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kz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道門大門道討論-第424章 八門金鎖閲讀-nih32

道門大門道
小說推薦道門大門道
鲁小袂笑眯眯道:“还是女娃儿有眼力见儿,说话也中听,既知道尊重前辈而且还善于观察。的确,老朽刚才是一直在观察这里,有些心得。也罢,看在华澜庭搭救和你这句大叔的份上,就不藏私了。”
“你们几个仔细看看,这处所在像什么?”
华澜庭等人上上下下打量溶洞,溶洞宽大,地形复杂,到处弯曲盘绕,大小粗细不同的钟乳石林立其间,不止一层的通道洞口密布,他们还发现钟乳石和洞口隔不多久就会闪现微光,有强有弱,明明灭灭。
几人看得眼都要花了,却瞧不出个所以然。
薛稼依道:“大叔,不是说不藏私了吗?您老就别卖关子了,抓紧时间,别人都进去好久了。”
“嘿嘿,不知玄机,贸然进去必遇凶险。老朽已过百岁之龄,所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论修为,你们年纪轻轻已经直追上来,人比人气死人,老朽徒有艳羡的份儿,但若论见识,娃娃们还嫩。”
“这里瞧得不明显,咱们去那边一观。”
进入此地后,众人已经察觉自身的修为在逐渐恢复,此时都差不多七七八八了,他们随鲁小袂沿石径来到了一处地势最高的地方并向下看去。
不一会儿,细心的华澜庭和薛稼依同时瞧出了端倪,异口同声道:“人体穴窍!”
“正是。你们看,这高高低低起伏有致的岩洞口,可不就是人体的主要穴窍吗?而蜿蜒曲折的石径,就是盘根错节的人体经络。”
罗洗砚眯起眼:“还真是啊。这里的空间如同一个仰卧着的人体,我们现在站在顶门处。小袂大爷,真有你的。”
“那是,甭看你们一个个小小年岁都是脱胎境强者了,从小在各种功法里侵淫,所谓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不点破的话,在你们眼里这里就是座杂乱无章的迷宫。”
極品鐵匠 關關公子
薛稼依忽道:“你们注意到没有?那明暗闪烁的微光,似乎有着某种规律,好像是顺经络而行的行功路线一样。”
罗洗砚观察片刻,不得要领,问向鲁小袂:“这位老大爷,姜是老的辣,您老人家再给掌掌眼,这是何种功法的路线?我觉得应该对我们从哪里进入有帮助。”
鲁小袂凝神研究,这回却半天没吱声,以他百年所知所闻,居然辨别不出来,只好打个哈哈:“天下功法何止万千,这不强人所难嘛,不知道也很正常吧。罗小子,你行你上啊。”
校怨
一旁的商晨阳也道:“是怪得很,路线上,从命门到夹脊到中丹田至下丹田的过程中,避开了会阴、尾闾,又不经玉枕、明堂之地,这种周天搬运法实在是没见过。”
“加之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交相运行,以及这些纷杂的钟乳石的微光干扰,无从算度下一个点位出现在哪里。”
久未作声的华澜庭突然开口道:“这功法我知道。”
他没有明说,虽然心里诧异为什么此功出现在此地,但这确实是他从空天青烟玉里得到的蛰龙睡丹功的的线路。
蛰龙睡丹功练成之后,能确保人在睡梦中也能自行运转所修功法,虽达不到事半功倍之效,是他功力提升迅速的重要倚仗之一。
此功的睡姿为五龙盘体,第一层意思指两手、两腿和躯干盘曲如龙,第二层指手掌五指分别沟通手太阴、手阳明、手阙阴、手少阳、手少阴、手太阳等经脉,第三层密意指代睡功五德:信、修、施、爱、悟。
蛰龙睡丹功自行循转的无漏周天轨道只有四大重要关窍,抛弃了妨碍迅速集结能量的地方,从而得以不以人的后天意识即可指挥调动真气运行。
门派之秘不宜细问,只要华澜庭了解各条路线的行进方向和快慢启合即可。
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华澜庭对此功熟极而流,略一注目后,马上带着四人下行到了一地提前等候,待片片光芒蔓延而至,他指着其中一处洞穴道:“就是这里,走!”
五人钻进了洞口。
洞穴之内漆黑一片,大家张开目力小心前行。
数丈之后,异变突生!
脚下坚硬的实地猛然凭空消失,不是地裂,就是一下子空了,五人皆坠下。
这洞口竟然不是安全之选?
不及细想,其他四人忙不迭施展脱胎境的飞行能力,悬浮滞留在了空中。
只有华澜庭一人例外!
无论怎么挣扎,他的丹田里又变作空荡荡的,用尽所有想得到的手段都不能奏效。
在薛稼依急切的呼喊声中,华澜庭飞速掉落。
薛稼依惊惧,想要随之落下搭救华澜庭,却被一股上涌的热气托住,不得向下。
华澜庭也感到了热气。
地下不知多深,并且很可能是火山爆发遗留的熔岩流产生的热气,掉下去必无幸理,奈何现在四肢百骸都动弹不了。
还在急速盘算对策,他忽觉进入了一层柔和的气流内,被裹在其中飘飘荡荡,直至晕了过去。
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身在何地,耳边就听另外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慢悠悠:
“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繁华百千年。梦醒时分,该是该等来的人来了吧……”
这声音,好熟悉。
华澜庭明白了——又一处老祖秘境,又一个守境器灵。
他这才重重吐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吓死宝宝了,空中是好玩儿,但人还是喜欢脚踏实地,失足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一老一少,一人一灵沉默了一阵儿,分别从惊吓里和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
华澜庭道:“器灵大人好,我是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好,还是再次重逢多多指教好?”
“都好都好,我不是他们,但是相互之间可以心意相通。”
“能不能不每次都这么意外?我可以接受考验,总一惊一乍的太吓人了。”
“呵呵,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不多经历几次,等真成仙了,你都不好意思和其他仙人打招呼。”
“那索性玩儿把大的,我还没回过神儿就落地了,不够刺激。”既然没事儿了,华澜庭大言不惭地说。
“好说好说,没过瘾是吧?这次你算来着了,想得到好处,今天有你受的。”
华澜庭蹦起来:“别介,我开玩笑的,这回是什么戏码?”
“好事儿,看你快到了七星北斗境造极期了,马马虎虎先升一级算了。”
“八门金锁玄珠境?”华澜庭先喜后惊,“不是说七星境之后要循序渐进、集腋成裘才好进阶吗?不好拔苗助长的,我,不着急的……”
“我着急行不行?”
“话是不错,七星北斗境以后更要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但那是对别人家的孩子。你是谁啊?气运之子华澜庭。”
網遊之奴役眾神
“自古以来,这世上的气运之籽很多,比石榴籽也少不了太多,数千年来,本门有本事有运气闯进各处秘境的天才也不是你一个,但一路坚持下来走到这里的,独你一人。”
“你的能力实力、机缘气运不能以常理度之,也就不可、不必走寻常之路。”
“这是其一。其二嘛,按照老祖的推算,本门有劫难将至,需要有人出来挽狂澜于既倒。”
“您老等等,老祖圣明,连殊玄第七劫都提前算出来了?”
總裁有令,女人乖乖就寢 跑男
器灵顿了顿:“什么殊玄第七劫?听说过没见过,老祖更没讲过,只说本门有劫,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您再等等,难道不是殊玄之劫?外面有宝光现世,大家都说这是第七劫的征兆,多少人正蜂拥而至,这还能有错?”
一嫁世子財運亨 北風其涼
“宝光?哈哈,屁宝光,不过是异兽打嗝而已。”
说到这里,华澜庭心头乍然一惊,难道真的错了……
那这事体可就大了,不是殊玄第七劫,却引来无数仙洲内外修士,后面要如何收场?
他连忙追问。
原来,这处秘境被一代老祖道函真人或有意或无心,安置在了火山口之下。据老祖讲,这里的地底深处有一只远古神兽后裔栖息,名字叫做祸斗,当有准神兽的级别。
此兽喜热喜火,所以潜伏在火山下沉睡,已不知多少万年,靠呼吸高温的熔岩气流修炼,每隔漫长的岁月会有一段时间打起饱嗝,应该是如山的气息鼓动火山温泉湖吉星天池异动,发出了红光示人。
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的宝库存在,就是个天大的误会。
华澜庭傻眼了,误会?这玩笑开大了吧……
器灵没理会他的想法,催促道:“天地大劫不关本器灵的事儿,我只负责监督你升级,你不是嫌刚才的刺激结束的太快吗,没关系,接下来够你喝几壶的。”
华澜庭还在消化这个消息,有些烦乱,嗯了一声,心不在焉地问器灵要如何提升到八门金锁境。
“自在万象门等同于玄珠大能的八门金锁境怎么达致,你自然清楚吧。”
“当然知道。本门的境界划分之所以和别家不同,在于每次通关所用的穴窍有异。”
“比如八门金锁之八门,在于七星北斗境的奇经八脉早通,为一门,十二正经已通,其中的手三阴经、手三阳经、足三阳经、足三阴经各为一门,是为五门。”
“另外三门,指的是十二经别、十二经筋、十二皮部这三门。”
“这三门只是初通,等彻底拓宽打通,八门一开一锁,则全身经络中的经脉一系尽数通畅,继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后的炼神还虚阶段基本大成,是谓八门金锁。”
器灵:“既已明了,华澜庭,你还等什么?让老夫这就带你去通三门,经历极致的痒麻痛。让你,爽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