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174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搖滾教父 愛下-第822章 母女平安推薦-oofcq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比弗利山庄,安妮的梦幻庄园。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生孩子,当然是要去医院。
不过,在这个年代,对于富人们来说,在家里生孩子,已经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九龍主宰
用医生的话来说,熟悉的环境,可以让产妇更有安全感,也能够让生产过程更加的顺利、安全。
至于将包含医生和护士的“接生团队”请到家里来的费用,对于有钱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当然,并非所有的富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事实上,即便是富人阶层,在医院生孩子也是首选。
不过,在询问过医生的建议之后,罗杰还是选择尊重安妮的意见,尝试一下这件“前卫”的事情。
前世的时候,罗杰并没有结婚,自然也不可能知道生孩子的过程是什么样。
不过在北美,一半以上的家庭,都会选择在生产的过程中,让丈夫全程陪在妻子身边。
——这个数据来自于胖子的“人生经验”,罗杰也不知道是否准确。
然而,在即将要临盆之前,安妮却是态度强硬地将罗杰从“产房”,也就是两人的卧室中赶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天大地大,都没有安妮大。
在安妮强硬地表明态度之后,罗杰虽然担忧、着急,却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
只能是焦急地在屋外徘徊不停。
也只有这个时候,罗杰才能体会到,为什么电视里那些在产房外等待的男主角,会一刻不停地来回踱步。
只有这种方法,才能稍稍缓解心里的焦虑。
然而也仅仅只是起到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效果而已。
“别转圈子了!安妮的身体很健康,医生也说了检查的结果很好,应该会很顺利,不会有问题的。”
極品鐵匠
胖子看着不断在客厅里转圈子的罗杰,不禁感到有些烦闷,倒了一杯酒,递给罗杰,说道:“喝点吧,喝了这个你会好很多。”
罗杰下意识地接过酒杯,刚刚放到唇边,忽然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将酒杯放回桌上。
“不行,现在不能喝酒。”
罗杰这么说了一句,没有多做解释。
不过,早已身为人父的胖子,自然是明白罗杰这番话里的意思。
罗杰不希望,自己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带着满身的酒味。
因此宁愿忍着心里的焦虑,也不会去用酒精来缓解这种情绪。
拍了拍罗杰的肩膀,胖子开口安慰道:“伙计,别担心。当初玛丽怀孕的时候,我也是紧张的要死。但你看看现在,杰西生孩子的时候,我甚至迟到了两个小时,孩子都生下来了,我还堵在半路上。”
说起自己的“丰功伟绩”,胖子一点都不脸红,反而带着点炫耀的意味。
若是有某个女拳在场,肯定会忍不住给胖子的脸上来上一拳。
若是平时,罗杰尽管心里不认同,但也会和胖子开上几句玩笑。
但此时,罗杰却是没有这样的心情,甚至压根没有注意去听胖子说了些什么,只是不断地看着表上的指针。
时间一点点过去,罗杰也越来越紧张。
在确定安妮怀孕之后的这几个月里,罗杰自然是做了不少的功课,也没少向医生进行咨询。
孕妇生产的过程,按照体质等等各种情况,每一个人,乃至于每一次生产,所花费的时间都是相差极大。
短的可能一两个小时就“完事了”。
长的,说不定要十几、二十几个小时。
当然,也有些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必须进行手术的情况发生,那就更加没个准数了。
一般来说,只要医生或者护士没有出来做“紧急通知”,都意味着“一切正常”。
但即便是心里清楚这些,一刻没有得到确切的结果,罗杰依然是感到强烈的不安。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罗杰脑海中难免出现各种狗血肥皂剧当中常见的剧情。
恍惚之中,甚至是产生了幻觉,仿佛看到医生冲出来问自己“保大还是保小?”
天師繼承人
心烦意乱之下,罗杰跟胖子打了个招呼,走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个脸。
抬起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依然是那张既熟悉,又有一点陌生的异国面孔。
左耳后侧的那道伤疤也还在那里。
从“前身”的记忆中,罗杰知道,关于那道伤疤,有一个很长的故事。
但罗杰却是没有半点感同身受的意思。
一直以来,罗杰都将自己当做是一个“局外人”,对这个世界没有半点的融入感。
哪怕是结交了胖子、安妮这些好友,也依然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只有在醉生梦死之中,或者是在舞台上享受着万人膜拜的时候,罗杰才能找到一点点的存在感。
才能感受到,自己真正活在这个世界。
而不是死亡之后的某种臆想、幻境。
而现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罗杰才恍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早在不知不觉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
这种归属感的名字,叫做“家”。
不是罗杰-克里斯蒂安庄园,也不是安妮的梦幻庄园。
只要安妮在自己身边,任何地方都可以是家。
当然,从今天起——如果不顺利的话,那就是从明天起——还要加上罗杰和安妮的孩子。
不知不觉之间,前世,那个让罗杰多年以来一直魂牵梦绕的身影,已经在记忆中渐渐消散。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弹着吉他,唱着摇滚,洒脱、肆意、张扬,但同时却又温柔如水的女孩。
“是谁说过,智者不入爱河?”
罗杰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
前世今生,在这一刻,仿佛才真正连成了一体。
正沉浸在回忆当中,罗杰突然听到门外胖子的呼喊。
隐约之间,罗杰只听到一句“生下来了”。
连脸都顾不上擦,罗杰连忙拉开门,飞奔向二楼的主卧室。
被临时当做“产房”的卧室,大门已经打开。
罗杰进门,只看到安妮一脸疲惫地躺在床上,身边只有蒂娜-林和一名护士在照料。
至于接生的医生和其他人,还有孩子,却是不知道去哪了。
罗杰顾不上问这些,连忙快步走上前,在床边蹲下身,轻轻握住安妮的手,问道:“感觉怎么样?”
“疼得感觉要死过去了一样,不过我们家里的隔音是做过强化的,你应该听不到。”
重生之金牌嫡女 淩凡
安妮的脸色有些苍白,发丝被汗水浸湿,沾在脸侧,看上去有些狼狈。
但微微翘起的嘴角,却是显露出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错。
本来,作为一个花花公子,罗杰是很擅长哄女孩的。
但此时此刻,罗杰却突然词穷,蠕动了几下嘴唇,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只是憋出了一句:“没事了就好……”
听到罗杰这“直男气息十足”的话,安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然而这一笑,却是牵动了伤口,让安妮的眉头猛地一皱,惊得罗杰又是一阵手足无措。
“好啦,我没那么脆弱。”
安妮白了罗杰一眼,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小门,说道:“医生说孩子的体温有些低,要放进保温箱里观察一段时间,你过去看看吧。”
那扇小门后,也属于是主卧室的范围,本来是一个衣帽间,但因为安妮选择在家里生产的缘故,这个衣帽间自然是被清理了出来,用来放置保温箱,以及其它有可能用得上的医疗设备。
虽然说此前的检测结果表明一切都好,但这种事总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多做一些准备,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没有应对的办法。
黑道之財色無雙
好在,如同所有人所希望的那样,绝大多数的准备,都压根没有用上。
事实上,这才是最大的好消息。
对于自己的孩子,罗杰早就心痒难耐,想要去看一看,但却还是有几分犹豫:“那你呢……”
“你先去看看孩子,再过来陪我。”
安妮轻轻推了罗杰一把,说道:“医生说是个女孩,我还没来得及看她就被抱走了,你去看看她,告诉我她长得是什么样子。”
“好。”
生死契約:撒旦守愛情劫
罗杰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在安妮额头轻轻一吻,柔声道:“我很快就回来。”
来到临时的“婴儿室”,只见医生正在保温箱前观察着数据。
也不知道是这些数据当中真的存在什么问题,还是单纯为了做出一副“认真负责”的假象。
不过,罗杰也不在乎这些。
只要母女平安,其它的一切都好说。
听到罗杰的脚步声,医生转过头,看到罗杰进来,竖起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罗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原本想问的话,也没有再继续问出口。
上前几步,隔着保温箱,罗杰看到一个大约只有半米长(高),全身的皮肤都皱皱巴巴的小家伙。
从外表上来看,新出生的婴儿根本看不出什么,都是一样的丑。
嗯,罗杰早就听说过,刚出生的婴儿特别的丑,但却没有想到,能丑到这个地步。
青春本色 一指流年
总之,就是一言难尽。
罗杰微微呆了一下,不过却很快恢复了正常。
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血脉,罗杰自然不可能因为“丑”,而嫌弃她。
更何况,这只是刚出生而已。
按照胖子所传授的“经验”,稍微长大一点,不用太久,只要过上一个礼拜,婴儿的模样就会有一番大变样,变得好看起来。
何况,以罗杰自己和安妮两人的基因,其它方面姑且不说,至少在外表上,这个孩子的未来是不必有任何担忧的。
达尔文的进化论或许有许多的谬误。
但在外表方面,后代总是会遗传父母的基因。
多看了几眼,罗杰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家伙变得顺眼了起来。
虽然丑,但却有一种丑萌的感觉。
只是,罗杰心里总觉得仿佛还是有哪里不对劲。
在罗杰的认知当中,刚出生的小孩子,往往都是会哭闹个不停。
但这个小家伙,却是睡着了一般,安安静静地蜷缩在保温箱中,一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那小小的鼻翼还会随着呼吸有所起伏,罗杰甚至要怀疑她是否还活着。
正在奇怪着,医生忽然拍了拍罗杰的胳膊,做了一个“外面谈”的手势。
罗杰知道这是不想吵醒在保温箱中沉睡的婴儿,点点头,跟着医生来到屋外。
“生产过程比较顺利,产妇的身体很健康,只需要修养几天就可以恢复。不过由于胎儿的体温较低,需要在保温箱里观察一段时间。”
医生先是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又说道:“不用担心,除了体温略低之外,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不利的征兆,这是正常现象,刚出生的婴儿不一定有很好的恒温调节能力,一般来说快则几个小时,慢则几天就可以恢复。”
医生的话尽管已经尽量说得通俗易懂,但罗杰依然有种一知半解的感觉。
但至少,大概的意思是明白了。
医生是在说,安妮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孩子略微有一点麻烦,但也不存在太大的风险。
“非常感谢,接下来几天还要麻烦你们了。”
罗杰点点头,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蒂娜会为你们提供一切方便。”
“这是我的工作,不用客气。”
医生点了点头,对罗杰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回婴儿房去继续“工作”。
不管是真的工作,还是只是做个样子,至少这副认真负责的态度,罗杰是很满意的。
没有再去婴儿房给医生添麻烦,罗杰回到安妮身边。
刚在床边坐下,罗杰就看到安妮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像是一只等待主人投食的小猫。
“孩子我看到了,很像你。”
罗杰脑海中闪过一个丑萌丑萌的小家伙的身影,笑着对安妮说了一句。
不给安妮反应过来的时间,罗杰又问道:“是个女孩,我们该给她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名字?”
安妮的注意力果然成功被这个话题吸引过去,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起来。
虽然说,在孩子出世之前,两人就准备了一大堆的“备选名字”,男女都有。
此时,确定了孩子的性别,只要从女名当中挑选一个即可。
但这,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