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9dw寓意深刻小說 兇靈祕聞錄 txt-第五百八十九章:極限恐懼讀書-latc4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临近房门,异变发生。
眼珠开始微红,旋即视野里出现女人,看到一名身着粉色连衣裙的赤脚女人。
方敏做梦都没有想到,正当她即将抵达对面卧室的那一刻,眼里会看到女人,那个曾多次被旁人提起但自己却从未见过的粉裙女人,而此刻,对方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眼前!
脚步兀自停止,身形突兀凝固,然后……
噗通。
神佑末日 天堂之手
“啊啊啊!!!”
由于事发过于突然,愣了愣,下一秒,本就胆小如鼠的她当场双腿一软摔坐于地,扯开嗓子高声尖叫。
至于粉裙女人……
没有反应,没有任何反应,仅仅只是在站立原地盯着对方,盯着方敏,接着朝疯狂尖叫的女人缓缓抬手做了个下劈手势。
嘴角一扬,微微一笑,最后消失不见。
重生紅三代
正如‘她’几秒前凭空出现那样,待做了个奇怪手势后凭空消失,瞬间消失于方敏视野。
………
时间重回半分钟前,卧室。
看着平躺卧床昏迷已久的何飞,床边,姚付江神情复杂,继而别过目光警惕打量。
对于护工这项工作,姚付江做的很认真,几天来对何飞的守护亦算尽职尽责少有远离,哪怕无聊枯燥,可事实上青年仍然明白仍然清楚,他清楚的知道程樱之所以把看护工作交给他正是源自于对自己的信任,而他也确实没有让对方失望,正如上面所形容的那样,除短暂上厕所外,期间他可谓寸步未离卧室,就连吃饭也都是别人送进来。
守护期间,他一直保持较高警惕心。
因知晓众人现已离开民宅外出收集食物之故,床边,平头青年不免略有紧张,紧张促使下,姚付江开始东张希望,抬起脑袋不时环顾周遭,打量着这间他早已熟悉已久的狭小卧室。
然而……
就在青年如往常一样警惕打量小心提防之际……
“啊!”
忽然间,一道响亮至极的女人尖叫却猛然从门外传来!
可想而知,寂静环境下冷不丁听到响动,加之突如其来,姚付江可谓当场被吓了个半死,身体徒然一抖,要不是本就坐着凳子,想必此时早已一屁股坐地上了,可饶是如此,听到这莫名尖叫,青年仍身躯颤抖面色大变,一时陷入惊慌。
当然,惊慌终究为惊慌,好在姚付江现已今非昔比,仅仅抖了两秒,仅仅愣了两秒,下一刻,平头青年便以快速反应过来,一边起身离坐一边奔往门口。
爆笑萌妃:妖孽王爺踹下床
很明显,由于尖叫来自于门外客厅,加之声音略有耳熟,作为一名资深者,姚付江自是第一时间行动起来,从而用最快速度赶往现场奔向客厅,不仅如此,出于防备,奔跑过程中青年还下意识将手放入衣兜。
不料说时迟那时快,刚一蹿至门口,刚一握住门把,就在姚付江将拉开房门的那一刻……
你是唯一
呼啦。
房门竟抢先一步自门外拉开,旋即,一张狰狞骇人的脸就这样直直映入眼帘!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哇啊!”
不错,由于人脸出现过于突然,加之距离过近,再加之青年开门前神经本就紧绷,待迎面看到一张突然朝自己冲来的人脸后,大惊之下,除下意识张口惊叫外本就放在衣兜的右手亦条件反射般猛然掏出,掏出一枚黑色圆球,旋即闪电般脱手而出,竟不管不顾直接将黑球砸向对面,砸向那迎面冲来的狰狞人脸!
轰隆!
誅符印典 南山東籬
轰鸣发出,硝烟弥漫,因双方距离本就极近,黑球就这样准确无误砸至对方面门,一时间,伴随着一声巨响,黑球爆炸开来,大量黑色烟雾亦在球体爆裂瞬间扩散喷涌蔓延周遭,当场充斥整间卧室。
驱魔炸弹!
过度紧张下青年竟把这枚灵异道具仍出去了!
但事实上,或者说令姚付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
也恰恰因过度紧张,仓促间,他误会了。
说来也巧,数秒前,见粉裙女螝从视野中消失,恍然回神,早就惊恐万状的方敏当即如一名疯子般起身就逃,蹿向卧室,女人已害怕到极点,恐惧到极点,过度害怕导致她面容狰狞,过度恐惧导致她不管不顾,她迫切需要有人保护自己,迫切希望有人在旁安慰,出于本能,惊慌失措奔至卧室,拉来房门,然而巧合的是,房门刚一拉开,姚付江正欲奔出的身影却当先映入眼帘,见状,方敏果然如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不管不顾朝姚付江扑去!
后面的事可以预料,因过于恐惧,方敏的脸从始至终维持着狰狞,加之突兀遭遇,猝不及防下,姚付江误会了,竟把迎面扑来的方敏误认成了螝,大骇之余,青年毫不犹豫把一直攥于手里的驱魔炸弹脱手而出,迎面砸来,就这样狠狠砸中女人面门。
响动发出,烟雾四散。
一时间,整间卧室被黑烟充斥。
助理食用指南
早前说过,因驱魔炸弹对活人并无伤害之故,所以炸弹爆裂后方敏自是安然无恙,不单安然无恙,径直扑来的身体也已在惯性作用下当场把姚付江扑倒在地。
“哎呀。”
烟雾中,二人双双倒地,双双痛呼,除挣扎起身外,也是直到此时姚付江才终于看清对方是谁,瞪大眼睛,透过烟雾,最后彻底看清来者身份。
非是旁人,正是那名叫做方敏的剧情人物。
靠!!!
老農民 高滿堂,李洲
(我日,这真他吗日了狗了!)
待看清对方样貌后,姚付江傻眼了,整个人陷入深深懊恼,懊恼于误判使竟使他白白浪费了道具,浪费了一枚价值两点生存值的驱魔炸弹!
因恼怒之意太过旺盛,一把将趴于身上的方敏推开,起身后更是第一时朝方敏破口大骂起来:“我草!你这人有病是吧?无缘无故在门外嚎叫不说我开门时还把我扑倒,你,你……”
很明显,白白损失一枚驱魔炸弹的姚付江目前非常愤怒,原因毋庸置疑,因为除某些特殊道具外,执行者的绝大部分道具往往都是花费生存值兑换的,更何况他生存值本就不算多,如果说对螝使用倒还无可厚非,可没想到自己居然对人使用了道具!这,这他吗这简直比开玩笑还要玩笑啊!
由于依旧处于黑烟范围内,虽已认清对方身份,但呵斥间姚付仍只能大体看清女人身形而无法看清对方表情,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平头青年非常不爽,许是一番呵斥起到不少镇定用,方敏倒也比早先冷静不少,可惜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果然,想到粉裙女人,刚一挣扎起身,刚一站直身体,顾不得周遭黑烟从何而来,女人便又如最初那样面露惊恐,一边盯着姚付江以便对其扯开嗓子大叫道:“有螝!有螝啊!我刚刚看到了……我看到那粉裙女人了啊!”
听女人如此一说,姚付江面容为之骤变,别看他几天来一直待在卧室看护何飞,但事实上其余资深者近期所获线索皆都无一例外告知过姚付江,对于粉裙女螝连同女螝杀人手法等问题青年同样心中有数,果然,当方敏神色惊慌的把亲眼看到粉裙女螝一事脱口而出后,仅仅一瞬间,姚付江就以就在心中下了个结论,一个无可更改的必然结论。
那就是……
結發 藤萍
继昨晚张齐风之后,又有人即将死亡,而下一个死的百分之百便是眼前这女人!
但凡看到粉裙女螝者,必死!
得知方敏命不久矣的事实后,姚付江怒火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悲哀。
一丝彷徨若失的悲哀。
他没必要对一个即将死亡的可怜女人发脾气,甚至仔细一想这些剧情人物比执行者还要可怜,毕竟他们这些执行者好歹还能提前得知灵异任务,提前知晓螝物信息从而早早有所警惕,更何况还有道具保命,可这些剧情人物就惨了,稀里糊涂被卷入其中不说且连保命道具都没有,最后大多也只能在绝望恐惧中被螝杀死,不得不说这些剧情人物的命运当真很惨。
“哎。”
想到这里,除感慨外,透过那彷徨若失的悲哀,同其他资深者一样没办法救助剧情人物的姚付江微微叹了口气。
叹过气息,重新抬头,正欲出言宽慰方敏几句,然而……
当他再次抬头,再次凝视,不等开口,下一秒,姚付江凝固了。
那年一九九八 懷舊書生
突然凝固身形,突然一动不动,除此以外青年脸孔则也在刹那间转为惨白,露出惧意,露出惊恐,整个人颤抖不休,由于太过惊恐甚至差一点瘫坐到于地。
他被恐惧包裹,姚付江就这样以从未有过惊惧目光盯着对面,盯着对方,在大片由驱魔炸弹所释放出的黑烟中死死盯着方敏!
因为,他,刚刚看看看到一幕画面,是他自打进入诅咒空间以来首次看到的最恐怖画面。
远超以往任何时候,远超曾经种种一切,导致久经历练心智也已今非昔比的青年时隔许久竟再次感受到裤裆温暖。
透过视野,他看到,前方,在那逐渐消散但仍残存些许的黑色烟雾中出现了一个女人,现场除方敏以外的第二个女人。
女人长发飘舞,无风自动,身着一件粉色连衣裙,手里握着把水果刀,目前粉裙女人正站立于方敏身旁忙碌不休,一边拿着小刀一边缓缓切割着方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