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jjf优美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六百一十章 校稿分享-azm0j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因为印制好的纸量不多,才区区十张,所以在裁纸的时候,林是一口气裁完的。但他只亲手装订了一本,交到进门的大魔法师卡班拜手上。剩余的部分,则是请准备负责印刷工作的十名学徒去完成。
只是一群人七手八脚,手忙脚乱地才把这个简单的工作完成。但即使做完,他们也无法相信一本几十页的书就这么做好了,尽管外观看起来十分不优雅,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完成了五册,林没有停手,又控制了印刷机印制五册的份量。这一回,也是让学院长看看这台机器运作的情形,还有记录控制曼罗兰金属印刷版的塑形术权能消耗量。而接续的工作同样是请学徒们完成。
但这一回,却没有人动手。因为刚刚某人在示范的时候,他们的脑子都是懵的,谁还记得整个流程是怎样。
林没有催促,也没有露出任何鄙视的神色,就只是看着众人的表现。总算有个年轻学徒走上前,摸索着裁纸机台。压纸板的设计有两种,一种活动的,一种固定式的。
刚刚林所用的就是固定式压纸板,嵌在裁纸台本体上,有需要用的时候往上一提,卡住,就是了。固定式的压纸板设有数块,就是刚好可以将全开的纸由大而小对切下去的长度。
没一会儿,年轻学徒就摸索出一些心得。将最远的一块压纸板拉了出来,找个和自己比较亲近的学徒,一齐小心翼翼地将新出炉的印制成品放上裁纸机上。一刀刀,将书页给切了出来。这时其他人也来帮忙,一群人依旧是手忙脚乱的。
鼓捣了好一阵子,总算把第二批的五册期刊,按照第一批成品的标准给制作完成。一共十册,由非常不熟练的十个人,即使做得断断续续的,总共也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说起来,这个上午组装那台印刷机器,还花了比较多的时间。
大家看着成品,从一开始的发楞状态,变得十分兴奋。似乎只要某人一个声音,就准备拼尽全力,不停地印下去。
不过最重要的控制面板操作,除了那个魔法师本人以外,还没有其他人会。所以大伙儿都目光炯炯地盯着某人猛瞧,林当然知道这个眼神的意思是什么。倒不是为了数学大业,所以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这只是看到新玩具,舍不得放手的模样。
有錢大魔王 地球海
但林却没有满足这些人的要求,因为在此之前,还有一件工作非常重要。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将做好的十册期刊,包括学院长手上的那一册外,都拿回到手中。原本翻阅着的众人,都有些不舍的模样。林向众人说道:“先不急着印书。在那之前,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
将手中的十册期刊,分给了大魔法师卡班拜带来帮忙的十个学徒,
“──大家也有看到,印书只是一门劳动活儿。现在大家也许觉得新鲜,但做久就会腻。而且这是谁来都行的工作,并不见得需要一位魔法学徒来做。但要让这本书可以发行,还是有需要借助各位长才的部分。这其实只是初稿,还需要各位细心地去做校对。当然不是要各位去捉数学理论上的错误,而是要捉诸如拼字错误、语法错误,还有就是文意并不清楚,容易让人误解的错误,至于前后矛盾的错误,能揪出来就揪出来,然后更正这些错误。”
校稿这件事情,似乎对迷地的人来说很陌生。就看到一群人用着‘你在讲什么东西’的怀疑眼神,看向自己。毕竟在今日之前,一本书的完成全部仰赖抄写员。就算抄写的过程中出错,也不见得其他人就会跟着犯错,除非大家抄得是同一本犯错的母本。
但印刷,可不是这样玩儿的。
沖上蕓霄:異界修真女 萌萌站起來
林就不得不多做些解释:“数学是一门有正确解答的学问。要是一本以数学为主的书籍上,出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错误,那简直就是耻辱。所以在正式出版之前,必须要制作初稿,请人阅读文字,找出那些粗浅的错误,并将之修正。这样的校对工作对印刷来说,是至关紧要的。因为一旦出错,之后印几本就是错几本。各位可否理解这样的严重性呢?”
听完某人的解释,众人突然理解了校稿的重要性。母版错误,就本本错误,这样的东西出去了,只会成为笑柄。而且大家可以想象,这第一期的数学期刊,绝对是许多人关注的对象。里头任何小瑕疵,都能成为众人攻讦的目标。
理解到这一点,大魔法师卡班拜也就放弃了拿回刚刚手中那本期刊的想法;虽然说他也想要拿个一本,一起做校稿的工作。而拿到的学徒们,也了解手中之物仍属于半成品。要完成它,还需要众人的努力。
看着大家的兴头过了,有些意兴阑珊的味道,林知道,接下来要讲得才算是正事。“当然请各位来帮忙,不会是白做的,而是会有酬劳。当然这个酬劳,不可能像各位过去一样,抄写一本书,可以收取二到五基尔(金),如此的高价。”
絕品貴妻
抄写员的酬劳,某人也曾经了解过。因为那可是自己初来乍到迷地时,最向往的工作。不但安全,而且利润丰厚。只是要做这份工作,除了能力之外,还需要一些背景。某人在当时是两样都没有,所以只能去找未开化的地精们玩命。
二到五金的酬劳,包含了购买可以承载魔法文字的纸张、墨水等物,但即使如此,还是有可观的利润在里头。而且这只是抄写一般魔法知识的价格,要是一些高品级的魔法知识,诸如被列为禁咒的战略级魔法,这个酬劳的金额还会更高。要知一般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也用不到一金。
但显然,印刷的酬劳不可能比照办理。因为工作量与工作内容差太多了。过去帮忙协会或魔法师抄写的魔法知识,第一、费工费时;第二、纸墨需要特制,而且还是自己准备,毕竟材料费算在酬劳里。但现在可完全不一样,那么这笔酬劳要怎么算,大家耳朵都竖直听着。
“这次第一期的数学期刊,我预计要印一千本,都将由各位负责。而酬劳方面,每个人是二十基尔(金)。估计包含校稿的时间,大概需要五到七天,才能够完成一期期刊的全部制作。整体操作流程都熟练的话,估计时间还能缩短。”
蒙蒙的愛
一个人二十金的酬劳,可是某人精算过的。精算的基础包含过去在锡嘉区底层打滚的经验,还有论坛索引上所找到的消息。花费同样的时间,一个动作快的抄写员用以往的方法抄写魔法知识,大概可以有十到三十五金之间不等的收入。
但这其中还包括必须支出的材料费用,也就是说大概会剩下一半,甚至一半不到的纯利润,端看自己对于材料来源能够用多低的价格取得。即便如此,收入以迷地的水平来说依旧可观。
二十金的酬劳,大概比抄写员耗费同样时间的收入,还要再高上一点。而且这可是不算材料费用的纯收益。而二十金,大概也是一个魔法学徒在学习魔法的日常上,基本的一个月花费。包含冥想仪式所需要的耗材,或是一些练习、研究上所需要的材料费用,当然也有购买魔石的消耗。
所以林开出的这个酬劳,大家的感觉也只是还行,没有比以前糟,但也没有多上很多。看在自己老师出面,要求自己帮忙的面子上,还是可以帮上一把的。至于一千本那个天文数字,已经被大家忽略了。
因为在林原本对于酬劳的精算中,可没有考虑到圣城埃斯塔力的物价,以及这些老练的抄写员们,可以在这门工作上找出多少门道,榨出多少利润来。花费同样的时间,努力一点,他们是可以获得二十金以上的收益。
这个部分,某人也只能说,不要拿特例来跟通例比较。在统计的领域,拿特例来打通例是有多少就死多少,根本没能比呀。但要勾起学徒们的积极性,也不是没有方法。拿奖金当鱼饵来钓,没有人不上勾的。
所以林又笑着说道:“虽然基本的酬劳只有二十基尔(金),但只要各位校稿够细心,可以让这本期刊以没有一丝错误的情形完美出版,就会有额外的奖金。”
看到众人眼神发亮,竖直耳朵。某人这才清了清嗓子,说:“以一个月为周期,只要在下一期的期刊出版之前,没有人公开从文字方面所挑出的错误,各位就能领取跟这一期酬劳同样的数额作为奖金。也就是说第一期的酬劳是二十基尔(金),只要在第二期出版前,没有人在数学理论以外的地方挑刺的话,下一个月就算各位不愿意继续来帮忙,也能拿到的一笔二十基尔(金)的奖金。”
这是代表校稿的精细,关系到自己的酬劳能不能翻倍!参与这项工作的十名魔法学徒,就差蹦起身来,嗷嗷叫着。
林光是粗略讲完校稿发现错误时的记录方法,就有人迫不及待地翻开初稿,检视着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