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84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伐清1719》-第五百七十二章 恬不知恥熱推-dexbn

伐清1719
小說推薦伐清1719
在统合漠北蒙古的时候,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绝不是一个可以轻松忽视的对象,即便是复汉军军力强盛,可是出于对漠北蒙古诸部族的融合,宁渝都必须要先团结好这位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此外换个角度来说,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宁楚的对立面,反倒是宁渝统治蒙古的一个很好的帮手,因此宁渝根本没必要从一开始就表现得过于强硬,而为了拉拢这位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他决定亲自会见此人。
前文中已经说了,整个敖尔告的发展都是围绕着哲布尊丹巴的“黄宫”为中心发展的,因此当宁渝将帅帐驻扎在敖尔告的时候,想要见到这位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他直接派遣了大臣前去邀请。
仅仅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只见一名垂垂老矣的老者走进了帅帐之中,而此人却是让宁渝都有些吃惊,因为他面容清癯,须发皆白,身上仅仅只是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麻布衣,手中握着经轮,不时地旋转着,正是当世哲布尊丹巴罗布藏旺布札木萨。
在会面之前,宁渝自然是拿到了当世哲布尊丹巴的详细资料,此人原本是土谢图汗衮布多尔吉之子札那巴札尔,后来被认定为是多罗那他的转世,而多罗那他正是奠定了喀尔喀蒙古藏传佛教世系的领袖,被尊称哲布尊丹巴。
也就是说哲布尊丹巴罗布藏旺布札木萨是多罗那他的转世灵童,而他是在崇祯八年出生,到今天整整九十二岁,在这个时代堪称为长寿了。
“贫僧见过大楚皇帝陛下,陛下吉祥。”罗布藏旺布札木萨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
宁渝脸上也带着些许微笑,“活佛身体一向可好?朕还未曾见过如此人瑞,想来也是活佛造化惊人之故。”
罗布藏旺布札木萨似乎对自己的寿命并不以为意,道:“躯壳不过是束缚罢了,生老病死自有天数,贫僧自然不敢违逆天数。”一副意有所指的样子。
天数?表面上是在说他的生老病死,可实际上亦有几分指宁渝成为草原之主的意思,即他并不愿意给宁渝增添什么麻烦,一切都要顺应天命罢了。
宁渝心中微微有些平稳下来,他也不愿意同这位活佛去真正闹出什么矛盾来,不过他对于黄教也没什么兴趣,当下又低声跟罗布藏旺布札木萨谈了一番佛理,然后也就派人将他送回了黄宫。
不过在送走了罗布藏旺布札木萨之后,宁渝心里反倒出现了一些其他想法,他当然能看到黄教在藏地的巨大影响力,如果朝廷想要牢牢掌控藏地,就必须要掌控这些哲布尊丹巴。
漢血丹心 流年書柬
自元明相继,藏传佛教在蒙古就具备相当强的影响能力,而他们也都成为了蒙古王公们的合作对象,以便于控制牧民,而藏传佛教当中也分为诸多派系,各教派纷争激烈,因此游牧于青海的蒙古汗王和西藏的地方势力都会想办法控制各大活佛。而控制活佛的关键,就在于对继任者的掌控上。
而在这个如今这个年代中,活佛们圆寂并不等于死去,而是转世到灵童的身上,重修第二世,因此掌控了转世灵童,便等同于掌控了活佛。
至于怎么认定转世灵童,通常都是由最有名望的跳神巫师“吹冲”来认定,而这些跳神巫师们则会在蒙古王公们的各种贿赂下,假借神谕的方式来指定转世灵童,其中像罗布藏旺布札木萨就是受到其父土谢图汗衮布多尔吉的影响,才成为了多罗那他的转世灵童。
当这种情况越演越烈的时候,许多蒙古王公就可以全权把持转世灵童的指定权力,导致出现大活佛几乎都出自一家的现象,无形中自然是加大了这些蒙古王公的权力,对皇权造成威胁,因此宁渝是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继续发生。
天才奶爸 紫菱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宁渝眼下却有个现成的办法,那就是直接照搬后世乾隆时期的行金瓶掣签制度,而这一制度已经被时间证明是非常有效的办法。
在后世时空中,乾隆也面对了宁渝目前的问题,不过当时的情况更加复杂,源由噶玛噶举红帽系活佛确朱嘉措叛国,勾引廓尔喀人入侵西藏事件,以至于乾隆皇帝再也无法容忍对藏传佛教的放任自流,他不仅严惩确朱嘉措的叛国行为,废除了噶玛噶举红帽系活佛转世,而且还派人跟达赖、班禅等上衣,制定出来了金瓶掣签制度。
所谓的金瓶掣签制度,便是指乾隆皇帝赐下一个金瓶,然后在遇到寻认灵童时,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然后放进瓶子里面,让其他活佛开始祈祷,接着由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正式抽签认定。
如果当时只找到了一个转世灵童,那也需要将一个有灵童的名字的签牌,和一个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置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得的儿童,而要另外寻找。而这种听上去有些儿戏的办法,却杜绝了蒙古王公弄虚作假的可能。
佳妻天降,總裁老公跟我走
宁渝对这个法子还是颇为赞赏的,毕竟他并不想全面禁绝黄教,也无法在这个关键时期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么有了一个金瓶掣签制度,也能对其形成一定的牵制,而那些活佛们也不敢太过于反对。
在宁渝安排好这件事之后,接下来也就顺理成章地召见了喀尔喀三部大汗,以及众多的扎萨克们,当下也没有对这些人客气,径自给出了宁楚目前对漠北的处理方案。
風雲楚歸雲裏
首先就是针对漠北蒙古的管理上,原先的漠北三部皆仿照漠南蒙古旧例,划分为行省制度,其中原来的科布多地区跟扎萨克图汗一部划分为瀚海省,原来的唐努乌梁海地区改为岭北省,原来的土谢图汗部和一部分扎萨克图汗部改为漠北省,至于原来的车臣汗部和一部分的土谢图汗部改为安北省。
当然,该四大行省也将会全面实现府县管理,释放所有的牧奴,而到时候原来的各旗各族也将分批进行定居改革,全面铺开新政,同漠南蒙古实现相同的政策,以便于加强宁楚对漠北蒙古的控制。
对于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喀尔喀三部大汗们自然是多加不爽,他们并不愿意放弃原来土皇帝一般的生活,可是眼下宁楚以武力相逼迫的环境下,却也由不得他们不同意,只是人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宁渝对人性自然是了解的,他当下便笑道:“新政改革在漠南试点已经十分顺利,苜蓿草种植和青贮窖的建设也十分顺利,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即便今年降下白灾,漠南蒙古也不会有太大的损伤。”
土谢图汗想的可不仅仅是这个问题,他担心的是自己的权力会彻底消失,这样还不如选择流亡漠北,只是眼下也不想得罪皇帝,便苦笑道:“陛下所行诸策都得天授之,臣等自然不敢不信,只是臣也明白一个道理,这草原之地自有所在民情,似乎不好同大楚内陆各省比较…….”
宁渝心中暗自有些好笑,这可不就是‘我大清自有国情’的意思嘛,如果换个人确实会被蒙过去,可是他却是后世之人,又岂会被这么敷衍过去?当下便正色道:“土谢图汗的担忧,朕自然明白,便也给你们充分的时间逐步改制好了,那就先释放牧奴,施行行省府县制度,再行定局新政。”
土谢图汗顿时脸都白了,他可不是那个意思,若是真的释放了牧奴,实行了行省府县制度,到时候这个大汗可就离死不远了,只是他又不敢当场反驳,便当下又望了望一旁的车臣汗和札萨克图汗,示意对方赶紧辩驳。
一品妖嬈妃
總裁嬌妻寵不夠 秦鶴
重生之水墨
一旁的车臣汗连忙跪在了地上,低声道:“陛下,这牧奴可万万不敢释放,否则就没人干活了……..至于行省府县制度乃汉家制度,蒙古岂能实现,只怕画虎不成反类犬,伤了圣意。”
宁渝的神色顿时冷淡了起来,他微微眯着眼,既然这些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他也不会再客气,当下便冷冷道:“眼下无论是什么制度,只要好用,那就是好的制度。既然漠南诸部能够实施,那么漠北蒙古自然没有例外。”
“可是…….如此一来怕是会使得草原人离心离德,于大楚亦有几分害处…….”车臣汗硬着头皮说道,很显然他已经感受到了皇帝心中的不快。
宁渝顿时冷哼一声,语出威胁,“若是由此便离心离德,那朕反倒要怀疑,喀尔喀三部究竟是否有归顺大楚的诚意?也不知几位汗王到底有没有诚意?!”
一番话说出来后,顿时吓得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以及车臣汗再次跪倒下来,身体不由得瑟瑟发抖,喃喃不敢多言。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放在如今可不是一句大话了,而是真正能够实现的一点,经过了同准格尔一役之后,喀尔喀三部丝毫不会怀疑复汉军是否具备灭掉他们的实力,更不会怀疑对方的决心。
宁渝见众人如此,当下便缓和了情绪,和声道:“当然,朕也知道你们为难,毕竟眼下不管怎么说,也是各部族之主,主宰这漠北草原的广袤天地,可是你们也要明白,眼下即便没有了准格尔军,可是依然有俄人在侧,你们真以为没了朕,这日子还能继续过下去?”
众人沉默不语,很显然宁渝的这番话已经触及到他们的痛点,俄人对草原的威胁几乎是一日比一日更强,若不是准格尔汗国本身也在抵抗俄人,只怕漠北早早就被俄人给吞下去了。
赶走了一匹狼,后面还蹲着一只虎,对于喀尔喀三部而言,他们想要保持独立的想法,根本就不切实际,在这个时候归顺宁楚根本就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陛下,臣等心知归顺大楚才是最好的决策,可是臣等终究需要跟部族有个交代,若是一味接受陛下诏令,只怕明日便死于内乱……..”
宁渝微微一笑,既然前面给了大棒,那么眼下不妨再给点胡萝卜了。
“你们担心的朕都懂,毕竟大汗也是要为自家为部族谋求利益,若是朕一味让你们奉献,自然是不可能的,朕决定封你们为郡王,各大扎萨克封为侯爵。你们原来拥有的漠北草场朕不动,再额外赏赐给你们一些本汗的草场。”
“至于你们的子嗣,都将会进入皇族公学读书,到时候陪伴皇子一起教育,将来毕业后可以进入朕的侍从室做侍从,将来也能谋得一二出身。”
“还有,要通过相关的考试,你们也可以成为我大楚的官员,代替朕牧民一方,漠北四省大有你们施展能力的地方!”
宁渝说到最后,扫视了众人一眼,冷冷道:“朕已经拿出了自己的诚意,接下来就看你们的诚意了。”
特醫傳奇
喀尔喀三部大汗们听到这里,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轻叹一口气,随即便一同高声道:“陛下恩德,臣等感激不尽,一切自当以圣意为准。”
在处理完了漠北事物之后,宁渝接下来也就准备同枢密院准备接下来的战事,即派大军从漠北蒙古一路攻往准格尔汗国,配合在陕甘西路军彻底灭掉准格尔一部,彻底统一草原的归属,从而稳定住草原的局势。
愛妃請下嫁 驀然
对于宁楚君臣而言,草原终究只是大楚的一方面,在此之前已经耗费了太久时间进行草原方面的攻略,因此最终的扫尾之战,并不需要大张旗鼓,只需要派遣方面大员进行统合全军即可,而皇帝本人则可以直接返回京师。
只不过就在军议召开之前,宁渝却接到了来自俄人方面的消息,他们希望能同宁楚达成在远东的进一步协定,即包括在远东的利益分配以及在准格尔汗国的战略合作上,俄罗斯远东总督萨拉务拉愿意派遣使者前来拜见皇帝。
而得知这条消息之后,宁渝却几乎要气笑了,这些人还真是恬不知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