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r0m超棒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討論-第八百六十七章 審分享-009up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仲宅西现在是心虚的,方民任的态度,令他不敢发炎。毕竟,他现在已经是新四军的人了。方民任是情报科长,可不能被他发现。
然而,看到陈百鲁时,仲宅西心里更是一咯噔。
作为陈百鲁的亲信,他对陈百鲁的性格脾气摸得很透,陈百鲁眼中满是怒火,能把他烧成灰烬的那种。
仲宅西轻声说道:“处座……”
陈百鲁肥胖的身躯靠着椅背,望了仲宅西一眼,淡淡地说:“仲宅西,这些年,我对你还不薄吧?”
仲宅西诚惶诚恐地说:“处座待我恩重如山,宅西片刻不敢忘。”
陈百鲁冷冷地说:“不敢,你别把我给卖了就行。”
神器種植空間 纏繞在指尖的靈感
仲宅西信誓旦旦地说:“宅西把自己卖了,也不会把处座卖了。”
陈百鲁淡淡地说:“好吧,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问题说清楚。”
仲宅西心里一慌,脸上强自镇定地问:“什么问题?”
“新四军的问题!”
仲宅西恨不得跪下来发誓:“新四军?处座,天地良心,我跟新四军可没关系!”
陈百鲁抱着双臂,他觉得仲宅西就是煮熟的鸭子,嘴还嘴着:“那你说说吴之仁吧。”
仲宅西张口结舌:“吴之仁?他……他……”
他怎么也想不到,陈百鲁竟然会知道吴之仁。还有昨晚的事,陈百鲁不会也知道了了吧。
陈百鲁怒吼一声:“原本我想给你一个机会的,既然你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了。来人!”
随着陈百鲁话音一落,两名警卫推门而入。看到陈百鲁厌恶地朝仲宅西挥了挥手,他们左右挟持着仲宅西离开。
焚香一縷,逆陰陽
仲宅西一边回头一边大喊道:“处座,你听我解释,我是被迫的……”
仲宅西走后没多久,方民任就赶了回来。他发现了直接证据,昨晚仲宅西刚写不久的材料。
“混蛋!”
看着仲宅西写的个人材料,办事处的介绍材料,还有申请加入新四军的表格,陈百鲁气得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水杯都被震得跳动了一下。
我已經沒錢守護阿拉德了 烈日吹冰
出卖情报,志愿加入新四军,想着刚才仲宅西的话,他就觉得恶心。
这些资料,让陈百鲁对仲宅西彻底死了心。他很庆幸没有保仲宅西,否则自己也会惹一身骚。
方民任在旁边劝道:“处座,仲科长会不会是一时糊涂?”
網遊之冰霜劍神
陈百鲁此时正在盛怒之下,听到方民任的话,更是火冒三丈。人一旦发怒,就会作出错误的决定,以及过激的行为。
陈百鲁把材料往桌上一扔,冷笑着说:“他这是要当民族英雄,既然他想当英雄,那就成全他。”
方民任连忙说:“请处座示下。”
陈百鲁冷冷地说:“把仲宅西交给日本人处理。”
日本人最恨新四军,仲宅西落到他们手里,基本上就是个死。而且,让日本人审讯仲宅西,也能彻底撇清自己的关系。仲宅西虽是他的亲信,但自己跟新四军可没一毛钱关系。
陈百鲁老谋深算,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算到了。唯一没算到的是,日本人会把仲宅西交给胡孝民审讯。中国人审中国人,他们坐享其成就行。
陈百鲁知道之后,居然没有生气,他知道胡孝民的态度,对待仲宅西的事情,还算公平公正。为了快点结案,他甚至还特意给胡孝民打了招呼,让他放开手脚,不用管仲宅西的死活。
胡孝民犹豫着说:“处座,仲宅西是你的人,真舍得让他……”
陈百鲁冷笑着说:“这种一心想当新四军的人,跟我可没关系。”
胡孝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地说:“处座也是被他蒙骗。”
陈百鲁叹息着说:“是啊,人心隔肚皮,真是没错。”
胡孝民的这句话,令他很欣慰。他暗暗忖道,自己之前一直排挤胡孝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仲宅西的事情之后,应该给胡孝民一点补偿。
收到你的信已經太遲 張小嫻
仲宅西怎么也想不到,来审自己的是胡孝民。
仲宅西关在办事处后面的临时牢房里,因为他的身份,给的房间不错,有桌有凳还有床,看到胡孝民一脸诧异地说:“怎么是你?”
青城十九俠 還珠樓主
毒寵狂妃:神醫九小姐
胡孝民拿出烟,抽出一支在烟盒上敲了敲,好整以暇地说:“怎么不能是我?”
仲宅西淡淡地说:“不要以为你可以看我的笑话,我是被迫的,只要说清楚,处座会让我回去的。”
胡孝民点上火,轻轻吐了口烟后,说道:“回去?不可能了。我不是处座请来的,而是日本人让我来审讯的。他们已经认定,你就是新四军的探子,说吧,你提供了多少情报?如果说清楚,或许还能留条命。”
仲宅西淡淡地说:“胡孝民,不要以为你现在审我就了不起,我不吓大的,这次的事情不大,最多就是背个处分,最不济是停职。”
胡孝民斜睨了仲宅西一眼,问:“好吧,那你说说你的事情,是怎么个不大法?”
仲宅西伸出右手,手指张开,说:“五根小黄鱼。”
这里面的事情他门清,胡孝民是主审,只要他抬抬手,这件事说不定就过去了。陈百鲁今天很生气,或许明天气消之后就会想着自己。只要陈百鲁愿意保自己,这件事就能轻易翻篇。
極品高手在校園
武行諸天 依稀去年
胡孝民没想到仲宅西倒很是上路,他笑了笑,嘲弄道:“你觉得自己就值五根小黄鱼?”
仲宅西咬了咬牙:“十根!”
胡孝民问:“在哪里?”
仲宅西郑重其事地说:“出去就给你,绝不食言。”
胡孝民轻轻摇了摇头:“这个人只相信眼睛看到,手里拿到的东西。来人,把仲宅西提出去用刑。”
仲宅西没想到胡孝民说翻脸就翻脸,惊恐地说:“胡……胡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用刑”两个字击中了他的神经,他这小身板,只要用了刑,出去也残了。而且,胡孝民对他是有想法的,这样的机会,胡孝民能不借机修理自己?
胡孝民淡淡地说:“没什么意思,到了就知道了。”
仲宅西看到警卫过来了,连忙说道:“你去我家里,床底下有个暗格,里面的金条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