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56p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961章 血戰滏水河(2)分享-va518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军演”完成之后,高伯逸一人独自来到滏水河边,刚才的一幕幕在自己脑海里晃过。
对岸的军队是怎么过河的。
过河之后是怎么一步步走入陷阱的。
那支精锐是怎么将过河的军队后路断掉的。
这些片段在脑海里形成一条完整的线,高伯逸细细揣摩着,发现这里有一个致命的破绽!
“只能用一次啊!”
他失望的摇了摇头。
墨菊沈香 清月火蓮
当初段韶在江南攻城略地的时候,实际上对这种“格栅”战术并不陌生。他只是没料到自己会用这么一手而已。
估计第一战会吃个闷亏。
但是,段韶并不是傻子,他不仅不傻,反而是六镇鲜卑中拥有眼界与实战经验的人!当你第二战用这一招的时候,那就不好使了。
所以第二战才是决战,才是打消段韶从滏水河进军邺城念头的关键之战。
用什么好?
高伯逸看着滚滚如开水的滏水河,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奇怪的念头。
这到底是不是宿命呢?
……
崎岖的山道,两边高耸的群山,都无形中减慢了行军的速度,增加了行军的难度。段韶派出几十路游骑,半个时辰去探路一次,在前面打前站。
反馈回来的消息,都是平安无事。种种迹象表明,邺城那边,没有在漫长的山路上伏击自己的打算,这也很合乎军事常理。
很多人都认为伏击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敌军会傻乎乎的走到你的伏击圈里面任你揉捏!而实际上,且不提伏击会不会被反杀,要谈成功率的话,里面有个最不能忽视的因素,那就是情报!
埋伏的时间,不能太长,太长的话,自己这边也是需要补给的。没有军粮和辎重的支持,可以说伏击的军队,最多能维持三天!
这还是往长了说。
而晋阳大军出发的时间,高伯逸是无从知晓的,只有等出兵的那一刻,才能通过晋阳城内的飞鸽传书知道消息。
鸽子之所以会认识路,是因为之前在某地养过,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后才能返回。这批探子,都是一年前潜伏在晋阳的。
小藥妻 淡櫻
高伯逸从来没有指望过这些人能准确的告知段韶的出兵时间。
而在山道上埋伏,风险极大,又不好停留,至于想把六镇鲜卑全部歼灭的想法,至少在这里是无法实现的。
高伯逸没有打算在这里动手,段韶亦是没有想过对方会打这种糊涂仗,双方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在里面。
“大都督,末将在前面遇到几个神策军的斥候,射死了一个,其他的都跑了。只怕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在路上了。”
段韶正在马上思考战术的时候,前锋主将莫多娄敬显前来禀告,与神策军斥候接触,大军行踪已经暴露。
“我们这边死了几个?”
斥候见面那就是生死厮杀,比大军对阵还残酷。莫多娄敬显不好意思道:“死了五个,神策军斥候确实精锐,这次他们还吃了人少的亏。”
果然不好惹么?
穿越之浮生淺若夢 顧小漓
段韶心中一沉。
江湖美人恨 零落莊生
斥候是大军的精锐,往往由最干练的老兵担当,不仅要求骑术好,而且对箭术也有很高的要求。由此可见,神策军绝非鱼腩,要是想着一战就打垮对方,攻占邺城,那也太看不起高伯逸了。
“继续探路,遇到适合埋伏的地段,都要搜一搜。”
段韶有些心烦的摆摆手,将莫多娄敬显打发走了。
元禦天下 余小天
“应该是滏水河吧。”
骑在马背上的段韶喃喃自语道。
说是英雄所见略同也好,说是相信宿命也好,滏水河这个地方,都会让段韶脆弱的神经忍不住紧绷。
为什么他会很在意这个地方呢?
因为就在几十年前,他刚刚作为高欢连襟家的小将出马的时候,在这里,曾经跟尔朱兆率领的晋阳大军激战,并且一战定乾坤!
现在想起来,还像是昨天一样。
而时至今日,从晋阳而来的人,却变成了他自己!在邺城以逸待劳的人,同样也是姓高,同样也是精于谋略,手段厉害。
就连好色这一点,都似乎跟当初的高欢一模一样!
这让段韶感觉命运在轮回,让他心中很不舒服。
“大都督看起来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段韶回过头一看,居然是贺拔仁。
这厮本来的位置应该是殿后的,不知为何,他居然跑到中军来了。段韶不动声色问道:“贺拔将军怎么不在本部人马当中,跑中军何事?”
这话隐隐有责备的意思。
“路走了一半,什么鬼影子也没见着,我琢磨着,高伯逸这小兔崽子,应该已经在滏水河南岸列阵了吧。”
大家都不是傻子,晋阳到邺城就两条路,一个是小路直达,走滏水陉,出口就是滏水河。
另外一条路稍微好走一点,南下到长治盆地(上党郡),盆地的出口就是晋城!
女配是個外星人 枉憑欄
作为军力弱的一方,很明显高伯逸需要守好自己的老巢,所以对方在滏水河沿岸布置重兵准备决战,这是唯一的选择,没有什么悬念,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这种战斗,历史上发生过多次,邺城最开始,也是魏国为了防备西北面的敌人(包括秦赵在内)所设立的军事要塞。战国初年,曾经派遣名臣西门豹治理邺城,并取得丰硕果实。
此后邺城才逐渐变成一个经济中心发展起来的。
“可不就是滏水河么!”
嬌妻如蕓 蕭兒美蛋
星落九天 雲中嶽
夏日品茗 陳謎
段韶长叹一声道:“当年你和我一起,都跟随着神武皇帝,在滏水河变痛击尔朱兆。”
那时候,段韶初出茅庐,乃是高欢亲兵队里面的小将。而贺拔仁更惨,连掌管一军的都督都不是,天知道他那时候担任什么官职,估计段韶都不太记得了。
总之是名不见经传就是了。
没想到多年后大浪淘沙,他们都已经身居高位,成为令人无法忽视的重量级大佬。现在要做的事情,从实质上说,却是以推翻高欢族人的统治为己任。
虽然段韶没有说,但是他心里明白,贺拔仁心里也明白,邺城里大大小小的权贵和官员们更是明白。
高氏皇族的时代,似乎就这样过去了,马上滏水河岸边的这一仗,或许会决定接下来谁会是王者!
是段韶呢?还是疾风暴雨般崛起的高伯逸?
“是啊,几十年过去,走了一大圈,我们又要回到那里了。”
贺拔仁感慨的说道,此刻的心情,跟段韶是一样的。
他在害怕宿命,一如段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