欢。
他同样照耀在光属性灵气之下,那脏兮兮的脸上,竟露出一抹享受神情。
能被光属性灵气如此照耀而无事,反而充满享受。
唐前辈在郑拓心中的安全系数,当即下降了零点一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
在光属性灵气的照耀下,唐前辈竟然散发出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
雪滿弓刀 歲月
其竟然在吸收光属性加持己身!
郑拓眼见如此一幕,顿感惊讶。
光属性灵气非常特别。
其对邪恶之物的杀伤力无与伦比,但对心存善意的修仙者,完全能够起到加持修行的作用。
但能够吸收光属性加持己身者,他还是第一次见。
很显然。
这位唐前辈不是一位坏人。
如果这位唐前辈是一位坏人,那只能说这为唐前辈的手段太过高明。
郑拓心中想着。
并未打扰唐前辈吸收光属性灵气。
不过他仍旧保持警惕。
“你的警惕是对的!”
唐前辈吸收光属性灵气同时,与郑拓如此说道。
“有修仙者的地方就有纷争,做人做事,皆留一手,的确能走的更远,站的更高。”
唐前辈如老者,与郑拓如此说道。
郑拓没有回话,仍旧保持警惕。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前辈在吸收一些光属性灵气后,明显感觉到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郑拓。”
郑拓回到回应道。
“郑拓?”
唐前辈重复二字。
“有趣的名字。”
说着唐前辈缓缓起身。
其活动活动筋骨,顿有雷鸣之声响彻这片空间。
“许久不曾活动,该出去看看了。”
说着,他手臂一动,狠狠拉扯捆绑他手臂的锁链。
轰……
捆绑他手臂的锁链没有任何问题,但锁链背后王座轰然炸裂。
唐前辈的手脖与脚脖,仍旧被那乌黑的锁链捆绑。
锁链半米长左右,看上去很不方便的样子。
但唐长老并不在乎。
其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不见了?
郑拓心念一动。
不好。
他瞬间出现在镜中界内。
镜中界某海边。
唐前辈望着眼前蔚蓝大海,深深吸上一口气。
“有趣的小世界。”
说着。
他迈步山前,用海水将自己清洗干净。
待得唐前辈清洗干净,转头,看向郑拓。
“郑拓小友,可是有衣衫借我一件穿戴。”
唐前辈仍旧满头白发,身体因为吸收光属性灵气,倒是壮实几分。
整个人给郑拓的感觉就是普通,普通的不能在普通。
可郑拓知道,这种普通与普通人的普通完全不一样。
唐前辈这种普通与万灵之主的普通一样,统称为返璞归真。
郑拓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衣衫。
“不知唐前辈合不合身。”
说着将衣服扔给唐前辈。
“无妨,无妨……”
唐前辈欣然结果,穿戴在身上。
淡绿色的长袍穿戴在唐前辈身上,顿时给人一种儒雅随和之感。
“不错不错,很合身。”
唐前辈点头。
“郑拓,与你相见,便是缘分,今日因你助我脱困,没有什么好东西,此物拿去吧。”
说着。
唐前辈从头上拽下一根白发。
其对着白发念念有词后,抬手将白发扔给郑拓。
郑拓不解,小心翼翼接过白发。
细细感受白发他心中一动。
白发之中竟有一则法门存在。
法门名字相当霸气,不死不灭生神功。
单单听闻如此名号,便是知道这神通定然绝非凡物。
郑拓有心询问,却在抬头后发现唐前辈已经离去。
能悄无声息离开镜中界,郑拓知道,这位唐前辈的实力恐怕超乎想象。
对此。
他一阵后怕。
万一唐前辈对自己有害,刚刚是不是自己就已经被干掉。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郑拓平复心性。
修仙界就是如此。
纵然你万般小心,万般谨慎,总会出现一些意外让你措手不及。
而唯一能够避免这些意外发生的,便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如果自己的实力有王级,有传说级,甚至半仙。
相信对待唐前辈,便不会如此被动。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郑拓如此告诫自己。
让他对突破进入王级,更加迫切。
呼……
深呼吸……
呼……
呼……
冷静,冷静,冷静。
郑拓站立在海边,望着眼前蔚蓝大海,告诉自己要冷静。
对于实力的渴望毋庸置疑。
但也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万丈高楼平地起。
他一路修行,见识过太过人根基不稳,半路掉队之人。
自己天赋超绝,更应该一步一个脚印,走好每一步,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走的稳稳当当。
只要稳住。
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自己早晚有一天,也会达到唐前辈的境界。
郑拓对此充满信心。
用掉十分钟,将自己脚下的路稳住。
他便看向手中的不死不灭神功。
很俗气的名字,效果却一点也不俗气。
按照其中介绍,如此神通修行到极致,便是不死不灭的程度。
听上去怎么与灵海那出世的不死不灭生灵有关?
郑拓稍加思考,便不在追寻。
不死不灭神功先停一停,其好坏,是否适合自己,有没有问题,一概不知。
现在。
自己的首要任务,便是清理掉亿年仙髓中的吞魔泉,然后继续以亿年仙髓炼制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