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idz精品小說 超凡貴族 長戟大兜2-第791章 月光的指引展示-vb06p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弗雷娅之泪的下落掩埋在精灵帝国浩瀚如海的历史文献当中,如果不是银鹰城时常同蚁人大军作战,她们也不会有关于亚速尔塔神庙藏有圣物的记载。即便如此,帝国圣物的传说也少有人问津。
时间的跨度太长,历史文献资料太多,虚无缥缈的古代传说终究会被后人所遗忘。
依露丝偶然得知精灵圣物在亚速尔塔神庙的传言。这多亏了自大的艾格洛.灰须,身为矮人先知,他有权查阅银月城收藏的历史文献,以丰富自己的见闻,提高占卜解读的准确率。他无意中翻到一本落灰的残旧卷轴,里面记载了亚速尔塔帝国和蚁人的一些秘闻。于是,艾格洛以此做了占卜,又把占卜结果卖弄给自己的几位好友。
艾格洛的无心之举让依露丝等人了解到弗雷娅之泪的传闻。
夜莺,一个孤独的游荡者又怎么能知道精灵族圣物的消息?
这个问题直指夜莺的来历,依露丝怀疑他根本不是游荡者。如果他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依露丝要重新考虑是否同陌生的游荡者合作。
夜莺跳下楼梯,平稳地落在两只精灵和一个矮人的面前,淡淡说道:“我从一只熊怪长老的嘴里听到了‘弗雷娅之泪’……它是想趁我分神的时候袭击我,然后我就杀了它。”
熊怪是受丛林庇护的智慧兽人,也是让精灵帝国头疼的对手。尤其熊怪长老,智慧与野性并存,既狡诈又强壮,丛林掩饰它们声音和气味,获得类似半身人的心灵隐身效果,可以绕到精灵战职者的身后而不被察觉,它们偏偏还具备食人魔督军的体魄、力量和更敏锐的野性直觉,以及非常强大的血脉天赋。
六界縱橫 刀削黃瓜
假设银鹰城遭遇一只熊怪长老,依露丝.月歌都无法确定危险预感的源头,也就不能先发现敌人,最好的选择是迅速撤退。
熊怪长老是6阶生物,但在森林里,它比6阶的食人魔督军还要强大,这种差距简直跨越了一个等阶。
幸好熊怪族群的数量不多,熊怪长老更是难得一见,它们平时还算性情温和,也没有豢养地精奴仆的习惯,对精灵帝国的态度虽然冷漠,但只要不是战争期的熊怪,它们总会主动回避精灵族。
问题是,语言不通的熊怪长老怎么和游荡者夜莺对话,它又如何知道精灵圣物的下落?
一字入道 雨聽風說
“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呃,真话……”
心直口快的矮人尤德里特忍不住要大声嘲笑,被夜莺黝黑深邃的眼眸扫过,顿时打了个激灵,及时改口。他倒是有点不服气,却没有勇气再和神秘的游荡者争辩,讪讪地退到一旁左顾右盼,佯装对这间空荡荡的木屋很感兴趣。
依露丝.月歌半信半疑,应该说是怀疑的成分占多数,不过夜莺先生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当面质疑他的回答绝非明智之举。
“夜莺先生,您可真了不起。熊怪长老是森林里的幽灵,我听闻它们实力强大,却没有见识过。您能够杀死一只熊怪长老,那一定是非常精彩的战斗。”安格丽丝的脸上尽是倾慕之色,双手相扣放在胸前,由衷地说道。
维克多稍微楞一了下,通过对方心跳和呼吸的频率,还有蓝色眼眸中的光芒,迅速判断这个美丽的树精灵完全相信他的说辞,便点点头,维持游荡者夜莺孤傲的人设,说道:“那是一场凶险的战斗,我差点因此而送命,结果却是熊怪长老死于我的箭下……”
“好了,现在轮到我提问了。”维克多转而对银月城将军说道:“你们知道如何使用‘弗雷娅之泪’吗?”
依露丝从夜莺背后的箭袋上收回目光,她显然不相信对方凭借粗糙的木杆羽箭杀死了一只熊怪长老,但还是恭敬地回答道:“我们不知道如何使用‘弗雷娅之泪’……只有精灵帝国的女皇陛下了解圣物的奥秘。如果我们把圣物交给女皇陛下,她一定愿意为我们举行太阳树的祝福仪式。夜莺先生,您虽然是游荡者,应该也知道伟大的太阳树,而太阳树的祝福能够提升您的血脉力量,不仅可以修复您的身体缺陷,还会让您的血脉力量更加强大,并获得悠长的寿命。”
维克多让自己黑亮迷人的眼眸配合性地动了动,沉吟说道:“我们很难就这样信任对方,因此我有个提议。如果我们合作,那接下来的探险行动由你们做决定,我不接受你们指挥,也不提反对意见,只是跟着你们,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向你们施以援手。等拿到‘弗雷娅之泪’,我们再好好谈谈。”
这条件对于银鹰斥候太优厚了,优厚到依露丝无法相信。
见黄金阶的战舞者沉默不语,维克多举足向门外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要出去准备一些食物,你们考虑清楚。同意合作的话,我们明天一块出发,如果不同意,那就请回吧。”
依露丝在维克多快要走出门的时候,对着他孤高的背影喊道:“夜莺先生,您不参与决策,难道不怕我们把您带入绝地吗?”
女生宿舍男保安
维克多停下脚步,转过身,挑起比树精灵还要细长漂亮的眉毛,说道:“这是游荡者和陌生伙伴的合作方式,至少我是这样的。”
话虽然这样说,可夜莺的神情举止透着自信与不屑,仿佛是在表达:凭你们也能陷害我?
等游荡者走出木屋,矮人尤德里特急不可耐地说道:“我喜欢这个傲慢的家伙,他不干涉我们的行动,又有实力,绝不会成为我们的负担……”
“尤德里特,你不可以在背后诋毁夜莺先生!自信高贵的月神之子不接受傲慢的描述……”安格丽丝怒视矮人伙伴,颀长尖俏的耳朵因为生气而竖直,还微微颤抖。
極品邪君
“别吵!”依露丝呵斥两名副手,顿了顿说道:“看来你们都赞同让夜莺先生加入我们的队伍……可我担心他和异族半神是敌对的关系。如果那些异族也冲着精灵圣物而来,我们原本没有机会从他们的手里夺取圣物,可以选择及时放弃。但夜莺有机会夺取精灵圣物,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们想一想就能知道。”
夜莺的实力很强大,比任何一个银鹰斥候都强,但他恐怕不是异族半神的对手。就算夜莺能拿到精灵圣物,并从异族半神的手里脱身,银鹰斥候却跑不掉。如果夜莺和异族半神的目标重叠,他必将给银鹰斥候带来灭顶之灾。
“夜莺先生说,决定权交给我们。而且,我们也想要圣物。”矮人卫士瓮声瓮气地说道:“将军,你刚刚快要说服夜莺了,他知道自己需要太阳树的祝福。可那些异族呢?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如果他们企图利用圣物伤害精灵帝国,就算他们有九阶半神,矮人也要让他们尝尝碎骨锤的厉害!”
“姐妹,圣物属于精灵帝国。”安格丽丝.风歌坚定地说道。
依露丝的唇角绽放一丝野性十足的笑容,点头说道:“我没准备放弃,我只是希望你们做好战斗的准备。”
“月亮在上,山丘在下。”
緝拿帶球小逃妻 五女幺兒
“愿月神庇护。”
孽罪青春
斥候队的两位副官同时向月歌将军郑重行礼。
“好,你们把队员都召集起来,大家商量一下行动的对策。”依露丝.月歌吩咐道。
和将军达成了共识,尤德里特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气,能够连续打铁三天。他兴冲冲地跑出屋子,找到自己的矮人同胞,声音洪亮地喊道:“艾格洛那个混蛋睡醒了没有?将军召集所有人商议作战计划,我们要设法拿回圣物……和夜莺先生一块行动。”
“夜莺也爱吹牛,他说自己杀死了一只熊怪长老,还从熊怪长老的口中得知圣物的下落,哈哈,不过我喜欢那家伙。”
矮人们也跟着哈哈大笑,却是出于善意和认同。矮人都喜欢吹牛和吹牛的人。
一直在装睡偷懒的艾格洛立刻从皮垫子上爬了起来,瞪大眼睛,惊诧地问道:“夜莺先生说,熊怪长老告诉他关于女神圣物的消息?”
“可不是吗……熊怪长老只会‘嚯、嚯、嚯’,又不会说精灵帝国的语言。”尤德里特按着自己的红鼻子,怪模怪样地说道:“熊怪长老知道圣物的下落?难道它跑进银鹰城图书馆偷看历史文献,那也要先识字才行啊。”
猎龙者的表演又引发矮人的一阵哄笑。艾格洛.灰须吹着胡子,指着尤德里特大骂道:“脑子里灌满铁汁的蠢矮人才会以为这是吹牛……有一种熊怪长老能够觉醒血脉记忆,获得远古知识,和同等阶的智慧生命交流,那就是七阶的熊怪祭祀,又叫乌索洛之子。夜莺先生如果遇到的是乌索洛之子,从它的嘴里了解到女神圣物的信息就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是古代精灵帝国银月议会帮助亚速尔塔人建立了神庙,距离现在至少有几万年!”
嘈杂的矮人们变得鸦雀无声。尤德里特揉了揉自己红鼻子,表情遗憾地嘟囔道:“夜莺先生不爱吹牛啊……不知道,他爱不爱烟草和烈酒?”
耳朵很尖的精灵战士围了上来,月歌将军严肃地问道:“灰胡子,你刚刚说7阶的乌索洛之子能和同阶的智慧生命交流?”
矮人先知一定是矮人学者,准确的说丰富的学识是进阶先知的前提条件。艾格洛的占卜解读处于学徒水准,但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知识。
“是和同阶以上智慧生命交流……如果夜莺先生没有吹牛,他至少是七阶智慧种。”艾格洛很得意地说道。
“夜莺大人肯定是高贵的月神之子……”安格丽丝笑容甜美地赞叹道:“圣洁的月光指引夜莺大人和我们相遇。”
女皇陛下正在挑选继承人,再过几十年就是新皇继位。对于生命漫长的高等精灵来说,几十年的时光刚刚够完成皇位更替。这个时候夜莺先生出现了,他是七阶的月神之子,接受了太阳祝福也许能晋升为传说中的八阶大精灵,那必然是下一代女皇的配偶……这一代女皇陛下的丈夫也只是七阶大精灵……这一切难道真的是月神的旨意?
依露丝想了许多,心里又隐隐不安,皱起浓眉,若有所思地把目光投向森林的东方,那是她们来的地方——银鹰城的方向。
*****************
傍晚时分,维克多拖着两只新鲜的鹿后腿回到了废弃营地,漫天飞舞的雪花无法落在他的身上。精灵和矮人都聚在一个露天的雨棚下面,用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与维克多的视线相触,立刻低头以示恭敬。
维克多感觉到这里气氛有些异样,他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毫不在意地走到另一间雨棚下面。地上铺着一张做工考究的羊毛地毯,上面有一架烧烤火盆,里面摆好了干木柴,旁边还有烧烤用的香料、细盐、油脂和一桶清水。
这些东西显然都是银鹰斥候特意为夜莺先生准备的。
维克多没有和银鹰斥候打招呼,解下背上的弓箭,点燃了柴火,开始自顾自地用骨刀处理鹿后腿。他很少亲自动手料理猎物,但最高境界的心灵之火让他做任何手工活都显得熟练无比,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美感,飞快地将肥美的鹿后腿肉削成大小厚度都合适的肉块,串在铁签上烧烤。
也许是因为精灵的香料有独特之处,维克多的烤肉手艺不像卡里古拉那样神乎其技,他也吃的很满意。撸完十串烤鹿肉,维克多继续削肉串烤,诱人的香味传到另一边雨棚,惹得矮人卫士们纷纷吸口水。
下雪天捕猎并不容易,维克多跑了三百多公里才猎到一只雄鹿。银鹰斥候没人外出捕猎,他们只能边啃随身携带的干粮,边眼巴巴地瞅着夜莺独自享用烤鹿肉。
过了一会,个头矮小的半身人抱着一口罐子从精灵那边跑到维克多的雨棚,小心翼翼地说道:“夜莺先生,我是银鹰城的美食家奇奇,这是我为特意您炖的肉汤,想奉献给您。”
见夜莺没有拒绝的意思,奇奇手脚麻利地揭开盖子,把肉汤呈到他的面前。
陶罐里汤汁油黄,香气扑鼻,里面有一只炖好的飞禽和一条拇指粗细的肉虫。那飞禽看起来像鸽子,维克多却认出它是一只老乌鸦……
乌鸦汤就算了,虫子是什么个意思……乌鸦炖虫子汤,是在逗我玩吗?
养尊处优的金眼伯爵大人当然不会品尝乌鸦虫子汤,孤独的游荡者夜莺却不该拒绝送上门的肉汤,无论它是乌鸦还是虫子。
维克多把乌鸦想象成鸽子,把肉虫想象成海参,在半身人期待的目光中品尝了一勺温热的浓汤。
“味道不错。”夜莺大人语气淡淡地评价道,心里也认为这汤的味道确实不错。
……应该说,非常美味。
半身人奇奇已经眉弯眼笑,指着陶罐里的肉,殷勤地说道:“夜莺大人,您应该试试这只老乌鸦,还有这只冰瓜虫,哦对了,冰瓜虫又叫冰蛆,和老乌鸦一样都是食腐的。”
X-3藏住内心的想法,又精细入微地操纵面部肌肉,组成一个完美的笑容,维克多对半身人美食家露出八颗雪白整齐的牙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