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uvr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漢明》-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覆盤推薦-dm6jg

漢明
小說推薦漢明
八月初九。
时值深夜。
初入秋的天气,哪怕是夜里,也依然炎热。
云梯关关隘里,一张小几,三杯清茶,四个人。
懾宮之君恩難承
鲁之域诚惶诚恐地请罪道:“末将作战不力,致使吴淞卫遭受重创,请王爷降罪责罚。”
吴争不为所动,斟茶自饮着。
但心里轻叹,人心哪,最难琢磨,也最不值得琢磨。
吴争心里很清楚,鲁之域这只是一种姿态,也仅仅就是一种姿态。
他其实并不认为他真有罪,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堵吴争的口罢了。
有罪吗?
当然无罪!
冷宮妖妃
新坝大捷,已经被大将军府渲染成了一场堪比收复应天府那般的功绩。
如果吴争真要降罪责罚,不但面前这厮心中不服,治下万民又岂能心服?
可真没罪吗?
也未必!
吴淞卫是原金山卫改编而成,金山卫,堪比原沥海卫,是吴争发迹之初,依为臂膀的两支劲旅。
生化王朝2
这一战,哪是大捷?
吴淞卫伤亡远超过所歼灭的清骑数量,如果这也能称为大捷,吴争心里宁肯不要!
可仗已经打完了,将士已经牺牲,如果自己真要降罪于鲁之域,那等于抹杀了吴淞卫阵亡将士的功绩。
吴争能做吗?
绝对不能!
但吴争心里舒服吗?
舒服,才怪。
妖女請自重 袖裏箭
钱翘恭平视着吴争,道:“这不能怪鲁将军,此仗是我在指挥……一切过错,该有我来承担,但,如果再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这么做……人固有一死,士兵死于战场,天经地义,只要死得值得,那便……没错!”
結婚,為什麽 小醜魚
“那你为何不死?”
突兀地一句、轻飘飘的一句、平淡的一句,却震惊了在场另外三人。
吴争想干嘛?
钱翘恭惊愕之余,率先反应过来,他满脸通红,睁着血红的眼睛,冲吴争怒怼道:“你以为我不敢死?”
吴争毫不在意,只是抬手招了招,示意钱翘恭冷静。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蘇芒芒
“我知道你敢死,能训练出枪骑的钱翘恭怎会怕死?”吴争平静地说道,“可你是否想过,北伐军从不缺敢死之人,清军也不缺……敢死与愿死是两回事。”
主神公敵 道就道
钱翘恭依旧瞪着吴争,他一时半会听不懂。
神女凰妃要翻天
吴争慢慢放下茶盏,“你敢死,这无可置疑,可你抿心自问,你愿死吗?家中还有老父、叔伯、族人,还有……王妃,你舍得死吗?”
腹黑上司住隔壁
钱翘恭急辩道:“纵然不舍,也须死……只要死得有代价、能为北伐大业立下功勋,死又何妨……?”
“不!”吴争毫不客气地打断道,“有没有代价、值不值得,不是你能判断的,也不是本王可以决断的,只有士兵自己去判断,做为将领,你可以去解释说明,而不是决定他们去不去死……衡量一支军队配不配称之为精锐,标准只有一个,士兵愿不愿意去死,这样的军队是击不垮、打不烂的,才配得上精锐二字……可你用你的官职,以命令的方式,替他们做了生死选择,士兵确实敢死,但未必是心甘情愿地去死……你的错误在于,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士兵的头上,甚至取代了吴淞卫都指挥使的职权……试问,谁给你的权力?”
钱翘恭被指责地张口结舌,他一时找不出地方来辩解和反驳,只是怔怔地看着吴争。
而此时,鲁之域才反应过来,原来,吴王并非在对自己生气,而是对他的大舅子不满。
吴争抬手点点钱翘恭,“钱指挥使,你,逾权了!”
钱翘恭看看吴争,又看看鲁之域,瞪了好一会眼,突然泄气,长叹道:“末将知罪……末将愿意领罪,甘愿受罚。”
那边鲁之域急了,大声道:“王爷,这不公平,您不能降罪钱将军,毕竟新坝大捷了……!”
“大捷?”吴争斜了鲁之域一眼,“在你心中,这也配叫大捷?”
“可……至少我军全歼敌军……。”
“惨胜!”吴争冷厉地扫了二人一眼,“最多也就是惨胜……吴淞卫将士尽力了,他们配得上精锐二字,可你们,不配!”
鲁之域噤若寒蝉,连钱翘恭都不敢回怼了。
“你们是运气好啊,好得不得了啊。”吴争换了种语气,悠悠道,“清廷派了济席哈、蓝拜两个胆小鬼,而济席哈、蓝拜派了佟岱这个看似精明的蠢货,这才给你们可趁之机。”
这话说得有些过份了,令钱翘恭憋不住了。
“王爷此话显然是欠妥的……。”
吴争抬手制止了钱翘恭,“风雷骑与佟岱所率清骑正面对决,谁弱谁强?”
钱翘恭噎了一下。
“弃长就短,已是不智,关键是佟岱居然分兵,而不是全军合力击穿吴淞卫防线,再回过头来收拾你……他不是蠢货,难道……你是?”
钱翘恭脸又一次红了起来,他辩解道:“可佟岱须防备风雷骑突然由侧翼杀出……。”
“我不否认。”吴争淡淡道,“但若换作我指挥佟岱那支清骑,那我就不管风雷骑,我一门心思,全力突破吴淞卫防线,你作何反应?你是半路杀向我的侧翼,还是突袭我的背后?”
钱翘恭、鲁之域为之一愕。
吴争顾自说道:“我不但全力冲击吴淞卫,我还将整支骑兵以长蛇阵横向冲击吴淞卫……。”
鲁之域突然道:“末将还有炮团在手,完全可以以炮击阻滞王爷骑兵……呃,王爷恕罪!”
天降萌寶:電競鮮妻微微甜 北夏
说来奇怪,鲁之域此前还一门心思地想在吴争面前参钱翘恭一本,弹劾钱翘恭的。
可现在,他似乎已经再也想不起来了。
不仅如此,他下意识地将自己归入了钱翘恭的阵营。
吴争摆摆手,“我不否认……但你须明白,我是以长蛇阵横向突击吴淞卫本阵,骑兵线散而长,你的炮火无法覆盖数里长的横面,再有,以轻骑的速度,你能打几轮炮弹,最多两轮吧?命中几率有多少,百中取一,还是十中取一?好,我算你十有取一,折损一成后的清骑,照样可以击穿吴淞卫阵线……击溃吴淞卫,此战就算胜了一大半,就算风雷骑抄了我的后路,我也不担心,因为我在前,风雷骑在后……钱翘恭,你认为风雷骑追得上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