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wo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討論-第四百一十章 唯我獨尊看書-2xw27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万难和铁原都是高手,哪怕看不清高玄深浅,也知道这人武功高明之极,已经有宗师之姿。
心高气傲的铁原都放下了架子。万难是商人出身,接人待物本就是长项。
高玄活了两辈子,经历诸天世界试炼,其智慧眼光、经验能力远在铁原、万难之上。
以上就下,双方自然能聊的很投契很愉快。
喝了几杯酒后,酒桌上气氛更多了几分亲近。
铁原敬了高玄一杯酒后说:“兄弟,咱们一见投缘,我就直说了。飞虎这件事其实还有点麻烦……
“飞虎是陈四平的弟子,当初因为真传弟子的名额,一个师兄用美人计诱惑飞虎,让他身败名裂。飞虎一怒下重伤这个师兄,又抢了他的中山枪跑了。
“陈四平对飞虎其实很看重,这件事虽然让他大为光火,却还是不忍心杀这个得意弟子……”
铁原把飞虎的事情简单介绍了一遍,他最后说:“兄弟,中山枪在你手里吧?”
高玄点头:“没错,中山枪是一把好枪。”
“中山枪不祥啊。历代枪主都死在敌人手里,没有一个善终的。中山枪摆在祖师堂就是摆设。”
铁原说到着干咳了一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兄弟,不如你把中山枪给我。陈四平那我去说。”
他也知道这样直接和高玄要枪不太好,虽然说中山枪是他们山字门的。可高玄却是从飞虎手里拿来的。
換父重生
但他并没有骗高玄,让陈四平知道了这件事就是个大麻烦。
早安妖孽花美男
陈四平是武道宗师,手里握着五岳枪中的东岳枪。五岳之中,东岳第一。
陈四平的枪法武功,在高手如云的明京也是拔尖的。
高玄武功虽强,和陈四平比起来就差多了。
再说,山字门也不可能坐视中山枪落在别人手里。
“中山枪既是山字门的东西,那就还给你们好了。”
高玄到没什么,中山枪是不错,可又长又重,很不方便携带。他到没什么舍不得的。
关键是中山枪的确山字门东西,他拿着既没什么用,却要为此和山字门结仇,那就没必要了。
高玄做事一向是刺客的思维:冷静,谨慎,务实,精密,果决。
飞虎身上最有价值的其实是雷珠。对方要是想让他拿出雷珠,那就真的没办法谈了。
铁原也是非常意外,高玄气度超绝,可不像是怕事的人。这么爽快就同意把枪还给他了?
他惊讶之后又大为感动:“兄弟真是义气,我不知怎么说……”
铁原举起酒杯:“我敬兄弟一杯酒。”
高玄微笑举杯。
三个人本来就聊的投契,高玄又如此慷慨大方,气氛就更好了。
铁原微醺之际,差点就提议三人结拜。好在脑子还有点理智,第一次见面就结拜兄弟也太草率了。
高玄这个人他还不了解,还要慢慢看看这人的人品才行。
三人痛饮到三更,因为时候太晚城门已经关闭,万难给高玄和叶锦秀订了一间上房。
金胜楼本身就是明京第一流客店,客房也是出了名的豪华。
铁原受了高玄一个大大人情,颇为不好意思。他和万难一直把高玄和叶锦秀送到客房,这才离开。
从金胜楼出来,万难和铁原上了马车。
在封闭的车厢里,铁原感叹说:“这位高兄弟真是奇人。”
中山枪这等兵器虽然没有神异之处,却是极品武器。任何武者拿到手,绝舍不得离手。
高玄却随口答应,毫不在意。更不提补偿的事情。这等洒脱气度,真让铁原赞佩。
万难也点头:“这位的确是有宗师气度。”
铁原突然满脸认真的问:“你也觉得他是宗师了?”
“他气血之力内敛深沉,难以测度。可他展现的气度却是超凡绝俗。”
万难想了下摇摇头:“不过也不好说。他年纪太小了。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成就宗师?”
他又强调说:“此人最差也是先天武师巅峰。又是如此年轻,以后前途无量。”
万难是商人思维。商人做生意都是要尽量结交朋友。而不是到处和人为敌。所以商人圆滑。
高玄如此有潜力,万难和高玄又没有利益冲突,当然要尽力交好。
铁原明白万难的意思,他到没这么功利。只是觉得高玄气度超绝,有着折服人心的强大人格魅力。他喜欢和高玄交朋友。
他说:“我不能白拿中山枪。陈师叔那我要去把事情说清楚。另外,还要给高玄回一份礼。“
铁原知道万难对这些比较懂,他问:“我送什么礼物合适?”
“高玄说他练的是十三太保横练法。”
万难提议说:“你不如找一本相关秘法作为礼物。”
以铁原的能力,搜集这样等级秘法并不难。作为礼物,也非常有价值。可谓是惠而不费。
铁原点头称赞:“万兄这个主意好。我去问问。”
到了第二天,高玄就派人把中山枪送给万难,请他转交给铁原。
铁原收到中山枪后大喜,他立即捧着中山枪去见了师父铁岳。
铁岳是山字门的掌门,名震天下的武道宗师。他对中山枪到不是很在意,真要在意的话他早就派人去找飞虎了。
他只是有点好奇,铁原从哪里得到的中山枪。
听铁原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铁岳也对高玄也生出了一些好奇。
不是六道八门的弟子,却在二十岁年纪就达到先天武师巅峰层次?这样天才太少见了。
世上亿万人,总会有一些绝世天才。只是武道不止需要天赋,更需要名师,需要资源培养。
那些绝世天才,如果没有机缘,也不会有什么成就。
六道八门之外,居然有人能靠一己之力有如此成就,这真的很难很难。
铁岳说:“你去和你陈师叔说一声。”
他顿了下说:“不过,你陈师叔对这位弟子很看重,就怕他执意报仇。”
铁原不解:“飞虎背叛师门,我们不杀他就算了。他还落草为寇,丢尽了师门的脸。因为劫掠被人所杀,陈师叔还要报仇?哪有这种道理。”
“你陈师叔本来也不很讲道理的人。”
铁岳有些无奈,陈四平这人要是脾气好,在门派中也不至于如此被孤立。
“那怎么办?”铁原有点着急了,“我可是拍着胸口给人保证了的。”
“呵呵……”
铁岳有些好笑的说:“你和对方就见过一次,就成朋友了?”
他摇摇头:“你这孩子也太老实了。”
铁原辩解说:“高玄这人风度超绝,非常有魅力。而且人直接把中山枪还我,其他什么都没说。我可不能让他因此出事。”
機甲傳說
铁岳想了下说:“好吧,我去找四平说。这件你不用管了。”
等铁原走后,铁岳去找了陈四平。
陈四平是山字门长老,又没有成家,一直就住在山字门总堂后面一座小院子里。
铁岳来的时候,陈四平正在院子里练枪。他双手拿着东岳枪端平,微闭双眸,摆了一个起手架势一动不动。
只是这一个静立的枪架,陈四平就有一枪凌云破天之姿。
五岳枪,东岳最尊。东岳也号称最接近天和神的地方。人间的至尊皇帝,总要去东岳祭天祭神。
东岳枪也取东岳独尊之意,枪势至尊至胜,厚重中又有凌云破天之威。
陈四平练了一辈子东岳枪,已经深得东岳枪意。所以他练枪只是摆个架势,主要是体悟打磨枪意。
铁岳暗自叹气,陈四平就是东岳枪练的入了骨入了神,这人也变得骄狂自大,唯我独尊。
“四平,我和你说件事。中山枪拿回来了……”
铁岳知道陈四平能听到,他自顾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四平,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找那孩子报仇了。”
陈四平似乎没听到铁岳说什么,他脸上表情都没有变化。他微垂的眼眸,也没看铁岳一眼。
铁岳有点无奈摇头,负手转身离开。
过了许久,陈四平收枪立定,长长吐了一口气息。他气血之力通过周身毛孔散逸而出,在他身后组成一个威严赤红神像。
这尊神像久久不散,直到陈四平又呼了口气,赤红神像才无声消散。
陈四平提枪回到房间,把东岳枪放在架子上,他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才冷笑一声:“杀我弟子就拿命来偿!”
住在东大营的高玄,突然感应到一阵恶意。这恶意浓烈如同实质,对他已经有了一些威胁。
百變棄後 夢之源
高玄也不知是哪来的麻烦,他猜测不是山字门就是风字门。
但他成就宗师,这两宗门就是来找麻烦也没什么可怕的。
明京据说有四位武圣,实际上数量可能更多。可武圣什么样的身份,哪会为了这么点小事来找他的麻烦。
真要找上门来,高玄也不怕,大不了转身就跑。跑不了怂一波总可以吧。
事实上当然是不可能的。以武圣的实力,只要对他心生恶意,他立即就能察觉不妥。基本不可能进入到和武圣对决的场面。
高玄正想着,又感应到了一股恶意。只是这股恶意更微弱,远不及刚才那位强势。
与此同时,万福号万掌柜正在和风正元说话,他深深弓着腰,一脸的谄媚:“风爷,分水刀就在高玄手里。我也打听清楚了,风正淳风爷就是被高玄杀的。这小子现在就住在东大营……”
风正元三十出头年纪,相貌英俊却神色冷峻。一看这人就不喜多言,性情孤僻。
三國之楚戰天下 書生三少
风正元号称绝情刀,是风字门正字辈的高手,以冷酷绝情著称。他和风正淳是亲师兄弟,算是从小被风正淳带大的。两人感情极为深厚。
听到风正淳被人所杀,风正元当即就怒了。不过,他也不是小孩子,听什么就是什么。总要把事情查清楚。
风正元把万掌柜打发走,让他明天再来。他则去找人询问情况。
问了一圈,风正元也没什么收获。风正淳远在西南,交通不便。他又喜欢一个人独行。就算有什么消息,想传回也不知要多久。
风正元做事比较谨慎,第二天他又叫上两位关系很好的同门高手,带上万掌柜一起到了东大营。
东大营是来往商队众多,偌大地方到处都是车马货物,乱成一团。
幸好还是冬天,没多少异味。要是到夏天,这地方到处都是牛马,满地便溺。那味道就别提了。
高玄他们就住在东顺客栈,也是位于东大营中心位置的最大客栈。
客栈还算讲究一点,门口前面一大片都清扫出来,相对干净整洁一些。
万掌柜几个人进入大堂,就看到坐在大堂窗口旁边吃饭的高玄和叶锦秀。
在一群乱糟糟的商人中间,高玄和叶锦秀就太出色了。任何人进来都会在第一眼就看到这两位。
风正元眼神多锐利,一眼就看到竖在桌子旁边的分水刀。
他对这柄宝刀颇为熟悉,一看刀柄刀鞘,就知道是分水刀没错。
风正淳对这柄宝刀极其喜欢,不太可能送给别人。看到高玄拿着此刀,到和万掌柜的话对的上。
只是风正元做事谨慎,并没急着动手。人就在这跑不了。不把事情问清楚就动手,万一是个误会就太蠢了。
风正元拉着两个朋友找了张桌子坐下,他要先看看情况。万掌柜本以为上来就动手,看到风正元坐下来他就有点懵了。
鬼眼新娘2 青鳥
“啥意思,要先吃饱了再动手?”
万般无奈,万掌柜只能也跟着坐下。他还以袖子掩着半边脸,生怕高玄看到他。
伙计过来问风正元要什么,被风正元随口打发走。他正想着怎么上去套套话,这时候大堂棉布门帘一掀进来个漂亮女人。
女人眉眼如画,颇为美艳。她披着鸦青色大氅,大氅绣着两个金字:无生。
风正元一眼就认出了到了,无生道的人。看这女子目光敏锐,修为应该不错。而且她打扮精致富贵,怎么会跑到东大营这种地方来?
吾皇萬歲萬萬歲 行煙煙
女人颇为扎眼,大堂众人本来都在偷偷打量叶锦秀。来的这个女人却更为成熟也更有风情,更对这群粗糙男人胃口。
所以,这群男人目光齐刷刷转到这个女人身上。
叶锦秀也看到了来人,她有些兴奋站起来招手:“姑姑,我在这呢。”
其实不用叶锦秀招手,来人也看到了叶锦秀和高玄。
高玄知道这人就是叶锦秀姑姑叶明霞,无生道的高手。据说是立誓永远侍奉无生老母,是无生道的神女。在门派地位很高,就是没有多少权力。
神女还有种种限制,譬如不能离开总堂。所以,叶明霞虽然身份挺高,对叶家也没什么帮助。
除非,叶明霞能当上下一任无生老母。也就是无生道教主。不过,看叶明霞这种状态,修为也不会太高。
高玄对法术修炼不太懂,但他知道法术都靠神魂力量施展。
神魂力量越强,法术越强。以叶明霞神魂状态来看,大概和先天武师差不多。
若是放在铜城,那是无敌高手。可在六道八门这样大宗门里面,这样修为应该就是平平。至少没什么可能当教主。
叶明霞上下神识了一番高玄,她微微皱着眉头说:“你就是高玄?”
说实话,叶明霞觉得高玄卖相不错,气血深沉凝炼,显然是个高手。
但是,这人不应该招惹风字门。风正淳是风字门内门弟子,高玄杀了他就是大麻烦。
高玄死了还不要紧,关键是会给叶家惹来灭顶之灾。她在无生道人微言轻,对此也没什么好办法。
想到这些,叶明霞对高玄实在是生不出一丝好感。
高玄点头一笑,也没计较叶明霞的无礼。站在对方的立场,不喜欢他到也正常。叶明霞这个年纪,也过了看脸的时候。
何况,他现在颜值也没那么能打。
叶明霞摇头:“少不更事,你太冲动了,不应该杀那人。”
大厅广众,叶明霞也不好说的太清楚。她对高玄说:“你现在还是尽快逃命去吧。有多远跑多远。”
她顿了下又说:“至于我家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叶锦秀一听有点急了,她可不想和高玄分开。
高玄点点头:“你能解决叶家的麻烦,那就最好了。至于我么,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他来明京是为了见识武道巅峰,见识刑天大典,哪会就这么走了。
叶明霞怫然不悦:“你好不懂事。风字门总堂就在明京,随便来个高手你就死了!”
夜幕新娘 瘦盡春光
她话还没说完,大堂门帘猛然掀开,铁原大步冲进来。
铁原一眼看到高玄就大叫:“兄弟,情况不妙。你先走一步。”
铁原人高马大,声音洪亮。一嗓子喊出来,大堂内的所有人都被震的耳朵嗡嗡乱响。
叶明霞大为惊异,她认识铁原,这位山字门真传弟子继承了中岳枪,被很多人认为的下一代山字门的掌门人选。
高玄认识铁原?两人看起来关系还挺亲近?铁原又一脸惊惶,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就是一旁坐着风正元也有点懵,铁原和高玄是什么关系?牵扯到山字门真传弟子,事情就更复杂了!
铁原可没在意叶明霞他们,他走到高玄身前着急的说:“陈四平要来找你,快走!”
情况紧急,铁原怕高玄听不懂,他直接说了陈四平的名字。
叶明霞脸色大变,东岳枪陈四平,可不是什么真传弟子,而是山字门的枪道宗师!
男神的金牌制作人 九度
陈四平来找高玄麻烦?高玄怎么会惹到这等高手?高玄死定了!
叶明霞立即就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她过去一拉叶锦秀:“跟我走。”
这个时候,她可管不了高玄了。她也没这个能力。
一旁看热闹的风正元更懵了,什么,东岳枪陈四平要来找高玄寻仇?
众人骇然变色之际,高玄却从容一笑:“危难之际铁兄还来报信,真是义薄云天。”
铁原无奈苦笑:“我这个师叔性情古怪,我拦不住。对不住你了。兄弟,你还是先走一步……”
这个时候,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沉喝:“高玄何在?陈四平来了。”
这声音低沉浑厚,有种掌握生死命运的无上威势。众人听到这声音大都直接瘫软在地上。
就是风正元、叶明霞这样高手,也都脸色苍白,神魂气血被那话语中强横威势所慑,就像头顶压上一座巨山,整个人似乎都要被无尽压力直接压死了。
铁原脸色也不好看,他低声劝高玄:“他距离此地还有些距离,现在就走来得及……”
“没事,不用担心。”
高玄安慰了铁原一句,他这才扬声说:“高玄在此。”
高玄声音悠扬清朗,也不知传出了多远。对面似乎听到了高玄的回应,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向着这方向疾驰而来。
那长啸声越来越高,越来越近。如同一柄长枪凶猛无匹疾刺而来。那种恐怖压力压的众人心脏似乎都要炸开了。
唯有高玄从容而立,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淡然微笑。
叶明霞再看高玄的目光也都变了,她心里想:“这小子不是勇猛,而是个不怕死的疯子!
不过,他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