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cqg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 愛下-第1000章 真假合一,灰袍道人-xm8y9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很多事,逝去了就是错过,永远不能回头。
步妙天看着远去的一切,喟然长叹。如果苏墨说的都是对的,那么他改变了一道光,d但那道光不是现在。
幻之武士
呼——哗——
他的脚下禁图之浪翻滚。此时,他抬头又看见了苏墨。苏墨与他之间还是隔着一道白色的海峡。
“冥尊,你让我看这一切有何意义?”步妙天问。
“破你心魔!”苏墨道。
“破我心魔?”步妙天摇头苦笑道,“那两件过往的确是我心中的两道魔。可你这样乃是解我心魔或许才对!”
激情燃燒的歲月 黃金甲
全能修煉至尊
“步妙天,一步错步步错。”苏墨道,“你心有错,拒不悔改。如今,我让你知道,其实在另外的时空轨迹上一切都可以改变。你,又何必一错到底?”
“在不同的时空里,步妙天、叶牧云还在,叶家的很多人都还活着。你之所见,件件为真!”
步妙天默然。
“虽然你在这条时空线上已经不能回头,因为你永远也追不上了。”苏墨沉声道,“但如今你自甘堕落,为黑莲鹰犬。那无数的光却足以让你毁灭!”
步妙天一愣。因为,他有些不明白苏墨的意思。
重生之千金逆襲 姬隨紋
随即,再看苏墨手中的印诀一变。无数的符文在苏墨的身上升腾而起。同时,步妙天脚下的禁图之海猛地大浪翻滚。
一个浪花,便是一个世界;一个世界,便是一个过往。
禁图之海上,浪花无尽。而且,那些浪花里又飞出无数的气泡。每一个气泡里都是一道影像。
苏墨的幻术,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无数的气泡,无数的叶牧云,无数的牧云山庄,无数的诸多过往。南渊说,这个世界的万物都是一团光。
如今,苏墨便似把步妙天的那一团光拘到了他的面前。
詛咒之龍
千千万万的可能。
呼——
光芒万千,无数道光线在他的眼前炸开。无数个紫衣步妙天冲进了牧云山庄,无数个黑衣步妙天转身而去。
那一刻,步妙天再也没有能力阻止一切。可是,他心中却是想阻止的。因为,他不忍心再看见血腥的屠杀,亦不忍心让历史重演。
可是,他没有能力改变千千万万个世界。步妙天的身子急速而动,但是他不能赶上气泡生出的速度。
那禁图之海上的气泡,便是蒲公英一样,无尽四散。
“不!不——”
步妙天双目血红,猛然大喊。可是,他能改变的只是少数。在绝大多数的气泡里,黑衣步妙天都是负气而走的,紫衣步妙天都是血染牧云山庄的。
“为什么?为什么——”步妙天仰天大叫,“冥尊,你给我希望,然后又让我看见所有的毁灭!”
刀道巔峰
可是,无论步妙天如何呼喊,他都没有再见苏墨。
苏醒消失,海峡不见了。
而实际上,苏墨只不过站在他的身前数百丈。他双手结印,目色冷然地看着步妙天。苏墨的身前荡然着无尽的禁图。
他的确是动用了轮回之禁,把步妙天送回了过去两次。
但是,现在的一切则是幻术,即使苏墨也不可能拘来万千世界。关键,他在这之前给了步妙天两个真实的世界。
真假合一。
路人甲的清穿日常
步妙天在救赎中走向另一种自我的毁灭。
对于步妙天,苏墨心中唯有叹息——三界鬼才,命运坎坷。但是,此时此刻,苏墨似乎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
步妙天在禁图之海上,疯狂地叫喊,旁若无人。
其实,整个禁图之海不过纵横十数里。但是,在步妙天的世界里却是无尽的汪洋。他左右纵横,上下翻飞。
他正在不停地阻止无数的自己。那一刻,步妙天便似一个疯狂的小丑。可是,他不觉得。他宁可累死也要尽力阻止一切。
因为,他不甘心!
“我不甘!”步妙天仰天大喊,“冥尊,我不甘——”
他,要一次次地救赎自己。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苏墨却冷然地看着步妙天,“三界鬼才,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呼——
苏墨手中印诀再次变化。
禁图之海,在急速地缩小。瞬间,便是方圆百丈了。此时,远处的那个九个尊者巅峰境的身子似乎都是微微一震。
他们的眼中,猛地亮起光华。他们感知到了步妙天的垂死挣扎。
苏墨的嘴角不易觉察地一弯。同时,他的禁图之海再次一缩,方圆不过三十丈。
哗——
再看,所有的禁图猛地翻起。
那方圆三十丈的禁图便似一个开始收拢的大网,它的四面扬起,欲把步妙天完全包裹在其中。
明末傳奇 風中的失落
但是,步妙天完全不觉。因为,他完全沉浸在苏墨的幻境里。
苏墨的嘴角泛起冷笑。
之前,他说过他要为三界清理门户。
呼——
苏墨的单手在虚空猛地一握。
轰——哗——
禁图之海做了最后一次的收拢。它完全成了一个口袋的形状,上方乃是一个圆口。只不过,那个圆口正在急速地收紧。
老婆老婆,我愛你 妖千千
十丈、七丈、三丈……
而就在那禁图之海马上就要收拢的瞬间,星际之际骤然出现了一道灰光。
那竟是一道泛着灰光的拂尘。
嗖——
那道拂尘便似凭空出现一般,然后如一道飞剑一样带着数百丈的芒尾,直奔苏墨即将收拢的禁图之海。
那一刻,苏墨的嘴角上扬。
他等的人终于出现了。那就该是操控步妙天的力量!
轰——咔——
那道拂尘,乃是一件顶级莲宝。苏墨的禁图之海虽然厉害,但是在强大莲士的顶级莲宝下还是轰然破散。
无数的符文四散开来,它们便似飞溅的海水。
呼——
苏墨单手一招。那些四散的符文又都回到了苏墨的脚下。只不过,它们是暂时静止的,没有荡漾推衍。
而此时,那道拂尘已经停留在步妙天的头顶。
“呼——吸——”
再看,步妙天半跪在星空。
汗水,打湿了他的紫衣;血光,在双目里渐渐消退。他整个人身上都泛着无尽的雾气。
他喘息着,完全不似一个莲士,而像一个精疲力竭的凡人。
望界人 始源素
苏墨没有多看步妙天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了出现拂尘的那个方位。再看,星际间一道漩涡升起。
其内,一个干瘦的灰袍道人渐渐显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