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9us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頭狼 愛下-3989 火急火燎讀書-wp5jt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看什么呢老公?”
我正眯缝眼睛一条一条浏览新闻底下的各种评论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江静雅的声音,把我着实给吓了一跳。
我笑了笑回应:“没什么,瞎看。”
前夫,你好渣
诸如这类轰动性的热点新闻,似乎每天都在发生,而次次都有很多自称“内部人士”的键盘侠爆料出各式各样的花边新闻,多数时候我都选择一笑而过,世界那么大,指什么活着的人都有,有的埋头赚钱,有的左右逢源,还有的就喜欢用另类的方式博取旁人的关注。
王影凑过来脑袋,扫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颇为内行的吧唧嘴:“嗷,喜隆多商场火灾这事儿啊,我今天刷小视频也看到了,听人说的可悬乎呢,有的说烧了足足八九个小时,还有的说是什么派系争斗,据说被烧死的有个职位挺好的大咖呢。”
“尽胡扯,再争斗也不可能上升到明面上,尤其还是在龙城脚跟,那不等于自讨苦吃嘛。”陈姝含撇撇眉梢浅笑:“这段时间我和大傻昆总呆在一起,见他处理过不少案子,不管多厉害的大人物,一旦涉及到生死都会变得小心再小心,那些人其实活着也可累了,每天都在处心积虑的研究自己或者琢磨旁人,说起来,前段时间有人拜托大傻昆办事,送给我一支口红,给你们看看..”
说着话,陈姝含从自己的小包里取出一支造型精美的口红,江静雅和王影马上兴趣满满的围拢过去,三个女人再次唧唧喳喳的聊起化妆、美容之类的事情。
瞅着仨各有千秋的漂亮姑娘,我禁不住无语的拍了拍脑门子。
女人真的是一种奇葩到极致的动物,她们能从新闻聊到化妆品,再从化妆品聊到美食,最后再由美食聊到旅游,万变不离其宗的就是围绕吃喝玩乐展开话题。
“听说这次的火灾和御林军内部有很大的关系。”
不再理会她们,我继续随意滑动屏幕看留言,冷不丁一条留言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嗯。”凝视了几秒钟后,我在对方的评论底下发了一句:大佬,知道内情?
可没等我发出去,那条留言就已经被删除,我来回刷新几遍后,都没能再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没多一会儿,林昆笑呵呵的回到位置上,我也收起手机,分别给他和我自己倒上一杯酒。
“有时候想想,人呐,真的是就活一个心情。”林昆宠溺的瞄了一眼正和江静雅、王影聊天的陈姝含,朝我努努嘴道:“你说你咬牙攀爬,混到最后究竟是图点什么?宏图霸业带不走,江山如画也只能暂时拥有,啥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
我揪了揪鼻头干笑:“太高深,整的我有点不知道咋接茬。”
“快乐!”林昆嘴唇蠕动:“只有快乐是真正属于你自己,一时也罢,一世也好,争分夺秒的让自己快乐才是王道,就好比这一分钟咱们几个欢聚一堂,可能这一分钟过去了,还会有不计其数的一分钟出现,可世界上再不会存在此刻的这一分钟。”
见我没作声,林昆接着道:“现在绝大部分的人都生活在幻觉中,自认为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而实际上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别人期待他要的东西罢了。”
我认同的点点脑袋:“嗯,这个确实。”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所以啊臭小子,做人真的不需要过分执拗,想要的在,在乎的也全都没有离开,就应该知足了。”林昆抓起酒杯跟我轻碰一下,不动声色的冲着王影和江静雅的方向哈了口气,眨巴眼睛道:“都老大不小了,该好好为以后的生活比量比量喽。”
重生之將門邪妃
“大傻昆,我想要驴胶,不是都说驴胶补血嘛。”
就在这时候,陈姝含娇滴滴的冲林昆嘟嘴撒娇。
“傻呀你,驴胶是驴皮,你看谁吃火锅涮那玩意儿的。”林昆忍俊不禁的晃了晃脑袋。
我的小师娘顿时间掐腰梗脖的站了起来:“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吃,你要是不给我弄,我就..我就闹了啊。”
“好好好,我帮你问问去。”林昆无奈的拍了拍脑门子,起身朝收银台的方向走去。
两人这一闹一腾瞬间惊住我了,倒不是说他们做作,人不都说,最好的爱情莫过于她在闹,他在笑嘛。
我只是惊诧于师父的转变,要知道面前的这尊杀神扔到那帮自诩达官贵人的家伙面前可是横主一般的存在,可此刻他却像是一个刚刚陷入恋爱中的小男生一般的包容和宠溺。
尋寶美利堅 落寞的螞蟻
猛不丁我看了一眼江静雅和王影,见到她俩的眼中尽是羡慕之色。
这个时候,一个怀抱一大捧鲜花的小男孩恰好从我们旁边路过。
我拦下小孩儿发问:“小弟,花怎么卖呀?”
吸血鬼就是吸血鬼 誒呦餵
小家伙稚嫩的回答:“一束十块,十束可以送一束,叔叔要买给哪位漂亮的小姐姐啊?”
“你看你这孩子,用词都不准确,咋她们是姐姐,我就叔叔了呢。”我苦笑着拿起手机道:“来,你的花我全包了,分成三..”
總裁的限制級寵妻 荼蘼青
“嗡嗡..”
话没说完,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颤起来,看到是钱龙的号码,我马上接起。
不等我吭气,钱龙已经沉声道:“哪呢,说话方便不?”
“跟我师父一块吃饭呢,有事你说。”知道他肯定有什么秘密跟我聊,我从兜里掏出钱包丢给卖花的小男孩,指了指江静雅道:“花我都包了,需要多少钱你自己拿,记得分三份昂,中间那个小姐姐要多十枝。”
说罢,我歉意的朝仨人缩了缩脖颈,抱起手机朝旁边走去:“你说吧。”
钱龙压低声音道:“连城刚刚来电话了,让咱们找台车去上京,能用巡逻车最好,实在找不到的话,就让丁凡凡或者姚军旗帮咱们联系一台公务用车。”
“啥意思?”我有点懵圈的反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么,为啥非要公家的车?”
情纏首席:甜寵金屋小嬌妻
钱龙同样迷惑道:“我也不知道,他让我别多问,只是叮嘱我,抓紧时间落实,还告诉我这事儿仅限你我,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叶小九、高利松他们。”
我咳嗽两声道:“我呆会给他打个电话问一嘴吧。”
钱龙马上接茬:“不用,他特意说了,让你到上京再联系他,他的电话也不是直接打到我这里的,而是打给咱们公司对面的小超市,老板来喊的我,咱也不知道究竟想干啥,整的神神叨叨。”
“行,晚点我找你。”我深呼吸两口道:“你先问问丁凡凡能给找台车不?”
钱龙非常高效道:“已经问过了,他一个关系不错的司机恰好晚上要送孩子去上京读书,咱们可以同行,到上京以后,咱给人报销回来路费,再把车子开回来即可,你这会儿不是正陪昆爷吃饭呢,把地址甩过来,我直接过去接你。”
我哭笑不得道:“着啥急啊,我出事以后还没跟老白、车勇他们碰头,也不知道哥俩现在咋样了,有没有受伤,另外不得给他们安排好暂时休息的地方,开车去上京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情,不差这一会儿,晚上咱们再出发也不迟。”
“他哥,我也不想,可连城催的要命,刚刚接电话时候,他就差让我马上、立即飞过去。”钱龙无奈的解释:“行了,你先安心吃饭吧,把地址给我发过去,我把老白他们都安排妥当以后再过去接你,对了,这事儿也不要告诉昆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