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ahy笔下生花的小說 七海揚明 愛下-章四六九 公私兼顧-8xpbm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那也太蠢了吧,直接问皇上。”李昭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李海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是你太蠢了!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连这点门道都想不出来,为父建议你不要去执掌什么安全局,好好呆在家里,反正凭你在日本立下的功劳,也能继承我的爵位了。”
李昭睿不知所以,李海则是恢复了以往的严厉:“退下!”
李昭睿悻悻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饭都没有吃,就是仔细的去想这个问题,终于还是明白了过来,所为裕王指的路就是让自己去查一个女人的背景,于公来说,这是公器私用,于私来说,这也不是裕王应该做的,有碍于皇室的威严。
所以这就是一个好理由,可以把这件事密奏皇上,如果皇帝借题发挥,那么裕王就是安全局的终点监视目标,而如果皇帝按下此事,那么裕王在皇帝的心中仍然是特殊的,万不可轻动。而且还可以就此事试探一下,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父亲李海猜测的那样,是为皇帝而查,而非是为裕王。
李昭睿收拾了一下心情,前去父亲的书房求证,但是却被管家拦在了门外:“王爷说了,说让世子爷猜的谜,猜出来就按谜底就做,猜不出来就算了,不要再打搅王爷了。”
听完这话,李昭睿明白,父亲根本就没有彻底帮助自己的意思,他只是提点,成败由自己,李昭睿不由的又犹豫了,这时随从来报,说前往宫里的车马已经备好了。而李昭睿说道:“且慢,且慢。”
他回了房间,又是想了许久,感觉自己的猜测没有破绽之后,才是出了大门,车驾远远的离开成王府,前往了皇宫,而李海则站在家中阁楼之中,微微点头,对王妃说道:“昭睿虽然智谋不及君弘、君威等人,但到底是老成持重的,如此做事,倒也稳当。”
王妃叹息一声:“实在不愿意让孩子去做这等危险的差事。”
“男人志在四方,又岂能苟活于世呢,他幼年时你教他不要纨绔,现在出去做事你又担心了,真是妇人的见识。”李海轻轻摇头,对妻子多了几分抱怨。
一路行进到了皇宫,李昭睿从车上下来,进了宫,直接奏见皇上,中廷官奏报之后,李昭睿得以去见,先前皇帝得到奏报是李昭睿有密奏来报,所以在御书房里已经尽遣了身边侍从和女官。
“…….是裕王叔两日前让微臣查一女子背景,微臣思来想去,觉得这十分不妥当,若是不做,恐恶了裕王叔,若是做了,便是对皇上不忠,虽说只是小事,微臣不敢隐瞒,特来奏报。”李昭睿小心说道。
李君华一听是查一女子背景,就知道是那位在天涯茶楼见过的兰姑娘,他故作镇定,说道:“大过年的还来告老三的状,你是越来越不着调了,有那么多正事你不去做,偏偏来做这等事!”
一听皇上怪罪,李昭睿只能说道:“是,是微臣孟浪了,可裕王叔的事实在特殊,查个人就是小事,这以后他要用安全局,微臣是应还是不应?”
但是李君华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反问说道:“那是个什么女子,你查的如何了?”
很難不愛 下
李昭睿一听,心中骇然,暗骂自己是多番考虑,还是棋错一招,原以为这次来,主要的话题是在裕王身上,没成想皇帝直接问到了那女人身上,李昭睿左思右想,最终还是选择隐瞒下来:“是裕王叔的差遣,微臣实在犹豫,还…….还没有办。”
“是没有办,还是不敢说!”李君华问。
妾本傾城不傾君
李昭睿想了想,去查这个姑娘的就两个人,全都是成王府出来的旧人,不存在泄露的可能,既然说了没办,索性咬牙到底:“是没有办,但又怕裕王叔来问,所以就请示皇上。”
李君华点点头,心中暂时有个着落,说道:“这种鸡鸣狗盗的屁事,日后不要帮着裕王办,他这就是故意敲打你,要查个女人,还用直接找你吗?他五岁就出入安全局,里面哪个人不认识他,还用的上你?若有正事,给他办也就办了,日后再有女人的事,你休要理会他。”
“是,微臣遵旨,只是微臣怎么答复裕王叔呢,微臣可不敢说皇上不许。”李昭睿立刻说道。
李君华想了想,说道:“老三是属铁公鸡的,你就跟他说,底下人要茶水钱,让他出,他也就不会找你办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了。”
“是,微臣明白了明白了,微臣叨扰皇上雅兴,微臣告退。”李昭睿连忙说道。
而李君华则是点点头,在李昭睿将要退出去的时候,叫住了他:“昭睿,回来说话。”
李昭睿又赶忙回来了,李君华问:“昭睿,朕问你,那女子你是真的没查,还是查了不敢说?”
李昭睿立刻说道:“微臣还没敢查呢。”作为一个在王府长大,自小接触政治的年轻人,李昭睿深谙说谎的准则,同一个谎言连说两遍,就再也不能承认了。
李君华盯着他看了两眼,微微点头:“那你就去查吧,只不过是替朕去查,而不是替裕王去查,你明白了吗?”
李昭睿一听这话,彻底明白了过来,这女人九成九的是与皇帝有关,而不是裕王的菜,他连忙应下,退出了御书房,出门就是碰到了裕王,李君威见李昭睿一脑门的汗从御书房出来,说道:“大侄砸,大过年的还来奏事,这是不让皇上清闲了呀,你呀,有忠心,却是没了孝心呀,皇上也是你的皇叔呀。”
“没有没有,是父王派遣我来,过年给太上皇备下的节目,请皇上御批。”李昭睿连忙说道。
“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让皇上御批,这不是要累死皇上吗……..。”
“哎呦,哎呦,三叔,御前小心说话,给侄儿留口饭吃,饶命,饶命。”李昭睿见裕王说话无遮无拦的,连忙告饶。
李君威笑了笑,就要进去,被李昭睿拦住,他刚才仔细想过了,既然撒了谎,就要把这个谎言圆过去,裕王这当事人一定要交代好,不然他到御前一说,岂不是全都露馅了吗,于是低声说道:“三叔,那个姑娘的事,您是不是替皇上查的?”
“是啊,你给我的条子我都呈递给皇上了。”李君威随口说道。
啊!李昭睿一听这话,差一点就直接晕死过去,说道:“那我刚才还在皇上面前说没有这回事,我……..哎哟,三叔你可把我害惨了。”
李君威拍了拍李昭睿的肩膀:“大侄砸,大过年的,我这不是逗你玩呢吗,呵呵,这种事我怎么可能跟皇上说呢?”
李昭睿长出一口气,感觉那不敢再跳动的心脏又跳起来了,他说道:“三叔,这种大事你可别再跟我开玩笑了,我实在玩不起呀。”
“玩笑嘛,总归要有个心惊肉跳的。”李君威却是不在乎,踏步进了御书房。
李昭睿看着他那放荡不羁的背景,说道:“父亲说的真对,惹谁都不要招惹裕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进了御书房的李君威见李君华坐在那里看书,李君华则是问道:“老三,怎么这几天整天往母后宫里跑,嘀嘀咕咕的干什么呢?”
霸皇的專寵
“还不是为你的事,母后整日催我,让我帮二哥你寻摸个合心意的妃子什么的,哎呀让人挠头,可是又不能不去。”李君威说道。
李君华则是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胡搅蛮缠呗,还能怎么办。”李君威随口说道,从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满嘴是苦的,瞪眼一看:“二哥你看,外面油光水亮,里面还有虫子,烂苹果!嘿,肯定是御膳房里出了大贪了,敢拿这种烂东西骗皇上。”
“这苹果在外面又看不出来。”李君华说道。
“我建议二哥让嫂嫂好好查查,别让人贪了咱家的钱,那是咱家的钱,不是国家的,贪一个铜币我都心疼。”李君威一本正经的说道。
但李君华却根本不放在心上,上一次他遇到这种事还是当太子的时候,因为发现了烂苹果,查了整个御膳房,虽然大老鼠小耗子抓了几只,但罪魁祸首并没有抓住,实际上,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位裕王,他总是偷偷咬一口苹果,然后把咬过的藏在里面,才惹出了这些大乱子。
李君华摇摇头:“你刚才说胡搅蛮缠,怎么胡搅蛮缠?”
李君威却还是吃着那个烂苹果,只是把里面烂了的咬下来吐在垃圾桶里,他说道:“就像刚才那样胡搅蛮缠,先转移话题,再转移母后的注意力。”
陸海巨宦 阿菩
“那怎么转移呢?”李君华合上了书。
李君威自豪的说道:“我建议母后给二哥你选秀,但是不大选,就从咱们宫廷里这些漂亮女官里选,选一个母后、皇兄和嫂嫂都认可的,不管皇兄你同意不同意,先立为皇妃,这个姑娘最好贤良端庄,无懈可击,终有一日,皇兄你会觉得对不住人家,不能让人守活寡,不能害了人家姑娘青春………,懂了吧。”
“损招!”李君华剑眉一挑,斥责说道。
槍刺 撒野
李君威却是不在乎:“这就是个由子,让母后找点活干,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挑,只不过没找到皇兄能看对眼的,倒是找到了我能看对眼的,嘿嘿,那就便宜我了。我跟母后说了,明年还要去一趟西疆,把大嫂和昭圭送过去,这一路上可不是得要合心意的惹恼伺候吗,所以母后上心了,说你的事暂时放一放,先把我这紧急的办了!
这不就注意力就转移了嘛。”
李君华轻咳一声,说道:“那日咱们在天涯茶楼,遇到的那个兰姑娘,怎么不见你给母后推荐?”
“我原本想来着,虽然我不懂什么诗词歌赋的,但总归觉得那姑娘和皇兄有点对眼的样子,于是就安排昭睿去调查一下,反正他将来执掌安全局,也是咱们自己人了,可惜呀,这个大侄子不听话,我就让裕王府的人问了一嘴。
各方面都还行,身家也算清白,可惜,命里没有这一遭,她工作的那个养济院按照新政是要全体迁移到西安的,那位兰姑娘可是一个负责的人,你想,她怎么忍心看那群小丫头没人照顾,肯定要跟着去呀,她去了兰州,和皇兄你还有什么交集吗?不可能再有了,算了算了,不提他也就罢了。”李君威故意说道,说的李君华眼睛里闪出一些不忍心来。
李君威却是就当没有看到,又说道:“皇兄,原本我和大嫂商议着是过了年春天走的,从申京坐船去槟城,再去印度,可是家里王妃又怀孕了,估摸得六月生产,我想着还是等孩子生下了再去,可那时候风又不合适,而且是湿热的夏季,还不如从陆地过去,因此我定好了,东西从海路走,人从陆路过去,皇兄是准不准?”
“准了。”李君华的心早就不耐烦了。
李君威却说:“皇兄,最近因为大哥的事,坊间总是说咱们家父不慈子不孝,兄不友弟不恭的话,您听说过没?”
“我已经让人处理了一批,还在看,边疆少人,若是这些乌鸦嘴烂舌头愿意去,我自然也乐得送他们一程免费的票。”李君华冷冷说道,要说李君华生气却也不只是因为有人嚼舌根,关键现在是各方舆论指向了他一个人,是他逼着大王爷去了印度,打下了一片事业,反正就是一切责任在他。
李君威笑了笑,继续说道:“皇兄,我倒是有个主意,人总是说您不重视英王一脉,这次大嫂和昭圭西去,不如您也送一程?”
“我,去西疆?可能吗,这申京多少事!”李君华苦笑摇头。
李君威说道:“那就送半程,不出嘉峪关,就送到关中,顺便祭一下黄帝,您两三年一次北巡,可是还未西巡过呢,咱爹可是祭祀黄帝过,你这当皇帝十年多了,还没去过,想想……。”
“有道理,我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