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srx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第三百一十二章 救救我,我要被殺了鑒賞-ve95z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小說推薦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湮灭危机结束后由于赛普汀皇室血脉的断绝,帝都暂时由首席大臣、长老院和幸存下来的刀锋会成员联合维持着秩序,赛洛迪尔各处开始从灾难中渐渐恢复。直到首席大臣被梭默暗杀,自此帝国陷入权力真空状态,大陆乱象四起。”——《泰姆瑞尔图书馆》
这什么情况?
穿越之妖媚女皇
逃離花心總裁 晴天雨娃
达内尔都满头雾水,更何况对人类迷惑行为完全陌生的赛纳斯,不过被召唤而来的自觉让它下意识想做点什么。
華冠路 流利瓶
也是为了早点解决这边的问题,早点回湖畔休息。
于是外人眼中雄壮威武的白鹿迈着威严的步伐走向前方,纯净的自然之力随着它的意愿自发响应汇聚于胸前,映照着华光的鳞片震动着发出清鸣。
是它的老熟人?
刚从自己以为只有游戏里为了给没事干的抓根宝找点麻烦才会设计出来的剧情中缓过精神,赛纳斯出手就是大招的行为还让达内尔一时间以为两者是不是有什么陈年旧怨,握着白色骨戒后退精神调动系统发起鉴定。
“暗夜的行者(饰品),重量1.0(海尔辛的祭祀们取悦了神明而得到的奖赏)
附魔(1):赋予狼人变身额外的属性增幅,增幅效果取决于使用者的血脉纯度,长久使用会净化使用者的血脉,逐步向始祖靠拢。(对于狼人来说这是值得引起家族战争的神器。)
(2):赐予没有狼人血脉的使用者感受神明恩赐的机会,每天可使用一次狼人变身,摘下戒指后取消,不影响使用者本身的血统,与第一重附魔效果不可叠加。(长久使用会对身体和精神产生不可逆的狼化影响,不限于狼尾和兽耳以及嗜血、暴怒、狂乱、失智…)”
“这?”
系统瞬间给出的面板除了让达内尔尽管习惯了仍旧忍不住惊叹之外,还有种来自记忆深处莫名的既视感。
我记得福瑞克斯一个支线任务,最后的奖励除了一套皮甲之外就是这个戒指吧?在那个任务里我还击败了海尔辛的化身,以及硬闯了福瑞克斯大大牢。恩,果然都瓦克因们都是一群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龍刺之金百合 陽朔
思绪电转之间达内尔直接联想起游戏里自己曾经的一个战利品,尽管他几乎不玩狼人流派,可海尔辛的神器作为仓鼠玩家没有不去收集的道理。原本只能增加额外一次变身次数的戒指到了这里被显著的添加了很多有的没的总之他用不上的属性,不包括第二条。
实际上鉴定结果给出之后,他的视线始终凝聚在这行描述之上。
出于法师的职业习惯让他下意识想否定掉这种一看就是伪命题的效果,众所周知部分兽化人与人类表面上相似其实实质上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族群。兽化人传播最普遍的途经就是通过血脉感染,将其他生物从内部进行一次大换血,外表上也变成兽化人的形状。包括吸血鬼也是如此,只是后者通过各种包装显得没那么直接。
巫術師
可有海尔辛当做背景板以及系统没出过错误的文字又明白无误告诉了他,这枚除了造型材质海尔辛标记之外其他都很不起眼的戒指,真的拥有违逆自然规则的伟力。
除了后面括号里的内容……
系统似乎生怕他没被狼化的表面效果影响天天用这枚戒指,特意列出了一长串比正文足足多出几行的负面效果,几乎快要囊括了他常识里面包括的所有精神问题。
“总觉得这个系统大概是坏掉了,找时间丢了吧,不知道阿卡托什负不负责售后啊。话说我带上戒指变成狼人之后咬自己一口怎么样,会不会传染血脉?”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因为布莱顿血脉稍长稍尖一些的耳朵之后,达内尔才有心思想起那个把这枚戒指白送给自己的好心人,似乎游戏里叫辛丁?
做任务的时候这个角色着墨甚少以至于连面容在记忆里都有些模糊,只记得他是流浪到福瑞克斯的诺德人,因为戒指的事情狼人身份暴露被关进大牢,好不容易逃出去之后又被海尔辛选中成为猎物,召集大陆的信徒猎杀,其中事无大小上至拯救世界下至讨薪送信都要掺一脚的龙裔赫然在列。
有些人选择帮助只是拿了戒指就被猎杀的辛丁,有些人选择拿神器化身猎手。剩下的人则是成年人就要全都要,人全杀,宝物全拿,第四天灾在此海尔辛也拿我没办法。
絕色女仙
上古卷轴这些支线任务从质量到内容一直有很多人讨论,达内尔也曾参与其中。对于辛丁和猎手他都没觉得双方有多无辜,后者参与猎杀就要有被杀的觉悟,前者表现的再无辜能有在家门口被他残忍杀掉的小女孩无辜,这也是他选择全都要的原因之一。
思绪运转起来总是很快,从他鉴定戒指开始到头脑风暴结束不过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因德瑞克汇聚了浓厚的自然魔力结果只是在两人身边布下了重重防护,而追击疑似辛丁人物的猎手刚显出身形。
“所有背叛者都得死。”
几只壮硕的狼人老远就发现了树下的一人一鹿,因德瑞克和狼群在海尔辛领域里面不算互不侵犯也不是仇敌,一只成年的雄鹿不算好惹它们干脆直接选择没看见跳开几步继续追杀。口中用通用语喊着背叛者,西内和族群领袖等词汇,看上去很与外面的世界接轨。
另一批追杀者达内尔也很熟悉,几只乌鸦鬼婆披着自己破烂的鸦羽同样狂呼怒吼,爆裂的火焰魔法不时误伤到林中的小动物,不过她们的话达内尔就不是很能听得懂了。
陰陽師捉鬼記 指尖浮華
看到此情此情达内尔顿时打消了追问的心思,开口没说完的辛字直接咽了回去,和赛纳斯站在一起打算看戏。
好家伙,我第一次见狼人和乌鸦鬼婆联手,这是干了多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过难得他这个还没登上神界的跑腿之神打算旁观,前方跑路的身影却突然想来一场他乡故友相认的戏码。
再次开口的话语没了恶狠狠的语气,满是焦急和可怜。
“按照约定戒指帮你偷来了,快帮帮我,我要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