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y1j熱門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ptt-第兩百三十四章 確認展示-qkm83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詹泉心满意足地把笔釉里红筒放回锦盒中:“麻烦你们一件事情,如果遇到技术高明的修复大师,帮我问一下,我这个笔筒还能不能重新修复。”
举手之劳的事情,大家都应了下来。
詹泉拿起茶杯:“说起来,这只笔筒算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收到的最好的文玩了。”
卫一健笑道:“我可听说了,上个月你们还搞了一次私人聚会,你得了一件汝窑水盂。”
詹泉连忙摆了摆手:“你就听别人瞎说吧,汝窑多珍贵啊,那水盂真要是汝窑,少说也得值个几千万,我能舍得吗?”
卫一健哈哈一笑说:“我可听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詹泉嗤笑了一声:“肯定是老陶那家伙诽谤我,汝窑是汝窑,但提在前面加个仿字。”
赵琦心头一动,试探地问道:“詹总,你说的是陶远胜吗?”
詹泉咬牙切齿地说:“除了他还有谁,这家伙一天到晚就知道和我过不去,每回我遇到好东西,只要他在场,就要跟我争一争。等回到朱方,我非得把他狠狠灌醉一回不可!”
赵琦听了这番话,觉得有些不对劲,听詹泉的意思,陶远胜这是早就接触古玩了?
“詹总,打听一件事情,我听说陶总刚刚入行,是不是啊?”
詹泉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你听哪个说的?他虽然是比我晚接触古玩多年,但也已经搞了将近两年收藏了。”
卫一健接过话道:“他的大部分藏品要么就是有专人送去,要么就是去大拍拍下的,他又不对外宣传,还真没几个外人知道。”
“这到是。”詹泉点了点头,又看向赵琦:“你怎么会问起这件事情。”
“我认识的一位同行,最近发生了一件憾事……”赵琦便把秦景明的遭遇,讲了一遍。
“不对不对。”
詹泉摇了摇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秦景明接触的肯定不是老陶。老陶因为以前吃过一次亏,送藏品过去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根本不可能贸然和刚刚认识的交易。这样,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是怎么说的。”
詹泉拿出手机,打通了陶远胜的电话,并且开了免提。
寒暄了两句,詹泉就把这件事情简单讲了一下,陶远胜非常惊讶,他不认识秦景明,也从来没跟秦景明交易过,秦景明肯定是被骗了。
之后,陶远胜很气愤地表示,要把这件事情尽快查清楚,不能让别人打着他的名号骗人。
詹泉收起手机,赵琦表示了感谢。
柳慧婷想到了一个细节:“网上应该能够查到陶总的照片吧,秦景明应该会事先看过陶总的照片吧?”
这一点,大家都想到了,骗子也不敢赌秦景明没有看过陶远胜的照片,必然会选个有些相像的人冒充。
“还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居然有人冒充老陶。”詹泉摇了摇头,拿起茶杯呷了一口茶。
“其实我之前也遇到过一回。”赵琦给大家讲了程图的事情。
詹泉感叹道:“这家伙也够厉害的啊!现在他有没有被抓?”
“前段时间被我和朋友一起抓了。”
赵琦又讲述了当初遇到的惊险一幕,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听到惊险之处,大家都为赵琦捏了一把汗,结束时又都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赵琦每回想起那天的情节,也一样是心有余悸:“我也算是死里逃生了,要不是运气好,明年坟头草都老高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卫一健从果盘里拿出一颗提子放在口中慢慢咀嚼。
“希望如此吧。”
说起来,还真有这么一点道理,至少最近,赵琦觉得自己的运气一直都不错,得了珍贵的哥窑不说,还能有幸学习那么高超的瓷器修复技术。
大家又聊了一会,卫一健和詹泉都是大忙人,眼见时间也不早了,便告辞分别了。
目送着卫一健他们上了车,赵琦也准备把柳慧婷送到下榻的酒店。
柳慧婷用眼神向赵琦示意:“要不要向保安打听一下,你前妻表姐刚才是怎么走的?”
“上车,我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
提起周静,赵琦就觉得恶心,对她的事情更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柳慧婷耸了耸肩膀,坐到车里。
赵琦驾驶着汽车,前往酒店,一开始,俩人还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没一会,车厢里就安静了下来。
胡生遇鬼 耳哥
汽车行驶了一半的路程,赵琦觉得柳慧婷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问她怎么了。
柳慧婷静静地望着车窗外,半响,才说道:“你说,人为什么要成家?”
赵琦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柳慧婷,说道:“我的理解,一为父母,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二为自己,不成家一生不完整;三为爱人,天长地久相拥相依;四为责任,繁衍后代人人有责。
这是我的观点,可能有些人并不认同。另外,我的婚姻虽然是失败的,但让我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会尽己之力,让她快乐成长,为她遮风挡雨。”
柳慧婷沉默了片刻,又问:“难道天底下的父母的想法都差不多吗?”
赵琦说:“天底下,除了极少部分混蛋,父母都会尽力爱护自己的子女,想必你的父母也是一样的。”
柳慧婷又陷入了沉默,随后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自己的家庭。
柳长江原本带着弟弟妹妹做木材生意,能力加上运气,让柳氏木业成长为一家中型企业,随后便进军家具领域。
2007年,工厂全部完工,柳长江想大干一场,但却碰上了内忧外患的压力,家具业开始不景气,妹妹和妹夫吃里扒外,出卖企业的数据。
雪上加霜的是,柳长江的弟弟又偷偷赌钱,输了之后更是偷拿公司的流动资金。
外因加上内因,让柳氏木料轰然倒塌,柳长江不但血本无归,还欠下了不少外债,他也受此刺激,借酒消愁,一蹶不振。
听了这番讲述,赵琦心想,从高处跌落,又有亲人的背叛,确实难以接受,但对比他的前世,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况且,更惨的家庭,他都听说过,至少柳慧婷还有购买古玩的渠道和钱,对比起来,都有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快感戀人 夜空精靈
等了半天,柳慧婷都没听到赵琦说话,不禁说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TMD,哪有这么骑车的,还带着小孩,不要命了嘛!”
赵琦紧急避过突然闯红灯的一辆电动车,骂了一句,随后对着柳慧婷说:“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想法?想要我可怜还是安慰你?”
“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同情心?”柳慧婷对这番话很是不满。
赵琦呵呵一笑:“就说我吧,前妻带走了我的钱不说,还偷偷借了20万的债,女儿还有先天心脏病,需要手术治疗,我离婚的时候,手上只有几百块钱,你觉得我惨还是你惨?”
“呃……”柳慧婷看着赵琦,不知道说什么好,论起来,赵琦确实比她要惨一些,同时,她心里又很好奇,忍不住问道:“你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努力赚钱呗,还能怎么样!”赵琦时刻关注着车子左右前右的情况,免得又碰到刚才那样的状况:“好在我有父母帮忙照顾我女儿,让我能够专注事业,我运气又还好,捡漏赚了钱,才能撑过来。”
说到这,旁边突然有一辆红色小轿车嗖得一下窜了过去,差点让赵琦吓一跳,紧接着,又一辆白车也窜了过去。
柳慧婷也注意到了,看着两辆车左扭右拐,明显是在开斗气车。
“这么开车早晚要出事!”
开车不能赌气,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司机会上头,很可能会做出急踩油门,加速向前冲,快速变道或紧急制动等危险动作,对周边的路况也不能很理智的做出分析,很容易就发生交通事故。
前面路口红灯,两辆车一左一右停了下来,两个司机还开着车窗在那对骂,这个时候,红灯亮了,右边的白车对着红车的驾驶员比划了一个中指,随后驶离停止线,红车当然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突然,白车一个急刹,就见一个老人骑着自行车,像马儿一样从斑马线前面一点的位置,跑过了白车,随后眼睁睁地看着,和红车的车头相撞。
红车驾驶员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不知所措,踩着油门的脚没有收回来,向左猛打方向,两三秒钟后,嘭的一声巨响,撞上了从西往东向,正在等红灯的车辆。
“哦吼,看吧,我就知道会出事!”柳慧婷看着左边车子相撞的场景,颇有些兴奋。
“别幸灾乐祸!”
由于这里是比较繁华的路口,很快就有交警过来救死扶伤,维持秩序,赵琦并没有停下来,根据交警的指挥,快速驶离了这段路。
“你看,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种种意外,咱们能做的,就是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开心过好每一天,等将来老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赵琦说完这句话,柳慧婷预定的酒店就在前面了,他转过弯,把车停在酒店停车场。
“赵老师,我觉得应该叫你赵导师,人生导师!”柳慧婷打开车门,咯咯一笑,从后面拎下自己的行李箱,对着赵琦勾了勾手指:“要不要去我的房间坐坐?”
赵琦嗤笑一声:“我对飞机场没有兴趣!”
柳慧婷恼羞成怒:“我还不稀罕你呢!”
说着,她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回见!”赵琦笑着挥了挥手,开着车走了。
“混蛋,气死我了!”柳慧婷朝着赵琦离开的方向骂了几句,又低头看了看胸口,嘀咕道:“小一点又怎么了,我为国家省布料!”
…………
却说,自从柳慧婷回去后,赵琦又进入专研修复技术的状态,这样又过了三天,李寅打电话找他,说是要请他帮忙鉴定一件古玩。
李寅见到赵琦,就说道:“我说你最近在干嘛呢,一天到晚,人影都不见,喊你喝酒都找不到人,现在也不是冬天啊,还不到冬眠的时候。”
位面投資大鱷 不啃菠蘿皮
赵琦故意拉长了声音:“你就要点脸吧,你叫我喝酒,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李寅哈哈笑道:“那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吗?”
“我还头次听说,喊人喝酒自己不联系的……”
各自数落了一番对方,赵琦看了看四周:“你不是说要鉴定东西吗,在哪呢?”
李寅给赵琦拿了一杯水过来:“人还没到,先等一会。”
赵琦喝了口水:“怎么回事,还要在你们律师事务所鉴定?”
召喚三國萌將 昊天狂生
“我的代理人欠了债没钱还,只能拿古玩抵债。”
这年月拿古玩抵债的事情比较常见,可是外行人并不清楚古玩的具体价值,但为了人情不至于闹得很难看,也就把古玩收下来了。可是也很可气的是,有时候交友不慎,给的是一件假东西,经过鉴定,分文不值,这就很气人了。
寂寞彎刀 陽朔
“你怎么会接这种单子?”
像这类债权纠纷,赚不了几个钱不说,还挺麻烦,往常李寅是不接的。
李寅颇有些无奈:“朋友拜托帮忙,我推不过,希望一会能顺利吧。”
两人闲聊了一会,债权人到是先到了,还带了一位朋友过来,据说也是搞古玩收藏的,但赵琦并不认识。
“我都过来了,姓陆的怎么还没来,他不会是放我鸽子吧!”债权人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但也不一定,也许是被逼的没了耐心。
李寅安抚他:“张先生,你先别着急,既然是我约你过来的,陆先生肯定会到,还请你们先喝点水,休息一下。”
说着,他给两人端上了两杯水。
“我再给他一刻钟的时间,如果还不到,我就走人,之后咱们法院见吧!”张先生冷哼一声,和他朋友一起坐了下来。
又等了将近十分钟,欠债人才姗姗来迟。
张先生一见到人,就骂了起来:“陆林,你特么是国家元首吗,需要日理万机?”
李寅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两人争吵起来,连忙居中调解,让双方不要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