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tlb熱門都市小说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起點-第九五八章 櫻花又開了熱推-jzago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对于小夫莫名其妙的恨意冶源大治完全不知情,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这点事。
直到下午放学后,冶源大治背着书包走出了校门,这时他又看到了那个熟悉而孤独的背影。
停下脚步,冶源大治对着旁边的青月和出木衫说道:“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处理。”
“嗯,早点回来。”小衫也没有多问,拉着还有些好奇的青月一同离开了。
地獄代言人 星辰羽
等这两人走了之后,冶源大治才迈步向春成走去,如果刀侍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说不定他能帮上忙?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春成走出学校之后直接走到一辆老式的大轮自行车上,骑着车先离开了。
冶源大治:“……算了,先跟着吧。”没别的办法,他只好远远的跟在春成的身后。
现在这里人这么多,他也不好直接动用超能力,不小心被普通人注意到的话他也会有很多麻烦的。
毕竟这里的很多都是邻居,只要一问就知道他是谁了,到时候挨个消除记忆也很麻烦。
隋歌
就这样,他一直跟着春成,看着他慢慢离开月见台,来到了附近一个小村庄的石桥旁。
将自行车停下,春成走到这个已经有些年头的石桥旁,将双手放在桥上,安静的望着下方的沟壑。
冶源大治看了一眼附近,此时他也快要走出小镇了,附近的行人也渐渐变得稀少。
走了几步之后,趁着绕过一个电线杆的时候,他的身形瞬息之间便消失在原地,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里。
春成身后的空间一阵扭曲,冶源大治从空间内走出来,缓缓站到他的身边。
现在春成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对他的到来也没有注意,只是自顾自的叹气。
大治走过去,和他一样趴在石质护栏上看着周围的田园风景,在城市生活久了,偶尔来这里看看也挺不错的。
看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春成这才惊喜的扭过头看着冶源大治。
但是发现来的人和他想象中不一样,春成失落的转过头:“大治,你怎么果然来这里了?”
“没什么,就是看到今天似乎只有你一个人去上学,所以我就跟着过来看看情况。”
春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那你还真是有心了,谢谢。放心吧,我没事的,你自己还是赶快回去了吧。”
“你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冶源大治用手掌撑着脑袋,他刚才眼神中的失落是无法掩饰的。
春成犹豫了很久,才开口,轻声说道:“刀侍他们家前几天搬走了。”
忽而至夏 尼卡
“他父母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不得不去奈良,而我父母的工作并没有调动,所以我们只能暂时分开。”
“噢,那还好嘛,又不是永远的分开了。”冶源大治笑着安慰他,同时也想起了上次在海边发生的事情。
在刀侍死的时候,他可是看到春成心死的样子,至少现在大家还是有机会见面的。
现在这种状况,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要比上次好太多,所以他倒也不担心什么。
两人沉默了很久,最终春成突然说话了:“这里,曾经是我和刀侍发现的秘密基地。”
“附近的村落已经废弃,这里也没有人来修缮,虽然远了点,但是我们一到假期都会过来。或者是在一起玩游戏,也可以在一起写作业,不会有人来打扰属于我们的时间。”
“本来我们约好,要一起上初中,一起上大学,让这个基地一直陪着我们的,现在一切都变了。”
春成摘下眼镜,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才接着说道:“而且,以后我们可能没多少机会可以见面了。”
閃婚霸愛:高冷帝少獨寵妻
“就算见面,我们也不是现在的我们,会对彼此感到陌生,也会有隔阂,人都是会变的。”
冶源大治沉默了,他对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这就是事实。
就好比如果他现在回到自己的世界去,那么他会开心吗?一切熟悉的东西,在他眼里都已经变得陌生。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恐惧,一丝对回到原本世界的恐惧。
他害怕面对那些熟人,他也不愿意去接受那些人已经改变的事实,有些东西他更宁愿它活在回忆里。
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自己在这边的经历,有了知心好友,有了能够生死与共的兄弟,一点也不比过去的差。
但是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些人对他有多重要,他真的需要离开吗?
为什么一定要放弃他在这里的所拥有的一切,去追寻一个他自己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回去的幻影?
“对啊,我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冶源大治看着周围的一切,这里明明也那么美好。
“春成,如果你心里实在放不下的话,就把你和刀侍两人的经历写在这个本子上吧。”
傲世九天
冶源大治递给他一支笔和一个新的本子:“只要将它们全部埋起来,这份美好就不会随着时间而变质了。”
“不要沉浸在过去,而是让它变成你前进的动力,相信这才是刀侍想要看到的你。”
春成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接过了冶源大治递给他的本子:“这样做真的有效果吗?”
他没有说话,自己也拿起了一个崭新的本子和笔,开始在上面奋笔疾书。
见到他这样做,春成也下定决心似的,开始将自己与春成两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等事情全部写在上面。
两人一直写到了黄昏降临,才停下笔,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他们曾经的经历,显得有些杂乱。
随后冶源大治拿出了两个盒子:“将这个东西放在盒子里面,一百年都不会变质哦!”
“别闹了,我又不是小朋友。”说是这么说,春成还是接过盒子,写完之后他确实轻松了一些。
我絕對不可能是妹控 暗夜天使月夜
等两人埋好时光盒,春成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你的本子里写的什么?”
“嘿嘿,这是个秘密哦。”大治看着面前的樱花树,笑着指了指树干:“快看,樱花开了。”
麻雀千金你別逃 小籮筐
顺着他手指望去,原本枯萎的樱花树渐渐开满了粉红色的花瓣,轻轻摇曳着。
一阵微风拂过,樱花如雨幕落下,遮盖了两人的视线,也埋葬了属于他们的回忆。