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skf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1984之狂潮》-第1087章給你一個機會閲讀-kvfiv

1984之狂潮
小說推薦1984之狂潮
听到牛觉接下来的解释,荆建不禁哑然失笑。
原因倒也不这么复杂。
要知道,牛觉这群二代毕竟不是什么中介平台。在这样的易货贸易中,免不了就会有现金支出。有时候并不会出现什么等额交换,甲方给的产品价格高,乙方的产品就价格低一点。而这样的差价,如果凑巧另外有人需要,那当然是最好。但万一没有呢?总不能这种生意就不做了吧?
于是就导致了两个现象——牛觉他们身边的现金已经无法承担这样的周转。还有就是产品的积压。虽说大部分交易都已经赚钱,但谁会舍得把手里的产品白菜价往外面卖呢?
荆建立刻就想到,未来电子商务中出现的B2B模式。有某家电子商务公司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未来还会成为网络公司中的巨无霸。
嫡女馭夫
下堂妃 故蘇畫廂
黑暗降臨 我醜到靈魂深處
然而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技术条件呢。国内的网络都没有成熟,电脑都没有普及。更不用说什么物流快递了。
而牛觉不出所料的恳求道:“建哥,我们知道你有几家百货公司,而且有不少外销渠道。您的资金更不缺。我们是否能够合作?利用我们的关系,占用您的资金和渠道,咱们赚的钱就二一添作五?多不敢说,每年三、四千万还是能够闭着眼睛挣到的。”
牛觉他们都是一副很殷切的表情。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有着许多建哥的传说。就不说其他,每年广交会都是上百亿的订单。虽说不一定都是荆建的自有资金,但肯定是他的人脉和渠道。还有就是,外面普通人可能不了解,可大院里面已经传疯了。这位建哥可是个传奇人物,他都已经在非洲打下了一片“殖民地”了。
那些谣传当然是似是而非。其实荆建……潜势力比那些传说都要强悍。
我能無限釋放大招 一雲之凡
说实话,这种三、四千万的小生意,荆建早已经不再亲手处理了。而且广交会这种订单,基本上都是来自于荆建的标准集团。反而在国内,连程控电话都刚刚普及呢。而且消费者不习惯电话订购的方法。所以只能够通过百货公司这样的销售渠道,建立起自己的销售网络和物流通道。
校園修神記 雨後的情
不过可以看出,牛觉是个有心人。他的想法,其实与电子商务的初期模式,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纸。
另外荆建就考虑到了三角债问题。解决这样的大问题,肯定要从国家的宏观层面,荆建再怎么有雄心,他也绝不会认为,自己个人有这样的能力。但稍稍支持一下,那倒也不妨。
还有就是物流渠道的建设。其他先不论,总能帮助自己的汽车厂多卖些卡车吧?而且没有物流基础,电子商务就是一个空中楼阁。
见荆建在沉思,牛觉他们都显得很紧张。他们真的很担心,那可是涉及到上亿资金的周转,没人敢随便的答应下来。
考虑了片刻,荆建就有了决定:“大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专门成立这样一家公司,注册资金和启动资金都由我来。就是作为交易的中介平台,从中收取差价和手续费。暂时先利用你们的关系,以后再向电子商务方向发展……”
“啊?建哥。您先等会儿,电子商务是啥玩意?”一旁的喜二插话问道。
荆建就把电子商务的模式简单介绍了一下。他就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谈个股权比例。你们肯定能拿到40%左右,我一定要控股权。资金渠道方面都是我来解决。这门生意可以做,而且可以长久做。公司会暂时交给大牛你们来管理。只要能做的好,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一份事业。”
荆建把条件放的很宽松。或者说,他自认为相当宽松。既然大牛他们只差了一层纸,荆建就帮他们捅破了这层纸。这世上聪明人有许多。也许像那位大侠或者喝奶茶的那位比较少,但差一道门槛的人就有许多。
既然有缘,荆建就给他们指个方向。大家的起跑线都差不多,最后也说不准谁会赢呢。
而且标准集团毕竟是美国公司,以后在国内肯定会受到限制。就像国内的高科技公司,以后会在欧美国家受到限制一样。因此荆建就准备重起炉灶,悄悄控股这样一家新公司。
毕竟现在的荆建还是标准集团的绝对控股者。这是有竞业限制的,绝不允许投资同类型的公司。反正这也是在国内,不会鸟美国的法律。也根本没人会注意到这样的小公司。
万一以后能发展起来,荆建也肯定像蓝星网那样,早已经变卖股权,成为了非控股股东之一。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会有很大影响了。
至于公司的管理,荆建准备让牛觉这个团队全权负责。他并不准备站到台前,还是做个安静的幕后大佬吧!
而那40%的股权并不少。就算以后股权稀释,起码也有15%到20%。这确实是一份事业,也确实是荆建给出的一个好机会。
然而牛觉他们却为难起来了。他们根本没想那么多,不就是合作做几笔生意吗?而且捞一票是一票,根本不知道能做多久呢。
腹黑誘惑不打烊
这些大院子弟消息都比较灵通。他们明白,国家早晚会治理这样的经济乱局。不可能退步到易货贸易时代吧?未来的市场肯定是以现金交易为主的。
而且荆建的条件也太“苛刻”了点。一下子就拿走了控股权。并且以后只能收取些中介费?这差价才能吃的满嘴流油啊!
“建哥,我们哥几个能商量一下吧?”牛觉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事。你们就在这里商量吧!有结果了叫我一声。”荆建理解他们的顾虑。这样的大事,总不能一拍脑袋就做出决定。
“那麻烦建哥您了。”
“……”
牛觉他们商量的时间并不长。差不多一根烟的时间,他们就有了结果。重新落座后,牛觉一副惋惜的表情:“建哥,你这个方案实在让我为难。能不能这样啊?咱们有一笔就算一笔,开公司的事就算了吧?”
法師路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