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vl2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愛下-第七十二章 涼介:殘酷的現實‘磨’平了我的棱角熱推-7b2px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二十分钟后,凉介和浦岛出现在了花开院晴的视野中。
两人身穿深色的西服,胳膊上挂着‘搜查一课’的袖标,但是在场的人,却都知道这两个人应该是来自所谓的‘零课’。
在众人的注视下,凉介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现场的警察重新拉起了警戒线——比之前的范围,扩大了一倍还多。
这让周围的人纷纷皱眉。
但是,凉介却不理会。
这位中年刑警示意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警戒线后,然后,目光看向了周围的人。
“我希望大家配合。”
凉介用自己特有的声音说道。
配合着那凶恶的外貌,有着一种别样的说服力。
对于这些大部分都是隐藏了自己身份的‘里世界’人来说,他们十分明智的保持着理智。
当然了,他们也记住了凉介这张脸。
凉介则是毫不在乎的冲着浦岛示意。
两人径直的向着灯塔内走去。
花开院晴站在原地没有动。
事实上,自从报警后,花开院晴就站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年轻的阴阳师不是傻子。
他很清楚,在这种时候,他一旦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而塔内再发现尸体的话,他就是完全的说不清楚了。
被连续的打压、算计,然后,愤而杀人。
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正常到了每个人都能够想到。
即使不是他杀的。
但花开院的‘主家’也会认为是他杀的。
‘内斗’的帽子一定会扣下来。

或许最终他不会丧命。
但是分家‘入主主家’的试炼,他一定会失败。
后者是那些混蛋的目的。
花开院晴一清二楚。
所以,他自始至终的站在这里。
哪怕是看到了凉介和浦岛,年轻的阴阳师都没有开口打招呼。
他现在需要的是避嫌。
凉介和浦岛经过花开院晴身边时也没有任何的停留。
凉介不是笨蛋,花开院家发生了什么,跟在杰森的身边,他早已经打探的一清二楚。
现在自然是知道怎么做的。
浦岛?
凉介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普通的警察不单单是封锁了外面,灯塔内也跟着封锁了。
“真是奢侈!”
浦岛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看着墙壁上突出的水晶灯,忍不住的轻声说道。
地毯他是见过的,当时搬了新家的他,希望有一个‘温柔’的落脚处,所以,专门去了朋友介绍的地毯专卖店内。
因为有人说过,一张温暖的毯子,会给与人‘恋人’的感觉。
单身的浦岛很希望体会这样的感觉。
所以,他去了。
然后……
百萬新娘哪裏逃 火紅
他很明智的选择了离开。
因为,里面最便宜的一张毯子,都需要他三个月工资。
完全不是他能够买得起的。
而此刻脚下的,则是店内最贵的那种。
他当时连询问的勇气都没有。
更重要的是,当时他看到的是一张2X3(米)的毯子。
而现在?
从入门就铺开,到蜿蜒回转的楼梯,再到顶端为止。
这样的价格,完全是超出了想象。
至于那些每隔两米就出现的水晶灯?
既然出现在了这里,浦岛相信那价格就是他完全无法承受的,即使他完全的分辨不出来。
狐貍小姐的誘惑
“注意检查尸体。”
凉介则是完全的不在意。
中年刑警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了尸体上。
“心脏、脖颈处各一刀。”
“两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被割喉了。”
“心脏上的刀痕,应该是补刀。”
“根据创口,凶器是匕首、短剑之类的武器。”
中年刑警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伤口,告知着年轻的浦岛。
浦岛连连点头。
虽然还算是新人,但是逐渐摆脱菜鸟期的浦岛,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尸体了,而且,也知道了人活着时造成的伤口,和死后造成的伤口有着什么不同之处。
“两人应该是并肩向者门外走去。”
“但是,门外站着的凶手在开门的一瞬间,就抹了两人的脖子。”
“然后,又迅速的躲在了门后,避开了鲜血的喷散。”
凉介扭头看向了灯塔的门。
门板上鲜红一片,证明着他的说辞。
接着,凉介站起来向着灯塔上走去。
浦岛马上跟了上去。
在屋顶的房间,他们看到了死去多时的花开院家的中年人。
尸体仰面朝天的倒在地毯上,双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微张,喉咙处一个血窟窿能够清晰的看到地毯。
“出其不意的一击。”
“被害人准备离开时遇到了凶手。”
“被害人没有一丁点儿的防备。”
“就这么的被刺穿了喉咙。”
“而凶手做完这一切后,很淡然的离开了现场,甚至,还在之前的两具尸体上擦了擦血迹……这家伙是有恃无恐吗?”
名門閨殺 面北眉南
美人劫之毒後重生傾天下 麒麟踏月
凉介低声自语着。
随着凉介的自语,整个案件的过程已经出现在了浦岛的面前。
做为搭档,浦岛快速的记录着这一切。
然后——
“是熟人吗?”
年轻的警察问道。
“嗯。”
“是熟人。”
“至少是出现在这里不突兀的人。”
隨身空間之農家仙君 夏蟬輕
“马上去调查一下,从那个所谓的‘格斗之王——拳皇大赛’开始后,现场少了哪些人。”
“还有,让法医来验尸。”
凉介一边说着一边蹲在了尸体旁边,开始认真的搜索起来。
虽然他知道线索可能没有,但是没有尝试就放弃,可不是凉介的风格。
浦岛则是马上行动起来。
很快的,结果就出来了。
在凉介检查了一遍现场一无所获后,浦岛就跑了回来。
“找到了,凉介长官。”
“现场只有一个人不知去向——”
“草野!”
“他是杰森阁下、花开院晴和纱仓姑娘的向导,在杰森阁下一行登船后,就彻底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谁也无法证明,他去了哪里。”
浦岛如实的汇报着,话语中带着一丝兴奋。
不论怎么看,这个草野都很可疑。
甚至,有可能就是凶手。
“要发布协查通告吗?”
浦岛问道。
“嗯。”
“发布。”
凉介马上点头。
这是流程,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问题的关键是……花开院家!
在刚刚法医检查尸体的时候,一旁的凉介已经确定了,这个死去的中年人就是花开院家的人。
再联想一下,站在灯塔下,一步不进的花开院晴。
凉介已经猜到了大概。
“麻烦的大家族。”
中年刑警这样说着,就大踏步的向着灯塔下走去。
虽然麻烦,但是和花开院晴的问话还是要继续。
灯塔下,花开院晴并没有再在那里站着了。
开来的房车,让花开院晴有了一个相当舒适的落脚处。
而手中的橙汁,则让舒适中多了一分惬意。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
凉介登上了房车后,看着花开院晴半靠在沙发椅中的模样,忍不住的一挑眉。
“当然。”
“一个碍眼的家伙死了。”
“难道我不应该开心吗?”
花开院晴十分坦然的说道。
“你至少应该表现一下伤心,不然的话,你的嫌疑可是会加大的!”
言婚不言愛 十四妃
凉介提醒着对方。
“如果有用的话,我自然想要这么做。”
“可惜……”
“‘里世界’的家族比你想象中的还不讲理。”
花开院晴耸了耸肩,然后,打开了冰箱。
“想喝什么?”
霸吻寵兒的唇:我的壞痞子男友
年轻的阴阳师问道。
“我可不敢,刚刚复职的我,如果在这里喝你的饮料,哪怕是一杯水,我今天就又得带薪休假。”
凉介指了指窗户外,一直盯着这里的人们,微微叹息了一声。
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是这种快速的复职,还是差点打乱了他的计划。
不过,对于这样的打乱,凉介是抱着欣喜的态度。
他知道,他的计划可以提前实施了。
当然了,为了保险起见,他选择了较为保守的方式。
没有再主动去凑到‘花樱’组织前。
而是默默的等待着。
山下死了。
宫本也死了。
‘花樱’一定会有所行动。
到时候,就是他行动的时候。
只是死了山下、宫本这样的蛀虫怎么够?
他要的是,彻底的‘清理’。
“你看起来并不着急?”
凉介继续问道。
“‘里世界’的家族比你想象中的不讲道理,也比你想象中的讲道理——他们无视着‘表世界’的规矩,但是却会遵守传统。”
花开院晴意有所指。
“听起来有些两面三刀的。”
凉介评价着。
“如果我是你,就绝对不会在外面说这样的话语。”
花开院晴提醒着凉介。
后者一摊手,表示自己只是实事求是。
接着,两人进入了问话的流程。
有着太多太多人作证,花开院晴完全的没有任何的问题。
“如果你有什么想到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
离开时,凉介这样的说道。
“一样。”
“遇到了麻烦,你也可以打给我。”
花开院晴笑着说道。
年轻的阴阳师在身边出现了叛徒后,就开始有意的布局着家族之外的势力。
尤其是当出现了杰森这样的意外惊喜后,年轻的阴阳师有些乐此不疲了。
他不指望再出现一个杰森。
甚至,不需要达到纱仓姑娘的高度。
他只希望多出现几个能够在关键时刻‘顶用’的人选就好。
而眼前的凉介?
恰好符合他的要求。
“如果有需要,我会的。”
凉介这样的回答着。
连续几天的遭遇,崭新的世界出现在眼前,早已让凉介明白,他往日的那一套是很难行得通的,他的刚强在‘里世界’的成员看来是不值一提的。
同样的,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这样的刚强也是无用的。
因此,凉介让自己变得圆滑起来。
这样的改变,很难受。
但为了目标是值得的。
花开院晴在凉介离开后,并没有下车,而是吩咐司机直接返回别院。
凉介目送着这辆房车离去。
周围的人也随着这辆房车的离去而散去了。
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冲突,他们很不尽兴。
但是,留下了继续吹海风?
也不是他们能够享受的。
所幸的是,发生在灯塔的凶案虽然没有引起直接的冲突,但是之后的冲突却依旧存在可能。
对此,他们是幸灾乐祸的。
不单单是事关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花开院家,还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模样。
说不定就有机会‘咬’一口花开院家,壮大自己所属的实力。
所以,这些人离开时,都是兴冲冲的。
“一群秃鹫。”
重新坐进车内的凉介,这样的评价着,声音没有遮掩,十分清晰。
“很不错的评价。”
“就和我们被他们称之为‘鬣狗’一样。”
身后,更加清晰的声音传来,令凉介拿烟的手一顿。
几乎是下意识的,凉介就要摸出枪。
但是,一只手在凉介的手触碰到枪柄的时候,就按在了他的手上。
“我没有恶意。”
生子當如孫仲謀 一念長空
“难道,你没有听到说的了吗?”
“我们!”
“是我们!”
那抹声音继续说着。
被按住的手完全无法移动,甚至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再加上对方的话,凉介立刻有了猜测。
花樱!
他等待的花樱!
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在凉介的预想中,对方至少会过个几天,乃至一周。
等到他们的人手再损失一两个时,才会找到他‘补充人手’。
难道……
‘花樱’的人手并没有想象中多?
这样想法刚一出现,凉介就否认了。
‘花樱’不可能没有人手。
那就只剩下了……
杰森!
‘剑圣’杰森!
只有这个答案。
‘花樱’收到了杰森是‘剑圣’的消息了。
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让他加入。
凉介心底猜测着,嘴上却是明知故问。
“你是谁?”
“‘花樱’。”
“你听说过这个组织吗?”
“我们算是警方内部的互助会,每年都会邀请一些精英入会——我们曾和凉介你接触过,以很隐晦的方式,而你视而不见,或者说拒绝了。”
“但是,你的能力很出众,我们认为有必要给你一次机会。”
对方说得冠冕堂皇。
“恐怕是因为杰森把?”
凉介毫不客气的揭破了对方的目的。
“看,我就说凉介你的能力很出众。”
“至少,洞察力很不错。”
“而且,很耿直。”
对方没有否认的笑道。
“我们确实是需要一个能够接触到杰森阁下的人手……要知道,那位可是百年来的第一位‘剑圣’啊!”
“而凉介你是最恰当的人选。”
“放心,会有好处的,,会给你一个毋庸置疑的大价钱。”
对方继续说着。
而凉介则是更加直接,他沉声说道——
“杰森是我的至交好友,所以要……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