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7ok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全面攻略 起點-第五百七十七章 十階!讀書-jodq3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泰坦的身躯在一点点消散,像历经万年的石头被风化,最终归于虚无。
看到这一幕,拉姆忍不住叹了口气。
立场不同,没有谁对谁错,泰坦算是死得其所了,但却不那么值得。
曾经高高在上的神明,如今被人当做复仇的工具而牺牲,难免令人心生唏嘘。
“结束了吗?”
“一切都结束了……”
荣耀之地,安静的观众席上逐渐响起了些许议论声。
他们恐怕这一辈子都忘不掉今天发生的种种事迹了。
从闭关已久的教皇现身,到被当做信仰来崇拜的苏骑士被证实是异族人,再到赵果果覆灭圣凯城,威胁教会替黎明社解围,然后是丧心病狂的罗特召唤出异世界的神明,与另一位不知从何而来的老人家进行了一场天灾级别的战斗,随后被素来安静的芙洛一刀劈成了两半……
这些事情每一件都非常离谱,让人做梦都想不到,可却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他们眼前。
现实真是没有丝毫逻辑可言。
……
“走吧,动作快点,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女人催促道。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苏牧问。
河下情事
“那你得先问问他答应不答应。”女人笑道。
苏牧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身上顿时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希尔科斯塔的门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浑身裹在黑雾里的男人。
佐迪亚克!
“是你!”银九山眯起眼睛,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曾经在苍澜大陆伤他的人。
佐迪亚克的出现无声无息,就连用神力保护着希尔科斯塔的拉姆都没察觉到。
不少人都以为泰坦之死,已经为这离奇的一天画上了句号,可事实是,事情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在暗中操控着一切的幕后主使,到现在才终于走进所有人的视线。
佐迪亚克和泰坦不同,他没有神威,甚至身上不存在丝毫灵力波动,他就那么静静在站在门口,却给人带来一种难以喘息的压迫感。
如果说沐浴在柔和光晕中的海德林代表着光明,那浑身裹着黑雾的佐迪亚克便象征着黑暗,夏娜等人如临大敌,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不是诱饵。”苏牧这时才明白,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她不是在以自己为饵诱杀佐迪亚克,而是想和对方在这个异世界同归于尽!
“你猜的没错,但也不全对。”女人看着佐迪亚克,“对于我们来说,没有生和死这个概念,如果站在你们人类的角度来看,我已经死了……在很多年前,我就死在了地球上。”
“但你的意识依旧存在。”佐迪亚克开口道。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像是从虚空中发出来的低吼。
女人看向苏牧:“你们走吧,他不会拦你们。”
似乎是为了印证女人的话,佐迪亚克微微侧身,让出了大半个门。
“走!”苏牧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组织众人离开。
佐迪亚克的实力还要在泰坦之上,接下来的战斗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苏牧倒是有心想和海德林一起对付佐迪亚克,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留下来,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会成为女人的累赘。
艾妮希亚领着妖精卫旅,和夏娜等人依次走出了希尔科斯塔。
佐迪亚克的确没有阻拦。
只是,这一幕落到外界的眼里,却显得十分诡异。
“泰坦不是都死了么,他们怎么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不对,那个男的是谁?之前他在吗?”
显然不在。
仔细回想一下,从教皇现身到泰坦陨落,自始至终都没有这个男人的身影。
他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悄无声息。
圣哲城里,奥德教皇面色凝重:“他就是你之前感应到的人?”
“是他。”克劳伦轻声答道,“你我都是棋子,这一切都是他布下的局。”
玖琦歆的拳头紧握着,直到看见赵果果走出希尔科斯塔,方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这群小家伙没事就好。”
“……未必。”克劳伦说道。
下一秒,玖琦歆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了。
乌鸦嘴!
她刚才说这群小家伙没事,苏牧就被挡在门口的男人拦了下来!
……
“他们可以走,你不能。”佐迪亚克说道。
听到这话,苏牧心里咯噔一下,好像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你也不用想着让她帮你逃走。”佐迪亚克淡淡地看了一眼赵果果,“在我这里,阿芙洛狄忒的能力没有用。”
说着,门口忽然生出一道扭曲的空气屏障,将塔里塔外分隔开来!
同时被隔开的,还有苏牧和黎明社!
此时,塔里只剩下三个人了。
海德林,苏牧,以及佐迪亚克自己。
“苏牧!”
“哥哥!”
夏娜和洛小曦等人急得大喊。
她们想都不想便对着这道屏障发起了攻击!
甚至用上了超越之力!
可是,无论是夏娜的猫眼火球,洛小曦的灵阵,还是薇尔莉的剑…所有技能砸到屏障上,连余波都没碰撞出来,便彻底湮灭不见。
逆天狂妻:鬼帝狠狠追
職場心療: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彼岸殺手穿越
灵力对佐迪亚克而言完全没用,而她们身上那点超越之力,对比起前者的无影之力,也实在是微不足道。
“都让开!”天空中,拉姆手握雷神杖,猛地一挥,乌云中再次降下万千雷电,悉数朝希尔科斯塔奔涌而去!
轰隆隆!
一时间,紫光璀璨,雷鸣滚滚!
可那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屏障,依旧没有丝毫破碎的痕迹。
这时,佐迪亚克回头,看了拉姆一眼。
“噗!”拉姆如遭重击,从半空跌落,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将一嘴的大白胡子都染成了金色。
这让银九山捏在手里的招式硬生生的散了个一干二净。
连拥有超越之力的拉姆都不是佐迪亚克的一合之将,那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拼上老命都无济于事。
比起苍澜大陆的无影,这次出现在希尔科斯塔的佐迪亚克似乎更加深不可测。
“你说过自己不杀人。”女人提醒佐迪亚克道。
“我没杀他。”佐迪亚克说道,“何况他和我们的本质都一样,算不上人类。”
“我指的是他。”女人看向苏牧,“他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
“我不会对他动手。”佐迪亚克说道,“反正这个地方也快要崩塌了,不是吗?”
他和海德林能在虚空中行走,崩不崩塌无所谓,但修为连六阶都不到的苏牧却会被直接撕成碎片。
“这和你亲自动手有什么区别?”女人质问。
“当然有。”苏牧讥讽道:“这样才好以身作则,告诉大家什么叫做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反正今天大概率是走不掉了,那在死之前,至少要把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
打肯定打不过的,但骂两句总没问题,死也得死个痛快不是?
苏牧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态。
他不想死,但也想不到办法从佐迪亚克手中逃出生天,唯一能做的,就是表现得勇敢一点。
“我提醒过你,让你离她远一点,她是这个世界的罪人,可惜你不相信。”佐迪亚克说道,“也许这件事你也做不了主,要怪就只能怪她选择了你了。”
“在我看来,你才是这个世界的罪人。”苏牧冷声道,“若非是你,那些星球怎么会破碎至此,变成一个个异世界流落蓝星?你想没想过,你的所作所为害死了多少生命?”
“眼见未必为实,不了解事情的原委,便没资格评价是非。”佐迪亚克说道,“海德林已经告诉你了,对我而言,没有生与死这个概念,只有毁灭与存在,你口中死去的生命,不过是去了其它地方,准备着迎接另一个崭新而完美的世界。”
“别拿你的那套歪理邪说来忽悠我。”苏牧冷笑,“自古以来,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谁对谁错,局外人才看清楚,在以往的历史当中,我看见人们在赞扬海德林,歌颂上帝,却从没看见有谁提起过你佐迪亚克,这便足以证明,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被这个世界承认。”
“你们地球上有句话。”佐迪亚克说道,“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放他走,你可以杀了我。”女人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不行,他身上有你的印记。”佐迪亚克摇头道,“如今已经只剩下蓝星一个原初世界,我不允许有任何变数存在,哪怕为此违背我曾经立下的不杀之誓。”
“违背誓言你也会被毁灭,你的计划也将随之落空。”女人说道。
“毁灭便毁灭,未尝又不是一种新生。”佐迪亚克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他在意的,只有苏牧和海德林死不死。
“这么看来我还算挺值的?”苏牧语气中透着一股自嘲的味道,“我问一句,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修为是何种境界?这样我好知道自己到底跟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换了性命。”
“按照你们蓝星的等级划分,十阶。”佐迪亚克答道。
十阶!
七八九十的十阶!
寵妻無度:帝少霸愛小甜心
饶是苏牧早有心理准备,也被这个大圆满的数字给震了一下。
随后便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仅仅是七阶的泰坦便已经让他毫无还手之力,连技能都放不出来了,十阶又当如何?
佐迪亚克没有说谎,他和赵果果之间绑定的传送恐怕都救不了他的命。
“阁下现在怕是已经算不上十阶了吧。”
这时,天上忽然飘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从你的分身死于我的剑下之时,你便算不上十阶了。”
这声音…
“是剑祖师叔!”林洛洛惊呼道。
“师父!”沐璃一下子抬起头,眸子里担忧都变成了喜色。
师父来了,苏牧师兄便有救了!
在山上,五阶为明性见意,六阶为转灵归仙,七阶为凌虚问道,而在这之上,还有八阶的镜法洞玄,以及九阶的万道合元。其中万道合元又称祖境,而她的师父剑祖逸玄,便曾斩杀过祖境大妖,被尊为天下第一!
在场众人,大多对剑祖的名号并不了解,也不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夏娜等人心中大定!
天上,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从虚空中走来。
世界仿佛突然有了颜色。
原本昏暗的乌云开始放晴,破损的大殿变得焕然一新。
远处,枯枝败叶开出的繁花,重重山峦拔地而起。
逸玄每走一步,便有一处地方焕发生机。
待他来塔外,周围已是历久弥新,山河万里!
他伸手轻轻一点,门口的屏障便破了,苏牧只觉身体被一股柔和的剑意包裹,转瞬已来到了逸玄身边。
整个过程,佐迪亚克都没有出手阻拦,不知是不想拦,还是拦不住。
“谢前辈救命之恩!”苏牧回过神,连忙对着身旁的俊逸男子鞠了一躬。
逸玄笑着摆了摆手,“你既学了天道无尘式,便算是我半个弟子,师父救徒弟是天经地义,无须言谢。”
说罢,逸玄轻轻抬手,在掌中凝成一柄透明的小剑,和腰间的玉佩一同交予苏牧:“佩给三千,剑给沐璃,至于你……我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就替我照顾好你的小师妹吧,去吧,带着你的朋友离开这里,不要耽搁了。”
苏牧忽然明白了什么:“前辈为何不亲自交给他们?”
逸玄给的玉佩,是御剑门的掌门信物,而那柄小剑,则是逸玄自己的传承。
——神座传承!
我家的神獸農場 純潔如我
剑祖逸玄,就是代表古剑世界的第五神座!
而现在,逸玄亲自将神座之力剥离了出来。
这两样东西,可以说对整个山上而言都至关重要,逸玄就这样交到自己的手上。
沐璃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走两步把东西拿给她,很难吗?
“活得越久,越见不得生离死别。”逸玄笑道,“记得有空把棋盘解开,去吧。”
说着,逸玄一挥袖袍,所有人都消失不见。
苏牧和夏娜等人只觉眼前一花,便出现在了熟悉的紫色树林里。
逸玄直接把他们送回了小世界。
重生之美國大編劇 嵩山坳
诸葛远空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