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g3n火熱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人心之惡看書-wo01k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了一半,忽然中止,接着是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几声轻微的惊呼响过之后就剩下急促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了。
莫名的一股怒火充斥全身,但是在跨进大门的一刹那,何长兵已经恢复平静,心如止水。
“属下拜见总经理大人!”何长兵恭恭敬敬地跪下去,在那一刹那,整个房间里面的情景都映入了脑海。
一具半裸的女尸摔在床下,大动脉被咬断了,鲜血还在汩汩冒出来,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裸露的胸部满是抓痕、淤青和咬痕,伤痕累累,大腿一片狼藉,隐约可见血迹,只有一条薄薄的纱裙遮住了关键部位,纱裙有大半被染红,可以想象女子在死前遭受了多少折磨。
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死不瞑目,脸上的恐惧、绝望、不甘和后悔凝固,手指无意识动了几下,还没有完全死透。
宽度超过三米的大床上,三个姿色不俗的半裸女子卷缩在角落,想离开,又不敢。手臂上、胸脯上、大腿上布满各种伤痕,鞭子、抓伤、灼伤、咬痕……起码有十几种不同的痕迹,她们的目光在地上的尸体和坐在正中间的肥胖壮汉身上来回移动,落在尸体上的时候是悲伤和同病相怜,落在肥胖壮汉的身上则是仇恨还有浓浓的恐惧。
大道偷渡者 昆侖隱修
这个体重至少280斤的肥胖壮汉,就是此间的主人,也是整个抚煤的主人,兰世河。身高170,这个高度不算矮,但是因为肚子大,显得整个人很矮,不过那是站立的时候。坐着的时候,横向和纵向看起来几乎一样,犹如一座肉山,给人极为强烈的压迫感。
“什么事?何长兵?”兰世河在很长一段时间执掌矿洞的总工头之职,给人的感觉是天天拍领导马屁,却是一个精明无比的人,要不人,工头之职何等重要,他光靠拍马屁是无法稳坐四五年之久的。他最大有点就是记忆力强,过目不去。
领导的年龄、爱好、家庭等等,他记得一清二楚,每次领导过生日、领导家人过生日,领导都忘记了,他却每年都会准时送上礼物。
领导忘记的事情,只要打电话给他,他立马就能给出准确的答案,所以每个领导都喜欢他。虽然他缺乏管理能力,但是这不要紧,提拔一个会管理的副工头就可以了。
数万矿工,兰世河只要见过一面,第二次就能叫出对方的名字。
“火河外面丧尸移动,属下怀疑会爆发丧尸之乱,还望总经理大人及早做出安排。”何长兵的脸压的更低了,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
耳中响起了女子的呻吟身,不用看也知道兰世河肯定抱着一个女子在大肆凌辱。兰世河最喜欢在下属汇报工作的时候虐玩女子,喜欢看见女子害羞又刺激的表情,想叫又不敢叫。每次忍不住的呻吟声,是对兰世河的最大鼓励,越是忍耐性好的女子忍不住叫出声来的时候,兰世河会获得巨大的成就感。
“有些什么丧尸?”兰世河不在意地问,注意力更过的的集中在怀中的女子身上。一眨不眨盯着对方的脸,捕捉那一闪而逝的羞意和春色。
他不喜欢顺从的女子,他主动的女子征服起来没有成就感。他喜欢少妇,喜欢有夫之妇,特别是那些贞洁烈妇,当做对方丈夫或者男朋友的面,让少妇发出淫惑的声音是他最满足的事情。
“食人魔、食尸鬼、铁索丧尸、瘟疫丧尸还有憎恶——”何长兵忽然听见一声压抑的痛苦之声。
“憎恶?”却是兰世河下意识用力,差点把怀中女子的胸脯捏爆,虽然及时收回了力量,女子已经疼的脸都青了。
兰世河是半只脚踏出去了的传说级高手,女子之声青铜级,级别相差太远了。
“搞清楚了这么多丧尸聚集的原因吗?”兰世河问。
夢中緣 李修行
“没有!属下不敢轻举妄动,第一时间就来报告总经理大人。”何长兵道。
“没搞清楚汇报个屁,还不快去!”兰世河忽然发怒,手上用力,充满贪心的雪白直接变形,怀中的女子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没用!”兰世河怒喝一声,咔嚓一声,扭断了女子的脖子,女子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胸部已经捏碎了一只,残缺了,不好玩的女子兰世河一般是直接杀死。
角落里的两个女子噤若寒蝉,何长兵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道了一声:“是!”恭恭敬敬退出去了。
“废物!”兰世河把尸体抛在地上,满脸怒色,不知道是在骂何长兵还是在骂女子。
“畜生!”除了矿洞,何长兵才发现掌心传来阵阵痛楚,原来已经被指甲戳破。这就是他选择自己来向兰世河汇报而不让付小军来的原因。付小军做事冲动,见到这样的情况会忍不住,而一旦出手,必死无疑。
兰世河实力大进之后,性格也变得残暴,视人命如儿戏,但是有些起码的原则还是会遵守的。他知道下面的人不服他,他也不在意,只要不对他出手,不背叛他,他不会随便杀人的。当然,被他看中的女子除外。
现在,抚煤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都是兰世河的私产。不管是普通人还是进化者,只要姿色能入的了他的眼,他都收着,好吃好喝的养着。但是这些人的命运也注定了,一个一个被她玩弄致死。
桃花有主,溫繾入骨 一江煙雨
萌妻1v1:傲嬌boss,我要了!
嗜血法醫.第3季 傑夫·林賽
因为担心付小军一个人在岗位出现意外,他快速返回,任由刀子一般的寒风掠过脸颊,就在他打开门的一瞬间,忽然感觉不对,就在这个时候,后背被锋利的硬物顶着了。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感受硬物散发出的冰冷寒芒。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抚煤,兰世河的地盘,他是传说级高手,你们最好别乱来!”
“为什么我们不可能是内部的人呢?”身后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灯光也打开了,房间内一览无遗,何长兵的心却直直下沉。
宰執蒼宇
一屋子的人,足足十几个,他竟然一个都没发现,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十几个人的实力都在他之上。
“你在担心付小军吧,他没事!”刘危安看着何长兵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找什么。
“兵哥,我没事,他们是好人。”付小军从角落里走出来,满脸欣喜。
“小军,你没事吧。”何长兵察觉道身后的利刃消失了,他依然不敢放松警惕,但是眼中的敌意却少了许多。不管怎么样,小军没死就好。
“我没事,我也以为我要死了,但是他们没有杀我。”付小军道。
“各位是什么人?希望让我们死个明白。”何长兵转头看向刘危安,这么多人,只有他是坐着的。而且,他散发着一种无形的气度,让人一看就觉得他是领导者。
“你们这里与世隔绝,自成一体,是如何得知进化者体系的?”刘危安问,连他都是经过嫦月影等人的普及才知道传说级这个词的,抚煤与世隔绝,一个白银级的小进化者随口都能说出来,这不能不让人奇怪。
“有时候外面会有进化者闯进来,外界的消息是由他们带进来的。”何长兵道。
“原来如此,那么平安大军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刘危安问。
“我只知道十大军团,但是里面好像没有一个平安大军的,是政府军吗?”何长兵忍不住问了一句。
“平安大军都不知道,我告诉你是谁也没用。”刘危安指着凳子,示意两人可以坐下,不过,两人哪里敢坐,这些站着的人,任何一个人散发的气息都让他们心惊胆战,这些人都站着,他们如何坐的下去?
“你可以把我们当做政府的人。抚煤现在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希望两位可以给我帮主,抚州市已经解放,现在轮到抚煤了。我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抚煤怕是有些别的想法,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大势不会改变的,抚煤必须回归政府。”两人不敢坐,刘危安也不勉强。
犀利仁妻
“真的,你们真的是政府军?太好了!终于等到你们了,兰世河这个恶魔的好日子到头了。”付小军又惊又喜,何长兵却冷静的多,敌意虽然没有了,但是警惕依然在。
“兰世河是什么人?鲁城刚呢?”刘危安问。
追妻密令 薢萸
婚事涼涼
“兰世河是抚煤的工头,但是现在抚煤都被他霸占了,成了抚煤的土皇帝,说一不二。强奸妇女,无二不作,你们一定要把他抓起来,绳之以法。鲁城刚不知道哪里去了,好像丧尸乱起来之后,就没见过他,不知道是不是被丧尸吃掉了。”付小军倒豆子般一股脑儿把知道的说出来了。
何长兵想拦都没机会。
“兰世河这么坏,却能统治抚煤,他的实力应该很强吧,你刚才说他已经是传说级高手了,这是真的吗?还是骗我们的?”刘危安看着何长兵。
“他自己说的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但是我们猜测他只是迈出了半只脚。具体到了什么级别,我们的差距太大,无法准确判断。”何长兵缓缓道。
“其他人呢?实力如何?”刘危安问。
“最高的是黄金中期!”付小军抢着道。
“不简单啊,一个小小的抚煤,竟然会出现一个传说级高手,看来是有秘密的了,走,我们去瞧瞧这位传说级高手是真是假,两位也一起吧,路上还有些事情要询问两位。”刘危安站了起来,何长兵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就被飞刀将军、坦克将军携裹着跟在后面,至于付小军,则是很乐意看着兰世河倒霉,赶他走都不会走。
他有一种预感,作恶无数的兰世河这次要恶贯满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